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9章 扰你繁花(3)

两人四目相对,都有些不爽。

韦悦知俯身,警觉地注意着来人的动静,眼看她快贴到余江洲的身上,她才起身。

是她想多了,郊外能有什么危险。

当夜,两人直接躺在草丛里睡觉。韦悦知睡得早,余江洲瞧着她的脸,叹了口气,把手松开了。他余光撇向远处,摇了摇头。

这姑娘,他是真不想抓。

后来几日,韦悦知带着余江洲越走越远。

余江洲问:“你要带我去哪?”

“去一趟净水湖。”

“去那干什么?”

韦悦知一笑,没理他。

到了净水湖,韦悦知俯身看波光粼粼的湖面,里面的倒影折射着她眼中的熠熠星辉。她说:“我想看看这世界,也想看看我自己。你知道吗,只有站在这儿,你才能一同看遍水天两色。”

余江洲被她松了绑,也和她保持一样的姿势。

“无论是做什么,你终归干的是不正当的事。”余江洲的声音好听。

韦悦知笑了下:“那你这几天还不抓我,一直跟着,不就是认同我的做法吗。”

青年一代的佼佼者,皇家名捕,弱冠之前便已破解皇家名案,她一个小偷,如何斗得过。

余江洲不接话,她又道:“我早知道你一来,我铁定被抓。这是场逢赌必输的博弈,我愿赌服输。”

在与星光的审判里,她丢了月亮。

“我又犹豫了。”余江洲侧脸看她,坦然道。

“犹豫什么?抓我?”她问。

“你说奇不奇怪,一个犯人能如此放松地信任一个捕头,而这个捕头竟动了恻隐之心。韦悦知,你很特殊,如果你不曾偷抢,我们相见,一定会相谈甚欢。”

“余江洲。”韦悦知心知肚明他的意思,他以为他遇到的该是好友,可如果她不曾偷钱,她也不会这么豁达无畏。

“余江洲。”她又喊了声。

余江洲:“说。”

韦悦知:“听说你读过书,能不能用一句好听的话描述我?”

“我想想。”他弯了眉眼,道:“我搁笔含情,从唐诗宋词再到清明烟雨,三千痴缠也不够喻你。”

“靠,你骂谁呢?”

“我怎么骂你了?”

韦悦知摆了摆头发,“这太不符合我的逼格了,才子。”

她说完这句话,余江洲愣住了,有些生气这人的忌惮心:“韦悦知,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下药的人得逞地挑了挑眉,“跟了我这么多天,我玩腻了。迷晕你,他们就好解决了。哦对了,刚刚你是真的发自内心说的那些话?我演技可还行?”

余江洲:“……韦悦知!别让我再抓住你。”

“江湖再见啊。”韦悦知确认他已晕了过去,才收了笑颜,穿梭于林莽间,好不快哉。

跟着的捕快小弟们一看傻眼了,合着这几天是这丫头故意溜他们呢?

他们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操”了一声,传出去弟兄们的脸面往哪搁。

五个月后。

韦悦知看向眼前人,极为不爽。

几个月了他阴魂不散地,她已经被烦的改行做人了,他还不快点回都城在这碍她的眼?

余江洲却是笑着:“韦悦知,又见了。”

“有病?”

“最近不见你,觉得茶饭不思,你以为如何?”

韦悦知:“人话。”

“我要走了,作为老朋友你不得送送我。”

“咱们这革命友谊算是朋友?才子可真是高抬韦某人了。”

“送不送?”

“走嘞。”

同类热门
  • 恋恋小心思恋恋小心思合希|短篇夜晚星空美丽,虽说独一无二,却也是浩瀚星辰中的一颗。
  • 独角戏落幕后独角戏落幕后丢丢的红豆饼|短篇谁在青春里没有喜欢过一个发着光的男孩,过了许久我只想说:“我喜欢那年喜欢你的我。”
  • 你是我的珍宝你是我的珍宝风冷夏|短篇大手牵小手一起白首。 南少一生只有三个愿望。 第一个:和她在一起白头到老。 第二个:她眼中只有他。 第三个:宠她宠她宠她。 【如果有一天他不要她了,那一定是她不爱他想离开他,或者是他不能够陪着她了。】
  • 雏菊少女雏菊少女素人其一|短篇她的爱就像雏菊,简单有热烈,富有生命力。可是从来没人告诉过她,原来生活里的爱情不是她想的那样,她要的爱情不在人间在天上。唯一悲哀的、错的。就是她只是个凡人.......
  • 随时小故事随时小故事正版随时|短篇随时小故事,我,叫姚随时,这是,我讲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她步步为营她步步为营姜小年|短篇袅袅青烟后,花落是谁家。国之将至,祸之将至。
  • 我想用余生来爱你我想用余生来爱你廿一田八|短篇造化弄人,任行之不爱吴悔,却娶了吴悔,而吴悔却深爱着他,为他任劳任怨,为他无怨无悔。直到吴悔去世后,任行之才知道吴悔的好,但一切都已太迟,余生想要爱你,却已不能。
  • 那年我们分开那年我们分开遗忘天涯|短篇留学一条无法回归的路。那条路上有我们的爱情,生活,学业。我们精心的酝酿着,却始终走不过最终的命运的归宿。
  • 在隔壁捡了一只喵在隔壁捡了一只喵狐杳杳|短篇这世间最幸运的,不过是我认识了你。 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全部。 —— 喵喵从天而降,掉在了他家隔壁,成了可怜无助,无家可归的可怜孩子,遇到他后就死缠着,最后只好和他住一起了。 喵喵这么乖,这么可爱,可他就是一脸嫌弃。 “走开!” “挡着路了!” 喵喵一脸委屈,可怜巴巴的蹲在墙角画圈圈,暗暗诅咒他。 喵喵口渴了,想喝水,懒得动,脚一伸,踢踢他的后背,就被他提着丢在沙发,最后水还是自己倒。 喵喵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可怜,遇不到一个大好人,就连夏天想吃冰淇淋,“拿钱来!” 特喵的,喵喵哪来钱买冰淇淋? 最后喵喵没吃成冰淇淋,他却倒了一杯冰水,久久才道:“没钱买,凑合着喝点冰水吧!” 真是可悲的猫生。 此文(暖文、甜文、日常、不虐)
  • 一个人的孤独症一个人的孤独症自由三天|短篇一束光落在了我的手心里,我握住了它,那束光,便再也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