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彼岸之罪

第227章 灵魂炙烤

不过这一切,段子牧自是不会知晓,而在第二天中午时分,他与蓝梦语两人,也是在来到传送大厅的同时,找到了去往自己所在位面的通道入口。

亡者之都-奈廷克斯!

一步跨出,伴随着眼前蓦然一亮一暗之际,当再次睁开眼睛之时,段子牧也是看到了这座,当初让他离开异界的亡者之城。

尽管这里的天空,不知为何,依旧如它当初离开时一样,总是带着一种灰蒙蒙的感觉,让人无比的压抑,但不知为何,即便就是如此,段子牧这里,确还是感到了某种难以表达的舒畅感。

不过很快,段子牧也是打起了精神,因为知道这里的规则,他也没有在此多作停留的打算,带着一脸好奇的蓝梦语,第一时间向另外一座传送阵走去。

然而在这途中,他们还是遇到了一件事情,一个身着褴褛的法袍骷髅,一边嘟囔着饿了之内的话,一边过来询问段子牧,要不要把欧盾卖给他解解馋,可是不等他那里开出价码,段子牧这里,已是语气非常客气的拒绝了他。

对于蓝梦语来说,她不知道对于这么一个小骷髅,段子牧为何要如此客气,毕竟位面战场之上,像这种仅有简单意识的不死生物,地位有可能还在他们之下,要不是段子牧一直拉着她,她可能就要回头教训,这个被拒绝了还跟着他们的家伙了。

然而另一边,直到通过传送阵来到猑尸城的那一刻,段子牧这里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因为就在刚才那个看似并不起眼的骷髅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邪恶气息。

如果说在萨尔卡第一勇士,也就是蔓彻雷尔的身上,他能感觉到的是一种,犹如火山爆发的战意,那在这个骷髅的身上,段子牧感觉到的邪恶气息,则是如海一般的磅礴,两者相较,也是高下立判!

不得不说,经此一事,段子牧也是更加谨慎,包括在回归地球之后,心中难免所带来的一些优越感,更是顷刻间荡然无存!

而当从段子牧的嘴中,此刻也是得知了,刚才那个浑身散发着腐败气味,让自己避之不及的不死生物,竟然有可能是一名,战力达到六级以上的存在之时,蓝梦语这里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包括对于这个位面,也是有了一个更为清晰的认知。

至于另一边,虽然之前已有过交待,然而看到蓝梦语这里,刚才差点触怒那名不死生物的举止之后,确是让段子牧感觉有必要,对蓝梦语再进行了一番更为仔细的讲解。

段子牧非常清楚,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蓝梦语有多娇气,相反她的身上,还有着许多人都没有的品质,至于其主要原因,还是只在位面战场待过的她,实在不知道这些与各族生物相处的细节。

至于他这里,之所以能够避免这些,除了掌握了这些知识之外,更为关键的一点,还是他灵魂元力掌控者的身份,可以洞察许多他人无法看到的本质。

就拿刚才那个衣着褴褛的骷髅来说吧,如果自己把他当作低级生物,一旦语言中稍有怠慢的话,在遵循邪恶守序的不死生物眼中,或许已是成为了他们可以展开掠夺与杀戮的理由。

想到这里,段子牧也是一阵后怕,而在最后,他也是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带着蓝梦语,在来到猑尸城之后,径直来到了之前,出售给他知识传承的费拉图一族商店,让蓝梦语这里,也是传承了一颗他们这一族群的知识之球。

不得不说,虽说脑袋里面,被一下输入这么多东西之后,可以看到,与当初的自己一样,蓝梦语这里也是迷糊了许久,但是当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她这里似乎也是明白了很多事情。

见此情形,段子牧也是放心了许多,而在想到即将回去索尔石怪族群之时,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本来准备尽快赶回去的段子牧,确也是在城内逛了起来,尤其是在市场里面,他更是逗留了整整一天,包括收到了许多,对于索尔石怪能力提升有所帮助的材料。

两天之后,段子牧与蓝梦语,包括欧盾与小索姆在内,也是再次踏上了这里通往蓝刃部落的传送通道,只不过这一次,令段子牧感到很是郁闷的是,他明显是被坑了一把。

因为之前有过从蓝刃部落过来这里的经历,所以段子牧非常清楚,这一次对方索要的传送费用,竟然整整比上次多出了三倍之多,幸好他这次回去的时间较短,包括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晶石,否则就这一次,他身上的这些晶石,能不能回去就已是个问题了。

没想到了最后,竟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然而虽则心中极度郁闷,但段子牧这里,确还是只有忍气吞声,包括咽下了心中的这口恶气。

直到眼前出现了蓝刃部落如画的美景,尽管心中也是知道,这些家伙同样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但是段子牧这里,确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而再次令人郁闷的是,就在当天晚上,段子牧发现自己,竟然再次进入到了那个奇异空间之内,而距离上次在南部山脉的那一次,这中间仅仅隔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好在这一次,他终于没有失手,包括在拼命之下,也是成功解决掉了那只,犹如凤凰一般折磨了他一年多的魔法生物。

精疲力尽之下,段子牧退出了这个介乎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神秘传承,然而令他无法忍受的是,虽则这次免于被吃掉的结局。

但是随着那只鸟状魔法生物死后,由其所化为的一道虹光,窜入了自己的身体,此时醒来之后,段子牧确是发现,自己不仅要承受着虚弱脱力的痛苦,包括身体之内,更是犹如有一道无形火焰,在不停炙烤着自己的身体与灵魂。

无数次兽螟之塔内的惨痛经历,段子牧自认精神已是足够坚毅,但是此时此刻,他确是发现,自己还是将这一切想的太简单了。

犹如直接被放入了沸油之中,那种来自灵魂与身体的炙烤,令段子牧几度昏死过去,而更为可怕的是,即便就是在这种状态之下,他仍能感觉的到,这种炙烤的温度,不仅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有种越来越是加剧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