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0章 我做了一个梦

宁雨樱微微一怔,消瘦而清泠的眉眼间却是起了些许变化,噗嗤笑道:“嘻,影子不应该都很机敏嘛,可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呆啊?”

飞景,或者说就是云旭桓,青色狐首面具下的嘴角徐徐抽动,但到最后到底还是故作高冷地幽幽答道:“人或许呆,但剑不会。”

旁边的宁雨凡此刻却是心绪万千。

自从宁望平入狱后,宁雨樱已经很多天没有露出笑容了。

可今日不过是初相逢,甚至不知道真正身份,宁雨樱却久违地笑了。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这大概,就是两人之间冥冥中的牵引吧?

宁雨凡这般想着,宁雨樱却是托着下巴,看向云旭桓,轻轻说道:“我们之前是有见过吗?我感觉,你好像一个人。”

云旭桓有些淡淡的欣喜,但又带着浅浅的苦涩,然后终究还是声音冷硬地答道:“大小姐想来是记错了。”

“哦。”宁雨樱眉眼微垂,似乎有些遗憾。

宁雨凡的眼底浮起浅浅的波澜,微笑说道:“雨樱,飞景的实力还是很强的,以后他会在暗处保护你。”

宁雨樱轻轻点头,惆怅深深:“可是,我更喜欢以前那样。”

她的声音很轻、很软,却仿佛尖锥,扎在云旭桓和宁雨凡的心头。

******

金陵大牢,难知岁月。

宁望平只知道,张离繁离开后,到来的第二个人,便是当今圣上江玄胤。

说实话,他没有想到江玄胤竟然会亲自过来一趟。

所以,两人初见面时,隔栏而立,目光相交,都是怔怔无声。

最先开口的,到底还是江玄胤。

他负着手,微微闭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你会怪朕吗?”

宁望平摇头。

江玄胤沉默。

许久之后,他睁开眼,徐徐说道:“本来,在朕心中,你应该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那现在呢,陛下以为微臣是怎样的人。”宁望平微笑。

“你自是未变,所以,我想问,何苦。”江玄胤的声音有些低沉,在牢狱中悠悠荡荡,仿佛幽冥中的声音一般。

“因为这世道,真的是身不由己。都有苦衷,但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的苦衷所以世间事,必有起落,必有曲折,必有牺牲。王朝亦如是。立储之事,君有君意,臣有臣心,更有一不可期之未来,孰好孰坏,无人能料。只是,终究要有人来提醒,其实一直有另一条路,甚至好几条路能走。”宁望平的声音很平淡,但却很有力,“当然,这样的提醒,陛下未必喜欢。”

江玄胤的脸色不是特别好看:“提醒?难道一个人不够?非要前赴后继?”

“微臣刚刚所言为势,现在所言为持。”宁望平继续说,眼神却是越来越明亮,“世间有势,人有所持。有势,所以必须有人来提醒。有持,所以很多人选择去提醒。臣子唯敢言,王朝方能进。这是简单,又不简单。”

江玄胤再度沉默,没有回答。

于是,宁望平也静静等着。

就在这瞬间,江玄胤突然笑了起来。

幽暗的牢狱中,这样突如其来的笑似乎反显森然。

宁望平感到了丝丝缕缕的寒意。

“我一直不是个温和的帝王。”江玄胤开口,眼眸中闪动着丝丝缕缕的厉然,原本自称的“朕”变成了“我”,“虽然我表面谦良,但那不过是我的面具而已。面具戴久了,终究会沾染些许,可那终究抹不掉深藏的真。我其实是个非常狠辣的人,对自己,对别人。当初我登基的时候,何人不畏惧我的狠厉,然而后来他们渐渐忘了,以为我改了性子。但并非如此。很多事情,根本入不了我的眼,我也根本不在乎,那随意些便随意些了。但还有一些事情,却只能顺应我的道。之前你说了势和持,那我不妨告诉你,我的持,便是让这天下之势皆为我所控。我要让这势,由我来造。”

出其不意的,他说了很多。

话语落尽,他甚至也根本不想等宁望平的回应,拂袖转身而去。

宁望平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

就在江玄胤即将消失在宁望平视线中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金陵城尽是血意。”

然后。

然后江玄胤的身影便是彻底消失在幽暗中。

而宁望平的心间却是涌上了一阵悲哀。

是的。

不是恐惧,而是悲哀。

尽管江玄胤的模样很是冷硬,话语很是幽厉,可偏偏,他却似乎能看到,江玄胤心底柔软而弱小的部分。

或许,他说错了。

面具戴久了,不仅仅是沾染些许,而是会直接融进最深处的真。

他的话语,听起来是如此狠辣、无情、冷酷,然而,那中间的藏的,分明是向着温润、安宁、闲谧的微小祈愿。

甚至于,宁望平都有些怀疑。

江玄胤说的那个梦里,真的只看到了满城的血意吗?

******

入夜,子时刚过。

宁雨樱从梦中惊醒,脸色苍白。

黑暗中的她,很久很久才平静下来。

她轻轻抹去眼角的泪,披上衣裳,走出了房间。

她喜欢看星星。

所以宁望平特意在她的屋子边准备了一架梯子。

照例,宁雨樱沿着梯子爬上去,却愕然发现屋顶已经有了一道几乎融入夜色中的身影。

四目相对,骤生火花。

那道黑色身影倏然起身,拘谨一礼:“大小姐,可是我惊扰了你休息?”

这人自然便是飞景,也就是云旭桓了。

宁雨樱抿着唇,没有回答,只是踩着屋瓦,坐到云旭桓身边,托着下巴道:“你好呆啊,总觉得你不适合当影子。”

云旭桓眼角轻抽,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宁雨樱恬然道:“坐吧,不用这么拘谨。”

一边说着,她一边望向了星空。

今夜,无云无月,星星显得很明亮,像是有人在眨着眼睛。

云旭桓没有答话,只是轻轻坐下,也看向夜空。

“你也喜欢看星星?”宁雨樱看了云旭桓一眼,眨了眨眼睛,好像星星来到了世间。

云旭桓点头,但依旧没有说话。

宁雨樱似乎也不在意他说不说话,继续轻声说道:“我也喜欢。可是,刚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一颗星星都没有。”

同类热门
  • 百战成王百战成王情节|玄幻一个万念俱灰的少年,离开这个世界成了他的选择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死成,而是穿越到了“上古世纪”的世界中,如此一来,死志全无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所谓的“文明”不过是强者欺骗弱者的谎言罢了,弱肉强食才是王道且看无畏少年如何异界逆袭,百战不殆、百战成王,最终统治“上古世纪”的世界,执掌生杀大权自定义标签:屌丝逆袭YY爽文无敌种马非喜者慎入,写书不易,新人更不易,还望书友们多多支持,看到爽处,别忘了投张推荐票,收藏一下,“情节”跪谢
  • 星临之雨星临之雨殇梦筱|玄幻她是夏家大小姐,肩膀上背负着令人不可想象的责任与孤独,而这样的她同样也是16年前令神界凌乱的灵魂。16年后,一切都变了,变得不可思议,她来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星临大陆!这里一片祥和,没有城市的喧闹,没有汽车的尾气……有的是奇幻的契约精灵,奇妙的魔法学院,活泼阳光的他……
  • 五行天下纪五行天下纪觅风来|玄幻背负父仇灭门之恨,少年一路走来,结识挚友,觅到红颜,屹立在大陆之巅
  • 万古之巅万古之巅下笔风雷|玄幻寒风刺骨、大雪漫天,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小身影,正衣不蔽体,赤着双脚,在大雪中颤抖前行……“纪元之道,始于足下,一步亿万载,三步已证道,汝为然否?”否的苍老声音,回荡天际,那一刹那,这道匪夷所思出现的声音,仿佛穿过了九霄,穿过了浩瀚的星宇世界,穿过了莽莽大荒,穿过了浩浩荡荡的无尽位面,让寰宇颤抖,让苍穹弯腰,让万千绝世天才黯然失色,又让无尽上神,焚香祷告,祈求一面之缘。就此,一穷苦少年,他的传奇起步于平凡,却通往未知的无上虚无……
  • 万古魔尊万古魔尊天狼|玄幻少女淡淡的却带着刺的话使少年走上了一条王者之路。一颗魔心能包容万物,亦能笑傲天地,主宰万物。一双手化为枷锁,困住万个世界。一双腿,脚踏大地,令之颤抖。一双眼,射出万丈冰冷光芒。何其最强者,我便是最强者!
  • 焰尾王焰尾王红颜煮兮饭|玄幻从成了小山贼,生无可恋,到自杀未遂,最后获得永生纹,学渣杨墨变成了不死人,手没了可以再长,脸丑了可以再换。异界之行一路妹子相伴,奇遇不停。杨墨成了永生组之王,名头响彻大陆,威震天下。体内一只尾巴燃烧着不灭之火的超强灵兽。人送外号,焰尾王!!
  • 英雄联盟之英雄之证英雄联盟之英雄之证璐饲养家|玄幻剑圣大人,剑是什么? 剑就是把武器。 武器大师,武器是什么呢? 武器是悲哀的承载体。 我找不到回去的时间了! 那就别找了。 断头台上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帝国之魂的营养! 没有人比我更懂诺克萨斯!一群战争疯子! 德玛西亚的伪君子,令人厌恶! 诺克萨斯没有贵族!只有军阀! 逝去者的灵魂,安息吧。 你毁了福光岛的一切。还有你自己。 背叛者终将接受惩罚!
  • 傲视战皇傲视战皇UA|玄幻富家子弟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从奴仆翻身成为天下第一的战皇。一剑可斩日月星辰,一拳可打天地苍穹。双手一挥可揽天下。UA新书《傲视战皇》求推荐票和收藏
  • 遍地都是传送门遍地都是传送门流浪月光|玄幻通往异世界的传送门不断涌现,人类踏上了一条全新的进化之路。 所有的传奇与宝藏都在门的背后,而你有着为此赌上性命的觉悟,于是,伟大的冒险开始了。 注:本书又名《沙雕大佬的奇妙冒险》 ************** 新书尚幼,有万订精品完结小说《主神猎手》,欢迎阅读! 普通群号:297895449,VIP群号:784573563(需要弟子以上粉丝值)
  • 妖兽尊妖兽尊刀不快|玄幻挨了一顿暴打,他重生了。重生前他是一名外姓仆役,窝窝囊囊、畏畏缩缩;重生后,他是一代妖血兽尊,身负妖血,座下战兽无双!妖血让他肉身强悍、灵识敏锐,妖元让他灵力延绵、久战不衰,妖丹让他战意滔天、战力澎湃,妖瞳让他焚尽万敌、驱役鬼神!魔龙:炼狱之中走出的火之炎龙,“龙”中的霸主,无敌的存在!雷使:雷电刷刷刷,刷爆万物!蟋螽:抱住敌人,吃掉他!血鸦:血瞳凝视之处,死神降临!燃我妖族之血,驱我无双战兽,蛮荒大陆,任我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