首页书城短篇亦如初见的情

第2章 愿情比缘深,来世可守

领头的妖白色翅膀,紫色长发在一众黑发黑翅膀的妖中格外显眼。而且他的面容与她有几分相似。

那是妖王。

除妖师与妖,本就是宿敌,如今这一番厮杀,可以说是很正常。

不过,这貌似是妖单方面的屠杀——毕竟妖的实力要比人强上不止一星半点儿。

妖王苏澜,走近苏诺,手中白色荧光,一点点飞出,环绕着他,为他疗伤。

苏澜看向她,眼神柔和,轻轻地道:“诺儿,你该回家了。”

他醒时正好听到这样一句话。收紧抱着她的手臂。好不甘心,妖与人的爱情,怎么会长久呢?妖拥有那么长的寿命,而人仅有十数年的寿命,哪怕再长,也仅有数百年而已。

“诺儿,白翅紫发的妖,是妖中王者,你与他是妖中王者,你们的使命就是守护妖族。”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他舍不得她。可是那又能怎样呢。她必须回到妖族去,因为她的力量已经不能被封印压制住了,必定被除妖师协会盯上,如今只有让她回到妖族,有妖王苏澜保护,他无须担心。只是二人若要再相见,实在是......

她很累。“我可不可以留在你身边?”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他不能心软——他不停的告诉自己。因为让她留下只会让她陷入危险之中,他不能因为自私而让她出事。他的爱不是毁灭,而是守护。

“不可以呢,诺儿也长大了,该要负责任了呢!”回答她的不是他,而是妖王苏澜。

厮杀结束了。“参见公主殿下。”众妖右手握拳放在心口,单膝跪下,左手置于跪下的左膝上——是妖族的王礼。

她茫然地看着众妖,不知如何。

苏澜抬手,众妖会意,起身。

“我是妖王苏澜,你的亲生哥哥。父亲去世后,母亲也失踪了,那时母亲已经有了你,我一直在找母亲和你,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母亲命灯熄灭后,又燃起了一座新的王灯,那时我就知道,我还有一个亲人。”

妖族每出生一只妖,云树上就会亮一盏灯,妖族称之为命灯,相应的,妖死去了,命灯也会随之熄灭。

“所以你是哥哥?”她努力的去接受这些。

“是。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妖族唯一的公主殿下。”、

他牵着她的手,回答她刚刚被苏澜抢答的问题:“你现在已经不能陪在我的身边了。我们都有自己的责任——我要守护人族,你要守护妖族。”

她的眼泪落下,只觉得很委屈。

“诺儿,你忍心让哥哥独自一人背负所有的一切吗?”苏澜也很委屈。

他慢慢松开手,将她转过来,面对着,将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眼中浓浓的不舍。旁边的苏澜很不爽,那是他妹妹,亲妹妹。谁准这人这样碰他家妹妹的。

“诺儿,我相信你。”责任与爱情,我选择责任,我相信你与我一样。

“嗯。”

“诺儿可以陪我去个地方吗?”

她点头。

他带她离开破旧的苏府。

“王!”众妖一惊,怕苏诺一走了之。

苏澜摆摆手:“把苏家人葬了吧。”

苏澜跟上他们。

他们去了梅园,初见的地方。不再是一片白雪,不再是一片红梅绽放,而是满园春色。

梅园中有一棵千年梅树,是他们二人相见时,她所舞的那棵。

他们跪在梅树下,双手合十,虔诚的许下心愿。

“今生,梅林中相闻,梅树下定情,请你为我们见证。也请为我们保留这份爱情。”

二人将自己的一缕长发剪下,结成同心结,挂在枝头。

......

多少年过去了,梅园不在,留了那棵大梅树,在风雨中回忆当年的美丽爱情。它也在期待那两人的重逢。

有许许多多的妖与人相恋,不得相守,却不是若那二人般,为了责任而放弃相守。

爱情与责任,那二人,愿他们相守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远处萧声传来,有好像有白衣女子在跳舞,可是他们二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