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4章 章五十四:宇文碑林——渡河

萧临颤颤巍巍的站着,左手以不见踪影,右手持着一把青色长剑,插在地上,身上满是鲜血,刀痕不少,而在他面前,林震峰千疮百孔的尸首跪倒着。

“靠,终于通过了!”萧临直接躺倒在地,身体的疲倦已经压过身体的疼痛了,算上这次已经是他第4次对决林震峰了。

下一秒,萧临再次从那地上站起来,无比熟悉的环境。

“这怎么回事啊!!!

我明明赢的啊!!!

猫蛇!“

萧临有试过朝其他方向走,想要避开战斗,却怎么走都是走到那。现在萧临的心多多少少变得急躁,一直在循环着,现在唯一的离开线索断掉了,下一步也不知道怎么走,而且后面还有人在追杀他,更让萧临担心的是,这个秘阵时间是如何计算的。

“猫蛇,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我不是打过了吗?“萧临询问道,心中的急躁收缓些许。

“古帝就是古帝,果然与众不同,小子,你想想宇文古帝的生平。”猫蛇胸有成竹说道。

萧临边想边说:“想什么啊,不就是成帝以前未尝一胜......

靠!不会是让我打输吧。可我输了三次了。“

“你那是输?你分明是死了三次。”

萧临无语反驳,细想下,的确有几分道理。线索又续上了,萧临心情也好了许多,便急不可耐的要去尝试。

“对了,你什么时候想到的?”

“你第4次战斗的时候。”

“你不早说!”

“见你剑法长进飞快,想到的时候又是当赢之局,况且我一直想看你被虐,期待那小子能翻盘宰了你。”

......

萧临天赋之高,经过短短几次的战斗,已经熟悉自己力量,凭借着青色长剑,与林震峰不相上下。

至于那把青色长剑,是萧临第三次进入时,无意间从身上摸出一枚青色拓戒,里面就一把青色长剑,别无他物。

当萧临以剑御敌时,长剑泛起温玉般光芒,洁净剑身布满古纹,脑海中一个青色小人挥动长剑,一动一静,一进一退,无名剑法,暗藏锋芒。

经过两次战斗,这剑法萧临也是略知一二,深知若能大成,必定是一手夺命杀招。

不过......

“有这剑法又如何,又不能一剑杀了这货,赢我知道,输我是不知怎么输!”

“淡定,淡定。”猫蛇懒洋洋道。

“定个屁,这货招招想要我命,认输又不现实,谁能淡定啊!”说完,萧临再次巧用剑招,逼退林震峰。

让萧临松口气的是,这林震峰也不是一直莽着上来拼招,该躲的时候也会躲。

“淡定,淡定。”猫蛇耸耸身子。

萧临见猫蛇不搭理自己,也只好嘀咕两声,专心对敌,思考如何才能打输。

林震峰收步扎马步,左手抵刀,继而右手暴发灵劲一砍,巨大的刀气直逼萧临,宛如锋齿流涎的巨豹,凶残迅猛。

和林震峰比身法,萧临的速度稍胜一筹,和刀气比速度,萧临只能等被刀气侵体,分得稀碎稀碎的。

萧临虽然很大把握击杀林震峰,但是并不代表着林震峰就杀不了他,况且萧临原本的防御招式无法作用,以力打力可不如林震峰。

眼见刀气越来越近,林震峰也已经做好准备拦截萧临,只要萧临敢躲开刀气,他就能砍中萧临。萧临只能以力挡力,他先徒劳做功,一脚踏入面前的土地,震起一大块厚实的土,再横剑身前,全身灵气迸发。

刀气围绕着破开的灵气,那厚实土块被这灵气给切割开,刀气没有损失半点威力。

“嘭~”

铮铮!

铮铮!

铮铮!

气流碰撞爆发的响声,迅速被金属相交声掩盖。

萧临以剑抵挡住了刀气,未让其再靠近半点,但整个人,不,或者说,土地无法抵挡得了刀气前进的力量。

萧临被动的飞速倒退,身后不远处是百丈山壁,林震峰紧追不舍,若不能在碰到山壁时处理掉刀气,那萧临的结果只有两个。

一:撞上山壁,巨大的冲击力加上萧临只有三分之一的灵力,刀气无法阻挡,身体四分五裂,就算挨了刀气不死,后面还有个林震峰。

二:强行半途脱身,身被刀气砍中,再面临林震峰的补刀。

情况紧急,萧临却很冷静,反正对于他来说,死了再来就好。

“若是让我打输,肯定是有其他物品帮助我,可我寻遍全身,还脱光光找了一遍,除了那拓戒和这长剑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应该不至于在这片树林的某个地方吧?

长剑?”萧临想道。

萧临目光看向长剑,至于林震峰只从倒飞开始,就没太注意他,若是林震峰有能追上刀气的速度,萧临早被近身砍死了。

那长剑看上去仿佛置身事外,凶猛刀气想要侵入这长剑,这看上去就像被铁链扯住的狗子,大声吠叫在自己面前十几厘米的平静猫咪,狗子想咬猫咪,猫咪根本不怕,甚至还晃动猫尾,非常悠闲。

念此,萧临就觉得这长剑不是给自己一套剑法那么简单。

于是,萧临也用灵力攻击长剑。

至此,长剑在两股力量夹击下,长剑上的古纹纷纷脱离,绽放红日光芒,长剑瞬间变成凡间铁器,在两股力量下,渣都不剩。

古纹收回红光,萧临眼前一黑,下一刻,视线才恢复。

还是那个遇见林震峰的林子,只不过,这次他是旁观者的视角。

一名相貌青涩的灰衣少年从一旁的树上跳下来,步步靠近。

“这就是倒霉古帝?”萧临说道,虽然处于旁观者视角,无法行动,但是可以和猫蛇交流。

“小朋友,放尊重点,这是少年宇文古帝,你可是身在古帝碑林里。”

萧临语塞,不敢再说宇文古帝半句。

“死猫,叫谁小朋友?”

“小朋友!小朋友!小朋友!”

“死猫!死猫!死猫!”

......

看回宇文东成,此刻的他,完全占据下风,但凭借身法,一时半会林震峰还杀不了他。

宇文东成侧步一闪,躲过刀气,接着一击脚踢裂地面,泥土飞扬,身影被完全概括,一道剑气从中射出。

林震峰停步,举刀轻松挡开。

宇文东成并没有选择逃开,而是冲向林震峰,手中长剑疾如电,刹那间,铺天盖地的青色长剑刺向林震峰。

再看林震峰,脸色一如往常,原地扎起马步,双手握着大刀,朝着那剑网用力一劈。

巨大的刀气和密集的剑气相碰,刀气轻轻松松破开剑网,在远处的山崖峭壁留下刀痕,林震峰的以力破力,宇文东成难破之。

宇文东成眼见自己最强一招被轻松破解,心中虽然很想杀了林震峰,眼下却无能为力,只能避其锋芒,转身远走。

想法非常好,御敌不如之,先避之。

可林震峰杀心不减,只见其摆好架势,砍出先前追得萧临屁滚尿流的惊人刀气。

“喂喂喂,你说书啊,踩一捧一?

这你都要舔,你要不是猫的模样,字里行间,我还以为你是条狗呢!”萧临鄙夷的看着猫蛇,不满道。

就在萧临与猫蛇口舌之争时,宇文东成用剑来抵挡刀气,很快长剑渣都不剩,宇文东成被红色古纹包裹,消失不见。

宇文古帝消失的同时,萧临也恢复正常,回到了死气沉沉的碑林中。

“这算是过关了吧。”萧临说道。

“话那么多,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猫蛇嘲讽道。

......

萧临朝着上次跑的方向走去,与上次走的路程一样,这次就没有进去了。

“嘿......”萧临还没说完,猫蛇出言:“嘿你个头啊,你现在是被追杀,别嘿得太早了。”

萧临啧了一声,施展身法往前跑去。

前行半日光阴,萧临来到一条大河边,停下了脚步。

大河并无异常,流速也是正常,只是碑林里环境都是低沉昏暗,大河看上去有点诡异,当一两只小鱼跃出河面,那点诡异的感觉就荡然无存了。

真正让萧临停下步伐的是,大河对面淡雾笼罩,隐隐约约中可以看见灯火,人的影子,还有小渔船排靠岸边,看上去宛如寻常凡间。

“碑林还有人间坊市?”萧临问道。

“不......等等,有人来了。”猫蛇话音刚落,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

“少爷是要渡河吗?”

萧临寻声望去,一条小舟驶近他,靠在岸边,舟上只有一个穿着红色肚兜的小孩,扎着冲天辫,肥嘟嘟的小脸乐呵呵。

小孩将比他腿还粗的长篙插入水中,稳定小舟,河边水浅,小孩却将长篙插入过半。

“我又没说要渡河。”萧临说道。

“难不成少爷要去生死瀑布?”小孩疑惑道,说完看向他驶来的方向,凭萧临的视力也只能看见七八百米,剩下的只能看个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萧临询问猫蛇却不得解,便收回目光,哈哈笑道:“聪明,本少爷正是要渡河。”

小孩又喜上眉梢,开心请萧临上舟。

萧临上了舟,收拾衣服坐下道:“小朋友,你可知道关于生死瀑布的事情吗?”

“小朋友?”小孩流畅的使用长篙,听萧临的问题,疑惑小朋友的意思。

“就是小友的意思。”萧临马上解惑。

小孩听明白后,笑呵呵道:“少爷一定是来自大城,爷爷和我说过,大城里的人,从小就读书,上知天文地理下晓五行术学,脑子聪明的很,所以大城里的人都很受我们明沙镇的喜欢。

大城少爷,我听我长辈们的说,这三十里远的生死瀑布可以让人脱离生死,超脱于自然。

不过我有去过那里看看,就一瀑布,最特别的地方也就是万丈的高度,我相信从瀑布上下去一定可以脱离生,死应该是不可能的了。”

萧临笑着附和道,从小孩口中得知一些线索。

行至河中央,明沙镇的码头也能看清不少,不过萧临没有多看,而是和小孩聊天。

萧临将自己塑造成来明沙镇的商人,编造一些信息来回答小孩或引小孩透露信息。

“失策了,你看我,唉,我怎么这么笨!”萧临拍下大腿,苦恼道。

小孩流畅的使用长篙,频率一直没变,小孩看起来很轻松得手,他疑惑看着萧临,问:“怎么啦?大城少爷。”

“和你聊了这么久,都没问过小友的名字,你说我笨不笨!”萧临说道。

小孩恢复笑容,一边撑篙一边摇头道:“没有这回事。

我叫明泊,这个名字是我祖宗传下来的,我爷爷,爹爹都叫这个名字,现在传到我这里了。”

萧临若有所思,这小孩从出现开始全身上下透露着危险信息。

“你这么小就出来赚钱了吗?也太懂事了吧。”萧临问。

小孩从开始撑船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对岸,现在僵硬的转动脑袋盯着萧临,眨也不眨,黑瞳孔在慢慢侵占眼白,模样十分诡异,稚嫩的声音慢慢变得深沉:“大城的少爷,听我爷爷和爹爹说,聪明人的脑子都是非常美味的,我的祖宗曾经吃过一个,却因为太激动死掉了,临死前一直在喊天上珍肴。

今天能够遇见聪明的大城少爷,不如您别去和镇长谈生意了,他是个坏人,会杀了你的。

反正你怎样都是死,不如满足我的愿望吧,求求你了,船底的长辈也很想吃。”

小孩说完,身体在明明变大,冲天辫的绳子很快被撑开,头发散乱,眼睛泛着血光,嘴里口水不停往外冒,身体越来越瘦,变得干枯。

萧临警惕着明泊,往舟边一瞧,水里密密麻麻干枯的尸体贴在一起,最里面的尸体贴着舟的底部,萧临看它们的时候,它们全都睁开眼睛,星星点点的血色,场面直让人心里发毛。

萧临见此场景,立马站起来,灵气爆发,一边尝试交谈,一边警惕的看着明泊,但后者根本没有回应。

明泊虽然变化很大,但浑身上下一点灵气都没有,萧临询问猫蛇,猫蛇也察觉不出什么。

“给我吃!

给我吃吧!”明泊盯着萧临,身体前倾,不停大喊,但双手一直握着长篙,半点不能离开。

簌簌声在河面吵起来,只见不胜其数的布条状生物飞快游近木舟,浑浊的河水,掩藏了它们的面貌。

它们来到舟边,疯狂的分食舟下的尸体。

“嘶~”

一条不明生物冲出水面,咬向萧临。

萧临眼疾手快,一指便击穿它的头颅,那生物的模样也得以看清。

头瘪且小,无目,嘴巴八条触角,往外翻,银齿尖牙虽不长,但是密密麻麻毫无规律,身体就如一条长布条,薄而有韧性。

不等萧临再多观察,这些生物开始攻击萧临,接二连三的冲出水面,长开嘴要咬萧临。

俗语有道:双拳难敌四手。况且萧临现在不只敌四手。

萧临已经开始用噬炎来抵挡古怪生物的攻击,就算他速度快,也不能同时击杀数十条古怪的生物,而且他还要分心警惕明泊。

“嘶,怎么这么疼,这些生物怎么回事,直接穿过我天罡罩气。”萧临说道。

刚刚一条生物攻击的地方正是萧临的破绽,一口咬在萧临脚上,要不是萧临回防及时,恐怕脚已经被吃的七七八八了,现在只是咬下一口肉,鞋子已经不能要了。

“这种生物可能比我还要老。”猫蛇冷不丁道。

“那你有什么办法没?”

“没有。”

......

过了一会儿,萧临开始拿出当初在深月森林找到的琢魂境妖兽的大腿骨来挥打,一时间竟然显有成效,古怪生物根本无法靠近萧临。

明泊还是那个样子,嘴里不停喊着要吃萧临,只不过他撑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这对萧临来说算是个好消息。

一两分钟后,距离对岸也只剩数百米,萧临呼一口气。

原来萧临手中的大腿骨已经被啃咬的破破烂烂,还小了一圈。那些生物见无法靠近萧临,马上连大腿骨一起攻击,让萧临苦恼且肉疼,这大腿骨可是炼器的好材料!

就剩五十多米的时候,那些生物慢慢不见踪影,萧临也收起了大腿骨,用噬炎对付剩下零散的古怪生物。

正当萧临准备飞上岸的时候,明泊的头突然扯断,嘴巴张的角度已经属于非人类的级别,牙齿已经脱落的七七八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萧临。

萧临寒毛竖起,神经瞬间紧绷,连忙唤出玄寒甲,还有天罡罩气,再一记火铳拳打向明泊的脑袋。

“嘭!”

萧临整个人被撞飞,砸到一处船仓中,吸引了许多的路人围观。

再看明泊的脑袋,停在了岸边的上空,正在变成细小颗粒飞入河里。

明泊的木舟,慢慢的驶回去,明泊的身体散成一堆,突然一个五岁大的小孩从尸堆里爬出来,小胖手从尸堆里扯出一块红色布穿上,正是之前的肚兜。

小明泊将尸堆丢进河水中,从河底浮上一具尸体,慢慢靠近那些尸体,然后紧贴一起。

小明泊看了看萧临所在的方向,就拿起长篙,慢慢的随木舟消失在薄雾里。

同类热门
  • 灵武天星灵武天星TIFE|玄幻本应是富甲一方的商家下任家主,可却被奸人所害,落得家败,在机缘巧合下踏入灵武的世界,从此遨游在这奇异的世界中。炼灵术,学灵武。报家仇,降魔妖,看少年如何在这风起云涌的世界中一步步成为一名旷世灵武感谢腾讯文学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化龙榜化龙榜步锻庚|玄幻天外之城,孤悬世外浪子剑心,遗世逍遥多情剑客,无情大道渭城有鱼,风云化龙
  • 天黎尘封录之焚天传天黎尘封录之焚天传夜岚尘星|玄幻千年之债终将报;踏上巅峰震宵小;邪魔之战震天地;为谁落泪为谁殇!
  • 藏剑吟藏剑吟煮酒当歌|玄幻某之剑,藏锋于鞘,剑出即杀人!某之剑,锋芒万丈,入鞘则轻吟。我自横剑,敌者皆杀!欺我者,杀!辱我者,杀!谤我者,杀!欺我辱我谤我诽我惑我阻我之路者杀!杀!杀!
  • 半妖魅影半妖魅影无敌雪饼|玄幻将影子吸入体内,炼化修行,这就是影魂大陆。影魂有他的属性,金、木、水、火、土、风、雷电,更有意想不到的兵器影魂、兽类影魂、各式各样的影魂属性千千万万。展飞,拥有金属性影魂,却被树妖附体,得到了妖影和妖核,瘟疫中逃生的他,一心让所有人没有生老病死,为此一心寻找传说中的七星灯。一个拥有影魂、妖影、妖核的半妖,拼劲一切寻得散落各地的七星神灯,直至最后踏上巅峰。半妖:“你在骂我?”坏人甲:“骂的就是你!”半妖:“你xx贵姓……”半妖:“哇,美女!”美女甲:“废话!”半妖:“脸是脸,胸是胸,前凸后翘脸蛋妙,祝你死翘翘。”美女乙:“哇,帅哥!”半妖面色一沉,“啪”|一巴掌下去:“废话。等等,靠,手好疼,这钢板真硬!”
  • 战世永恒战世永恒至尊亡命徒|玄幻地球另一个古老的名称——战世星。战世星万年一开,万族争霸,只为争夺进入天界的一线机遇。九种古老的力量汇聚,战世即乱世,乱世人命贱如蝼蚁,强者屹立世界之巅。朱九,异能的传承者,不为天下风云动,只为不甘糊涂死。
  • 龙藏异界龙藏异界莫才|玄幻空中没有一点风,头顶上一轮烈日。天气闷热得要命,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年轻的男女们此时正在狂欢。
  • 黑色星君黑色星君非道|玄幻天上的白虎星君私自下凡,在纽约黑道一手建立自己的帝国,吸血鬼,狼人,道士,各个族群的败类都汇集在一起,为自己的梦想努力,并最终割据一方,走上了和东方天庭,西方教廷的鼎立之路。<br>黑道,神仙,妖怪,心计,阳谋阴谋,几种貌似毫无关系的东西却又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等待着你和曾经的白虎星君去走下去。新建群号码:32738882,有朋友愿意加入的吗?
  • 斗纹师斗纹师小鸡嘬米|玄幻我欲问鼎天下,试问谁与争锋。少年洛尘因家族纷争身陷奴隶场,父亲生死不明,仇人却如日中天。命运之轮就此转动,是逆来顺受,苟延残喘。还是以眼还眼,问鼎天下。四域之中我为主,万物之上我即天。
  • 逆魔生逆魔生奈何三千|玄幻你问我何为正?何为魔?心善当为正,心恶既为魔吗?那为何世间正道有却如此多的魔,在行着所谓的天道,屠戮苍生!一代魔主手握三尺青,在须弥山山下以血立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今日我便一人一剑,屠了这正道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