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2章 殿试三甲(5)

纪凰把册子递过去之后,就安安静静的开始翻看这些考生们以往的考卷。

而沐梓泫,则是认认真真的重新把写着方思黎信息的那一页又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一个字都不带落下的。

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几个隐晦的眼神,但这姐妹二人之间的氛围却已经截然不同。

比起纪凰刚进殿时,她们姐妹两人那复杂别扭的相处氛围来说,现在这氛围明显是好上不少了。

怎么说呢,就像初春的一阵风,吹融了花瓣上的细雪。

两个闹脾气的孩子,其实只要有一个先递出去一块糖,这问题就解决了。

而册子上方思黎的信息、以及自己坦诚交代的态度,就是纪凰递出去的那块糖。

这件事,沐梓昕可以对沐梓泫隐瞒,因为他性子腼腆,这种事情本就不会轻易对人说。

而纪宁也可以对沐梓泫隐瞒,因为他们是闺中兄弟,这是他们兄弟之间的秘密。

但她,本就不该隐瞒。

因为抛开别的来说,这件事情还涉及到极其重要的一点,沐梓昕和纪宁都没有仔细去想过的一点——沐梓昕的安全。

沐梓昕现在当局者迷,根本没有足够冷静的思维去考虑这一点。

而纪宁,毕竟初恋就遇到了简墨离这种铁憨憨,让他心安的同时也心宽了一点,没把男女之情联想出太多东西。

他只派人去查了查方思黎的家境,却没有想到更深层一点的问题,对方思黎的了解也大多来源于沐梓昕的描述。

而她不同,她是女子,明白这个世界女子的优势与野心,对两位哥哥更该尽心尽力的去保护。

这么说吧,换个角度思考,若是今天讨论的是纪宁的事,纪宁不好意思让她知道,那么沐梓昕帮纪宁瞒着她也无可厚非。

但如果沐梓泫知道之后也帮着一起瞒她,甚至还帮着纪宁去想方设法的见对方,那她心中不爽是必然的。

往更坏的方向想,如果纪宁看上的不是简墨离,而是一个渣。那么沐梓昕和沐梓泫帮忙遮掩隐瞒的结果,就是间接葬送了纪宁的下半辈子。

因为她和纪宁关系最亲近,能把控到的方面也最多。而沐梓泫和沐梓昕的关心虽然是真,但能做的终究没有她这个亲妹妹来的多。

现在这事也是如此,她和纪宁再怎么真心为了沐梓昕好,但沐梓昕终究是住在宫里,她们两人不可能面面俱到的守着。

而沐梓泫,却是真真正正可以保护到他的人。

要是真在她们四人之间论个亲疏出来,和沐梓昕最亲的,肯定还是沐梓泫。

所以这件事,瞒着几位长辈还可以理解,但是瞒着沐梓泫,就真的不至于,也不合适。

毕竟这天下,不是所有女子都像简墨离那样,是个作风磊落的憨憨。

也不是所有男子都像她的阿卿那样,戒备心重的同时,又有着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

所以说实话,她在这件事上虽然做得有些对不住昕表哥的交代,但她还是觉得,昕表哥真的需要泫表姐去保护。

因为她昨晚收到的信息,并不只是刚刚那本册子上写的那样。

纪凰手上拿着考卷,一副认真在看的姿势,但实际上视线的焦点根本就不在这里,思绪早就绕远了。

而在她走神的这一小会儿时间里,参加殿试的三十二位考生已经陆续进殿、抽签、落座。

监考的官员们站起身,向沐梓泫请示一番,得到允许之后立刻下去分发考卷。

不一会儿,一刻钟的准备时间已到,开考的钟声响彻大殿。

考生们动作一致的低下头翻开考卷,绝大部分人抓起笔就开始“唰唰唰”的奋笔疾书。

纪宁站在纪凰身后,视线从每一位考生脸上扫过,愣是没找到沐梓昕所说的——“人群中一眼便能瞧到,最为眉清目秀,文质彬彬恍若仙人”的那个人。

要说人群中一眼便能瞧到吧……有他家妹妹这张绝世神颜挡在前面,就问他眼里还能瞧到谁啊?

再要说眉清目秀吧……这满殿的女子,要比起清秀来,谁能秀得过泫表姐啊?

再最后说说文质彬彬吧……这满殿的女子,哪个不是有点才气才能坐这儿啊?除了风鸣这虎愣子,他就没见谁是不文质彬彬的。

再说了,容琮太师是前朝鸿儒、当今的太女之师诶。仙风道骨的容太师搁那儿一坐,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念过书,还找文质彬彬呢。

哎!

阿昕也真是,形容得他还以为是那种鹤立鸡群出类拔萃、一眼就能瞧到的呢。

早知道这么不好找,当时就该让阿昕告诉他那方思黎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高还是矮、胖还是瘦、脸上哪哪有没有一两颗痣的那种。

要他闭着眼凭感觉去找人,那真是哔了狗了,还是别找了吧。

估计墨离站在他面前,他都找不着。

纪宁气馁的叹了口气,不死心的再扫了一眼那三十二张脸,最后惊觉原来自己不止路痴,还有点脸盲。

纪凰的思绪从开口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就被拉了回来,自然注意到了纪宁的小动作。

正当她准备给自家哥哥提示一下的时候,旁边桌上丢过来一个小纸团,精准的砸她脑门上。

亲眼瞧着太女殿下写了个小纸条揉成纸团丢给邪王殿下的一众官员默默低头,内心想着:非考生,不算作弊吧?

算了,就算是作弊,这二位的身份她们也不敢哔哔啊!

一众官员内心欲哭无泪,一边暗暗唾弃这该死的皇亲贵胄等级压制,一边默默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只当没看到这一幕。

而坐在沐梓泫旁边的容太师,面上稳如老狗,实际上内心:……我再放纵她们姐妹俩这最后一次。

殿内一众官员思绪万千,然而被纸团团精准砸中脑门的纪凰一脸茫然,狐疑的瞟了眼正襟危坐的沐梓泫,缓缓伸出手去把纸团打开——

「册上资料太少,关于方思黎你知道多少」

确定这纸团子真真正正就是沐梓泫砸来的之后,纪凰一脸的无语,正准备写点什么砸回去,结果发现她的桌上没笔。

看了眼其余考官桌上都摆着的笔墨,纪凰:……

她来当个监考官还被区别对待?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站在纪凰身后的纪宁和风鸣明明什么都没听到,但就是感觉他家妹妹(主子)应该是在磨牙。

最后,还是风鸣机智,悄悄的戳了戳纪凰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一支画眉的墨黛递给了她,小眼神里似乎还有点得意,甚至那动作还豪气的表达着——

主子你随便用!

用完了我再去领工钱给弑云买新哒!

纪凰转过身,呆滞一瞬之后嫌弃的瞥了她一眼,一把抓过墨黛,动作利落的转身写字去了,转身时心里还想着——

这个虎憨憨是不是欺负我家阿卿不画眉?

扣工钱!

往死里扣!

于是乎,压根不知道纪凰已经产生了扣工钱这种危险想法的风鸣,见纪凰拿走了她的墨黛,还在傻乎乎的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甚至开始思考一会儿要去再给弑云买什么色号的新眉黛。

而原本已经打算提醒纪凰笔墨在抽屉里的沐梓泫,看完纪凰和风鸣的互动之后,默默闭上了嘴。

她觉得,要是她现在说出这么句大实话,她家表妹肯定想打人。

于是乎,殿内不少考生偶尔抬个头活动筋骨时,就惊悚的发现她们西玖帝国的战神邪王,此刻正拿着男子画眉的东西在奋笔疾书。

这辣眼的一幕,让她们扼腕叹息一代战神竟然是个夫奴的同时,也因为发呆浪费了不少时间,最后急急忙忙继续低下头答题。

而纪凰,依旧拿着风鸣的墨黛写得自然。

甚至觉得这墨黛拿起来跟铅笔似的,还挺好用的嘞。

对,所以她要找个机会,先把铅笔和钢笔整出来,试销一段时间再说。

这么想着,纪凰手上的字也写得愈发顺手,唰唰刷就写满了这张小纸条,然后把纸条揉成团,精准的砸到了认真看考卷的沐梓泫脑门上。

沐梓泫:……

虽然好嫌弃这表妹,但纸条还是要看的。

「年节宫宴之后我下令分部去调查过,调查结果昨晚才递到我手上。

这信息册上的信息倒是不假,但这点信息少得可怜,简直跟没有似的,啥都看不出来好吧?

我从分部调过来的资料很多很杂,连方思黎家中那两个哥哥嫁到哪、妻家是什么人家都调出来了,一会儿派人送去东宫给你。

等你看过之后,想知道什么可以再来找我。要是嫌不够,我把她九族祖上十八代的信息都给你调出来。

其余的琐碎事你一会儿自己去看,我先跟你交个底,昕表哥可能真的是被迷晕了头。我查到的方思黎,跟昕表哥给哥哥描述的方思黎很不一样。

昕表哥说方思黎未婚,哥哥派人去粗略查过,确实未婚。但我查到的结果是,她虽然未婚,但有个未婚夫,是在中了会元之后定下的婚约。

当时她乡试会试连中两元,桔城不少人都说她是最有机会在殿试上大放光彩的考生。

连中两元,只要殿试再一举拿下状元,那就又是一个连中三元的新传奇了。虽然出身贫寒,但前途不可限量。

桔城城主就是看上了这一点,想着以方思黎的水平,怎么着也应该能考个前三甲回去,所以在她中了会元之后就和方家定了亲。

就算没中个状元,只要在前三甲里面,她们城主府再出点钱给她打点一下,在朝中混个五品以上官职不是问题。

而方家那边,一听城主府的二公子甘愿自降身份和他们家的女儿定亲,方家二老想也不想就立马答应了。

这事儿本来应该是挺轰动的,但桔城城主担心方思黎殿试失利,虽然定了亲,但是却把这事压了下来,严禁外传。

这城主的如意算盘倒是拨得噼啪响,要是方思黎中了,就是她们家的乘龙官媳。要是方思黎没中,一个农家女,回了桔城还不是任由她们揉搓,毁个婚约算什么?

不过不管怎么说,桔城城主虽然心思用尽,但没有方家的配合也是徒劳。

算算日子,定亲的那个时候,方思黎还没有动身来帝都,定亲这事她应该是知道的才对。

身有婚约还不对昕表哥言明,甚至还和昕表哥纠缠不清,且不论之后她到底会不会履行婚约,就看她现今这做派,我就真的不看好。」

沐梓泫看到这儿,一双温和的眼眸已经笼上了一层薄冰,匆匆扫完剩下几行字,然后提笔给纪凰回道——

「你不必派人把东西送去东宫了,殿试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随你去邪王府蹭顿晚饭。」

同类热门
  • 医女有药奸臣何弃疗医女有药奸臣何弃疗夏寐|古言医生夏瑾意外穿越,霉神附体。第一日,父亲身亡;第二日皇旨抄家;第三日,沦为风尘之女;第四日,妖孽权臣少爷光临。原本以为的救赎成为噩梦,万恶的奴婢生涯即将开始。一波波阴谋棋局将她卷入其中,每日生活在风口浪尖,万般挣扎不得脱身。我擦!!看她一个孤零零的穿越女,长得柔柔弱弱好欺负是不是?老娘手拿刀子削你信不信?新世纪强悍女性可不是说着玩的!且看她如何救人害人两不误,一边在古代开刀、当法医、解瘟疫、帮接生;一边揭穿陷害、诓他人感情,逼死情敌,害死奸妃,布局夺嫡,搞乱天下棋局……(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时空穿梭之舒未成相神亦穿时空穿梭之舒未成相神亦穿妤冰昕|古言传闻,越往北的方向,流星雨越多,在流星下许愿,愿望容成真。 她的诞生,眉间有金龙胎记,胎记非常小,但足以明显,肩膀上有三片桃花的花瓣淡粉色胎记,胸前有个星星胎记身份及其特殊,视为最尊贵之者。 众人皆知,她为皇家嫡女,出生如此顺利,金龙在天上鸣叫,声音清脆响亮,当金龙抬头时,代表她眉间会有这个胎记的出现。 十大家族与天神结合所有能量才能护住这个金龙,她才能平安诞生! 她的诞生组织了一切即将要发生的灾难,百姓才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她的命运是最苦的,她也是最朴素的,却并不是那样,她是最尊贵的! 她的命运如此非凡。 她拯救了十大家族,也寻找到爱情。 正剧记载: “这灯谜,猜对了可获得一枝桃花。” “桃花犯,桃花烂,桃花不是爱桃乱。” “一定,一定要守护。” “不,她不会死。” “将军,我们的人不行了。” “我来救援。” “不,我爱的人是你,不是她!” “为何你要这样。” “只为了你……” 【此书名为:天使与恶魔爱恋,若有抄习,独为原创。】
  • 宠后养成史宠后养成史九斛珠|古言上辈子误嫁渣男,惨死冷宫,这辈子琳琅立誓斩断他的皇帝梦,享受美好人生。年纪大了越长越漂亮,她的脸蛋总招人觊觎,打小相识的徐朗下手快,早早就把她娶回去宠着。琳琅对夫君很满意,原想止步于将军夫人,谁知再度入主皇宫。这……是夫君太给力,还是说她命定为后?
  • 清衫已墨染清衫已墨染一缕红衣|古言风卷云舒,若爱而不得何不从此相忘江湖,她只记得,那个温和的男子从来不曾爱过她,只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 绝世之恋之狐恋唐王绝世之恋之狐恋唐王巅峰龙战|古言架空了隋灭唐立的导火索,颠覆了玄武之变的真相,皆因一个天仙般的女子
  • 古陆奇缘古陆奇缘夜羽千雪.CS|古言今生,有太多未能实现的遗憾与梦想。离别时甚至未能与深爱的他告别,虞雪只盼望:来生,能够圆了今生未了的爱、继上今生未尽的缘。未知来生相见否,陌上却逢再少年。这是多少人的梦想,也是虞雪深藏在心底的愿望。重生之后,她这吴国小公主羽千雪,是否能够在这名曰古陆的大地上实现心愿?听过百年哀歌,耗尽千年的守候。穿越之后又几度生死的羽千雪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既然,这现实的世界存不住美好,容不下我对你的爱。那么,我就去梦中的世界等着你好了。到那时,请记住,一定要紧紧牵住我的手,再也不要松开、再也别让我独自离开了。
  • 公主千岁:拐个王爷来暖床公主千岁:拐个王爷来暖床叼奶瓶的猫|古言他是手握兵权百姓奉信的战神,战无不胜但生性凉薄。她是穿越而来的公主,无才无德且生性无良。当战神与公主遇上了,又将是一场怎样的对决呢?场景一:“你夺走了本王二十年的清白身子,难道不应该负责吗?”某男微眯眼眸带着一丝不悦。“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的,我拒绝负责。”“那本王吃点亏,对你负责好了。”某男凑近某女耳际无赖的说道。场景二:“北辰轩你干嘛摸我屁股?”某女脸色酡红的娇嗔着。“因为为夫想你了,敢不敢应战?”“战就战,who怕who?”于是乎开展了三天三夜的大战……最后某女软趴趴的忍着怒气在床上任由着某男的咸猪手摸来摸去。“北辰轩!老娘跟你没完!”
  • 浴血归来I逆天算世浴血归来I逆天算世月倚|古言告诉我,在你生命中,是否有个人,为救你,宁受千年轮回之痛,宁算计天下,只为你。 毅或是,他明知你在骗他,连自己也骗去,却无怨无悔的付出。 她只是个公主,不过一个赌约,不惜算计他和天下,轮回千年,只为在九十九世救下他。 他是尊贵的黑暗尊主,手握杀伐之权;却只因她那时的一句话,就算被她算计,也要为她付出,只为等着她把真相叙说。 “何时能把原因告诉我?”他如此聪明,岂会不知事情的真相,不过只想听她亲口说出。 “真相总会大白,只是我说了,你我还能如从前一般吗?”她缓缓说道。
  • 天才魔女桃花多天才魔女桃花多千羽彩霞|古言“娘亲,那是爹爹啊,为什么我们要跑?”一只毛茸茸的小狼屁颠屁颠的跟在女子身后说道。“我知道,”女子低眉,随手拉下一边的柳枝折了一根丢给了小狼,”拿去给他,就当是昨晚的报酬。”一个小男孩将手中的柳枝塞到男子的手中,“娘亲说,她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这个就算是信物了,她会回来找你的。”说完男孩灰溜溜的跑了。男子紧紧的捏着柳枝,目光狠厉的看着远方,“女人,你以为你跑的掉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女主凶残女主凶残请叫我山大王|古言宋卿死于2014年4月5日清明节。穿越重生于天纪晋元一千三百二十四年。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娇女变成一个杀人犹如切菜的凶悍小姑娘,宋卿表示压力很大。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却是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深宫之中,所有的杀机都隐在暗处,而她,要为“懦弱无能”的齐国太子铺平一条通向皇帝宝座的青云道。--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