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盛世嫡女:毒妃天下

第479章 终章,一生一世一双人

白湘见北千凌向着自己杀过来,自然是一阵后怕,让士兵们纷纷挡在了前头。

北千凌怎会将这些小兵放在眼中,三下五除二便将他们打退了,不多时,北朝士兵便占了上风。

北千凌看着风向,此时刮得是东南风,吹向凤南二军的阵地,正有利于他们偷袭。

“花狐狸,放毒!”北千凌见凤南二朝的士兵有败退之意,便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花狐狸将一个巨大的号角状兵器对着凤南二朝的阵营一吹,借着东风,毒气全部向着敌军阵营扩散,而凤南二军避无可避,不多时,凤南二朝的士兵便纷纷大声咳嗽起来,随后纷纷倒在了地上,一脸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

北千凌见凤南二朝的士兵都节节败退了,立刻鼓舞着将士们:“北朝的战士们,给我杀!”

随着北千凌一声令下,将士们纷纷怒吼着,向着凤南二朝的士兵冲过去。

一时间凤南二朝的士兵纷纷丢盔弃甲,四处逃窜,北千凌见此,大声叫唤道:“谁能取两个妖妇首级,赏银两百万!”

北朝士兵此时士气大振,又听闻这丰厚的赏赐,立刻兴致勃勃地向着白湘和白心冲去。

白心看见这阵势,早已经吓破了胆,屁滚料流地跌下了马,四处逃窜着。

而北朝的士兵哪里肯放过她,想到她下毒毒害了他们如此多的兄弟,北朝的士兵们便恨她恨得牙痒痒。

白湘见败势已定,倒没有显现出过分的慌张,她昂扬立在马上,神情淡然地凝视着眼前的纷飞战火,她冷冷地笑起来:“老天,我与你斗了一辈子,虽然从未赢过你,但我白湘不后悔!北千凌,你告诉白兮,我与她争了一辈子,其实,不过是羡慕她命好罢了,老天爷对我白湘不公,无论我多么在乎的东西,他都不肯放过,一件件地从我身边夺走!老天,我恨你!”

随后,她抽出一把长剑,对着自己的脖颈划去,血瞬间喷涌而出,染红了她的纱裙。她一脸疯狂的笑意,头高高地仰着,一副女王的模样。

白心见白湘死了,也心灰意冷地跌在了地上,花狐狸赶到了他身前,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随后举起了手中的刀,一时间,血染红了他手中的长刀,而白心的头颅也应声落地,滚落在地上。

“凤南二军,还不速速放下兵器,你们的主子已经死了!”花狐狸用剑挑起白心那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对着凤南二军的阵营叫嚣着。

凤南二朝群龙无首,早已经乱做了一团,逃的逃,跑的跑,没了阵型。

北朝士兵看着凤南二朝士兵溃败,纷纷欢声高呼,不停地挥舞着战旗。

北千凌看着一片欣喜的北朝士兵,心头地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北朝大军一举歼灭了凤南二朝的兵力,一时间这一战局被百姓纷纷传颂。大家将北千凌描述得仿佛天神下凡一般,什么以一挡百,万人难敌,什么冲杀阵中,取敌人首级易如反掌……这些话传到北千凌耳中,他不觉好笑,这百姓们的想象力可真丰富,将他描述得好似万能的一般。

民间对北千凌的传说也是越加活灵活现,北千凌收拾了残局,安排花狐狸来收服了凤南二朝的大将,随后分派兵力接管凤南二朝的各个城池。

凤南二朝接到战败的消息,也纷纷举旗投降,北千凌不费吹灰之力,便夺取了凤南二朝的所有兵权,随后他调遣大军直捣黄龙,到了凤朝国都,斩杀凤辰影于马下。

一切事宜处理妥当后,北千凌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雍北城,而白兮早就听闻北千凌战胜一事,早已经候在了城门口,等待着北千凌归来。

看着北朝大军浩浩荡荡的身影,白兮心头一阵欢心雀跃,她匆匆下了城门,看着北千凌一张丰神俊逸的面庞,她喜不自胜,跑向了北千凌。

“皇上,这一路风餐露宿,幸苦了!”白兮抬起手替北千凌理着头发,一脸的爱意。自从北千凌离了雍北城,她便抱着孩子日日站在皇城的高台之上,望着平阳关的方向,日日为北千凌祈福。现在,看着北千凌平安归来,她心里自是一片欣喜。

“兮儿,我好想你!”北千凌将白兮紧紧搂在怀中,嗅着她发间的木兰香,心里也安宁了不少。

“千凌,以后我们可以长相厮守,永不分离了!”白兮欣喜地靠在北千凌肩头,满心欢喜。

北千凌点了点头,将她搂的更紧了些。楚北看着相拥的两人,心里也是一阵宽慰,历经了这么多磨难,终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他心中似是想起了什么,看着枣红色的红棕马,脑海中浮现了一红裙少女,一脸灿烂的笑意,挥着马鞭,驰骋在平原之上。

北千凌此次领军出战,不仅解决了边关的危机,而且还一并收复了凤南二朝,自此,三国鼎立的局面不复存在,天下恢复了大一统。

百姓们纷纷对北千凌这一功绩歌功颂德,一时间,民间都在传颂北千凌的战绩。而北千凌也是一代明君,自从他被奉为一统大帝之后,废除了许多的苛捐杂税,而且也任用贤才,一时间,普天之下的臣民纷纷赞誉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明治之君。

白兮自从得知白湘控制了无垢宫,眼下,江山平定,她心底头一件事便是回南朝看无垢宫如何了。她整日里都做梦,梦见白羲在无垢宫中苦苦地哀求她,要她去救他,他一个人在宫中好煎熬。

白兮向北千凌提及了她要回南朝一事,北千凌虽然初登大宝,有许多政务要忙,但还是立即便派遣了一行人护送她,回到了南朝。自白湘死后,南朝已经处于混乱之势,只有无垢宫出面,才能平定。

白兮到达无垢宫后,发现白羲被下了毒,沉睡不起,也是忧心忡忡,随后,她放出了云离,云离被白湘折磨得已经不成人形,白兮看到后,心中也是十分伤痛,但云离此时神智还是十分清醒,原来,他服用了一种假死的药,让白湘误以为他已经命不久矣,便也任由他自生自灭,实则他这是在等待时机。

白兮与云离一同商议对策,如何解白羲体内的毒,经过他们一番努力,终于找到了解药。那解药原来是在念殊拿的锦囊中,那是一枚赤沙豆蔻,服用后可令人起死回生。自从白湘恢复神智后,念殊便被软禁在祖坟中,白兮回到宫中后,立刻将她解救了出来,念殊便将豆蔻拿给了白兮,让她给白羲服下,果然,吃下药后,白羲真的醒了过来,白兮在心中暗暗感谢祖母,为他们留了一线生机。

白羲醒后,为了平定朝中混乱局势,又进了宫,安定了小皇子。

北千凌将凤朝南朝的兵力全部收为己用,随后,统一了天下。为了白兮能经常见到爹娘,北千凌便举国迁往南朝,定都南疆城,天下人纷纷歌颂帝后情深。

自此,北千凌被后世传为一统大帝,丰功伟绩均被载入史册。

又是一年上元节,北千凌拥着白兮立在南疆城头,夜幕低垂,烟火荼靡,白兮仰面看着满天烟火,眼底尽是看尽世间繁华的安宁。

“兮儿,你看,那是天灯!”北千凌指着漫天飞舞的天灯,一脸欣喜的笑意。

“千凌,你记得乞巧节我们放的莲灯吗?”白兮轻轻抚摸着北千凌的面颊,一脸柔和的笑意。

北千凌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随后将下巴抵在白兮发间:“你许了什么愿。”

白兮抬起头来,笑容灿烂,眼底尽是满足:“我许愿可以和你山长水阔,浪迹天涯。”

北千凌听后,心里也是一阵感动,他声音沙哑着:“兮儿,这也是我的愿望,眼下战乱已平,四海生平,百姓安居乐业,我们的愿望也快要实现了。”

白兮有些迟疑地看着北千凌,心里一直有一个问题,她很想知道答案,却害怕问出口。

“兮儿,怎么了?”北千凌见她似乎有什么心事,心里也有些担忧。

“千凌,我想问你,你已经是这天下的王了,整个天下都是你的,这万万人之上的高位你舍得丢弃吗?”白兮到底还是问出了口,自古以来,那个男人不爱权势,他当真会为了她抛弃这所有的荣耀吗?

北千凌却是莞尔一笑,将她揽入怀中,心疼地说:“傻瓜,我这一世,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兮儿,你便是我的江山万代,千秋万岁!”

白兮听了北千凌一番出自肺腑的真言,心里自是十分欢喜,她紧紧地搂着北千凌,流下了欣喜的眼泪。

一统大帝在位期间,勤俭持政,百姓安居乐业,一派国泰民安的繁华盛世,而白兮则将小皇帝抚养长大,视同己出,小皇帝与白兮的儿子一同玩乐,关系极好,北千凌在位十六年,随后退位,让位于小皇帝,与妻云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