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天启之年术士

第101章 术士

天空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门,其实与其说是门,到不如说是天空之中漏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大口子。

而当抬头看向天空之时,能看到天空之中有东西的人,都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在天空之上有着一枚巨大无比的铜钱,只不过这枚铜钱的中心是实的,四周则是空的。但是,随着时间流逝,地面与天空都发生了改变。

可是,却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又是何时在地面之上也冒出了一道巨大门,一道不是特别突兀,但是又巨大无比的门。

地面之上慢慢升起的那扇门是还没开启的末世之门‘惊门’,而天空之中缓缓露出的那与‘惊门’一摸一样的门,却是创世之门‘开门’。

不过,当下一次‘开门’出现在现在‘惊门’的位置之时,那就是几百年之后的事了。

天降的异象在每个人的眼中都是不同的,不过可以感知到的人都们却都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竹林深处

音老张着嘴不停地流出口水,眼睛因为瞪得太大而不住的流泪。手不停地颤抖仿佛正在高速的弹奏着无比欢快的乐曲。

为何音老他会如此的反常呢?那是因为他今天终于看到了,他魂牵梦萦的人、魂牵梦萦的师姐、魂牵梦萦的女神,而且他的女神依旧还是一副青纯的容颜。

唉?依旧,青纯?音老他只顾着惊喜了,以至于他都没有在意刚刚有着什么不正常的。

同时,白雨嫣她却并不知道这些。看着那个比她要大不了多几岁的女孩子,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姐姐,你是这位老伯伯的玄孙女吧!”白雨嫣她笑着,一把搂过刚刚出现的这名女子的手臂。(玄孙女,五辈之后)

而这名女子的心思完全都放在了着天空之上与着地面之前,反而被白雨嫣她这么一搂给吓了一跳。

“啊?啊!”女子回过头去,随便的应付了一下白雨嫣。

“噗~!哈哈哈哈,师姐啊,师姐,没想到你还是那个性格,一有事就完全是一副魂不守舍、心不在焉的样子啊!”音老在一旁打趣的说到。

这名女子听到音老的话后,则是一脸凝重的看着音老。似乎是不知道音老他在说些什么一般,于是她双手抱拳,朝着音老深深的鞠了一躬。

“爷爷……你这是……?”女子有些切生生的问到。

当音老听到爷爷二字之时,一种不详的预感慢慢的爬上了心头,不过音老他却是要比普通人冷静的多。

“爷……爷?师姐啊,你这玩笑开的也太下本了吧!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师傅的女儿啊!快,你还是先跟我说说你这么多年在竹林之中过得怎么样吧!”音老笑眯眯的说到。

“唉?老爷爷你在说什么啊!小花我完全听不懂啊!”女子紧紧的盯着音老,皱着眉回到。

站在一旁的白雨嫣她可是一个心思十分活络的人,从音老与刚刚那么女子谈话内容,再加上音老与那女子的神情上来看。在白雨嫣她的心中似乎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十分狗血的剧情。而此时的白雨嫣她似乎也嗅到了一个报复一下音老的好机会。

“哦~~!原来你不是那位老!人!家的孙!女!啊!原来你也不!认!识他啊!那我以后就叫你姐姐吧,好吗?对吧!音老,师!傅!”白雨嫣依旧没有松开这名女子的手臂,笑呵呵的说到。

“嗯!”女明女子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就算是回应白雨嫣了。

可是,眼前女子她那暧昧的反应反而使音老的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额头竟然一瞬间冒出了冷汗,同时那些‘不寻常’似乎也一瞬间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不会吧!刚刚我是想着玩儿的,怎么会那么……那么……,一定不会的,只要再与师姐她说一会儿话,师姐就一定会原形毕露的!没错!我就再和她说一些特别的。”音老他此时的内心运转的速度飞快,而在外表上完全看不出来他都在想些什么。

“师姐,你……。”音老正在一边考虑,一边说到。

“你是音老!那您一定认识我的玄祖母了!我的玄祖母她经常提起你,而且她刚刚还让我看见你之后告诉你……!”女子她十分兴奋的叫到,可是声音却与师姐的,不同。

“住口!小花!你怎么能够怎么没打没大没小的呢!”而此时从竹林的深处,传出的是音老一直叨念的师姐的声音。

“啊?小花?师姐?怎么会?不是说……?”一阵巨大的无力感让音老他一步步慢慢的后退着。

而音老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因为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是说过,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吗?我们不是说过,你若今生不嫁我,我便等你到海枯的吗?我们不是……我们还要一起……一起去……呜呜呜……妈的!”

“爷爷……你……?”女子看到音老的样子有些不忍,朝着音老伸手叫到。

“啊?什么爷爷,你是我爷爷啊!我……唉!我啊!真是的!”音老他在原地转了几圈,根本就没法冷静下来。

不过,过了好一会儿音老他似乎恢复了理智,他应该是想起了一些更为重要的事。于是,音老他两步就跨到那个长得极像师姐的女子面前,一把抓住那名女子的肩膀。

“说!”音老突然叫到。

“啊~!疼!说什么啊?”女子慌张的问到。

“就说说你知道关于你玄祖母的……你玄祖母的所有事……。”音老的神情悲伤了下来,声音也低了下来。

那是一个悠长的故事……。

玄祖母她自己说,她与那个叫作音老的爷爷分开之后,她就住在了这片竹林的深处。可是,顺着竹林再走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就是一个热闹的村庄,一个叫作竹下村的村庄。

而玄祖母她最喜欢的就是安逸与与世隔绝的地方,于是玄祖母她就选着在竹下村最热闹的主街生活下去。

玄祖母她想念着,因为师傅也就是她的父亲而拆散的师弟,也就是现在的音老。不过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玄祖母她终于在第三天想通了!于是,她就嫁给了小花的玄祖父……。

七个月后,小花的曾祖父就降生了。但是玄祖母她依旧对那个叫作音痴(音老年轻时的称呼)的男子念念不忘,于是玄祖母她就请了她的父亲,也就是音老与师姐的师傅出山,教授孩子们‘音’的一切。

可是,无论是小花的曾祖、爷爷还是父亲都无法让玄祖母与她的父亲忘记那个擅长音律的音痴。同时在小花爷爷降世的时候,那个人的称呼就变成了音老……。

可是,那个音老每天都到竹林的外面来和玄祖母说话。不过,终于有一天小花的亲生玄祖父驾鹤西去了,于是玄祖母她带着全家人都搬回了这个竹林的深处……。

家中的子孙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了。于是,我们就把现在的家叫作竹家村了!还有,还有小花今天来是为了让……。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音吟隐为了师姐在这个地方足足等了五十多年,一直是守身如玉的,就连女人的手……呃……女人的身体……嗯……女人……算了!可是师姐竟然连,竟然连,呜呜呜呜。”音老话毕后,他转过身体背对着那二人。

“前辈你不要这样啊!我想你的师姐应该是也有苦衷的啊!”白雨嫣她赶紧的安慰到。

看到音老这样,小花也赶紧安慰到:“对啊,对啊!说不定玄祖母她是有……。”

音老他并没有让小花说完,而是手掌一挥就制止了小花的话:“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因为你再说……你再说的话,我就真的忍不住了!噗……哈!哈哈哈哈!”

“唉?什么忍不住了!小花我不明白啊!”小花皱着眉对音老说到。

“小花!哈哈哈!竹下村……噗哈哈!玄祖母……!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不行了师姐!师姐啊我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音老他肆意的笑着,因为他已经不能再配合师姐装下去。

看着一个狂笑不止的老头,与一个气到即将爆发的女子。这次轮到白雨嫣她发蒙了,因为她现在完全不知道现在到底什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混蛋!你还敢……。”音老师姐的声音伴随着大风突然间从四面八方响起。

可是,音老他依旧狂笑不止,同时还有些手舞足蹈的。而现在的小花,已经不是刚刚的小花了。一股更加柔和与清香的气息从‘小花’身上迸发而出,同时在她的身体周围仿佛还有着一种能够扭曲空间的光晕。

“师弟!你够了,不要在笑了!不要再嘲笑我的……。”师姐压制着自己的怒火,冷冷的说到。

可是,当师姐再次抬头看向音老的时候,音老他已经是满脸老泪纵横。哭的不像样子了,但是他却依旧张着嘴大声的笑!

“师弟你……?你这是……!”师姐有些愣住了,而刚刚怨气完全烟消云散了!

不过,音老他突然间朝着师姐双手抱拳、跪倒。喘着粗气,嘴角颤抖着说到:“本门第二代掌门音吟隐,参见音姬大人!”

“师弟,你不要这样!我不是什么,不是……。”师姐音姬眼中也湿润了,可是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师姐啊!我怎么会去嘲笑‘我们’呢?我只是……只是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敢一点,怨恨自己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与你做着同样的梦,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放手……耽误了你一生!”音老他说着说着,又有要哭的迹象。

而师姐音姬却也一下子跪倒,跪在音老的面前,向他道歉:“不,师弟!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太自私了!是我害了你!也是我父亲他害了你!是我们父女二人对不起你!”

“不,师姐!你不要这么说!师傅他可是这世间的第一奇才!正因为师傅他的《律学新说》才有了我的今天啊!”音老他激动的说到。

(《律学新说》是最早记在‘十二平均律’的著作,而‘十二平均律’是音乐最早的平均理论,同时朱载堉他也被誉为‘钢琴理论的鼻祖’)

“唉?不是你把我爹的‘弦准’给弄坏了吗?他才发火的,那次后才变成这样的。哦!好像真是你不对啊!还有,刚刚的女人手、身体啊是怎么一回事?”师姐她突然间说出这些话,让音老他都没法再哭出来了,当然也笑不出来了。

(弦准,由三十六根铜制律管组成,是世界第一架定音乐器。)

音老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想了一下,缓缓的问到:“师姐,你出来,是干嘛来了?”

“啊?我啊!唉唉唉,什么叫我出来干嘛来了啊!你不是做梦都想见到我吗?我现在出来了,你怎么又这样了呢?”师姐也突然间就发火了。

“那你就说说啊!你为什么要出来啊?为什么啊?”音老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回问到。

“那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老废物给闹的吗?明明都火烧眉毛,水淹屁股了!你连一个徒弟都没收到!对吧!白姑娘!”师姐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白雨嫣。

“什么?我废物!要不是我,现在白姑娘她早就死了!另外她也答应要做我徒弟了!你说是不是啊!白姑娘!”音老他也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白雨嫣。

而直到现在,白雨嫣她才知道那个狗血的剧情到底是什么。但是无论是身边,还是在远方,异象都越来越强烈了。

“明明天都要塌了,为什么那两个‘老不死的’就是不着急呢?还非要我做他徒弟,难道拉一个垫背死就这么重要吗?要是那只猪在就……就……,唉!算了。”白雨嫣她心中无奈的想到。

“雨嫣啊!你不拜师吗?”音老问到。

“雨嫣啊!你就拜了吧!”音姬也在一旁说到。

“好!我拜!”白雨嫣一把跪在地上,给音老足足磕了三个响头。

沈阳主城府

外人都退下了,而现在在屋中仅仅只是和文攸与那名看见天空之上有门的弟子。

同时,现在竖立在外面的‘惊门’正在慢慢的消失,而天空之上的那个‘开门’则是一点点的露出它那本来的样貌。不过,这些仅仅只是序幕的开始……。

“师傅,外面到底……啊!师傅你的身上……身上……火……火!”弟子因为突然间出现的异象而吓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不过,和文攸他到是十分的镇静。他朝着自己的徒弟招了招手,示意他冷静一下,同时又指了指徒弟的身后。

“啊?为什么师傅你一点也不惊慌呢?火,不热吗?还有我的后面怎么了?”徒弟看到师傅并不惊慌,于是也平静了下来。

但是,当徒弟他回过头去的时候,更大的惊恐在等待着他。因为徒弟此时的身后也燃起了特别颜色的火。

“师傅救我,师傅快救我!火,是火!救我……啊!烫,烫,烫烫烫死我……了……!”徒弟发出最后一声叫嚷之后,就彻底化为了灰烬。

“唉!傻徒弟啊!火,当然会烧死人了!如果,你认为它是水,不就没事了吗!”和文攸他看着那堆还在燃烧的火焰说到。

而那堆火焰跳动了一下之后,竟然自己飞向和文攸他生后的那一片像水潭一样的波纹之中。但是,就在窗外真正的末日已经开始了!

原本竖立在天地之间的‘惊门’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而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奇怪的能量波动。突然间一道巨大的能量波动瞬间爆发,而此后,顿时从地上之上升起无数五颜六色的火球、光柱与万物呼吸、哀嚎的躁动。

而所有的能量、火球与光柱的指向却都是天空之中的那扇‘开门’。其实那些特别的火焰、光柱与能量也都是像刚刚和文攸的那名弟子一样,是用生命而幻化的。

不过,在这个世间却也有着不少像和文攸那样的人存在。他们可以在这个万物轮回的时候多耗上一些时间的,就像是山猫、魏公公与公孙不破的怨地体质,或者是像和文攸、音姬那样的术士,再或者像是音老、十三门徒的门主那样的绝世强者……。

和文攸:“徒弟啊!你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你知道这世间之后会怎么样吗?你又知道为什么人与人在最后是不同的吗?你知道我与你……。”

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其实只不过是‘奇’要重新洗一下牌而已,用永恒的八门重新覆灭与开启一下充满可能性的过去而已。

那这世间又会怎么样呢?如果要是具体来说的话,其实也不会怎样,只不过是改变了某些事情发生的时间,改变一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已。

而出了除了术士之外,人与人到了最后的不同这一点,是有很多说法的。因为到现在为止,所有存在着羁绊的人,他们在之后的末世还会相遇,就像是父子、夫妻与师徒等等……。

和文攸:“徒弟啊!羁绊只是一方面而已,还着有一些特别的人存在着……。”

有的人带着术业回到了过去,就变成了奇才、天才,有人带着记忆回去就变成了先知、智者,而有人带着某些事件回去就成为了能人、不世之功臣,还有人带着力量回去就成为了将军、战神,不过如果有人带着术回去了,那他将成为妖人!

和文攸:“记住了吗!我的徒弟啊!和世龙!”

天还是那么蓝,而人们都呆呆的望向了天空,而和文攸他带着和世龙慢慢的走在山坡上。

和世龙:“师傅那是什么啊?”

和文攸:“那是‘开门’!”

和世龙:“唉!它消失了!”

和文攸他笑着点了点头。

和世龙:“那,那扇门它会开吗?”

和文攸:“会!不过要过好久好久的时间才会。”

和世龙:“多久?”

和文攸:“四百年!”

和世龙:“那现在是……?”

和文攸:“天命五年,万历四十八年,泰昌元年,天启之年(1620年)与我们妖人的第一年!”

和世龙:“那四百年之后打开了(那扇门)又会怎么样啊?”

和文攸:“不知道!但是下一门是‘休门’是大吉的门,应该会发生灾难吧!因为……。”

和世龙:“啊~!太难懂了!不过,哦!对了!我弟弟和龙他去哪里了……。”

和龙:“打开之后是……!”

本书完!

本书天启之年——术士为天启之年系列的第一部,它是本系列的第一本同时相当于一个庞大的序。

它的作用就是为大家,铺开一个巨大的历史舞台,一个术士的舞台,一个小人的舞台,一个大人物的舞台,一个从未见过的舞台。

另外,本书的第二部叫作天启之年——御林,不同于第一部书,这部书的主人公是一个悲催的末路后羿。同时‘御林’是一个故事性更强,更加连贯的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