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宜圆

第255章 便捷式火箭筒

吮吸似的狂风消失,刘畅与吴语川立马不再受外力的牵引,立马从半空中坠落下去。

柴进玲虽不至于狼狈到直接坠落,但整个人同样丢失掉原先保持的身体重心,致使闪电般的再次出手,一束耀眼的白光携带着“嗡嗡”声,犹如锋利的长剑收势不住刺入虚空,所过路径遭遇到高温似的融化。

那把白骨塔挥出的弯刀,劈头砍下的速度没有丝毫减缓。

只不过,白骨塔庞大身躯瞬间里缩小,从原先圆圆鼓鼓通体皮球形状变成银灰色机器人,一副奇丑模样酷似勾鼻子凸眼睛狗耳朵的搞怪牛人,没长头发没长嘴巴,更没人类高大上的手……

白骨塔的弯刀就是手,对万事万物无坚不摧。

柴进玲瞧见白骨塔变小的模样,脑海记忆不受控制浮现出在昏迷中得以进入的莫离宫,从里面有的文字记载看到用途及出处,顿时明白刚才的出手没起到任何作用。

向后快速收回手,她的人还悬浮半空中,眼睛盯住明晃晃的弯刀带着劲风砍来,一公分不到的间隔距离,全凭借事先就有的预判往旁边着力猛倾斜,再竭力全力缩身收腿,硬生生挪开身子移动大半公分幸免于难。

弯刀落在坚硬的岩石之上,不费吹灰之力切成两大块,旁边紧挨着的黄沙,直直的迸溅出去。

阵势恐怖,柴进玲从始至终没感受到害怕,她在这转眼即逝的功夫,手指头对准白骨塔点拨下,光芒闪亮。

白骨塔没躲闪,一下子被点拨而成的光芒击中,只是那如刀的耀眼亮光过去以后,刚上下齐腰分开的两半截身体又自动快速合拢来,快速还原成有别于先前功能与模样的全新机器人,外表通体发热发红,从旁看去似有火焰在燃烧,接触到的黄沙与岩石开始往外面冒烟,中间夹杂无数听着揪心的“哧哧”声。

几乎同时间,白骨塔在眨眼间靠近到柴进玲的人,伴随不屑与化不开的浓浓敌意似有笑声冒出来。

在情不自禁中流露出几丝慌乱神色,柴进玲不停不止的往后退让。

白骨塔却是个穷追不舍,附在体表似同火焰的燃烧相比先前又旺了几分。

无嘴巴的躯体开始仰天嘶吼,顷刻间似有各种神秘莫测的强大力量汇集而来,似同火焰的燃烧腾空,只听半空中响起尖锐的爆炸,无数火球密密麻麻散落下来,整整覆盖方圆几十米无穷无尽。

然而,这时候的柴进玲早已不敢退让,她虚空抚琴挥向空中,一束白光如蘑菇状迎向火球,疾如闪电撞击在头顶半空中,只听到密集的“砰砰”声过去,火花明明灭灭朝四周围乱溅乱飞。

刚掉落在岩石上的刘畅与吴语川,两人翻身先后爬起来,一时之间看得是目瞪口呆。

偏偏还没能顺利缓过神来,半空爆炸粉碎的火球溅落在不远处,看似坚硬的岩石立马着了火,恰似干柴点燃冒出蓝色火焰,在“哧哧”燃烧着,两人往旁边躲闪,一火球又从半空中砸向吴语川的人。

刘畅来不及开腔提醒,她赶忙伸出双手往侧面猛推去。

其结果没能得偿所愿依然蘸了几丝火星儿,吴语川吓得是花容失色,“完蛋了,我裤子着火了。”

借助于前面的势头,刘畅显得格外冷静,一反手用力往外撕掉着了火的裤子。

可眼面前的处境仍旧不容乐观,两个人除开酷热难耐以外,短时间里还找不到可靠的路径供她们顺利逃离。

这时候的柴进玲,看似拥有强大的白色光幕支撑着,只是糟糕的处境同样险象环生,她阻挡住从天上掉下的无数火球,地表岩石的燃烧却越来越旺,向四周围蔓延的趋势也在快速扩大。

白骨塔停下往前走动的步伐,却没有就此罢手,反而变本加厉举起刀更卖力的仰天嘶吼,两只脚下燃烧的岩石看着越发旺盛,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柴进玲猛扑过去,火苗向上迸溅成最为可怕的淡蓝色。

侧面沙丘,姜赢站在最显眼的位置,他心惊胆战中害怕救援不及时出现某种意外,又忍不住张开嘴巴轻声提醒道:“该我们出手了的?再拖延造成不可挽回的事故怎么办呢?”

“你急些什么?”吴联记紧盯现场无动于衷。

很显然,他不是比姜赢判断力强,而是通过莫卡能够及时获知柴进玲最为真实的状态。

这对于他有的现在而言,从里到外都有些羡慕柴进玲,不仅继承云母圣音,还可以凭借心的意境,随意变换演奏技巧发挥出功法的强大威力,倘若身前真要摆着琴,又有多人配合,那种杀伤力肯定大到无法想象。

昨日第六空间的众多大美女浮现出来,一个全新的概念在脑海里越变越清晰。

宜园星适合人类居住的陆地面积相比地球还要大,自己不需要久留于此,却可以当成财产暂时保存着,今后借助柴进玲的双手,让现有国家及各种势力先快速走向大统一……

在将来看得到的日子里面,倘若能根据此次行走的路径找回来,宜园星岂不成为地球的后花园?

哥伦布发现个新大陆留名青史,而今发现宜园星岂不是更无敌更牛逼?

曾听媒体总讲地球村,今后有宜园星的存在是不是应该换个新概念叫宇宙村呢?

日常生活中,任何条条框框都是人为主观意识创造出来的。

遐想改名的事情真没必要花心思考虑结论。

先还是研究如何应付将会面临的羡慕嫉妒恨吧!

眼睛视线的尽头,便瞧见离地三尺凭空浮现出的莲花在恣意绽放,紧随其后发现柴进玲盘脚端坐的姿势在刹那间被托起来,外围滋生出层层白色光幕,牢牢包裹住身体的每个部分。

而身体下面有的黄沙与岩石眨眼间熔化,形成岩浆蕴含无法估计的热量向上方扩散开去。

犹如置身在火炉正当中,柴进玲整个身体微微颤抖,体内不停止的往外冒着白气。

“砰砰。”黄沙与岩石共同释放出庞大热量,又撞击在边沿上的白色光幕。

一刹那间功夫,火焰开始了咆哮,似同浪花潮汐飞溅,灼烧中发出“哧哧”的声音。

在莲花中盘脚端坐的柴进玲,她整张俏脸早已涨得通红,额头青筋时隐时现,那睁圆的眼睛,让嘴角变形时不时哼两声,连同白色光幕也慢慢呈现出变化,略带血液的红恰像蛛网状环环相扣,中间是古怪文字及符号,迸发出远比之前更为璀璨耀眼的光芒,不离不散不溃败。

很快,柴进玲在璀璨耀眼的光芒中,凭空消失似的没了影儿,前方只剩下莲花及闪烁不定的火焰。

白骨塔整个躯体逐渐有了向前的微微倾斜,看似闪烁不定的火焰立马又恢复成熊熊燃烧。

早被遗忘掉的吴语川,在后退逃跑时竟然发现脚下黄沙中有把冲锋枪,她捡拾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双手端在胸面前对准白骨塔就开始胡乱的疯狂射击。

同时间,姜赢没征求意见摆好肩扛便捷式火箭筒,瞄准白骨塔跟着开火。

“砰。”一声巨响,火箭弹直接洞穿白骨塔已变色的躯体。

白骨塔顿时丢失重心似的,前面的火焰形成个漩涡呼啸着反扑回去,伴随“砰”的两声响,一股浓烟从爆炸开的躯体冒出来,中间是耀眼的红光如雷电闪烁转眼即逝。

柴进玲靓丽的身影再次呈现在莲花中,却被爆炸开来的火球掩埋,白色光幕久久不散,

放眼四周,一片狼藉不堪入目,刚刚持续燃烧的火焰完全消失不见了影儿,而此时刻留下来的,却是些墨黑色发亮的大小石头,时不时闪烁着极其诡异的亮光,在阳光下显得特别刺人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