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素衣锦食

第125章 烤栗子

柳夷光诧异地看了一眼那扇被祁曜不轻不重关上的门,又将注意力调转到曹二娘子这边。

“公子,你走吧。”

柳夷光意外地看着她,若有所思。

看来这个曹二娘子,是与自己不一样的人呢。

“嗯,你好生休息,慧仁禅师会送你回去。”

柳夷光扶她躺下,对慧仁禅师行了一个拱手礼,“还要劳烦主持送这位小姑娘回家。”

慧仁禅师还了一个佛礼,“柳施主放心。”

原本这就是寺中之事,他本就义不容辞,而且,他现在也着实恼怒,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把灵峰寺当做埋骨地,是当真不怕报应么?

天色已晚,今日势必要在寺中过夜。

山中夜寒凉,月宫星河都比平常更寂寥。

她拢了拢衣裳,又去借了厨房,做了一锅小米粥并几样开胃的小菜,命人送给了曹二娘子。

回到祁曜处,立刻围到了炭盆边上,暖了暖手。祁曜见状,拿起茶炉上煮着的茶,倒了一杯,送到了她的手上。

见此场景,祁岩有些不适应,冰山一旦融化,便成了春水。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柳夷光道:“英雄救美?”

柳夷光累得很,懒得同他争辩,敷衍地嗯了一声。

“你这运气也忒好,去采个栗子,都能捡个美人回来。”祁岩拿眼风扫祁曜,暗笑不已。

柳夷光从口袋里抓了两颗栗子,扔到炭盆中,炭盆中燃气了一缕青烟,很快消散了,烟火的味道,总能让人安心。

“武阳郡守的继室夫人心还真狠。”柳夷光拿火钩子拨着炭灰将栗子埋起来,“一个小丫头吃用能有多少,怎么就容不下呢?”

祁岩嗤笑一声,眼神逐渐冰冷。遇到毒妇,小姑娘餐风饮露也是无用的。

“曹一德这位继室夫人乃妾室扶正,手段可不一般。你救得了她这时,始终救不了她的命。”祁岩漫不经心地说道。

柳夷光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佛祖,没那么多慈悲。”

被她一呛,祁岩白了她一眼。

烤栗子开始散发着迷人的香味,她使劲吸了吸鼻子,任由香味串到肺中。

“大夏律令不是禁止妾室扶正的么?”柳夷光幽幽问道。

祁岩眼睛一亮,溢满八卦神采,“这个女人可不一般,她能扶正,还是曹一德先夫人曹孟氏仙逝前主动提出来的。”

听起来匪夷所思,柳夷光竖起了耳朵,听祁岩娓娓道来。

曹孟氏出身繁水孟氏。提起繁水孟氏,只让人联想到两个字——有钱!大夏朝豪商巨贾之家,族中子弟皆以经商为傲,不曾有入朝为官之士,仅靠姻亲关系在朝中也能说上话。曹孟氏不过是繁水孟氏旁系嫡女,也能嫁给一方郡守,由此可见繁水孟氏不是一般商户人家。

而曹一德的这位继室夫人曹陈氏乃其表妹,繁水县令之女,官宦之后,与他又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势”与“情”曹一德都割舍不得,曹陈氏“深明大义”,自甘为妾。之后,对待嫡夫人曹孟氏敬爱有加,以至于在曹孟氏病危之时,奉血为引,割了手腕,放了三大碗血。此情不曾感天动地,却感动了曹孟氏。

柳夷光听了,眉头一挑。冷笑一声,懒洋洋道:“真是可歌可泣啊。”

“谁说不是。”祁岩的声音也冷冷的。

厢房中飘着熟栗子的馨香,柳夷光用火钩将栗子拨出来,栗子的外皮黢黑,她拿出棉巾包着,在地上摔打了两下,打开棉巾,黄澄澄的栗球已经滚了出来。

她又用干净的棉布包了,一整颗放入嘴里,呼哧呼哧地吃了。

祁岩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过是个烤栗子,又不是不曾吃过,怎的,看她吃着,便觉得是无上美味。

“味道极好,还有一颗,你们吃么?”

祁曜率先伸出了手。

柳夷光将栗球包好,吹了吹才放到他的掌心。“小心烫。”

祁岩脸色讪讪的,却也没说什么。

她又抓了几颗扔到火盆中。一边烤一边自言自语:“栗子不宜多食,再吃一粒便罢了。”

默了默,她漫不经心道:“我曾看到《夏律疏议》中提到,以妾及客女为妻,徒一年半。仆杀主,剐刑。”

“不错。”祁曜语气中有赞赏。

她便又笑道:“杀人偿命,此乃公道。”她仰着小脸,目光灼灼地看着祁曜,“殿下,助人为乐,咱们帮帮她吧。”

“你倒生了一副好心肠。”祁曜不自在地将视线移开,低声道:“如你所愿。”

如此,便需在武阳郡多待上几日。

翌日,是个好天气。

她提前到了厨房,做了丰盛的早餐。豆浆和豆腐脑,油条和煎饼。

比不得往日早膳丰盛,却也别具风味。祁曜觉得这样的早膳很不错。

祁曜和祁岩都觉得不错,她这才让人送了些到三位禅师处,还特意说了,这些都是禅食。

只不过,柳夷光没有想到,不过借用了三次厨房,她在寺中的名声就传了出来,尤其是将她做的栗香黑米糕传得神乎其神。

慧仁禅师不过赞了一句:这栗香黑米糕看着有佛性,也不知怎么传的,竟有人说,吃了灵峰寺的栗香黑米糕有消除百病延年益寿之效。

常星将话传给她听,这样的传言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用罢早膳,祁曜如平常一样,给她布置了功课。

“殿下,咱们今日不下山?”

祁曜不解:“为何要下山?”

“殿下,我是这么想的,咱们可以先送曹二娘子回家,然后顺势查一查曹陈氏。”她说得极认真,绝不是玩笑。

祁曜叹息一声,拿扇子在她头上轻轻一敲。

“你倒是不怕被曹氏讹上。”

也不知他说的曹氏是曹一德还是曹二娘子。

柳夷光哑然。乖巧问道:“那我们是要在这里守株待兔?”

“今日慧仁禅师会送曹二娘子回繁水。”

她仍皱着眉:“也不知道孟氏会不会管这事儿。”

“会。”祁曜淡淡回了一个字。

没有想到会得到他的回复,她有点意外,不过他都这么肯定了,想必孟氏当真不会袖手旁观。

乖乖走到案几边沉下心来做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