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天刀秦时行

第53章 调整下章节顺序

“公子,人头奉上。”

没多久,赵允弼就提着个血淋淋的人头走进了大帐。

“还有谁没到?”

韩羽看着下方沉声问道。

“回公子,人都已经到齐了。”

许仪的副将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许仪被杀,现在阳翟本土一系中,也就他的官职最大了。

“士兵都集合了吗?”

千羽的声音不带着一丝的情感,仿佛是从地狱中跑出来的恶魔一般。

“回公子,除了在执勤的士兵外,其他的都已经在外列阵了。”

这次韩羽明显是来者不善,但是现在许仪已经被杀,他的副将也没了什么主见,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了。

“嗯。”

千羽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句,然后说到。

“诸位都是替我韩国戍守边疆之人,我相信诸位心里都有着一颗对我韩国的忠心。你们说,对吗?”

“公子谬赞了。”

“不敢当,不敢当。”

听到韩羽的话,下边的一群将领连忙推辞到。

自家人知自家事,这几年在白亦非的带领下,他们在阳翟都干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自己都是知道的。

再说了,上位者夸你,你还大剌剌的直接接受,不是铁头娃就是初入社会的雏儿。

很明显,在站的诸人都不是。

“有什么不敢当的。”

韩羽嘴角露出了不明意义的笑容。

“戍守边疆,以致楚国不敢越境。诸位可是劳苦功高。”

韩羽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

“正是因为知道诸位的功劳。此次王上令本公子押送军饷前来阳翟。一是为了防止再像上次一样,发生鬼兵劫饷之类的事情。二嘛,就是为了犒劳我韩国的兵士将领。”

“谢王上体谅。”

听到韩羽的这话,所有的将领顿时都匍匐在地,一起喊道。

这个时候,千羽嘴角的笑容变的更加诡异。

“但是在路上,发生了点儿不怎么愉快的事情。”

千羽说着叹了一口气。

“想不到我韩国的堂堂卫将军白亦非居然带人袭击押送队伍。”

“什么?”

“这不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

千羽的话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下方的将领顿时都在窃窃私语。

“诸位不相信?”

千羽一拍眼前的帅案就站了起来。

“那本公子就带诸位一起看看。”

————————————————

“我们的司寇大人查到那一步了?”

墙上点着几支蜡烛,周围显得是阴森诡异,鬼才知道这是在那。

淡漠躺在一堆稻草堆上,玩弄着手中的一块瓦片。

“已经确切的查到了太子殿下是中毒而死。应该是正在查毒物的来源。”

这个时候,房间里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和脚步声。

伴随着踏踏踏的脚步声,一个穿着韩国制式铠甲的人走了进来,他的手中,还握着一把制式的长剑。

亚米伸手在淡漠眼前的栏杆上敲了敲。

没错,一段时间没见,这个家伙躲到了监狱里来了。

“这么快?”

淡漠听到亚米的话,手中的瓦片惊讶的落到了地上。

“按照龙首的计划,九公子应该是在五天后破案才对啊。”

“是啊。”

亚米无奈的靠在了墙上。

“计划发展的太过于顺利了。也不知道是九公子破案的功夫太强,还是百毒王的毒药太容易被人查出来了。”

“将希望寄托在敌人的身上,从来就不是我们青龙会的作风。”

淡漠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坏笑。

“既然他们查的太快,那我们就拖延一下他们。”

“哦?怎么做?”

“我记得你的易容应该不比江风差吧。”

“那是当然。如果不是我不喜欢宫内的气氛,这次混进宫里的差事能落到他的头上?”

“那就好。去易容成我们抓到的那个四公子府上的人。然后在新郑找群只认钱不认人的杀手。”

“去杀谁?九公子?”

亚米奇怪的问道。

“杀韩非?你当卫庄是废物吗?”

淡漠像是看白痴一样扫了一眼亚米。

“能不能杀了韩非不重要,重要的是四公子府上的人去了。”

淡漠的声音不带有一丝的情绪。

淡漠,韩羽从齐国的奴隶黑市上买出来的一个家伙。

本来是齐国一个下大夫之家的继承人。但是伴随着朝堂上父辈的斗争失败,整个家族被人连根拔起。

自己本人都被贬为了奴隶,送到了奴隶市场。

韩羽将他救出后,不但教他武功,还带着人帮他报了仇。

他的仇家直接被韩羽带人杀了个血流成河,满门尽灭。

从那个时候起,淡漠就誓死追随韩羽。

为了韩羽,淡漠可以践踏世间一切人性。

————————————————

紫岚轩,韩非正难过的在喝酒。

三人成虎,韩非对这个发生在庞葱身上的故事还有点儿不信邪。现在他是见识到了这流言发展起来的恐怖了。

太子的死,还没有三天。

这第一天的时候还只是他韩非用计谋杀了太子殿下。

到了现在,这谋杀太子的罪名扣的到处都是,姬无夜、四公子韩宇、九公子韩非甚至是不在新郑的十公子韩羽的脑袋上都有。

可谓是所有从太子的死身上能得到好处的人头上都有这么一口似是而非的黑锅。

“韩兄城里的流言你都听说了吗?”

突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人还没有到,声音就传了进来。

只见张良慌张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听说了,又能怎么样?”

韩非含糊的回答到,同时又往自己的嘴里到了一口酒。

“这很明显,流言的背后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恐怕再让流言这么传播下去,形式就会对我们不利。”

张良焦急的开始给韩非分析到。

“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快速的破案,这样才能将我们从事情里摘出去。”

“不会的。背后的人不会让我们这么快就查出答案的。”

韩非摇了摇头。

“你还太嫩了点儿,子房。”

韩非适时的装了一个13。

不过话说回来,没有经历过十几年的逃亡生涯,张良还不是后世那个算无遗策的谋圣。

“我有种预感。这一次,恐怕我们成了别人手中的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