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52章 四五零:天魂(三)

兜兜转转,还是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虽说郑闻实力在这种局面越发不堪,身份也带不来多少潜力,但步千怀也一直不想让他死。不过这一次,却也遂了心,身死,异识不死,这也造就了控制风长歌这般的高手。

过了几日,通天剑域也有人回信。不过因为如今剑宗一统,皆在休养,倒是来信委婉的推脱。不过步千怀一开始也没打算让剑宗出手,毕竟损失颇重,出工也是不出力。就为了造一个声势,拉下来自己的人情,不值当。写信全当给乾皇那边做做面子工程,省的朝廷内的儒生说自己是出工不出力。

就在步千怀准备的时候,菩提佛域内的穿越客们也忙不得歇的准备一切。特别是当今朝廷都派一位侯爷来了,自然知道此事难了。虽然他们胆大包天,却不代表他们都是傻子,或者说天下江湖人就没几个傻子。只不过这些穿越客见多识广,眼界颇宽,才让他们的行动显的让人棘手。而他们早就探察好了乾朝的水,自然知道明哲保身的庸碌朝廷,只要做的够狠,自然能够惊走朝廷的人,甚至于这些武林人都要退走一二。而不知自己已经被计划上的步千怀此时也已经将重心重新转回菩提佛域。

而就在两方看似安静的时候,追命司却暗潮涌动。恰逢此时,追命司灭魂闭死关,设立追命司五大行走,凌驾于各个追命府司之上,各管一方武林追命司之事。明显,随着重回中原,追命司的修炼资源也上去了,许多卡在境界许久的武者也有了珍贵的资源修炼上去,这御气境界的高手多了,府司的位置也满档了。但仍缺乏一个有效的管理人员,毕竟灭魂闭死关,不可能亲力亲为,就算不闭关,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即便是顶先天,也会分身乏术。

“哟。灭魂大人闭关,设立五大行走,如今追命司内还没有出明神境的武道宗师,段府司不准备准备夺下行走之名,还亲身前来调查菩提佛域状况,真是尽职尽责,尽忠职守的好楷模。”

段月摇头:“下官何德何能,能在追命司内博得头筹,还是不献丑了。”

看了看段月真诚的眼神,步千怀心里暗猝:‘盯死我了?够闲啊。’

“可惜剿佛之事,灭魂大人是不会出手了。本候离开追命司许久,也未曾有所关注,不知段府司可否说说,五大行走的黑马有谁啊。”

“下官愚昧,武道不精湛,何德何能评价各地府司?侯爷高看我了。”段月还是一脸真诚,步千怀也是叹了一口气,看自己看的这么紧,说没人指示肯定是不可能。倒是乾皇?或者追命司的探察?还是新晋的那些儒门官员?

“既然如此,本候便不问此事了。倒是菩提佛域近来猖獗的很,段府司可有良策?”

连连摆手摇头,段月岂不知步千怀什么心思?天下人都慎之又慎的菩提佛域问题让他来出谋划策,虽然是问问,但只要说了,段月相信按步千怀的胆子,肯定会干,到时候出了问题,找谁?这明显就是步千怀想拉他下水,找人背锅。

“侯爷折煞我了,让天下束手,群雄踌躇的佛域,我段月一个人的计谋明显小儿科了。”

搪塞了好一阵子,才让段月离开。长舒一口气:“还是自己地盘舒服。”是了,天天都被监视着,哪怕嘴上不说,心里,任谁也不舒服。特别是追命司的手段,出身于此,自己更是清楚得很。

关上房门,周遭一里之内,都是自己人手,侧卧在床喃喃自语:“等天府搬离,这佛域,谁爱去清扫谁去。苦灭禅境惹了我,菩提佛域又不是,我除非傻了,才会主云……”

‘任务发布:扫僧灭佛

主线任务:主动出击,覆灭邪僧。

完成条件:在佛门大势已成之前,光明正大斩杀一位明神境界武僧,并且号召天下剿佛。

任务奖励:随机获得被斩僧侣一门功法,且获得僧侣一半真元容量。

任务惩罚:作为一名多年的系统拥有者,你应该心里有数,知道任务失败的惩罚是啥。’

面无表情,无力地倒在床上,心真是太累了。

“难道这就是系统拥有者?有系统的麻烦都往上赶?我就带着人手撤退,划划水,积蓄实力不好嘛……”

挠了挠头,又扫了一眼任务,说实话,言简意赅,真没什么问的。要求就是正面对决,实力差距,实在难倒了步千怀。毕竟自己还没踏入明神,而若是明神这种高端实力入局,难以杀人,大家都看着,不可能让自己高端战力白白流失。

“不过奖励丰厚啊。如今我倒是不缺少内功心法,武学招式,但是毕竟年轻,真元多少还是很重要的。否则一个爆发,不能杀敌,就是绝路。一半的量,足够用了,足够了。”

一晃眼,便是三天过去,三天时间,计划还没准备,便传来了让步千怀高兴的喜讯。

追命司五大行走的选择已经开始,而要求,便是斩杀御气境界以上的菩提佛域武僧,谁先斩杀,便能坐上五大行走的位子。这一下子便是帮了步千怀的大忙。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乾朝追命司会在这个时候踏入这摊浑水,但是天下没有人不开心,能让追命司先去探探底,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但相反的,各大追命司分部的府司,可就是怨声载道。

帝都道总部府衙,红砖金瓦,金碧辉煌的追命府衙,今天显得格外热闹。因为今天便是选拔五大行走的时候,不管哪一道的府司,都被叫了过来,执行灭魂闭关前的最后要求。五大行走,其中更是不少人势在必得。但是规则一出来,所有人,当场就傻眼了。中原二十四道,外加原乾朝中原外领域四道,二十八道的二十八位府司登时就傻眼了。按道理来说,武力排行他们不是不能接受。讲道理对不对,但这道理根本tm讲不通啊,谁会率先对没有任何了解的佛域出手?这事真的是很灭魂大人安排的?质疑之声,请柬之声此起彼伏,掩过了整个府衙,就连外面的街道,都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府衙内的喧哗。

“众位同僚,稍待。众位……”说话的是一位上了年岁的老人,虽然不是府司,但仍是御气境界的好手,更是灭魂手下的传信官,也算有些威望,运气一喝:“众位大人!”

喝声起,二十八位府司齐齐收声,但是眼神,却都是怀疑,不解,相比若是没有一个明确合理的答案,虽然他们不敢打扰灭魂大人的闭关,但是前去面见乾皇,还是做得到的。

“众位大人,灭魂大人闭关前便说过,他一位顶先天的朋友从天演神算门听说,测算天下灭佛,大势所趋。我追命司三百年前,也算是威压江湖,小儿止哭的实力。如今重进中原,虽然实力尚未恢复,但是心境绝不能落下。若是畏首畏尾,贪图安逸享乐,岂非与那暴灵的绣衣直指一样是个绣花枕头?只要能当上五大行走,待出关之时,便是能受到灭魂大人提点,有望明神。”

有望明神,就最后一句话,就让一半的府司心动,但转念再想,菩提佛域,比那苦灭禅境更加神秘莫测。陛下派道花候前去游说一些势力,但剑宗不出,天府似乎也对其有所忌惮。这个时候让他们一群御气境界去,去送死吗?

“众位大人,都散了吧。灭魂大人说了,不管是光明正大挑战,从而斩杀,还是背后袭杀,一击致命,只要能独自完成的前五人,便能成为五大行走之一。”

众人愤愤,但又不好发作,总不能强行破开灭魂的闭关之地,也只能如此了。

而这一消息,不仅乾朝内部知晓,整个天下也悉数知道,甚至许多蠢蠢欲动,想要摸一摸这新佛门的底都暂时押后。毕竟有追命司的人当出头鸟,他们费力不讨好做什么。

而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情形,今天的天府,依旧神秘莫测,淡冷清风。

“异识,风长歌。今他的实力属于明神顶峰,半步顶先天。对我天府,有极大帮助。”

主座上的步千怀开怀大笑,确实,能收复一尊这样实力的手下,异识功不可没。

“按照序列,也该是睟天了。顶尖明神的序列,自然不会辱没九天之名。”

说罢,步千怀直接甩出一张仙鹤半面面具和一身金边黑袍,面具两侧似有翅膀展翅,而袍子则是完美的遮盖了一身修为。不过按照风长歌的修为,自然也用不到这功能。

而一边座位的莺煞却是开口了:“我要中天的身份。”

没有废话,一挥衣袍,一张半面黑龙面具直接飞了过去。纤细柔荑直接捏住横飞而来的面具,随后收入衣袖。

“如今不少人都盯着我,我还是安心的当道花候,中天就拜托你了。不过你刚睡醒,也许不太清楚天下局势,但是没关系,你的实力,倒是比之月无涯更强三分。可惜我的兵器不能给你,而且,这个名字,是我随意起的,不如你换一个?”

对这个名字,步千怀可是心有余悸,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感到浑身不舒服。

“不必,我很喜欢。另外,我会再找一柄兵器。”

虽然系统积分不少,但也是步千怀以后的底牌,倒是不太想换取武器。不过若是拿的顺手的兵刃,可不好找。还要符合中天的身份,所以步千怀也直接开口:“需要哪件兵器?系统积分不少,给你换来。”

虽然都知己知彼,却还是扣上了那黑龙中天面具:“我自己能换。”

有些生分,月无涯和步千怀也没在意,确定完了之后所有的事情,便直接回去。天府的安全已经不用自己担心了。有风长歌看守,外带自己的天地二魂,绝对万无一失。

而随着步千怀离开,月无涯也问到:“你想要什么兵器,小生给你寻来。”

“一柄戟。”

疑惑的目光:“戟?”随后摇摇头:“除了恶龙臂,你继承了命魂所有实力,但是身体原因,你没有他的力道,刀都费劲,戟?不如用剑吧。”

“兵甲武经,更适合戟。”面具下的声音冷冷的没有感情,好似真的是那俯视天下的九天中天。

月无涯只是单纯了练了兵甲武经的总篇废之卷,以备不时之需。倒是对兵甲武经熟悉程度不及其他两人,也没深问。

“行,我寻人给你打一柄。毕竟戟这个东西江湖中顶尖的都名花有主,不好弄,但是拿些好材料打一柄还是够的。”

莺煞直接起身:“不用了,我出去一趟,会拿到的。”

“多久?去哪?”不由得问了一句,毕竟最近追命司似有动作,自己天府离得这么近,难免波及。

“东南边,十天内就回来。”

说罢,人影直接不见,只留下淡淡回声响彻。

月无涯也只是拿起折扇,继续派人探查武林各方。作为一个不以武力见长,要管理整个天府的地魂来说,月无涯真是要忙死了。

虽然追命司有所怨言,但是按照追命司的规矩,已经有不少府司隐匿好身形,只等有御气境界的高僧出山,便是一击必杀。毕竟,明神境的武道之路,灭魂的亲自指导,诱惑太大了。

而听到这个消息的一众穿越客,则是笑脸盈盈。虽说隐匿手法,混迹人群之中,毫无破绽,看似恐怖,但是对这些有金手指的穿越客来说,简直就是送菜。头顶着金色的名字,谁会不知道你是追命司府司?听到消息连夜便和菩提坲域现在的主事打通好,欲要杀几个追命司府司祭旗。

而很悲催,一系列准备给步千怀这个乾朝侯爷的礼物,全都拿来招呼这些追命司府司身上了。

晚风凌冽,宛如刀子一般吹的人脸庞发疼,一个穿着灰白棉袄的老农背着锄头缓缓回家。太阳就要下山,只余下黄昏照耀天地,变成了一片金色,老农就那么佝偻着身子,缓步走着。而刚到一个拐角,就看到一个身着华服的女子坐在路边的土堆旁,褪去鞋子,揉着脚腕。

看到有人来,那女子好似看到救星,摆了摆手:“稍待稍待,这位老伯。”

那老人走了过去看着女子问道:“小女娃,你怎么了。”

“老伯,我想去十里外的城镇,但是崴了脚,不太方便,老伯您能帮帮我吗。”

女子面容姣好,但是那老伯却是笑着摇摇头,那佝偻的身姿忽然不见,只有一抹快的只余影的红芒刀光,一闪而逝。

女子的脸庞还是那求助的眼光,却已经是一道火光在周身乍起,一柄血红弯刀,好似砍在了以免气墙之上,离那女子仅有一寸,却是水火不侵。

“恩?”一声疑问,连声音也变得沉稳起来,听声音,根本不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种地老伯。

而那女子脸上也是一阵后怕,不过顷刻之间,直接变得狠辣,手中突兀的出现一柄燧发枪。

看到这兵器,眼神立马一聚,因为这种兵器是唐门都没能开发出来的暗器,只有那些奇人才会有。

闪身一躲,却是脚下一道阵法启动,周遭也多出来几十个人,其中还有两个光头的和尚。

“看其实力,是御气境的高手,如此化妆隐藏,是追命司没错了。”说着看着身边的几人,满意的点点头。

而领头的,正是那位朱师傅。不过那民国时期的长衫早就换成了这个世界的服饰,看着不再那么突兀。

“大师傅说得没错,他便是追命司思危道府司李清华。”

那和尚眼睛一亮,看着那手持血刃的男子,更加满意的点点头:“那可是五大行走的最大候选者之一啊。”

搜集的资料上清清楚楚的表明,几年前追命司出山之战,便是两大府司,王一山和李清华截杀灵朝二皇子姬子鸣的那一战,更加惊艳的便是李清华的绝技,朱宏一瞥荡天山,直接斩杀当时广陵道绣衣掌管聂鹰。一举成名,更是在整个追命司内属于实力超绝,更带脑子的高手。

朱师傅许久没露出笑容,点点头:“是,诸位师傅的饵,钓上了条大鱼。还请两位大师,品鉴一二。”

同类热门
  • 傀蕴傀蕴涟濡|武侠裸傀维霸饮霜露,人貌傀洗旧风骚;牵线瑜手控命途,谋蕴诸家争尊位;傀自观闹世惬苦,指灵终旅孰长傲。
  • 侣缘传说侣缘传说凊书先生|武侠我本是夷林牧童郎 人城之乞丐, 奈何天,伤怀日, 一无旧簿, 少年里。
  • 剑隐偏锋剑隐偏锋煎茶|武侠“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弥兰?怎么听起来像花呢?”“师父说,我有姓,但不能告诉我。嗯,就是这样。”“你若敢伤她一根汗毛,我便屠了这整座城;你若断了她一根头发,我便弑了天下人。”为何桃源进的来出不去?为何神话时代结束后又出现了妖魔?为何千万尸骨突然全体撤退?为何术家二女死而复生?为何帝天家人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这个世界,这片天下,这尊王座,已经在腐朽中浸泡太久。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它们重见光明。”“所以你便要杀尽天下人?!”
  • 梦回大唐之武侠神话梦回大唐之武侠神话草根玄武|武侠一次意外,让闷骚的他转世到一个武侠世界,一次意外,让有点好色的他从此坐拥四大美人,一次意外,让有些正直的他获得惊世内力,一次次意外,让他走向人生巅峰,这就是他,易天行!
  • 乱斗之金庸武侠乱斗之金庸武侠天夏02|武侠金庸武侠的情节,错乱的武侠人物,给你非同一般的体验!看六大门派围攻缥缈峰,看独孤求败分发“赏善惩恶令”,看主角薛无尘穿越金庸剧,频遇高手,享受武侠乱斗的快感。金庸世界没看到逍遥子纵横武林,这里有;不知道西毒与萧峰武功谁高,这里有;韦小宝遇到周伯通能撞出怎样的火花?这里有。看不一样的金庸武侠故事,重温经典的武侠世界。(本书签约二组袋鼠编辑。)
  • 司南记司南记明月炖生敲|武侠一枚小还丹,能否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一卷司南经,能否让一个人一往无前。 撕掉那一页卖身契,是林平反抗的开始。 从此,长剑横空三万里,笑谈万古人间事。
  • 云引之忘忧云引之忘忧君家陌遥|武侠"十年前的腥风血雨,唯有忘忧谷安然无恙。如今,当年突然消失的暗影门重出江湖,十年间,是蛰伏谋划,还是迫不得已?是是非非,究竟谁对谁错,眼前人又有谁能信?他,又究竟是谁?"
  • 天雷八部天雷八部九焱|武侠刀光剑影中,谁的身影若隐若现?腥风血雨中,谁的思念穿越时间?一个不大的县城,究竟隐藏了多少惊天秘密?谁在窥视?谁在密谋?谁的守护?谁的等待?多少江湖儿女齐聚于此只为了……江湖险恶,我愿与你为伴,儿女情长,我只与你共守
  • 四大游侠四大游侠潇落.CS|武侠本书已完结,本书多主角,本书字数少,本书无穿越。所以,这是一本传统武侠小说。有人说我风格像古龙,也有人说像金庸。我觉得,我更我像自己。游侠.大宋悲歌,这是我心中的故事,一段独一无二的武侠史诗。
  • 肥剑师传奇肥剑师传奇不想太监|武侠一个胖子在因机缘巧合之下获得绝世武学(?)然后行侠仗义行走江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