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穿越之魔武大帝

第866章 最后尊严

尽管剑修抢得先手、占据上风,但他面对的是赫赫有名的催命阎王,马虎不得。

“你是剑元修士?!”阎世达不认识这位剑修,穷尽脑细胞才想起多年前遇见到一位和该剑修装扮相同的修士。

没错!

偷袭阎世达的正是剑逸尘,他在和刘夺合击废掉剑逸彬后便销声匿迹,连刘夺往来三大陆搬救兵都没出现,实则他早已返回武源大陆隐藏起来,目标只有一个,害剑逸彬堕落的阎世达。

说起来同为三大陆的顶级尊修,剑逸尘比善刺杀的冷陌还要有韧性、更加执着。他认准了阎世达,别人都不找。没有机会便默默等待,也不去找刘夺寻求帮助。

人剑合一让剑逸尘能极好的隐藏自己不暴露。西武盟长期龟缩幽冥地府,他躲进西武城寻找机会西行。没想到刚到没多久,阎世达在废墟区大开杀戒,暴露身份,剑逸尘则在一旁守株待兔。

阎世达见剑逸尘并不答话,收拢心神,全力战斗,通过施展修罗战血渐渐扳回劣势,攻击猛烈起来。

剑逸尘稳住阵脚,跟刘夺的那一场战斗受益良多,使他懂得人外有人的道理,阎世达急于解决战斗、摆脱困境;那他偏拖慢攻防节奏,利用人剑合一加持剑法,敏锐捕捉战机,有机会就狠狠攻几下,其他时稳稳防御。

阎世达急躁起来,对面的防御滴水不漏,短时间很难攻破,收手不打?那是在痴人说梦,剑修正等这样的机会呢。

低吼一声,阎世达加大血脉之力的输出,刀法线路更加诡异刁钻,团团血雾扑向剑逸野。

实力上的或者说大陆修炼文明上的差距显现出来,阎世达疯狂起来那是真有两把刷子目前为止也只有刘夺的平衡之道能制衡得住。

剑逸尘开始节节败退,身上开始挂彩,战袍也频频被刀罡撕破,曾飘逸的剑修现狼狈不堪。

唰!

今儿个南部废墟甚是热闹,又一记刀罡袭来凑热闹。

阎世达惊叫着,回身迎击,以往都是他拿刀砍人,现在也尝到了被别人拿刀砍的滋味。

一剑一刀,发动起来都是那么悄无声息,新加入的刀修很多地方都和剑逸尘相似,最大的区别便在武器之上。

“你是谁?同你有何冤仇?”阎世达这次无论如何联想不到刀修的身份,只知他是一位外陆修士。

“本尊刀太一,我你不认识,刀明总知道吧。你们对他施加的毒辣招数我要从你身上讨回。”来者正是另一位忍辱负重的大陆魁首刀太一,他是羞于见刘夺,始终想通过斩杀西武盟的重要人物来感谢刘夺对刀明重获新生的帮助。

刀明是被阎世行兴坑害的,但刀太一拿帝修没有办法,实际上阎世达成了阎世兴的出气筒、替死鬼。

阎世达自是闹不清这其中的千丝万缕,也没有那个时间,刀太一的乱入使他的局势彻底陷入被动。

剑逸尘再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天外有天,刀太一的战力十分强悍,刷新其三观,而且同样身具器灵境,换言之刀太一的刀法有人刀合一的加持。

英雄惜英雄!

有如此通灵的境界加持,剑逸尘和刀太一无须热身准备,首次合作便亲密无间,刀剑合璧,阎世达疲于应付,待修罗战血热度一过,便是死期。

阎世达清楚目前的处境,什么肩负使命也顾不上了,活命要紧。疯狂反扑中频频丢出火禁卷轴,这是他从杨德处搜刮来的,本打算用做对付刘夺,现在不得不使用。

剑、刀二人再显默契,同时丢出水禁卷轴。这是刘夺在得知他们的打算后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赠予的,今天却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施展,此乃天道昭彰。

水禁卷轴虽然本身不具备杀伤力,但属性相克加之局面优势,用来吸引克制火禁卷轴再合适不过,而且刘夺的卷轴无论从做工上还是材料上都远胜于杨全的,阎世达此刻丢卷轴有自取其辱的意思。

看到对手扔出禁忌卷轴,阎世达心里明白了,这又是刘夺的一次圈套,为的就是引自己这样的西武盟大鱼上钩,自己想要活命必须玩命挣扎,不然等水禁卷轴的致幻效果发挥作用,他恐怕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

阎世达歇斯底里的狂吼着,修罗战血中融入了数量不菲的源力,大大提升了战力和续航能力,一时间刀剑二人编织的密不透风的攻击网出现漏洞。

刀太一继续丢冰禁卷轴,他和刘夺的矛盾没有剑逸尘和刘夺的深,化解的也快。他还陪同刀明一路向东到达夺镇,和东武盟修士的交往中还得到一些冰禁卷轴。

阎世达激发最大可能是逃跑,刀太一有了预判便提前做出部署。

果然阎世达感觉到冰禁卷轴的限制效果后连佯攻对手的虚招都不肯用了,激发精神力防御秘宝扛住水禁卷轴的影响,回身全力逃窜。

刀剑二人对视了一眼,追!

此地据幽冥地府山高水长,他们就不信阎世达能一路烧着源力逃命。若真如此,阎世达将彻底废掉,这样的结果也能接受。

二人想多了,阎世达别说回到幽冥地府,他现在连外围废墟过着都费劲,出西武城变成一种奢望。

也不知何时,也不知从哪,冒出不少各种族尊修,虽然高层次的不多,但展开元气能量也是道域,至少也能从正面跟阎世达杠一下。

杠的都是战尊,他们不惜用自身受伤来换拖慢一点点阎世达的速度;地面各处还分散着几名法尊,不受干扰的吟唱魔法,拼命轰击阎世达。

阎世达郁闷到无以复加,这些修士是如何出现的,对自己形成了围攻之势。

多行不义必自毙!

阎世达拿废墟区的修士撒气,眼都不眨一下的屠杀和掠夺时不曾想到还有一些见势不妙,纷纷逃走的尊修。他们当中很多跟死者有各种各样的远近关系。阎世达风头正劲时不能拿你怎么样,现在被揍得如此狼狈,就别怪我们痛打落水狗了。

尊修战争的汪洋大海吓倒了阎世达,这其中的攻击有很多目前不能给他造成严创伤,但内心的恐惧被迅速放大,干扰判断,影响跑路。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刀剑二人更加充满动力,他们本身速度也很快,紧紧咬住阎世达使后者在源力爆发出最强效能这段时间没有被甩开,依旧保留斩杀的机会。

阎世达陷入绝望,遂即疯狂,向站在废墟上的一位法尊俯冲,临死前多拉几个垫背的。

法尊基本没形成有效抵抗,毙命于刀罡之下。阎世达的淫威并没有吓到临死拼凑起的截杀队伍,反而更加坚定他们必杀催命阎王的决心。

刀太一把手中的冰禁卷轴一股脑儿打出,帮助这些尊修调整阵型,逃避打击。

众人齐心合力将阎世达团团围住,后者如一头野兽做着困斗,最终在源力和血脉之力热度即将散去之际自爆,算是保留下最后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