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0章 我做了一个梦

宁雨樱微微一怔,消瘦而清泠的眉眼间却是起了些许变化,噗嗤笑道:“嘻,影子不应该都很机敏嘛,可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呆啊?”

飞景,或者说就是云旭桓,青色狐首面具下的嘴角徐徐抽动,但到最后到底还是故作高冷地幽幽答道:“人或许呆,但剑不会。”

旁边的宁雨凡此刻却是心绪万千。

自从宁望平入狱后,宁雨樱已经很多天没有露出笑容了。

可今日不过是初相逢,甚至不知道真正身份,宁雨樱却久违地笑了。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这大概,就是两人之间冥冥中的牵引吧?

宁雨凡这般想着,宁雨樱却是托着下巴,看向云旭桓,轻轻说道:“我们之前是有见过吗?我感觉,你好像一个人。”

云旭桓有些淡淡的欣喜,但又带着浅浅的苦涩,然后终究还是声音冷硬地答道:“大小姐想来是记错了。”

“哦。”宁雨樱眉眼微垂,似乎有些遗憾。

宁雨凡的眼底浮起浅浅的波澜,微笑说道:“雨樱,飞景的实力还是很强的,以后他会在暗处保护你。”

宁雨樱轻轻点头,惆怅深深:“可是,我更喜欢以前那样。”

她的声音很轻、很软,却仿佛尖锥,扎在云旭桓和宁雨凡的心头。

******

金陵大牢,难知岁月。

宁望平只知道,张离繁离开后,到来的第二个人,便是当今圣上江玄胤。

说实话,他没有想到江玄胤竟然会亲自过来一趟。

所以,两人初见面时,隔栏而立,目光相交,都是怔怔无声。

最先开口的,到底还是江玄胤。

他负着手,微微闭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你会怪朕吗?”

宁望平摇头。

江玄胤沉默。

许久之后,他睁开眼,徐徐说道:“本来,在朕心中,你应该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那现在呢,陛下以为微臣是怎样的人。”宁望平微笑。

“你自是未变,所以,我想问,何苦。”江玄胤的声音有些低沉,在牢狱中悠悠荡荡,仿佛幽冥中的声音一般。

“因为这世道,真的是身不由己。都有苦衷,但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的苦衷所以世间事,必有起落,必有曲折,必有牺牲。王朝亦如是。立储之事,君有君意,臣有臣心,更有一不可期之未来,孰好孰坏,无人能料。只是,终究要有人来提醒,其实一直有另一条路,甚至好几条路能走。”宁望平的声音很平淡,但却很有力,“当然,这样的提醒,陛下未必喜欢。”

江玄胤的脸色不是特别好看:“提醒?难道一个人不够?非要前赴后继?”

“微臣刚刚所言为势,现在所言为持。”宁望平继续说,眼神却是越来越明亮,“世间有势,人有所持。有势,所以必须有人来提醒。有持,所以很多人选择去提醒。臣子唯敢言,王朝方能进。这是简单,又不简单。”

江玄胤再度沉默,没有回答。

于是,宁望平也静静等着。

就在这瞬间,江玄胤突然笑了起来。

幽暗的牢狱中,这样突如其来的笑似乎反显森然。

宁望平感到了丝丝缕缕的寒意。

“我一直不是个温和的帝王。”江玄胤开口,眼眸中闪动着丝丝缕缕的厉然,原本自称的“朕”变成了“我”,“虽然我表面谦良,但那不过是我的面具而已。面具戴久了,终究会沾染些许,可那终究抹不掉深藏的真。我其实是个非常狠辣的人,对自己,对别人。当初我登基的时候,何人不畏惧我的狠厉,然而后来他们渐渐忘了,以为我改了性子。但并非如此。很多事情,根本入不了我的眼,我也根本不在乎,那随意些便随意些了。但还有一些事情,却只能顺应我的道。之前你说了势和持,那我不妨告诉你,我的持,便是让这天下之势皆为我所控。我要让这势,由我来造。”

出其不意的,他说了很多。

话语落尽,他甚至也根本不想等宁望平的回应,拂袖转身而去。

宁望平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

就在江玄胤即将消失在宁望平视线中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金陵城尽是血意。”

然后。

然后江玄胤的身影便是彻底消失在幽暗中。

而宁望平的心间却是涌上了一阵悲哀。

是的。

不是恐惧,而是悲哀。

尽管江玄胤的模样很是冷硬,话语很是幽厉,可偏偏,他却似乎能看到,江玄胤心底柔软而弱小的部分。

或许,他说错了。

面具戴久了,不仅仅是沾染些许,而是会直接融进最深处的真。

他的话语,听起来是如此狠辣、无情、冷酷,然而,那中间的藏的,分明是向着温润、安宁、闲谧的微小祈愿。

甚至于,宁望平都有些怀疑。

江玄胤说的那个梦里,真的只看到了满城的血意吗?

******

入夜,子时刚过。

宁雨樱从梦中惊醒,脸色苍白。

黑暗中的她,很久很久才平静下来。

她轻轻抹去眼角的泪,披上衣裳,走出了房间。

她喜欢看星星。

所以宁望平特意在她的屋子边准备了一架梯子。

照例,宁雨樱沿着梯子爬上去,却愕然发现屋顶已经有了一道几乎融入夜色中的身影。

四目相对,骤生火花。

那道黑色身影倏然起身,拘谨一礼:“大小姐,可是我惊扰了你休息?”

这人自然便是飞景,也就是云旭桓了。

宁雨樱抿着唇,没有回答,只是踩着屋瓦,坐到云旭桓身边,托着下巴道:“你好呆啊,总觉得你不适合当影子。”

云旭桓眼角轻抽,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宁雨樱恬然道:“坐吧,不用这么拘谨。”

一边说着,她一边望向了星空。

今夜,无云无月,星星显得很明亮,像是有人在眨着眼睛。

云旭桓没有答话,只是轻轻坐下,也看向夜空。

“你也喜欢看星星?”宁雨樱看了云旭桓一眼,眨了眨眼睛,好像星星来到了世间。

云旭桓点头,但依旧没有说话。

宁雨樱似乎也不在意他说不说话,继续轻声说道:“我也喜欢。可是,刚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一颗星星都没有。”

同类热门
  • 九转传奇之狼神九转传奇之狼神小海军|玄幻一个17岁的少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参加了A市的一次远古文物展览会,机遇巧合下得到了一块暗淡无光的远古怪石,开启了他一生的传奇故事。穿越异界?那就主宰万物。又回来了?那就扮猪吃老虎。纵意花丛却只爱一人。狼啸九天震异界,纵横大地霸世间。梦回世间苦情人,笑傲天地九转现。
  • 君云志君云志君北望|玄幻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五灵合一,超凡入圣!
  • 龙啸玄黄龙啸玄黄一只小方舟|玄幻一条上古龙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封禁在一块黄龙玉中长达两亿年之久,直到2011年的某天在古玩店中被一个名叫龙鸣的奇石爱好者给买了回家。经过抛光打磨后,原本封印龙子的黄龙玉产生了肉眼不可见的裂纹,机缘巧合之下龙鸣的精血通过裂隙进入了龙子所在的空腔内,接触到龙鸣精血的龙子终于苏醒并且破开玉石降临了人间。而龙鸣自从龙子临世的那一刻起,命运就发生了巨大的转折,是祸是福?请追看《龙啸玄黄》
  • 翎鬣之旅翎鬣之旅忧伤的米饭|玄幻因为意外翎鬣穿越到了异界。因为意外翎鬣捡到了一颗恶魔果实。因为意外翎鬣打开了镇压伊利丹的魔阵。因为意外翎鬣被异界大陆的世界政府所通缉。因为意外翎鬣成为了俯瞰异世大陆的混世大魔王。这不是海贼,这不是魔兽世界,这是一场奇幻的旅程。
  • 灭世神图灭世神图骑着毛驴找媳妇|玄幻有无上至强者,以绝大神通,跨越九世轮回,铸就至强战体,欲屠神救世,少年楚乾,意外得到星穹神力,灵魂入驻到被尘封了的至强战体之上,从此勇猛精进,步步生花,令无上天才俯首,让绝世人雄折腰,辉映万族,独步天下,秉承战体铸造者遗愿,以无敌之姿,屠神灭仙,雄霸乾坤!
  • 众界主宰众界主宰棉花加糖|玄幻十年磨一剑,百年炼武心,阴阳生死,逆天而上,宗门林立,生命如草芥,唯武!武可断山,武可裂地,弹指间,翻云覆雨,灰飞烟灭!(武道境界分为:淬体境、灵元境、造化境、元丹境、涅槃境、通玄境、圣玄境、神玄境、永生境)
  • 异世天弃者异世天弃者离干|玄幻天弃者,就是拥有最强天赋,但是永远无法成为施法者的人,这样的人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废材。被上天所抛弃,还是弃上天于不顾?几度旁观者,天留冷眼人。当成为命运所选中的人,是默默的顺从接受,还是按自己的方式掌控未来?现在的肖林·安尔维斯,前世的肖林。同样的脸,不同的命运。他们是否还是同一个人?是改变世界,坚守自己?还是拥抱幸运,忘却本心?
  • 缘定七界缘定七界孤星苍鬼|玄幻缘由天定;爱有心生;诺言是何依据?话由口出;意由念定;为何如此执着!仰望苍穹;回眸大地;人生毫不称意!岁月沧桑;颠沛流离;只为心有所依……在广阔无边的大陆的上面并非只有一个汉王朝的存在,分别东北方的汉王朝。西南方的韩王朝。西北方的欧阳王朝。还有就是东南方的紫叶王朝。
  • 野猴混天下野猴混天下金四|玄幻一只来自峨眉山的灰毛野猴,一根长棍,一支旱烟杆。没有逆天功法,没有超级法宝,没有无敌丹药,有的只是一颗猴心。路,就在脚下。灰毛野猴走过历史,走过魔法世界,走过仙侠世界,凡事讲道理,而道理就是手中长棍!
  • 异能工程师异能工程师叶威|玄幻十四年前,那场屠杀改变了叶轩辕和小草的人生。他从烈火中出生,又将走向烈火。不管是联邦、帝国,还是魔族,对于少年叶轩辕来说,生存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神与科技,异能者与工程师争锋的时代里,他是一名异能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