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5章 烤栗子

柳夷光诧异地看了一眼那扇被祁曜不轻不重关上的门,又将注意力调转到曹二娘子这边。

“公子,你走吧。”

柳夷光意外地看着她,若有所思。

看来这个曹二娘子,是与自己不一样的人呢。

“嗯,你好生休息,慧仁禅师会送你回去。”

柳夷光扶她躺下,对慧仁禅师行了一个拱手礼,“还要劳烦主持送这位小姑娘回家。”

慧仁禅师还了一个佛礼,“柳施主放心。”

原本这就是寺中之事,他本就义不容辞,而且,他现在也着实恼怒,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把灵峰寺当做埋骨地,是当真不怕报应么?

天色已晚,今日势必要在寺中过夜。

山中夜寒凉,月宫星河都比平常更寂寥。

她拢了拢衣裳,又去借了厨房,做了一锅小米粥并几样开胃的小菜,命人送给了曹二娘子。

回到祁曜处,立刻围到了炭盆边上,暖了暖手。祁曜见状,拿起茶炉上煮着的茶,倒了一杯,送到了她的手上。

见此场景,祁岩有些不适应,冰山一旦融化,便成了春水。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柳夷光道:“英雄救美?”

柳夷光累得很,懒得同他争辩,敷衍地嗯了一声。

“你这运气也忒好,去采个栗子,都能捡个美人回来。”祁岩拿眼风扫祁曜,暗笑不已。

柳夷光从口袋里抓了两颗栗子,扔到炭盆中,炭盆中燃气了一缕青烟,很快消散了,烟火的味道,总能让人安心。

“武阳郡守的继室夫人心还真狠。”柳夷光拿火钩子拨着炭灰将栗子埋起来,“一个小丫头吃用能有多少,怎么就容不下呢?”

祁岩嗤笑一声,眼神逐渐冰冷。遇到毒妇,小姑娘餐风饮露也是无用的。

“曹一德这位继室夫人乃妾室扶正,手段可不一般。你救得了她这时,始终救不了她的命。”祁岩漫不经心地说道。

柳夷光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佛祖,没那么多慈悲。”

被她一呛,祁岩白了她一眼。

烤栗子开始散发着迷人的香味,她使劲吸了吸鼻子,任由香味串到肺中。

“大夏律令不是禁止妾室扶正的么?”柳夷光幽幽问道。

祁岩眼睛一亮,溢满八卦神采,“这个女人可不一般,她能扶正,还是曹一德先夫人曹孟氏仙逝前主动提出来的。”

听起来匪夷所思,柳夷光竖起了耳朵,听祁岩娓娓道来。

曹孟氏出身繁水孟氏。提起繁水孟氏,只让人联想到两个字——有钱!大夏朝豪商巨贾之家,族中子弟皆以经商为傲,不曾有入朝为官之士,仅靠姻亲关系在朝中也能说上话。曹孟氏不过是繁水孟氏旁系嫡女,也能嫁给一方郡守,由此可见繁水孟氏不是一般商户人家。

而曹一德的这位继室夫人曹陈氏乃其表妹,繁水县令之女,官宦之后,与他又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势”与“情”曹一德都割舍不得,曹陈氏“深明大义”,自甘为妾。之后,对待嫡夫人曹孟氏敬爱有加,以至于在曹孟氏病危之时,奉血为引,割了手腕,放了三大碗血。此情不曾感天动地,却感动了曹孟氏。

柳夷光听了,眉头一挑。冷笑一声,懒洋洋道:“真是可歌可泣啊。”

“谁说不是。”祁岩的声音也冷冷的。

厢房中飘着熟栗子的馨香,柳夷光用火钩将栗子拨出来,栗子的外皮黢黑,她拿出棉巾包着,在地上摔打了两下,打开棉巾,黄澄澄的栗球已经滚了出来。

她又用干净的棉布包了,一整颗放入嘴里,呼哧呼哧地吃了。

祁岩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过是个烤栗子,又不是不曾吃过,怎的,看她吃着,便觉得是无上美味。

“味道极好,还有一颗,你们吃么?”

祁曜率先伸出了手。

柳夷光将栗球包好,吹了吹才放到他的掌心。“小心烫。”

祁岩脸色讪讪的,却也没说什么。

她又抓了几颗扔到火盆中。一边烤一边自言自语:“栗子不宜多食,再吃一粒便罢了。”

默了默,她漫不经心道:“我曾看到《夏律疏议》中提到,以妾及客女为妻,徒一年半。仆杀主,剐刑。”

“不错。”祁曜语气中有赞赏。

她便又笑道:“杀人偿命,此乃公道。”她仰着小脸,目光灼灼地看着祁曜,“殿下,助人为乐,咱们帮帮她吧。”

“你倒生了一副好心肠。”祁曜不自在地将视线移开,低声道:“如你所愿。”

如此,便需在武阳郡多待上几日。

翌日,是个好天气。

她提前到了厨房,做了丰盛的早餐。豆浆和豆腐脑,油条和煎饼。

比不得往日早膳丰盛,却也别具风味。祁曜觉得这样的早膳很不错。

祁曜和祁岩都觉得不错,她这才让人送了些到三位禅师处,还特意说了,这些都是禅食。

只不过,柳夷光没有想到,不过借用了三次厨房,她在寺中的名声就传了出来,尤其是将她做的栗香黑米糕传得神乎其神。

慧仁禅师不过赞了一句:这栗香黑米糕看着有佛性,也不知怎么传的,竟有人说,吃了灵峰寺的栗香黑米糕有消除百病延年益寿之效。

常星将话传给她听,这样的传言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用罢早膳,祁曜如平常一样,给她布置了功课。

“殿下,咱们今日不下山?”

祁曜不解:“为何要下山?”

“殿下,我是这么想的,咱们可以先送曹二娘子回家,然后顺势查一查曹陈氏。”她说得极认真,绝不是玩笑。

祁曜叹息一声,拿扇子在她头上轻轻一敲。

“你倒是不怕被曹氏讹上。”

也不知他说的曹氏是曹一德还是曹二娘子。

柳夷光哑然。乖巧问道:“那我们是要在这里守株待兔?”

“今日慧仁禅师会送曹二娘子回繁水。”

她仍皱着眉:“也不知道孟氏会不会管这事儿。”

“会。”祁曜淡淡回了一个字。

没有想到会得到他的回复,她有点意外,不过他都这么肯定了,想必孟氏当真不会袖手旁观。

乖乖走到案几边沉下心来做功课。

同类热门
  • 王者归来绝傲公主王者归来绝傲公主吴畏|古言她曾是先皇最疼爱的小公主,战场上消息传来却不知去向,同胞皇弟无奈替她瞒天过海。她女扮男装混军营,三年后边疆一位大将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又三年,曜王的军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是敌国的太子,邪魅的眼神是死神的呼唤,冷酷的话语无人反抗,厮杀的身姿是死神的镰刀。战场上无一败绩的他却接连多次被她戏弄,他发誓要她受尽百般酷刑方可出出尽心头气,在她失踪三年重新归来后……一次四国间交流,他当众以皇后之位求娶;而她双手作揖无所谓道,“皇兄,皇妹的王府还缺一个曜王妃……”
  • 穿越之郡主驾到穿越之郡主驾到君九夕|古言21世纪的古武一脉族长君陌九,因对感情超乎寻常的冷淡,被自己的亲妹妹将匕首刺入心脏。一朝重生异世,她定不再冷漠身旁之人,不再一心只知习武,定要逍遥一世,随心随意,快意人生。只是…………她的计划里有嫁人这一个环节吗?玄御离轻笑,“不管你的计划里有没有这个环节,你都是我的。”
  • 千络流苏千络流苏罗生门与喵|古言“是的,你没听错,我要嫁给墨千流。”上位者眉头一皱,又随即释然:“即便他可能会亲手了结你?”“是。你只需要负责下旨,至于他如何,是我苏络的造化。”“那朕,祝你美梦成真。”究竟是美梦一场,还是冥冥之中情缘已定。
  • 冷面将军的娇妻冷面将军的娇妻似水微蓝|古言这是一个狡猾的小狐狸女主VS腹黑将军的爱情故事。结局1对1。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跳坑。她,赵安然,外表贤良,端庄温厚,实则腹黑,狡诈如狐。酷爱扮猪吃老虎,是永定侯府的嫡出大小姐,本来与王府世子指腹为婚,却被府里的姨娘设计嫁给素有克妻之名的冷面将军。他,玉子恒,廉亲王府风流世子,因被侯府姨娘的误导,放弃了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才知道错过了本应该珍惜的缘分,却抵不过心底的情丝蔓延。失去了还能找得回来吗?他,萧启凡,被继母设计背上了克妻之名的冷面少年将军,只因那一眼,从此便失了心,动了情,甘愿为他的然儿撑起一片天空。其实他要的不多,有她的爱,此生足矣。他,独孤一剑,冷血刺客被安然救了之后,甘愿守护她一生一世。他,朱千二,玉泉山庄的少庄主,女主的蓝颜色知己。商业合作者。精彩抢先看:◆“小姐,宋姨娘竟然四处诋毁您的名誉,把您说得刁蛮任性不识好歹,二小姐的缺点全放到您身上,太可气了!”忠心的丫头春儿义愤填膺。“那又如何?”赵安然只是淡然浅笑,她只想潇洒恣意地活,旁人的流言蜚语,不过是耳旁轻风。不就是想抢指腹为婚的廉亲王世子吗?她还不稀罕呢,还没成婚府里小妾通房一大把,这样的风流世子,谁爱要谁要。庶妹想抢,赶紧打包带走……◆“然儿,只要你嫁给我,绝不收通房,不纳小妾,不抬平妻,明天我就请旨赐婚可否?”萧启凡紧张的望着面前的白衣女子。◆“然妹,为什么不告诉我当初救我的是你?明知道你二妹冒名顶替,你却……,我们可是从小指腹为婚的,难道一开始你就不想嫁给我!”◆“嘘,姐姐,别出声,我把独孤师傅给我的小青放到爹爹的抽屉里,谁让他不让我们和娘亲睡,让我的小青咬臭爹爹!”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包子,竟然没有发现他们的臭爹爹正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 许你一世缠绵许你一世缠绵顾玖月|古言她,一个现代女生,穿越到古国,成为青家才女。他,是六国霸主,只要他想,铁骑随时可以踏平任何一个国度。他想要驯服她,她始终不肯臣服于她。他以为他想要的是她屈膝臣服,可是当她锡身跪倒在他脚下时,他为何索然无味?她以为她最想要的是他的性命,可是当他口吐鲜血躺在他怀里,只问了一句“你为何回来”时,她为何泪如雨下?两个相同倔强的人,他们之间无关情爱,注定纠缠一世,不死不休,这样的他们能否相互携手一生?
  • 挽裳尘挽裳尘真青缘|古言她,大大咧咧,有勇无谋。因为他,穿越五世,铤而走险。他,处变不惊,为爱沉沦。因为她,脱胎换骨,誓不反悔。她与他,仍是擦肩而过,还是命中注定?
  • 贱皇上,快滚去找你的三千弱水贱皇上,快滚去找你的三千弱水不惧将来|古言高考结束那天穿越到已故逍遥老人的幻境里成了某人的一位解药,为了出去,失了身与心。脱了幻境,才发现所托非人。面对欺骗,毅然转身离去,才发现自己的身份原来是一个附庸小国的公主,要嫁给一个七十多岁的病皇帝。命运捉弄,迎亲的冷酷二皇子竟然就是幻境里那负心的人。经历了许多生死,越来越冷静的我脑里突然多了一个逍遥老人,外挂开启。再见,我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后,他是皇上,心以死,不再爱。依靠逍遥老人教授的毒术与医术,白雨心逐渐变得强大起来,建赌场,餐馆,妓院,金蝉脱壳带球离了宫,带着逍遥老人的遗嘱建立自己的势力揭开一场惊天阴谋。路上带着个孩子也挡不住桃花朵朵开。负心人生死相随,还可以再爱吗?
  • 暮歌辞暮歌辞下一站茶山|古言她,一张面具,一袭红衣,成了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一朝醒来,她的命运轨迹却已悄悄改变…… 他,一袭白衣,朗月清风,对所有人疏离,却将全部的温柔给了她…… 初次见面时,她说:“听闻瑜王相貌惊为天人,今日一见,果然。不过,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今日,你必命丧于此。” 再次见面时,她说:“我与瑜王素不相识,瑜王为何追着我不放。” 他站在树下,眼里都是她,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浮世万千,唯有你是我情之所钟。” 蓦然回首,倾尽一生的温柔与诗意,只为遇见你,守护你。 PS:这不是重生文哦。茶山保证,只要你敢入坑,茶山就敢虐你。(撒狗粮哦)
  • 腹黑邪王的废柴逆天五小姐不好惹腹黑邪王的废柴逆天五小姐不好惹雨中的栀子花|古言她,废材蓝家五小姐,被庶女害死,凤眸再一转,便是那个二十一世纪的杀手女王,醒来时,得知我与二皇子有约,前去打扰,吓得二皇子连忙退婚,得知脸上的红毒疹确是灵力的封印,封印灭,紫眸现,天下和.他是绝色妖娆的邪王,他和她相遇的那个时候,便注定在一起···
  • 逆宠妖孽小小姐:四海纵横逆宠妖孽小小姐:四海纵横浅泛舟|古言她是影门门主,被至亲所害至死,一朝穿越苏醒于黄沙漫天的大漠之中。从此,左手丹药,右手神器,纵横大陆,无人敢言,因为——“谁惹我就放神兽咬谁!”她和他相遇于时间乱流,由于相隔距离太远,相处时间太短,所以一团聚,就永不分离。众人皆说他将她宠上了天,没有节制;某帝黑脸:没看到后面还有一纵不要脸的男人吗!不宠点万一跑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