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甜品店,雪兔,桃矢,少女与卡牌

“呐,雪兔。”桃矢看着面前的店面,向身旁的雪兔发话。

“你确定杰也那个小子开的店是这家吗?”

月城雪兔看了看手机上杰也发给他们的地址,确定了一下。

看过之后,他点点头回答“就是这里”。

“嗯?”正当二人想进入甜品店之时,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那似乎是魔力的波动。

不过,正当他们回头观望的时候,魔力的波动便消失了。

二人不免开始有些警惕,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便一前一后的进入店内。

“客人您好,请问您们需要什么呢?”

黑发的少女穿着有着白色蕾丝镶边的女仆装,向二人走来。

“嗯……请问您们的老板在吗?”雪兔挠挠头,问。

“老板吗?真不巧,他刚刚出去了,等下才会回来。”少女脸上挤出有些尴尬的微笑,如实回答,眼珠不住的在桃矢和雪兔脸上扫视。

气氛一时间变得非常尴尬。

“那好,我们可以在店里待一会儿,等他回来吧?”轮到桃矢发问了。

“嗯。”少女点点头。

“那,客人您们就先找个位置坐一下吧,有什么想要的甜品尽管吩咐我,我会和另一位帮工为您们做好的。”

“嗯,非常感谢。”

“还请您享受愉快的上午时分。”

少女说完便从二人身边离开。

桃矢很明显地看到当她离开时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八成是因为是新员工第一天上任才会这样吧?——桃矢大致推测出了少女紧张的原由。

“等一下他吧,咱们先找个地方坐一下……嘶!!!”桃矢揉了揉自己的下颔,刚刚被小樱打到的地方现在仍然痛得很。

“不要紧吧?”

“你可以亲自去体验一下……啧,居然对我下这么重的手,真有她的啊怪兽小樱。”

此时,已经行进到山上的木之本樱打了个喷嚏。

“着凉了吗?”李小狼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担忧。

“没,没事……可能有人在骂我吧,一定是哥哥。”

“山上毕竟有些冷,来,你先把我的外套穿上吧。”

“诶?这怎么行?小狼你……”

“我没事的,小樱。”

小狼琥珀色的眸子里的温柔光辉散射在她身上,她的脸不禁有些发烫,泛上了一抹红晕。

“嗯,谢,谢谢。”木之本樱说话开始吞吞吐吐,不好意思的接过小狼脱下来的外套,披在自己的身上。

画面回到桃矢和雪兔这边。

“不过也是为了赶走你身上的卡牌吧?好了,毕竟小樱也不是有恶意的。”

“最好别有恶意……呃,真疼,看来以前没遇上斗那张牌可真是万幸……喂,你干什么!”

雪兔突然靠近,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他下颔的作痛之处。

“帮你治疗一下。”雪兔如此说道。

“停下来啊你——”

只见雪兔的手上萦绕着点点的晶莹光泽,逐渐向他的指间靠拢。

揉了差不多十多秒,雪兔移开了手,询问桃矢是否还疼。

桃矢摸了摸那里,一件傲娇的回答。

“虽然不疼了,但是你也别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尤其是别乱用魔法。”

雪兔只是保持微笑,没有说话。

“啧……”桃矢稍微有些不满的盯着面露傻乎乎微笑的雪兔,啧了一声,随后找了个空着的座位坐下。

本来魔法这种东西就属于超乎普通人常识的存在,很多人都认为那只是小孩子天真的幻象或者文学作品里浪漫主义手法的体现,但事实并非如此,魔法真实存在,只是懂得的人很少很少——更不要说魔法生物这种东西了,谁会相信总是面带着温柔微笑的可爱大男孩月城雪兔的真面目却是冷艳无比的人型魔法生物审判者『月』呢?

恐怕,更不会有人相信存在什么有魔力的卡牌吧?

雪兔一坐在座位上便拿起了菜单,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桃矢无奈的瞅着他,心里默默地祈祷他不要点太多东西,否则就算把他们两个的钱包全都花光都不见得付清账单。

雪兔的食量比起以前并没有丝毫减少,反倒是越来越大,如果说以前是为了支撑月的存在才会有惊人的食量,那么现在可能就是因为以前吃的太多,导致胃袋变大了吧?说不定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雪兔属于那种吃不胖的体质,这或许也和他并不是真正的人类而是魔法生物有一定的关系。

“嗯,巧克力布朗宁,焦糖布丁……啊,居然还有海盐冰激凌!杰也开的甜品店的甜品种类还真是齐全啊!”

看着菜单的雪兔眼睛不住的放光,一脸天真的表情显得十分可爱。

桃矢则是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看着店外,口里还在念叨着“真是的……就不能少吃一点?”的败兴话。

“呐,雪兔。”似乎是身后有什么东西闪过,令桃矢警觉了起来,招呼了雪兔一声。

“嗯?”雪兔放下菜单,同样的也感受到什么不对劲,表情稍带严肃的左顾右盼。

“是库洛的师弟……做的卡牌吗?”

“似乎是的。”雪兔的口中发出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是他的本相,月在回答桃矢。

“看那儿。”雪兔发现了什么端倪。

只见一个餐盘突然出现在旁边的空桌子上,又突然消失不见,在它消失之前,桃矢和雪兔清楚的看到盘子上长出了灰色的小翅膀。

“原来是移牌。”雪兔体内的月发话。

“接下来怎么做?”桃矢问道。

“别管它,N之卡的移不是喜欢捣乱的家伙,看起来,它只是帮店里把餐具运到后厨而已。”

“那么,它其实是在帮忙?”

“嗯,只不过有时候可能会帮倒忙……因为它,是个路痴,而且移动的时候非常容易受到外来因素的干扰,总之,相对库洛卡的移,N只是提升了它的负重量,顺带给了它一个老老实实的性格而已。”

“所以,会出现运送的地方不对的情况?”

“没错,比如……”雪兔,不,应该是说支配着月城雪兔这一身躯的月从头上拿起了移牌移动位置错误的叉子。

“看啊,就像这样。”他举着叉子,无奈的笑笑。

“但不用管他真的没问题吗?”

雪兔点点头。

“N卡的移牌是个好孩子,只是能力稍微有些不靠谱而已,不用管它了,与其说这个,倒不如……”

“再看看有什么好吃的甜点最重要吧?毕竟这里是甜点店,如果等待杰也的期间没有甜点来消磨时光可是很无聊的。”这次换雪兔发声了。

“……”桃矢一脸无奈的看着雪兔,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我真是服了你了。

柜台处,黑发少女看着二人,若有所思。

“遇上麻烦的人了……”少女如是想道。

“抱歉,刚才把叉子移错地方了……”少女耳边传来了移牌的声音,不,应该说是少女感知到了移牌在说话。

“没事,你就继续干活吧。”

“没问题,h……不,北本洋子小姐……”

“嗯,赶快10号桌客人留下的垃圾清理下……我5分钟之前刚提醒过你的。”

“好的,乐意效劳。”

移牌便去移动那些垃圾了。

“喂,西岛君,多准备一些材料,6号桌的客人似乎食量很大的样子。”北本洋子转身走进后厨,对里面的帮工甜品师说道。

“Ok,北本君。”西岛打了个Ok的手势,便去冰箱取更多的材料了。

“呼……”

“总之现在事情没往坏的方面发展……黄家那群蛆估计一段时间内也不敢干什么出格的事了,只要留意下那个叫妮娜的女人就好。”

“哼哼,木之本樱,可是我的猎物……其他人谁都别想和我争夺她。”

“看看她,究竟能不能降伏我吧,呵呵,真是令人期待啊。”

北本洋子这么想着,脸上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

这名叫做北本洋子的少女,究竟是什么人呢?

她为何可以驱动移牌呢?

桃矢和雪兔,又为何要见杰也呢?

我们的魔卡少女,木之本樱,又和北本洋子之间有什么恩怨呢?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三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名侦探柯南之我爱你小哀名侦探柯南之我爱你小哀伤心寂寞痛|轻小说少年黎煊跳悬崖自己尽,被雷劈中,穿越到了柯南的世界,化身工藤夜白,因一次意外被黑衣组织抓走成为了组织的王牌,遇见了小哀,发生了一段恋情。 后来工藤夜白逃离组织,偶然失忆,开始帮柯南破案。 工藤夜白:小哀为了你我必须消灭黑衣组织。 小哀:夜白这一战,你若败,我陪你东山在起。 你若胜,我陪你君临天下。 工藤夜白:小哀这一战如果我活了下来你……你就嫁个我好么? 嗯
  • 仙王的日常生活仙王的日常生活枯玄|轻小说本书宣传名为《王令的日常生活》 十岁(动画版时间修改为六岁)就随手干掉了妖王吞天蛤,作为一个无所不能的修真奇才,王令得隐藏自己的大能,在一群平凡的修真学生中活下去。普通人追求的钱财,仙术,法宝,声名,这个年轻人都不在意。无论豪门千金孙蓉的爱慕、影流顶级杀手的狙杀、父母无间断的啰嗦,都无法阻止他对干脆面的追求。不是在吃干脆面,就是在去小卖部买干脆面的路上。面对困难,王令会碾压对手?还是低调的躺倒装死? PS:仙王公众粉丝群:497204521 VIP读者群:704620442 【小说封面绘制】 《仙王的日常生活》小说主题曲《仙王的无奈》,小说中国风新插曲《共书仙侠》,小说流行插曲《星空恋语》欢迎搜索收听~
  • 万千身份卡万千身份卡想回家的乔|轻小说今天我有可能是学院默示录里的小胖子 “大哥,别追了,跑不动了。” “嗷呃····嗷” 也可能是火影里的小李 “食我木叶大旋风” 可能也会是海贼王中的香吉士 “恶魔风脚·画龙点睛” 无论我现在是谁,或者谁是我都不重要,体验万千世界···········
  • 心杀超能事务所心杀超能事务所心杀墨贝尔|轻小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大自然的法则即使是在22世纪的钢铁丛林中也无时不刻在诠释着它的真谛,在超过九成人类进化为超能力者的世界,一个由一名无能力者创办的不起眼小事务所面临着倒闭的危机,直到接到了第一单生意……
  • 丧尸别追我丧尸别追我何歪|轻小说广场舞大妈为何黄昏紧追不放 社会青年为何半夜四处滋事 村头的孙大爷猪肉为何频频失窃 超市里的泡面为何不翼而飞 这一切的一切到的是何人所为? 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今晚八点斜阳有话说,尽请期待!
  • 无限为王无限为王独策|轻小说海洋的诅咒,机械的逆袭,恶魔的颂曲,帝国的挽歌。 这是梦想的延伸,亦是勇者的天堂。 智械危机,人工智能的逆袭。 异族入侵,帝国覆灭的序章。 远古契约,支离破碎的极端。 影子传说,黑夜弥漫的骷髅。 …… 这是一个只想混吃等死的家伙混在主神空间的故事。
  • 当休伯利安撞上佛拉克西纳斯当休伯利安撞上佛拉克西纳斯方界胤|轻小说我,jingjingyeye,作为一个长着狐狸耳朵打着吼姆结隐着身知晓世界本质会空中劈叉兼职甲板清洁工是个好人的怪盗团魔法小精灵见习义警挂名舰长,终于在那一天想起了被崩坏和空间震所支配的双重恐惧。
  • 骸骨武士骸骨武士接卡口|轻小说骷髅剑豪的故事,与全世界的超自然势力刀剑相交,以拳交友的故事
  • 漫威圣矛局特工漫威圣矛局特工猫的熊宝宝|轻小说自古盾在西方,矛在东方。 圣矛局特工带着东方神秘力量来到神盾局,枪炮齐鸣的欢迎仪式后,法泽同尼克在亲切友好气氛中进行交谈。 尼克代表神盾局欢迎法泽的到来。他表示,这是法泽第三次访问神盾局总部。按照神盾局习俗,客人来不请自来三次就是死敌了。 法泽表示很高兴再次访问神盾局总部。圣矛局也有句俗话: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是朋友。矛盾两局是好朋友,双方相互尊重、互利合作,开展了全方位交流合作,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展望未来,两局合作前景广阔,面临很多机遇。以神盾局的防卫力量,将来访问活动将会越发频繁和轻松,希望尼克局长抓紧研究各项技术,为圣矛局现代化建设添砖加瓦。 尼克表示,&%#$@。
  • 木叶之负面情绪系统木叶之负面情绪系统书破|轻小说千手龙村:剧情人物就是生产力,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 …… 这是一个通过恶搞剧情人物,获得负面情绪点,从而变强的故事。 初代火影为何半夜鸡叫? 二代火影为何突然狂躁? 猿飞日斩为何半夜出现在女温泉汤? 志村团藏为何抱着大树不撒手? 这一连串奇怪事情的背后,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PS:轻松搞笑流,稍有哲理装叉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