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小说 ds足球平板

第8481章 90后战士的担当

张天谬让李涛把林柔两姐妹送到医院之后张天谬跟着慕容天佑坐上了一辆小弟开的车。
  慕容天佑仔细打量了谢蕊一番道“嗯,长的还不错。天谬眼光不错嘛!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谢蕊这才想起一直以来还没有向慕容天佑做一个自我介绍,未免有些失礼“哦,干爸好,我叫做谢蕊。”
  慕容天佑皱皱眉“什么?干爸?为什么这么叫我啊?”
  张天谬立刻解释道“她和我妈一见如故,然后当了我干女儿,叫你干爸也没什么不对啊!两个有暴力倾向的女人成为母女还是比较正常滴!”
  慕容天佑‘哦’了一声。谢蕊立刻不顾形象拧着张天谬的耳朵“你说什么呢你?”
  慕容天佑呵呵的笑了起来“呵呵,的确和天谬他妈挺像的。”
  “什么?”张天谬大叫一声之后然后沉默了下来,单身托腮,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谢蕊推了推张天谬的身子诧异的问道“装什么深沉呢?”
  “我在思考我的儿子会不会像我一样,从小挨他打挨到大?”张天谬满脸严肃的说道。结果很悲哀的又被拧耳朵啰!
  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到了慕容天佑指的那海边,只不过现在已经是5点了,这个点钓鱼的确是少见啊!张天谬连忙跑出车子外丫霍一声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谢蕊一副有心事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算了,至少现在自己和他都过的比较幸福。刚准备下车的时候慕容天佑叫住了谢蕊“小蕊,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给叔叔说啊?”
  谢蕊很佩服慕容天佑的洞察力,平时吊儿郎当,两父子还真的很大程度上的相识“叔叔,你知道敏泰的事吗?”
  慕容天佑微微眯了眯眼然后微笑着道“那只老虎告诉你的?”谢蕊点点头。
  慕容天佑望着窗子外面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张天谬说道“你觉得天谬现在开心吗?”
  谢蕊用力的点点头坚定的说“我认为天谬过的很快乐。”
  “为什么?”慕容天佑满脸笑容的看着张天谬道。
  “因为我会让他开心。”谢蕊自信满满的说道。她知道自己在他心中占据了一大片的空间。
  “天谬虽然这孩子从小没有见到过他,不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发现他就像一张白纸似地,干净没有被世俗那些肮脏的部分所影响。他很容易满足,同时也容易受伤。好好的和他在一起,有什么事情我慕容天佑顶着。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也知道张敏的公司已经快不行了,保护他的这个担子落在我的肩上。我也终于可以尽到这个做爸爸应尽的责任。”慕容天佑目光顿时变得坚定,话很轻很柔和普通的聊天并没有什么程度上的不同,却透着一股霸气,也许这就是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吧。
  “嗯,谢谢你,叔叔!”谢蕊低了低头说道,张天谬的爸爸果然不简单啊。看破却不说破。比起谢一虎更是一种深不可测。
  慕容天佑摆摆手“我不是在帮你,我只是在帮天谬。我这个人就是个混黑道的流氓,用不着那什么狗屁上流社会礼节不礼节的,在我面前放开一点。活他妈几十年还要每一分每一秒注意自己的言行什么的,那岂不是太他憋屈了。”
  谢蕊娇笑着重重的点点头,对于慕容天佑这种狂傲不羁、直白的性格产生着一丝好感“谢谢你,叔叔!”
  张天谬见两人还没出来在外面大叫道“喂,老爸、谢蕊。你们聊什么呢?快出来了,这里空气不错喔!如果是早晨那就爽歪歪了!啊哈!”
  慕容天佑微笑着说“你最好不要让天谬伤心,不然就算倾尽铁狼帮的人力物力我也不会原谅你!下车吧,别让那小子等久了!”
  谢蕊重重的点点头“我不会的!”真的不会?还是说那仅仅只是单纯的希望?很多时候她是不能左右自己的思想的。人与人的缘分是上天给的,当它要收回的时候一时一刻都不会多等。
  两个人下了车,谢蕊呼吸了一下新鲜而又混淆着海风的空气,虽然已经是五点多了,不过这里的空气那么的清新自然,一瞬间吸引了谢蕊让她不由自主的爱上了这里。
  张天谬看了看周围狐疑的问道“喂,爸。我们明天钓鱼还是今天啊?这里好像没有鱼竿啊!”
  慕容天佑莞尔一笑像是小叮当似地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三个鱼竿“这不就行了?好了,我们玩儿吧。”
  夕阳照在身上的感觉倒也惬意,不过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三个人的脚下一只鱼都没有,并不是没有,慕容天佑钓上了很多的鱼都放了回去。张天谬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问问道“爸,您脑残了?钓上来干嘛放回去?”
  慕容天佑拍了一下张天谬的头“草,没大没小的,你小子才脑残呢,我虽然喜欢钓鱼不喜欢吃鱼,既然这样我还是把鱼放回去好了。听说过吗?救鱼一命,神造七级浮屠!”
  张天谬无奈的耸耸肩“搞不懂您,不过您总要教我一下吧,我和谢蕊来了这里半个小时什么都没有。”
  慕容天佑想了想说“钓鱼很简单很任何东西都是一样的,最主要的是认真。然后就是有充足的耐性,看看你们着急的模样早就惊动了水里的鱼了!钓鱼就是让鱼上钩,当鱼咬住钩的时候先让他挣扎一下,等到他无力的时候再把它拉上来。懂吗?”虽说慕容天佑是在教他钓鱼,不过似乎在让他学会如何的在黑道生存。
  “好啦,啰嗦!”张天谬没好气的把鱼钩再次的扔下去。突然问道“爸,您知道女皇蜂吗?”
  “她啊?知道啊。以前曾经喝过一次茶,不过那女人神经似地。大热天还蒙个纱布在嘴上。”慕容天佑摸着胡渣想了想然后回答道。
  “她厉害吗?”
  “厉”慕容天佑猛地站起来身子晃了晃差点掉水里,怒道“臭小子你不会惹到她了吧?那女人生猛的很,你惹不起的!”
  张天谬连忙摆手“不是啦,我是想问她认不认识你和我妈?她曾经给过我一个项链,上面还有一只小蜜蜂”
  没等张天谬说完慕容天佑就大叫道“项链呢!”张天谬无奈的耸耸肩“上次我骂了她,她大概生气了吧。”
  ‘啪’一巴掌狠狠甩在张天谬的脑袋上“你他是吗?女皇蜂你得罪不起,而且她帮你你还骂她,臭小子你神经吧?下次找到她给她道歉!娘的,气死我了!”
  “又不是我的错,她对谢蕊凶耶!而且还放走了一个青竹帮的堂主,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那个来了?”张天谬没好气的说道。
  “那个人是不是叫水淼?”慕容天佑换了一副脸色问道。
  张天谬点点头“对啊,你怎么知道?”
  慕容天佑摸出一根烟点燃,用力的吸了一口然后说道“水淼的妈妈是女皇蜂的人,有一次女皇蜂生命危险的时候水淼的妈妈用自己的一条命换了女皇蜂的命,水淼那个时候才七岁多,看见她的母亲死在女皇蜂的身边水淼自然是误会了。女皇蜂性格也比较古怪,是一个不喜欢解释的人。水淼误会之后一气之下进入了青竹帮,成为青竹帮的堂主,发誓要杀了女皇蜂。但是女皇蜂又怎么可能伤害她?”
  张天谬恍然大悟似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个样子,那她为什么要骂谢蕊啊?谢蕊又没得罪她?”
  慕容天佑余光瞥了瞥钓鱼的谢蕊然后说“这个只有谢蕊她自己知道,不过我相信她应该不会害你的。试着让对方保留一些秘密,试着相信她,如果你真的爱她的话。好了,我去旁边的宾馆开三个房间,等会儿自己过来。”说完慕容天佑站起了身子往海边不远处的一家宾馆走去。
  张天谬不解的摸着下巴,这个老爸老实说话奇奇怪怪的,张天谬也没有多想直接问谢蕊“我爸什么意思啊?”
  谢蕊一副为难的样子“天谬,你会答应我一辈子陪着我永远不离开我吗?我现在好怕,好怕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张天谬微微一笑拉住谢蕊的手“好啦,我答应你。现在我拉住了你的手就一辈子不会放开。直到”话还没说完张天谬立刻站了起来送开谢蕊的手“哇!有鱼上钩了,我拉”可惜用力过大线被拉断了。
  谢蕊一副郁闷的样子,刚说不放开我的手这么快就放开了?我还不如一只鱼吗?不过这个样子才是他。
  张天谬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捂住脸“啊!拉断了。倒霉,明明快要拉起来了的,唉!”谢蕊嘻嘻一笑挽着张天谬的手臂“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晚上吃过饭,慕容天佑又把张天谬叫了出来散步美曰赏月,谢蕊很识趣没有跟出来。
  “爸,干嘛啊?”
  “射一支铁狼刀给我看看!”慕容天佑说道。
  张天谬看了看20米开外的一颗大叔无奈的摇摇头,懒洋洋的从树上摸出一把铁狼刀刷的一下射了过去。铁狼刀稳稳的插在树上。张天谬一脸得意的样子还特别的扬扬头!
  慕容天佑摇摇头“力道不够,刚刚才吃了饭的,你该不会是肌肉萎缩吧?”
  张天谬没好气的再拿出一把铁狼刀,左手用力拿起铁狼刀。‘唰!’铁狼刀划过空气穿过一棵树插在了那棵后面的一颗树上。张天谬一脸的得意。
  慕容天佑把手放在了额头看了看“嗯,不错不错。力道够了,有我当年的风范!”慕容天佑心里暗暗心惊:,老子生了一个怪物,我自己都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假装咳嗽了两声镇定的说“我知道你谬天帮的事情了,小孩子随便玩玩可以,不过要见好就收。”
  “滚蛋吧,我的谬天帮将来会是最大的黑帮,铁狼帮早晚被我踩在脚下!”张天谬满脸严肃的说道,对这个父亲他还是不太尊重的。
  慕容天佑嘿嘿一笑“很好,你老子我等着这一天。接下来这些意见我只说一遍,你最好认真的听着,对你以后会有很大的帮助。”
  “谁感兴趣啊?”虽然嘴巴硬,不过张天谬竖起了耳朵一字一句都听的清清楚楚。生怕漏掉一句一字似地。
  慕容天佑清了清喉咙说“现在谬天帮第一次火拼就失败了,一定会有很多的小帮派想要占有谬天帮,没关系,你应战。那些菜鸟还不足以给老子塞牙缝。九帮十八会一个个的给老子灭了,这样谬天帮的势力将会大大的增加。还有飞车党总部”
  张天谬一脸的不屑“哟,上次我一个人灭了飞车党分部。你这个当老子的还没把总部收拾了?”
  慕容天佑摇摇头摸摸他的头“你还小”张天谬一把打开他的手“小个屁,老子17了!”
  “还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好好听着。飞车党有青竹帮撑腰,贸然进攻会引起其他大大小小帮会的反感。不过你就不一样了”
  张天谬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要我当导火索,然后我就功德圆满了?”
  慕容天佑笑了笑拍了一下张天谬的脑袋“嘿嘿,这小子真聪明。没错,飞车党虽然有青竹帮的帮忙不过你也有我的帮助,而且公孙浩宇和青竹帮也有仇。到时候青竹帮不敢轻易下手,不然就是两败俱伤。司徒狗没这么傻蛋。”
  “飞车党一共多少人?”
  “2000左右!”
  “不去了!”
  慕容天佑一阵无语“你真小子真是的,就是要有难度才有意思吧。好了乖,当然不是现在,九帮十八会一个个的消灭,那个时候你一定拥有和飞车党一拼的实力,青竹帮没有了飞车党之后也会立刻衰竭,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联合海兴帮慢慢的和青竹帮耗下去,看看谁先死?”慕容天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渴望胜利的那种自信在慕容天佑脸上尽显无遗。
  张天谬点点头“听起来很麻烦,但我还是试试吧。反正现在媚姐帮我谬天帮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对了,你知不知道太子是什么人啊?”
  慕容天佑莞尔一笑“你认识太子?那老小子还没死?”
  “大概有40多岁了吧?”
  “啊啊?挺,太子现在只是一个17、8岁的小男孩。还和我斗牛呢!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啊?”
  “那可能是他的儿子吧,反正最近十多年一直没什么动静。没想到他交给他儿子了,呵呵。太子是辉煌集团的唐强,当然那是以前,太子这个人当时可是我们几个黑帮最厉害的其中一个。不爱合作,比较孤僻,对了,现在的那个太子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长什么样子?”
  “不知道!”
  “白痴啊!问你什么都不知道。算了,老子越说越火,好好练练铁狼刀。对着那棵树用铁狼刀弄出一个笑脸再回来!”慕容天佑说着把铁狼刀装置取下来取出一大堆铁狼刀给张天谬大概有50多把,现在这个铁狼刀怎么变得这么廉价了呢?
  张天谬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不厌其烦的开始练习。他知道慕容天佑让他做这个肯定有原因,至于是什么无所谓,至少自己亲生父亲不会害了自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