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短篇短篇灵感

第35章 天下第一(下)

顾青不断的寻找白衣男子露出破绽的机会,终于被他逮到了。

顾青自然是不会手软的,一记猛攻下去。

但是当白衣男子掉下擂台的前一秒,顾青也被一同带了过去。

导致两人同时落地,由于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在场的众人表示都没有看清楚,究竟是谁先落地。

这时,老者咳嗽了一声严肃的说:“方才,是顾青的右脚比白郡着地快些,因为他们是最后的两人,所以......”

夜里,顾青独自一人坐在酒楼角落的一张桌子那。

面前全是喝完倒落在桌面的空酒坛,顾青两旁还有没有开封的酒,正一口一口的往嘴里灌。

时不时的锤锤桌子,嘴里念着“凭什么”的话。

顾青此时还是有几分清醒的,虽然脸上红晕一片,也有些头晕晕的。

此时一位带着白色仙鹤面具的男子,缓缓的走到了顾青桌前。

就是这么端端的站着,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顾青被他这样盯着,有些恼了,直接破口大骂。

但是他并无动摇,直到顾青说了一句“老子连‘天下第一’得不到,你还看什么看。”

面具男很自然的坐在顾青对面,问了一句话。

“你为什么要得到,‘天下第一’的名号?”

这句话彻彻底底的引起了顾青的兴趣,看着面前那人带着的白色面具,上面雕刻的仙鹤纹路栩栩如生。

竟不自觉的将手伸过去,想看看面具背后的人究竟是哪位高人。

结果很不如愿,顾青无论怎么样都拿不下来他的面具。

于是便使出了武功,二人便在酒馆的角落对打了起来!

你来我往间,不过一盏茶的功夫。

顾青就被面具男制服,顾青以为自己的武功已经很厉害了,没有想到居然败下阵来。

不甘之后便是崇拜和欣赏,他开始老老实实的回答面具男提出来的问题。

“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当‘天下第一’。”

听完顾青的回答之后,面具男便开始喝酒。

顾青心想这可是我的酒,怎么能让你白喝。

于是便开始问东问西,委婉的直接的套面具男的个人信息。

就只知道他叫白鹤,不喜欢同人说话。

起初是顾青一个人说话,到后来全是白鹤在讲话。

白鹤的酒量实在是太好了,顾青本想灌醉了他然后套话,不就方便了嘛,结果大意了。

顾青在没有获得“天下第一”这件事情,深受打击。

靠着第二名的奖赏,他开始天天酗酒。

酒楼的老板,都专门给他一个人准备了属于他的酒桌。

在酒楼的好处,除了喝酒吃菜之外,还容易听见消息。

顾青偶然得知,自己没有获得“天下第一”是因为白郡。

前任武林盟主白常杰,就是白郡的父亲。

这关系,要说没有猫腻都是假的。

白郡从小便很不喜欢打架,倒是喜欢读一些书籍。

可是白常杰又怎么会让他不习武,白家的希望全在白郡身上。

所以,虽然他武功高强但是都并非自愿。

顾青顺手拿起离自己最近的酒,抿上一口继续思考到。

那么,当初他为什么会遗失梅花木牌,并非意外。

当时交上木牌时,白郡看着自己好久好久。

那个时候还以为是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原来是自己打乱了他的计划。

顾青感叹道,又喝了一口酒。

再次抬头,对面原本空无一人的座位上,多了个人。

正是白鹤,他几乎是每晚都来与顾青喝酒。

虽然不清楚目的是什么,但是多一个人陪自己喝酒,顾青还是蛮乐意的。

“你可知道,‘天下第一’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的,而且你感觉不到快乐。”

顾青差点被白鹤的这一番话,呛死。

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获得了“天下第一”还不开心?

真是天大的笑话,顾青不以为然。

他坚信下一次武林大会,自己肯定是“天下第一”。

顾青一般晚上喝酒,早上都是练功。

时不时会抓人与自己切磋武艺,他努力着奋斗着。

终于,迎来了他第二次报名的机会。

在报名那天的晚上,白鹤还是如约而至。

顾青拿着梅花木牌,洋洋得意的在他面前嘚瑟着。

直到白鹤摘下面具,是那张他最讨厌的脸。

顾青的笑容很快的凝固了,眼神冷漠又厌恶的看着他。

白鹤,不......应该是白郡。

毫不在意顾青的目光,拿起酒坛给自己斟了一碗酒。

“这些日子,我发现了你对‘天下第一’的执著,是超越一般人的。所以,明日我们战场上见。”

白鹤说完便干完自己那碗酒,然后利落的离开了酒楼。

一切都和之前的那场武林大会相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顾青当上了武林盟主。

只记得当时自己一掌,白郡并没有躲闪,而是生生的接了下来。

顾青实在搞不懂他的想法,不过自己也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肯定会快乐下去的,白郡说的都是错的。

第一年,顾青超级开心。

第二年,顾青也很开心,只不过没有第一年那么开心了。

第三年,顾青很开心,但是少了些什么东西。

第四年,顾青大部分都是严肃的状态,他告诉自己要有武林盟主的威严。

第五年,顾青有些倦怠,他开始感觉疲惫,但还能继续下去。

第六年,顾青偶尔在管理事物,其他时间都在游玩。

第七年,顾青脾气很暴躁,他开始厌烦。

第八年的时候,他找到了白郡。

“我花了八年的时间去验证,你说的话,都是正确的。”

“我相信,你的心中早就做好了真正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