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9章 带你去见一个老朋友

到了后山,玄北辰将孟紫鸢放下来,见她气鼓鼓却又不敢发作的样子,玄北辰觉得很是好笑。

“人呢?”

“什么人!?”

“你不是说要来对付那个什么,什么缺的吗?”

啊!对了!被他这么一闹腾差点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现在离三更还有一会儿时间,我先带你去个地方。”

玄北辰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她,“你要带我去哪儿!?该不是要耍流氓吧!?”

见他双手交叉在胸前,孟紫鸢差点被气笑了,就算她有这个想法也打不过他,他在怕什么啊!

“我带你去见一个老朋友!”

玄北辰很是疑惑地看着她,“老朋友!?”

“是啊!等你去了就知道了。”

今晚的玄北辰怎么这样奇怪!?行事风格完全不像他!

走了一阵后,熟悉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

“啊!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听闻有人念着诗,玄北辰嫌弃无比,“你们什么关系!?这么喜欢念诗!?”

孟紫鸢白了他一眼,随后朝腾蛇招招手。

“腾腾!!”

玄北辰无语,什么破名字,还疼疼!我还痛痛呢!

腾蛇回首发现是她很是欢喜,随后瞥见了她身后的玄北辰,整个人……不是,整条蛇惊喜异常!!!

“啊!!!!他!!他他他他!!!!……”

腾蛇十分感激的看着孟紫鸢,她竟然真的将他带来了!!!!

孟紫鸢点点头,“是他,是他,就是他!你心中的英雄玄北辰!”

哈哈哈哈哈哈!!!!腾蛇高兴想大笑,但在玄北辰面前她一定要端庄才是!

“玄公子……”

玄北辰十分不耐道:“啥事儿!?”

“玄公子你终于来了!伦家都等你很久了……”

玄北辰目光斜视着它,“你是条蛇,能不能好好说话!?”

“那个,那个,玄公子你是不是想清楚了,让我当你的灵宠了!?”

腾蛇眨着一双星星眼看着他,要多期待就有多期待。

“你想多了,要不是她说来这里,我才不来呢!”

嘎!?

“你这样说人家会伤心的,嘤嘤嘤……”

我嘤你妈个大头鬼啊!

“那你在自己伤心吧,我们还有事,走了!”

说完玄北辰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孟紫鸢在原地相当尴尬。

“那我下次再带他来,你别伤心啊!”

伤心!?那是什么东西!?它只知道刚才他不耐烦的样子真的好有味道啊!!英俊的不得了!

“喂!你真的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

孟紫鸢不禁腹诽,真是个傲娇怪!

当她暗自骂玄北辰的时候,却不知对方突然停了下来,她一个不察便撞在他的后背上。

“哎哟!”孟紫鸢捂着鼻子,疼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他娘的,硬的跟石头似的!

“你干嘛!?”

玄北辰盯着她,“你在想什么!?该不是在骂我吧!?”

孟紫鸢一愣,赶紧摇头,“怎么会!?我在想那个夜二缺应该来了,咱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说完十分心虚的在前面带路,玄北辰抱着双手在后面跟着。

“对了,正好我有点事想问你……”

同类热门
  • 穿越重生之嗜血蝶妃穿越重生之嗜血蝶妃冷冰蓝儿|古言暗牢里,一个白衣少女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边脸上尽是枯骨,少女全身几乎是血肉模糊。她恨,她真的好恨,恨自己保护不了自己的妈妈,恨自己的懦弱,如果不是懦弱,她就不命被同父异母的哥哥卖到黑暗组织!最后妈妈也不会死!她知道,这些都是她哥哥所为,所以她定要让折磨她的人死不如死!只是,报仇之后自己为什么重生在了古代?而且还在皇宫?还是皇上的妃子?不过,她必要将皇宫搅得天翻地覆!因为她不会为别人而活!这一次,她要放纵一回,掌握自己的命运!
  • 陌上美娇娘:压倒败家夫 陌上美娇娘:压倒败家夫 夏阳白|古言她是被逃难父母卖进相府的奴婢,他是游手好闲、寻花问柳的败家王爷。机缘天定,她成为他的王妃,他一眼没看,直接打发到最偏僻的后院——王府的冷宫。偏偏战乱,王府被敌军攻占,她逃了出来,他成了人人喊杀的落跑王爷,她在街头捡到他,看他冠玉面孔风流骨,就不是当王爷的料,干脆带回家暖床,教他挑水种菜割稻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后宫斗之棋逢对手后宫斗之棋逢对手青黛素颜在江西|古言岸琪面若芙蓉之貌,似牡花之盛开。贤蕙如兰蕙皇后,却惨遭奸妃洪桃之毒手,再有嚣张跋戾之菊妃暗中使计,害死纯良之女腊妃,原来刁蛮如艳妃也变为冰冷性情,本份如莺妃祸及伤残,唯有一枚暗棋(女主岸琪),在宫中如昙花盛开,脱泥藻而涤世。蓝颜神兽饕餮拥帝王之血,抗争魔教,巧被岸琪相救,免一时之难。后宫风起云涌,她是否能够洞若观火,乾坤在握?她让世人知道,一个柔弱的闺阁女子,不止知风月,也知乾坤!
  • 重来之王爷是否记得我重来之王爷是否记得我叶子琼|古言这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主! 什么王爷,惹我不开心?恕不奉陪! 什么朝堂,非要搅个天翻地覆不可! 至于那些奸佞小人,不好意思,见一个除一个!
  • 糊涂月老俏姻缘糊涂月老俏姻缘楚昔夕|古言神话故事里,月老一根红线促就无数姻缘。岂料他也有糊涂的时候。是劫还是缘,一切,不可说。前世,她是钟家二小姐钟梓天,因一次在骊山瀑布沐浴,邂逅了桀骜不驯的苏将军。她小女子报仇,十天不晚。却在一次次斗争离合中爱上了那个冷面男子。恰逢实习月老在凡间巡视,有意为两人牵线;可是在姻缘谱上却将钟梓天的名字写成了钟梓夫。今生,她本是一个孤女,却不依不挠地成为当红编剧;众人只知她的冷傲神秘,却没有人走入她的世界。除了,当年不小心在瀑布遇到的莽撞少年。一次华丽的身份互换,她的世界彻底被颠覆。“墨儿,你就这么恨我?”苏旭紧紧地抓住面前的女人,他冷俊的脸上写满了苦涩。“我不想成为第二个钟梓天。”她的答案。一朝灵魂穿越,她本想冷冷地看完整个故事,可他却爱上了这个灵魂。一次隔空对白,她已泪流满面。
  • 穿越之冷凰驾到穿越之冷凰驾到旧时处|古言性格淡凉的她在这个世界上有诸多的不公,那么,就让她在另一个世界做一次王吧,
  • 变态男和妖孽男的邻里关系变态男和妖孽男的邻里关系楚小夏|古言他是“他”的皇叔,“他”是他的克星,他有点“娘”,“他”有点汉子。“诶,沈颜篱,你给不给我解药!你这丑东西!”“诶,皇叔大人,你现在比皇侄要丑呐~”“……”
  • 王爷,别弄丢了你的王妃王爷,别弄丢了你的王妃王爷的女人|古言他,毫无理由的恋上了她。而她,却毫不知情。一道圣旨,将他们的命运连在一起。
  • 美人初莞美人初莞艾尔白鬼|古言陆初莞作为被安插在某知名王爷府上的奸细,很负责的履行自己的职责,传递情报,偷梁换柱的事情可没少做过,她自认为自己做的一切密不透风,直到某日被上官祁捏着下巴问, “你当本王是眼睛不好还是脑子有问题?” “你想怎么样?”“ 你有两个选择,一嫁给我,二,我娶了你。” 后悔还来得及吗?
  • 邪王独宠,逆天医妃邪王独宠,逆天医妃元纪年|古言“医院?什么是医院?”“听说是看诊的地方”“对对对,医术也非常好”“哎呦,那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小姐小姐,咱们那个什么镜子又断货了”“主人,外面的人传来说美发店已经人山人海了……”“……” 一代医学教授长,一朝穿越为将军府任人宰割的弃女废柴。弃女破屋?很好,且看她如何玩转古代商业。嫡女废柴?可笑,放眼望去,谁人能敌?丑女?哈哈,倾城容颜落得红颜祸水之名。且看她如何在古代呼风唤雨…… “爷,王妃开的店铺爆满了。”“哦?是吗,我喜欢”“爷,王妃又训练了新军队了”“很好,支持她”“爷,王妃又有人追了”“什么?谁竟敢觊觎本王的女人……” 《本文1/1.男女主身心干净。快快入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