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8章 突然的刁难

“诸葛凌铃,你还真是不老实啊。”

“唔……你tm玩捆绑还找理由?!有没有点人性?!”

“朕可不要什么人性啊,朕还会更多哦,比如这个~”

“……唔……嗯……你……给我差不多点……啊~”

……

“妈……妈?”

每日,阿乙都会把赵凌风送到诸葛凌铃的夜合宫里让阿乙见见诸葛凌铃,然而今日的诸葛凌铃完全没有往日的活力,而是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瘫在了床榻上。

“啊……凌风……你以后可不能成为和你爸一样那么凶残霸道的男人啊……”

“妈妈……”

小小的赵凌风坐在诸葛凌铃的身边,似乎是在安慰诸葛凌铃一样的,用小小的手轻柔的摸着诸葛凌铃的脸颊,诸葛凌铃看着自家乖巧可爱儿子,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不快。

“诶嘿嘿嘿……我家儿子就是可爱……”

“皇后娘娘,你能不能不要在小孩子面前露出这种表情?对教育不好的。”

安桃织一脸嫌弃地看着诸葛凌铃,诸葛凌铃只是笑着抬手,摸了摸赵凌风的头。

“有什么关系嘛,我家小宝贝就是可爱嘛~”

“妈……嘿嘿……”

似乎是很享受诸葛凌铃对自己的抚摸,赵凌风开心的笑了起来,诸葛凌铃也完全被这样的笑声感染了,也一样笑着抱起了赵凌风。

“嘿嘿嘿,我的儿子就是可爱!我一定要好好的宠我儿子~让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皇后娘娘,您别忘了,殿下是未来要当皇上的人,他是不可能被允许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他只能成为皇上。”

安桃织一本正经地说着,诸葛凌铃撅起了嘴巴,不开心地瞪向了安桃织。

“你还真是无趣呢……唔……我家儿子也太惨了吧……不过如果他的梦想是成为皇上的话……就好了!”

诸葛凌铃思考着,然后突然间双眼发光,开心地说着。

“如果凌风的梦想是成为皇上的话,就好了呢~那样凌风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和赵自成也可以早一点隐退江湖,去做别的有意思的事情了呢~”

“……因为改变不了现实所以打算改变梦想吗……皇后娘娘您赢了……”

安桃织无奈地撇了撇嘴,然后叹了口气。

“皇后娘娘,奴婢现在要去御膳房那边安排皇后娘娘您和殿下的午膳了,就先告退了。”

“好哒~啊,对了,我想吃开水白菜了~烤鸭也可以哦~”

诸葛凌铃一边逗着孩子,一边随口说着自己对于午膳的想法,安桃织抽了抽嘴角。

“……皇后娘娘,烤鸭大概是来不及做了,您就期待着开水白菜吧。”

“好哒~那就开水白菜吧~”

诸葛凌铃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这些菜品本来也就只是她随口说说的而已,安桃织行礼告退,诸葛凌铃继续闲适地在床榻上逗孩子。

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应该是不用太担心了。

“皇后娘娘想要吃烤鸭了……那就让御膳房准备一下明天做给皇后娘娘吃吧,今日御膳房应该是准备了昨天皇后娘娘提起的带把肘子和东坡肉吧?再加上一些日常的菜品,还要再加上刚刚皇后娘娘所提到的开水白菜……”

安桃织小声念叨着,急匆匆地向御膳房走去。路边的小太监小宫女遇见她都会冲她行礼,作为皇后娘娘身边的贴身侍女,现在安桃织在后宫之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再加上她本来的性格就很独来独往,所以她也不怕自己的行为会在这后宫之中得罪什么小人。

“诶呀!”

也就是因为走的太急了没有看周围的场景,安桃织不小心撞上了什么人,她皱了皱眉头,抬头来想看看自己究竟是撞到了什么人,但是眼前的这位女士自己完全没有见过,也没办法判断究竟对方是谁。

“抱歉,刚刚没注意。”

不过无论对方是谁,走的太急撞着人这件事本来就是安桃织的错误,她立刻赔礼道歉,毕竟对方不是什么宫中的妃子,也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京中名贵,自己也就没有使用太过尊敬的话语。

“啧,宫中的贱婢就是贱婢,打扮得再怎么光鲜亮丽也都只是个贱婢!你这个贱婢真是不懂规矩,撞着人了还不跪下给本小姐赔礼道歉?”

女子皱着眉头,拍打着自己身上被安桃织撞到的地方,安桃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哪里来的疯婆娘,在宫里还敢这么闹事?

“敢问这位小姐是何人?奴婢可从来不跪不是我家主子的人。”

“你!还真是嚣张至极啊!来人,给我掌嘴!”

女人叫嚣着,她身边跟随的一个小丫鬟走上前去拉住了安桃织的手腕,安桃织眼神一凌,反手抓住了小丫鬟的手腕,把她摁倒在地。

“你是哪里来的疯婆娘,居然敢掌我的嘴?”

“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罢了!居然敢反抗本小姐?!宫里的贱婢都那么嚣张吗?!”

女人大声指责着安桃织,扬起手来就要打,安桃织毕竟也是武道之家出身的,这样弱不禁风的女人的攻击她很轻易地便挡下了,并且反手就是一个耳光。

“你……你居然敢动手打我?!”

女子捂着脸大叫着,安桃面不改色,根本不在意这个女人的叫嚣。

“你!”

“蔡姑娘,您怎么在这里?”

一名匆匆赶来的宫女打断了双方的争端,安桃织寻着声音看了过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蔡姑娘,公主大人等您很久了,您怎么还在这里呀……啊,小桃姐姐,你也在啊。这是……发生了什么?”

来的人便是赵序然身边的贴身侍女小百香,小百香看着眼前的场景,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泰然公主的朋友?”

安桃织冷笑着,她可一点都不看好那个唯唯诺诺却想法很多的泰然公主,虽然现在她似乎很安静的样子,但安桃织却完全相信那个女人会在后宫之中搅起很大的风浪。

“你这个贱奴!序然那么好的女孩!你凭什么露出这种表情?!”

蔡姑娘指着安桃织的鼻子骂,小百香也露出了有些难看的表情,但是她并没有说些什么,毕竟对方是皇后的侍女,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比得过她。

“小桃姐姐,这位是我们公主大人好友蔡晚樱,您这样冒犯可能不太妥当吧?”

“……是吗?那就是吧。”

安桃织可没有任何道歉的想法,她皱着眉头,唯一担心的便是自己能不能按时地赶去御膳房,交代好今日诸葛凌铃的午膳。

如果迟了可是对皇后娘娘的身体不好的。

“还不快跪下道歉!”

“我说过,我不会跪除了我主子以外的人。”

安桃织立场异常地坚定,她没有心情和这个蔡晚樱继续计较下去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招呼,她便抬起脚来走向了御膳房的方向。

“你居然敢无视本小姐?!”

蔡晚樱被安桃织这样目中无人的样子气到了,她捡起一边的树枝,扬起手来就要打,安桃织不耐烦地咂着嘴,看着那快要落下的树枝,她有一万种方法躲开。

“你……”

“住手。”

树枝没有被打下来,蔡晚樱的手被一位男子死死地抓住了。

“小桃,皇后娘娘让你快点办完事回去。”

“……魏奕?”

同类热门
  • 爆笑穿越:方家有女闲的慌爆笑穿越:方家有女闲的慌千百季|古言新婚之夜:“咳咳、爱妃、时候、咳咳不早了、咳咳、还是早点歇息吧、咳咳、一个面容无时无刻不显示着我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红衣男子对着端坐在床边的新娘说话。“王爷、人都走了、你就不用再装这么厉害了吧。”“咳咳、你看本王像是在装病?”“就算是真的病人也不会像你这样明显的吧?”新娘抬头看着自己嫁的男人。她不否认、这个男人还真是好看、可惜就是一个病秧子、她都怀疑那个所谓的国师是不是喝醉了酒乱说话了才让倒霉的她嫁给这么个不长命的他……
  • 掌家商女在田园掌家商女在田园凤栖梧桐|古言任务当场,没盼来男友的援手,却等来一场殊死射杀!再次睁眼,她成了夏家十一娘。虽家徒四壁无食粮,大小补丁满衣裳。女娃怎么了?女娃就不是血脉至亲?女娃就要被他们肆意欺负?看她如何教爹娘,快分家,靠双手,勤发家,顺便拐个忠犬郎!(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君心言慕君心言慕鲸鱼不感冒|古言大齐“定咸”十三年,这夜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闪电像是要劈开天地,宽阔的天地间一个人也没有,家家紧闭窗子。
  • 朱沙泪之乱世殇朱沙泪之乱世殇异世殇魂|古言她只想安详地过这一生,有父亲,有哥哥,有朋友,有亲人,她觉得已经很好了。“待我成年后,你嫁我可好?”少年站在绒花树上,一脸笑意,她冷冷一瞥:“我不嫁庸人。”“待我报仇后,你嫁我可好?”他坐在床边,看着她,露出疼爱,只是她嘲讽一笑:“我不嫁仇恨蒙蔽双眼之人。”“今生一切,都是错的,若有来生,你嫁我可好?”他躺在血泊之中,眼中却是化不开的温柔。她一滴接一滴的血泪砸在他手背上,开起朵朵血花:“我嫁!我嫁!你为什么要听我的话?不做庸人,放下仇恨,我值得吗?!!”“你不要死好不好?我如今正值青春最好年华,你不是说要许我红妆十里吗?!!”“啊!!!”“我值最好年华时,你却不在了......”
  • 对月吟相思对月吟相思玄双|古言话说这梁州铸剑师号称是天下第一,曾有唐氏铸雌雄双剑,一时间名扬天下,那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 曾不忆江南曾不忆江南双林醉|古言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那年乞巧之夜,我怎么会歪打误撞上了你乘坐的画舫?自此后,我被那纤绳环住,圈圈绕绕,再也挣脱不开。唉,还这么紧。
  • 纷生纷生天草洵美|古言木筱然醒来时已经失去了过去的所有记忆,她只记得自己的名字跟年纪,却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为何会晕倒在树林里,也不记得自己过去曾经历了些什么?天生乐观的她为了过好接下来的人生,凭借自己的努力学了一身武艺,后来又成为了长安有名的成衣商,但是却因此卷入了一场蓄谋已久的复仇计划……
  • 九州风乍起九州风乍起词珠玑|古言版本一:九州风乍起,四国铮铮铁骑踏红江山万里!男儿束发从军去,马革裹尸归!远方悲歌击筑,寒甲犹记黄粱梦里,叹一声!山河永寂!版本二:九州风乍起,乱世迷离!拾起旧事笔迹,落款人消了踪影。可记?初相遇,街头轻语,予我一段死生铭记!权谋、戏假情真、兄弟情义、帝后传奇房宜主:“家国不宁,为何不重披战甲、再战沙场,还百姓一片平和世?!”扶杨:“心已死,身体不过一具行尸走肉,就算再上战场,也不过多一具尸体。”房易安:“满愿,哥哥接你回家······”
  • 倾城庶女太腹黑倾城庶女太腹黑纨绔三公子|古言我苏瑾,只因是庶出便低人一等被心爱的男人和姐姐一起算计,被伦被毁容,扔进乱葬岗死里逃生爬出来,再没什么豁不出去的。献身他的怪物三弟,荡妇配怪物,绝配。反正感情这东西不能当钱花,颜值这东西熄了蜡烛都一样。我捏着一手好牌,下得一手好棋,搅得将军府天翻地覆。总之,谁不让我好过,我就让谁过不下去。可当这位孟三少爷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我的脑海里飘来两个字:要完。
  • 帝宠一品毒后帝宠一品毒后萧灵竟|古言你问谁女主?女主是那凤上龙下,女前男后的千古一帝——女帝陆靖榕。你问谁是男主?男主就藏在那坟里,被女主祭了三年,尝了三年的香烛纸钱,杯水苦酒,却苦等不来。坟前一祭,她和一个十岁的杀手打了一架,非但没杀了他还兴致一起将他带进宫里。皇宫从此鸡飞狗跳,但她却凭栏微笑。她说:“宫里那么无聊,有这么一个孩子在,不是很有趣吗?”可她在那个杀手小子的身上,又看到了谁的影子呢?可那杀手小子带来的,却是他可能还活着的消息。“这一次,绝不会让你逃走,你生,我就把你绑在身边,你死,我就追你到坟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