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请叫我简·背锅侠·约(二)

“他未婚妻是我!”

简约撑住下巴,依旧有一搭没一搭地搅着杯子里的牛奶。

虽然没有有意去查,但这段时间多多少少听了几耳朵——张齐联姻,齐家就齐子扬这个独子,张家如今张成泽掌权,七七八八的少爷小姐被处理得清清楚楚,能让他这么宠着的,必定就只是他的亲妹妹,张……张什么来着?

简约跟张成泽从小掐到大,一直知道他有个妹妹,但还真的见都没有见过,就算见过,她这个不记事的脑子估计也懒得去记,以至于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张成泽亲妹妹叫什么。

外人传张齐联姻是为了暗中制住对江家,简约却是清楚,先不说张成泽跟江奕的关系怎么样,单单是张成泽那个笔直笔直的龟毛性子,绝对不屑于这种借势手段,所以这场婚姻即使是齐家有意攀高枝,决定因素,其实还是在张家这个二小姐手里。

左左右右理了一遍,简约觉着自己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对面盯着街道的小姑娘还在絮絮叨叨说着“绿茶简”的坏话,一条一条罪行堪称人神共愤,若不是简约就是当事人,可能也就真的信了。

想到这里,简约坏心眼地激了她一句:“一个巴掌拍不响呀,你的未婚夫看样子也太靠得住。”

张如幺当真被堵了一下,反驳:“你瞎说……我未婚夫他人可好了,他只是没有看清那个女人的真面目而已!”

“噢……”不甚在意地应了一句,简约喝完了牛奶,转了目标继续解决盘子里的马卡龙,“既然如此,你还躲在这里做什么,感情这种事情呢,最忌讳的就是猜疑了,你看啊,你现在过去,把事情说开,不就天下太平了吗?”

小姑娘听得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将信将疑地看了她一眼:“你为什么看起来很懂的样子……”

简约一本正经:“姐姐我见过两条腿的男人比你见过的三条腿的蛤蟆都多,手撕绿茶这道菜就是姐姐我发明的,听姐姐的绝对错不了。”

张如幺一脸叹为观止地“喔”了一声:“真的吗?”

“绝对真。”简约做出一副江湖神棍传授天机的模样,微微靠近她,“真正在乎你的人呢,就算辨认不出绿茶跟白莲花,也会在你表现出抗拒之后跟她们保持适当距离,这是他应该给你的特权。”

张如幺一脸“受教了”的表情。

“记住了啊,渣男语录第一条,‘我跟她就只是普通朋友,没啥的’。”简约继续传授知识,“说这话的人只想表达一个意思——你爱咋咋地,我就是要跟她玩。”

“这种男人要不得!”张如幺很有领悟力地补上听后感。

“有觉悟。”简约挑眉,很是欣慰地夸道。

打定了主意的张如幺开始专心解决自己碗里的食物,恨不得脑子里跳出个小人把听到的都给记到小本本上。

心情还不错地吃完了这顿“三餐集合”的宵夜,简约在张二小姐的热情之下跟她交换了微信,目送着张小姐欢欢乐乐地吃完先走了,摸摸自己有些撑的肚皮,拎起自己的包准备结账走人。

“您那桌的账已经有人替您结了。”

简约:“……”她愣了愣,“是刚刚那个小姐吗?”

“是位先生。”

简约:“???”什么东西?

问估计也问不到什么,简约一头雾水地走出了店门,晚间的风吹得她打了个哆嗦,因为饱腹而有些困顿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一点。

不远处停了辆骚包的靓红色超跑,熟悉的车型。

简约见惯了各路豪车,没有多想,目光浅淡地扫过,却在看到熟悉的身影时停住了。

江奕半靠在车门边,低头像是在打电话,晚间瑟瑟的风拂过他的额发,撩起他的衣角。他只露了半张脸,穿着休闲,在深深浅浅的灯光下顿生温柔。

他像是不经意侧过头看见了简约,对着电话那边说了两句后就挂断了通话直起身子,向这边走来。

“跑什么?”几步拦住转身就走的简约,江奕看了眼她的穿着,“不冷”?

简约一身职场裙装,在即将入夜的街边站着,看上去有些单薄。

“还……还好。”话音刚落,就有一阵晚风刮过去,凉气灌进衣领,激得她打了个寒颤。

江奕压了压勾起的唇角,冲着车扬了扬下巴:“我送你回去吧?”

简约挑眉看他,像是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即像是恍然大悟了一样歪了歪头,问道:“我的单,不会是你买的吧?”

“嗯?那不然是你见过的某个两条腿的男人、或者某个三条腿的*****奕反问,“没有感情史的简小姐,原来情感经验丰富还深藏不露?”

顶顶有名的花花公子竟然给她扣了一顶花心大锅。

简约:“……”这家伙怎么听到这么多?

在她发愣的短短几秒内,江奕已经拉开了车门:“上车吧?”

简约回过神才想起来问他:“你一直在餐厅里?还听我墙角?”

江奕勾了勾唇:“上车就告诉你。”

简约:“……”上车就上车,有免费代步工具她求之不得。

就着江奕拉开的车门坐上车,流线型的车座设计让她颇感放松,整个人懒洋洋地窝在那里,舒服得眯了眯眼睛。

江奕从另一侧上了车。

这辆跑车有生以来第一次开出了小绵羊的速度,两旁的路灯光线掠过车身,光影重重,愣是有一丝岁月静好的意味在里面。

前方路口的绿灯跳转成黄灯,眨了几下后变为红灯,江奕停下车,犹豫了片刻,转头问她:“下周六有时间?”

今天才周一,离下个周六还远,简约想了想还是点了头。

“上次你答应的聚会在六点半,晚上六点我来接你?”

简约没记得自己答应过他,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满是疑问。

江奕装作很自然地别过目光去看红灯的倒计时,然后再装作很自然地投来一个疑问的眼神:“怎么了?”

记性一直糟糕得要命的简约:“……行。”

同类热门
  • 重生之鬼医为妻重生之鬼医为妻薯愿|现言上辈子她被自己唯一信任的师姐送入地府,得幸重生却又陷入另一个圈。谁是可信的,谁是不可信的?你爱我?我爱你?终于得到回归自己身体的机会,钟齐,你究竟值不值得我为你而停留?
  • 新婚老公住隔壁新婚老公住隔壁蝉鸣半夏|现言“薄寒初,我死都要嫁给你!”幼年之时,一句誓言,她坚持了15年。用尽手段,终于得偿所愿却夜夜孤枕。“爱我一次,这么难?”一次醉酒,向来勇敢坚强的心宝在他面前哭的像个孩子。他眸光冷漠,转身离开,毫不犹豫。后来的后来,心宝方才明白,那个她喜欢了半生的男人对自己不但不爱,还恨。监狱里,他心头挚爱苏醒的消息传来,心宝把签好的离婚协议书寄给他。“对你最后的宠爱,就是手放开。”雷氏大小姐狱中自杀,惊动安城。五年后。薄氏年会,新晋名导舒茗溪随丈夫参加,怀里的宝宝软萌可爱。薄寒初将她抵在洗手间的墙壁上,语气危险,“雷心宝?”“薄总,你认错人了。”
  • 国民老公,天天宠国民老公,天天宠谭家染妹|现言家里人都不喜欢她,视她为丧门星。第二天家里人要把她嫁给一个老男人,她无法反抗只得妥协。待她嫁过去时发现他不是个老头,而是一个美的惨绝人寰的‘恶魔’她该何去何从。。。。。。。。。
  • 最稚嫩最彷徨最稚嫩最彷徨林子里|现言这也许不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小说,但是却对于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这是我第一部最认真地从头到尾地写完了的故事。也许并不那么真实,或许也不那么触动人心。但是它像个婴孩一样稚嫩,对人生最彷徨。
  • 一眼一世情一眼一世情风靡乱世|现言当一个秘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遇到一个不好的老板老刁难她,不过所幸还好的是这个老板有时候会关心她,只是时间过得久了,她觉得老板在她心里的位置渐渐发生了变化,有时候跟他四目相对,她会觉得自己像一个花瓶……
  • EXO之似水流年EXO之似水流年乔西宥|现言那时的我们都很小,不懂得所谓的爱恨情仇,没有一颗坚强的心。某个人的一句话,也许能让人看到希冀,也许会让人坠入谷底。我的高中生活,充满了无尽的背叛,无尽的黑暗,无尽的痛苦与失落。我曾以为他就是我的全世界,但他,却如同一把匕首,深深地插入了我的心脏。知道被朋友背叛的感觉吗?知道被爱人不信任的感觉吗?我曾渴望过的,得到过的,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幻影。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抢回来。『ET·LF』白寒笙
  • 韩少抢妻太高调韩少抢妻太高调豊飞絮|现言韩子慕父亲从他成人的第一天开始,就很严肃的,用伟人的话告诫他: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在耍流氓。 所以,他洁身自好。 如今,像他这样的青年已经不多了呢! 韩子慕他为此骄傲啊! 可是…… 突然冒出一个小娃娃喊他“爸爸”? 这…… 确认过眼神,的确是自己的种。 怎奈娃他妈执意让娃认贼作父。 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抢,连娃带妈一起抢到手为止。 每次杜若见到韩子慕就觉得牙齿痒。 签了协议说好了井水不犯河水,凭什么他可以单方面撕毁协议,言语带刺还不还她项链,奏他一顿算便宜他了的。
  • 宝贝前妻复婚吧宝贝前妻复婚吧小十四|现言一场奢华婚礼从天降砸懵许珊珊,顷刻麻雀变凤凰!老公18冷酷无情。他是天是地是嚣张霸道大男子主义!叫她往东她不能向西;叫她上床她不能下地;教她笑她绝不能哭!敢不听话?有胆,狠狠收拾!她不是他妻,是他的佣人兼老妈子差不多!生活交友外出全没自由,她受够了!她是人不是笼子里的金丝雀!混帐小子不要逼人太甚,兔子急了也咬人!离婚没商量!离婚协议一签,她美滋滋转身离去无留恋,嘿自由喽!突一日,发觉肚里不小心遗了颗小种子,全完蛋……
  • 女王归来:暮色游戏女王归来:暮色游戏泪陌|现言化作风化作雨化作春走向你梦如声梦如影梦是遥望的掌印化作烟化作泥化作云飘向你思如海恋如城思念最遥不可及化作诗化作笔化作灯写着你默念着轻叹着那些深沉的字句化作路华作径化作情找寻你爱一次梦一场思念最遥遥无期
  • 执子之手,漫漫的走执子之手,漫漫的走婉兮Tumi|现言她说:“等待太久来的东西,多半已经不是当初自己想要的样子了。”他说:“世界上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的,而是已经得到的。”是那个人,不说他也懂。是那个人,不解释也没关系。是那个人,不留他也不走。是那个人,不等自然会到。执子之手,漫漫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