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铃音绵延

第218章 突然的刁难

“诸葛凌铃,你还真是不老实啊。”

“唔……你tm玩捆绑还找理由?!有没有点人性?!”

“朕可不要什么人性啊,朕还会更多哦,比如这个~”

“……唔……嗯……你……给我差不多点……啊~”

……

“妈……妈?”

每日,阿乙都会把赵凌风送到诸葛凌铃的夜合宫里让阿乙见见诸葛凌铃,然而今日的诸葛凌铃完全没有往日的活力,而是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瘫在了床榻上。

“啊……凌风……你以后可不能成为和你爸一样那么凶残霸道的男人啊……”

“妈妈……”

小小的赵凌风坐在诸葛凌铃的身边,似乎是在安慰诸葛凌铃一样的,用小小的手轻柔的摸着诸葛凌铃的脸颊,诸葛凌铃看着自家乖巧可爱儿子,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不快。

“诶嘿嘿嘿……我家儿子就是可爱……”

“皇后娘娘,你能不能不要在小孩子面前露出这种表情?对教育不好的。”

安桃织一脸嫌弃地看着诸葛凌铃,诸葛凌铃只是笑着抬手,摸了摸赵凌风的头。

“有什么关系嘛,我家小宝贝就是可爱嘛~”

“妈……嘿嘿……”

似乎是很享受诸葛凌铃对自己的抚摸,赵凌风开心的笑了起来,诸葛凌铃也完全被这样的笑声感染了,也一样笑着抱起了赵凌风。

“嘿嘿嘿,我的儿子就是可爱!我一定要好好的宠我儿子~让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皇后娘娘,您别忘了,殿下是未来要当皇上的人,他是不可能被允许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他只能成为皇上。”

安桃织一本正经地说着,诸葛凌铃撅起了嘴巴,不开心地瞪向了安桃织。

“你还真是无趣呢……唔……我家儿子也太惨了吧……不过如果他的梦想是成为皇上的话……就好了!”

诸葛凌铃思考着,然后突然间双眼发光,开心地说着。

“如果凌风的梦想是成为皇上的话,就好了呢~那样凌风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和赵自成也可以早一点隐退江湖,去做别的有意思的事情了呢~”

“……因为改变不了现实所以打算改变梦想吗……皇后娘娘您赢了……”

安桃织无奈地撇了撇嘴,然后叹了口气。

“皇后娘娘,奴婢现在要去御膳房那边安排皇后娘娘您和殿下的午膳了,就先告退了。”

“好哒~啊,对了,我想吃开水白菜了~烤鸭也可以哦~”

诸葛凌铃一边逗着孩子,一边随口说着自己对于午膳的想法,安桃织抽了抽嘴角。

“……皇后娘娘,烤鸭大概是来不及做了,您就期待着开水白菜吧。”

“好哒~那就开水白菜吧~”

诸葛凌铃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这些菜品本来也就只是她随口说说的而已,安桃织行礼告退,诸葛凌铃继续闲适地在床榻上逗孩子。

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应该是不用太担心了。

“皇后娘娘想要吃烤鸭了……那就让御膳房准备一下明天做给皇后娘娘吃吧,今日御膳房应该是准备了昨天皇后娘娘提起的带把肘子和东坡肉吧?再加上一些日常的菜品,还要再加上刚刚皇后娘娘所提到的开水白菜……”

安桃织小声念叨着,急匆匆地向御膳房走去。路边的小太监小宫女遇见她都会冲她行礼,作为皇后娘娘身边的贴身侍女,现在安桃织在后宫之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再加上她本来的性格就很独来独往,所以她也不怕自己的行为会在这后宫之中得罪什么小人。

“诶呀!”

也就是因为走的太急了没有看周围的场景,安桃织不小心撞上了什么人,她皱了皱眉头,抬头来想看看自己究竟是撞到了什么人,但是眼前的这位女士自己完全没有见过,也没办法判断究竟对方是谁。

“抱歉,刚刚没注意。”

不过无论对方是谁,走的太急撞着人这件事本来就是安桃织的错误,她立刻赔礼道歉,毕竟对方不是什么宫中的妃子,也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京中名贵,自己也就没有使用太过尊敬的话语。

“啧,宫中的贱婢就是贱婢,打扮得再怎么光鲜亮丽也都只是个贱婢!你这个贱婢真是不懂规矩,撞着人了还不跪下给本小姐赔礼道歉?”

女子皱着眉头,拍打着自己身上被安桃织撞到的地方,安桃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哪里来的疯婆娘,在宫里还敢这么闹事?

“敢问这位小姐是何人?奴婢可从来不跪不是我家主子的人。”

“你!还真是嚣张至极啊!来人,给我掌嘴!”

女人叫嚣着,她身边跟随的一个小丫鬟走上前去拉住了安桃织的手腕,安桃织眼神一凌,反手抓住了小丫鬟的手腕,把她摁倒在地。

“你是哪里来的疯婆娘,居然敢掌我的嘴?”

“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罢了!居然敢反抗本小姐?!宫里的贱婢都那么嚣张吗?!”

女人大声指责着安桃织,扬起手来就要打,安桃织毕竟也是武道之家出身的,这样弱不禁风的女人的攻击她很轻易地便挡下了,并且反手就是一个耳光。

“你……你居然敢动手打我?!”

女子捂着脸大叫着,安桃面不改色,根本不在意这个女人的叫嚣。

“你!”

“蔡姑娘,您怎么在这里?”

一名匆匆赶来的宫女打断了双方的争端,安桃织寻着声音看了过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蔡姑娘,公主大人等您很久了,您怎么还在这里呀……啊,小桃姐姐,你也在啊。这是……发生了什么?”

来的人便是赵序然身边的贴身侍女小百香,小百香看着眼前的场景,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泰然公主的朋友?”

安桃织冷笑着,她可一点都不看好那个唯唯诺诺却想法很多的泰然公主,虽然现在她似乎很安静的样子,但安桃织却完全相信那个女人会在后宫之中搅起很大的风浪。

“你这个贱奴!序然那么好的女孩!你凭什么露出这种表情?!”

蔡姑娘指着安桃织的鼻子骂,小百香也露出了有些难看的表情,但是她并没有说些什么,毕竟对方是皇后的侍女,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比得过她。

“小桃姐姐,这位是我们公主大人好友蔡晚樱,您这样冒犯可能不太妥当吧?”

“……是吗?那就是吧。”

安桃织可没有任何道歉的想法,她皱着眉头,唯一担心的便是自己能不能按时地赶去御膳房,交代好今日诸葛凌铃的午膳。

如果迟了可是对皇后娘娘的身体不好的。

“还不快跪下道歉!”

“我说过,我不会跪除了我主子以外的人。”

安桃织立场异常地坚定,她没有心情和这个蔡晚樱继续计较下去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招呼,她便抬起脚来走向了御膳房的方向。

“你居然敢无视本小姐?!”

蔡晚樱被安桃织这样目中无人的样子气到了,她捡起一边的树枝,扬起手来就要打,安桃织不耐烦地咂着嘴,看着那快要落下的树枝,她有一万种方法躲开。

“你……”

“住手。”

树枝没有被打下来,蔡晚樱的手被一位男子死死地抓住了。

“小桃,皇后娘娘让你快点办完事回去。”

“……魏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