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章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第22章:

被人牵住手臂的那一瞬间,舒晏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她甚至都不敢回头,也不敢动弹,僵硬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就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难道就那么不幸,自己要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了吗。

舒晏害怕地闭上眼睛,想着殊死一搏的几率有多大。

还未来得及深想,手臂就被人温柔的轻拍了一下,舒晏微微睁开眼睛,对上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睛,正疑惑地望着自己。

看到牵住她手臂的人是梁昱行,舒晏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本骤停的心跳倏地落回原地,她的心尚有余悸,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抱住了面前的人,脑袋轻轻靠在他的怀里,感知着他温暖的体温,因为惊恐而毫无血色的脸颊逐渐恢复了些许温度。

而被她抱住的身体在那一瞬微微僵住,梁昱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茫然无措地看着扑在怀里的人。

舒晏靠在他的怀中,身体一点点回温,心脏也慢慢平静了下来,随即才察觉到自己此时的冒犯和失礼,她赶紧从他的怀里退出来,抬手搓了搓自己僵硬的脸颊,抬头看向他,梁昱行的脸遍布了红晕,目光却沉静如水地看着她。

她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机,按下锁屏键,屏幕一亮,幸好手机没有摔坏,舒晏拍了拍上面沾到的灰尘,打字对他说:“对不起,我刚才以为有人在后面跟着我,吓到了,抱歉。”

梁昱行看完她的话,缓缓道:“该是我说抱歉,舒晏,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吓到你。”

舒晏摇摇头,笑道:“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太大惊小怪了。”已经是第二次错以为有人在跟踪她了,舒晏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最近事情太多,精神不足,有点神经质了。

“对了,你也是刚回来吗?”舒晏手指顿了顿,补充道:“我以为你今天不来店里了,所以我就自己先走了。”

梁昱行看着她,有些歉意道:“抱歉,舒晏,我今天临时有事……来晚了,去到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我就一路跟了过来。”

舒晏刚想跟他说没关系,就看见他神情郑重认真,对自己道:“我以后一定准时,不让你再等了。”

怦咚——

见他说完这番话,舒晏的心倏地一动,心如鹿撞般飞快地跳动起来。

她侧开视线,低头打字道:“那……我们走吧。”

快走到家门口时,舒晏才想起要邀约他周末出行的事情,她停了脚步,梁昱行跟着她也停了下来,低眸望向她。

“梁昱行,你周六有时间吗?”她问道。

梁昱行点头,看她继续打字:“我和小靖他们约好周六要去南峰山看梅花,你有时间的话要一起来吗?”

梁昱行缓缓垂眸,清亮如水的目光温和地看着她,脸颊微微红了:“舒晏想约我一起去玩吗?”

“……”舒晏被他盯得脸颊一热,淡淡地点了下头。

“周六几点?”他问。

“早上九点。”舒晏答。

“好。”

舒晏沉默了几秒,似乎在犹豫些什么,最终还是决定告诉他:“梁昱行,我那天……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请你务必准时赴约。”

梁昱行与她对视,微微笑起来:“一定。”

周六当天,舒晏出门的时候,梁昱行已经等在门口了,他今天换了件浅白色的外套,拉链敞开,里面穿着件黑色的T恤,黑色长裤和运动鞋,整个人看上去清爽又明朗,像个年华正好的大学生一样。

舒晏在打量他的同时,梁昱行也在看着她,因为今天要去爬山的缘故,她穿了件白色的防风衣,里面套了件同色系的白色卫衣,胸前印着一只迷你的长颈鹿卡通图案,下身是一条黑色运动裤,她今天的装扮配上她胸前的图案,看上去……很可爱。

梁昱行悄悄红了耳根,他轻咳一声,状似无意地别开脸去。

半晌,他伸出手来,说:“背包,我来拿吧。”

舒晏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背包,刚想说不用,可转过头就对上他诚挚的双眼,她浅浅一笑,不想辜负他的好意,将背包取下来放到他手上。

梁昱行把手一收,将背包稳稳地拿在手上。

和小靖他们约了九点钟在路口等,南峰山在比较偏远的位置,交通不太方便,没有可以直达的公交或者地铁,于是阿响就跟他朋友借了辆车来,先去接小靖,再来接他们。

舒晏走到十字路口,就看见小靖等在一辆车旁,看到他们,她立马招起手来。

分别和她跟驾驶座上的阿响打了声招呼,小靖说:“走吧,我们先上车。”说完,她拉开后车座的门,让舒晏先进去。

她本来打算让梁昱行和舒晏一起坐在后面的,结果阿响却突然出声道:“喂,那个谁,你坐前面吧。”

闻声,小靖回头瞪了他一眼,尽会破坏好事,阿响的目光淡淡的从她身上掠过,看向她身后的梁昱行。

在阳光下清润如玉的男人低下眸来,静静看了他一会儿,点了下头,上前打开副驾驶座的门。

小靖没办法,只好钻进后座跟舒晏坐在一起。

坐进车里,为了避免前面的两个男人知道她们的对话,小靖干脆用手机跟舒晏打起字来:“舒姐,一会儿我们去到山顶,我会想办法支开阿响,然后你们俩个就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聊。”

舒晏看到她的话,脸登时红了一下,点了点头。

小靖问道:“舒姐,你想好要怎么说了吗?”

舒晏抿了抿唇,很诚实地摇了下头,小靖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刚准备为她贡献良策,舒晏就按住了她的手。

“小靖,现在先别说这些事,等会儿……我自己随机应变吧。”她说。

这样也好,小靖点点头,收起手机。

舒晏转头看向窗外,今天天气很好,风和日丽的,天空蓝得很纯净,白云悠哉悠哉地浮在空中。

她只要想到一会儿之后的事,心里突然紧张起来。

这也是她不让小靖现在说这件事的原因,她怕再讨论下去,等会儿下车之后没办法面对梁昱行。

这个时节南峰山顶的梅花开得正盛,红艳艳的一片,连绵在整座山头,形成一道别具一格的风景,每年这个时候总能吸引很多人前来游玩,今天正逢周末,来爬山的人是平日的好几倍,通往半山腰的车道已经被堵住了,阿响只好把车停在山脚下,他们徒步上山。

小靖和阿响走在前面,舒晏和梁昱行跟在他们身后,走在舒晏身边的是一家三口,年轻的两夫妻带着五六岁大的孩子,夫妻俩一左一右牵住孩子的两只手,戴着虎头帽的小男孩迈着小短腿哼哧哼哧地爬着楼梯,舒晏看着觉得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男孩歪头看过来,乌溜溜的眼睛清澈又明亮,朝舒晏咧嘴一笑。

舒晏温柔一笑,走在她身旁的梁昱行一转头就看见了这一幕,他敛眸,唇边浮现淡淡的笑意。

南峰山地势较高,沿途可以欣赏山林溪流等自然景观,草木葳蕤,溪水潺潺,也是极有境意的风景,小靖拿着手机拉着舒晏在这些美景前自拍,之前本来是让阿响帮忙拍照的,可小靖在看到他拍的照片后,皱起眉头,狠狠地嫌弃了一番:“啧,果然是直男的拍照技术。”而后又感叹了一句:“以后谁当你女朋友真是可怜啊。”

阿响:“……”

拍照的兴致在爬到半山腰的时候慢慢地就被磨灭了,小靖叉着腰扶着一旁的树木累得直喘气,舒晏的情况跟她不相上下,都是些平时不注意锻炼身体的人,一到这种时候,没走几步路就觉得累得要瘫倒了,就连阿响也靠在一棵树上喘气。

一行人当中唯有梁昱行面色如常,他单手提着舒晏的包,神色镇定地站在他们面前,只是气息略有点不稳,如果不是他脸上浮现的淡淡红晕,完全看不出他是刚才爬过一千多级台阶的人,小靖忍不住给他竖了个大拇指:“梁昱行,我都有点怀疑咱们是一起上山的吗。”

梁昱行淡淡一笑:“平时要多注意锻炼。”

提到锻炼两个字,小靖嗷呜了一声。

舒晏看到他气定神闲的模样,想到他家里摆放的那些健身器材,每天都坚持做运动,这点山路对他来说应该是小事一桩。

正看着他,梁昱行的视线若有所觉似的转了过来,静静看着她一秒钟,他抬步走了过来,舒晏抬起头来,就见他说:“舒晏,还走得动吗?”

没他那么好体力,舒晏摇了摇头,示意他自己要稍微休息一会儿。

梁昱行眸光微闪,脸颊泛红道:“后半段路需要我背你上去吗?”

舒晏一愣,后半段路至少还有近两千多级台阶,她打字问:“你不嫌累?”

“不会,你很轻。”梁昱行稍微挪开了点视线,脸色红润。

舒晏笑了,告诉他:“不用,我没那么娇弱,我可以自己爬上去,谢谢你。”

梁昱行‘嗯’了一声:“好。”

小靖站在旁边,听到了梁昱行的话,心里不由得一阵羡慕:“哇,真好,我也好希望有人能背我上去。”

阿响闻声,干笑了两声:“呵呵。”

小靖:“……”你呵个屁啊。

走走停停,沿途又休息了好几次,吃了些面包和干粮补充体力,他们总算在下午之前爬到了山顶,树木的枝桠开满了艳丽的冬梅,环绕着整座山头,像延绵不绝的花海,鲜艳繁美的为这苍白的初冬点缀上了红润的色,像光火盛开在眼前,景象尤为壮观。

山顶已经聚集了不少游客,许多人在吐露芬芳的梅花枝桠前合影留念,小靖带着舒晏在梅花树旁换了好几个姿势拍照,舒晏本身不太热衷于照相,和小靖合了几张影之后,就单独帮她拍起照来,她的手机镜头一挪,舒晏就从屏幕里看到了站在小靖身后的人。

梁昱行站在一块微凸的大石块上,双手垂放在身侧,修长挺拔的身影在这满山瑰丽的红艳下衬得愈发清隽白净,他望着被云雾缭绕的景致,侧脸干净温和,他单站在那里,温润清和的气质便已经显现出来。

小靖看着她许久没有按下快门,她抬起头来就看见舒晏正盯着她的身后,她好奇地转过头去,看到了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

啊,她懂了。

小靖走到舒晏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见她转过头来才开口道:“舒姐,我现在跟阿响去买点水和东西回来,你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吧,找个人少的地方,祝你成功!”

这么快……

舒晏还没准备好要说些什么,正想拉住小靖让她再等一等,可是她已经转身找阿响去了。

见她拉着阿响走远了,舒晏在原地呆站了片刻,梁昱行已经走了过来:“他们去哪里?”

“去买东西了。”舒晏如实告诉他,她抿了抿唇,硬着头皮指着另一端人少的地方,对他道:“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梁昱行自然不会有异议。

这里的山顶就像一处大型的花园,人少的地方梅花也开得比较稀疏,两人一路沉默着从这头走到那头,舒晏在想事情,有点心不在焉的,没有留意到身边人停下了脚步,她又往前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抬头看他。

梁昱行看着前方被树木阻隔的道路,道:“没路了。”

哦。舒晏看了眼四周,在手机上打字:“那我们就在这里吧,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梁昱行温声道:“好。”

站在大理石围起来的栏杆前,眺望着远处被云雾环绕的南城,见身边人许久没有动静,梁昱行侧头看过去,舒晏正好也抬起头来,他眉目温和,率先开口道:“舒晏想对我说什么?”

他的话一脱口,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舒晏的脸顿时一红,她别开脑袋,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屏幕上删删改改,良久,才把内容递给他看:“梁昱行,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呢?”

舒晏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之前从未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她并不知道要如何切入这个话题,更不知道要怎么去试探他,想来想去,还是直接一点比较好。

梁昱行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低眸看见她温婉坦荡的眉目,他的脸微微红着,过了半晌,他才道:“没有具体什么类型。”

这样……

舒晏继续问:“那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梁昱行一看到这个问题,白净的脸颊很快就浮现了红晕,搭在大理石柱上的双手微微收紧,他稍稍别开视线,声音清冷又克制。

“暂时……没有。”

舒晏看完他的回答,眼睛微亮,既然没有的话,那她是否有机会呢?

心跳怦怦跳动着,舒晏鼓起勇气打下这一行字:“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舒晏紧张的不敢去看他的反应,她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有点太着急了,本来应该像小靖说的,以试探为主,但现在既然已经捅破这层窗户纸了,她觉得自己应该趁机表达一下心意。

她拿着手机,一字一句地写,微抿着唇,神情虔诚而认真,告诉他。

“梁昱行,我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素媛素媛苏在沅|小说因素媛妈妈的照顾失误,素媛失踪数小时并不幸被一醉酒大叔猥亵。出院后,她不仅需要携带人工肛门生活,并且对身边所有人都失去了信任,尤其是男性,甚至包括自己的爸爸。所有人都无法对懵懂天真的素媛讲清她究竟遭受了怎样的伤害;无法接受现状的素媛爸爸欲离婚,并在酗酒之后选择自杀,被救后智商只相当于8岁的小孩;因法律漏洞,醉酒的罪犯仅被判刑12年,并叫嚣出狱后依旧会报复;媒体不顾受害者家属感受,打着“关注”的旗号大肆报道;学校出于所谓“负责”的考虑迟迟不肯接收素媛返校……
  • 风雨春秋风雨春秋池永良;池星广|小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步入花甲之年的我重操旧业——完成了以共产党领导农民闹革命为题材的长篇小说《血泪春秋》。该书是以两千余人的树林村为背景,全景式展现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土地改革期间波澜壮阔的斗争历程,以及村民们跟着共产党、八路军前赴后继不惜流血牺牲,终于过上了当家做主的幸福生活……
  • 吃掉天蝎吃掉天蝎唐棠|小说《吃掉天蝎》从扫描当代年轻人心理状态变化的爱情故事出发,每个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分别是一方代表天蝎座的某种特质,另一方是其他十一个星座的某一个。以20个小故事为基础,每篇字数三千左右,把天蝎座一网打尽。每篇章节之后的两个固定小栏目,以最直接最通俗易懂的方式解释在爱情中所遇到的迷惑,阅读完这本书,无益可以得到双重的技能。
  • 动物传染病与防控技术动物传染病与防控技术宗亮泽,李昕|小说动物传染病与防控技术本书是国家精品课程动物传染病防治技术的配套教材。本书结合畜牧业生产的实际需要,主要讲述了动物传染病的发生与流行规律,动物传染病的综合防治体系,动物共患传染病,猪、家禽、牛羊及其他动物的主要传染病的流行、诊断和防治等,并结合动物传染病防治一线岗位需要,设置了以技能训练为中心的实操内容。为便于读者学习和自我检测,本书各章后设计了识记型、理解型和应用型不同层次的复习思考题。本书适用于高职院校畜牧兽医类专业的教学,也可作为自学考试、岗位培训及从事动物生产与动物疫病防治人员、养殖专业户和青年农民的参考书。
  • 照镜子的女人照镜子的女人谭岩|小说不知是从哪一天开始,王小莉变得心神不宁,变得心怀憧憬又很不自信。她有了一个超出常人的爱好,特别喜爱照镜子……
  • 红屋骑士红屋骑士〔法〕大仲马|小说这是大仲马又一部艺术性、可读性都很高的长篇佳作。作品以法国大革命为历史背景,描写了一个悲壮凄婉的爱情故事。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和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被革命党抓住后判处死刑,王后的崇拜者红屋骑士莫朗在朋友的帮助下几度冒死营救,总是功亏一篑。最后王后处死,骑士殉情。
  • 自由自由乔纳森·弗兰岑|小说《自由》讲述了一个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经历的梦想与失败。乔纳森·弗兰岑以悲喜交织的手法,戏剧性地刻画了拥有太多自由带给人的诱惑与负担:无论是满怀情感纠结的家庭主妇、坚持当好人的丈夫,还是精神飘荡不定的摇滚歌手,以及叛逆、迷茫的青春期孩子,原来自由带给我们的,是幸福之外的一切……弗兰岑着眼于具体的生活细节,以充满思考和力量的文字,“记录”各个人物在一个肤浅的娱乐世界里如何挣扎着去学习生存、找寻意义,体察人类滔天的欲望和无边的痛苦,描绘出一幅格局磅礴的时代画像。
  • 雨落在旧光的原点雨落在旧光的原点布安格|小说忌司牵头组建了一支乐队,带着自己的伙伴们毅然投身到全国声势浩大的选秀比赛中。在一路过关斩将中,社会所展示出来的另一面则像一块巨大的阴影压向他们,这个小团队开始分化,最终走向分崩离析,忌司宣布放弃努力,安格无奈单飞。默默支持着他们的爷爷的弃世更是扯断了他们和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情感牵挂。迷惘中的安格东渡日本,希望在这里实现自己的音乐和艺术之梦,结果一无所获。几年后,当她拖着满身疲惫重返故地时,意外发现:那个宣布放弃音乐梦想的人——忌司,他还在努力...
  • 简·爱简·爱(英)夏洛蒂·勃朗特|小说《简·爱》是十九世纪英国著名的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代表作,人们普遍认为《简·爱》是夏洛蒂·勃朗特“诗意的生平写照”,是一部具有自传色彩的作品。讲述一位从小变成孤儿的英国女子在各种磨难中不断追求自由与尊严,坚持自我,最终获得幸福的故事。
  • 我的连队我的连队石钟山|小说本书是一本中篇小说集,收入“父亲和他的儿女们”、“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男左女右”等五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