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突变

“我说了,无妨!”

“你!算了算了,你以为我想管你?你就是灰飞烟灭我也不关心!”庞尊一副好心当作驴肝肺的憋屈相。

颜爵身上的色彩这下可不是黯淡了一点点了,几乎要恢复全白了……

这时,时卿九忽的睁开了眸子,鎏金色的淡淡的光划过。时卿九坐了起来,看着白白的颜爵,沉默着。

“该死!让那些家伙跑了!”

“丫头!”时羽他们回来了。

看到时卿九与颜爵那样近,时羽一下子黑了脸。

“哥……我没事,他救的……”时卿九指了指颜爵。

时羽的脸色稍稍缓和,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颜爵他们的把戏。

和朔拍了拍时羽的肩膀。“他们好像是没有恶意,至少,他没有。”和朔指着颜爵。

“行吧,我也不信他们能掀起多大的浪来。”时羽揉了揉眉心。“希望他们跟外面那些人不是一路的。”

时卿九好像知晓了什么他们一直瞒着自己的事情。“外面那些人?哥哥,这里还有旁人?”

其他三人异口同声:“你还小,不需要知道。”

“我都300岁了……”时卿九嘀咕。虽然之前有几千年是以未成形的形态存在着,但是从世界之初她就存在了啊……

“啊……”时卿九一拍额头。

颜爵的心又提了起来,还疼。

时卿九向颜爵摊开手,手心有一团不属于她的仙力。“这个……我要怎么还你?”

时卿九操控不了不属于自己的力量,也就无法像之前颜爵所做的那样还给他。

“这个……下次再说吧。”颜爵有些疲倦。

时卿九心咯噔一下。不会还不了吧?

“那个,时……请问这里是哪里啊?”灵公主问,她不敢直接叫时卿九的名字,不然就真的是居心不良了。

“和安。”时卿九笑了一下,“这里是和安。”

和安?从未听闻,他们莫不是到异世界来了?

“跟我来……”时卿九跃下白虎的背,拉住颜爵的手腕就跑。

“阿九!”时羽简直头疼,他这个妹妹啊,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迟早要吃亏。

时墨轩和白虎也一起追了上去。其他人也只能一起,时羽他们怕这群不知哪来的人对时卿九不利,而时墨轩和白虎怕丢了时卿九,而灵犀阁圣仙怕过会时卿九不在,找不到回去的路,而且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对他们下狠手。说白了都是因为时卿九。

时卿九也没有带颜爵去哪里,只是去了湖边,那湖着实好看。

波光潋滟,一如时卿九清澈的眸子。

时卿九松开颜爵的手,轻盈地落在湖面上,湖面一下成了盛着万里星空的镜子。

“……”

颜爵和后来赶到的人一起看着时卿九,时卿九白色长裙的尾摆如同泼了墨,恰到好处的衔接,时卿九本就生得好看,如此明媚的人,怎生让人挪得开眼?

时卿九一笑,湖面忽然破碎,时卿九落入湖中。

“小九!”

“姐!”

颜爵和时墨轩一并跃进湖中。

水王子等人一愣,回头一看,却发现之前那三个人也随着湖面的破碎消失了。

他们只能随着颜爵他们跃入湖中。

同类热门
  • 清水星河清水星河翙.|短篇似此星辰非昨夜 为谁风露立中宵 你像诗,也是微风
  • 池余思故渊池余思故渊橘子味猫白|短篇【精神病、偏执】【不是第一人称】 暑假过后,他留在了南方,而我去了北方。 一学期快过了一半。 他给我打电话,问我:“林池余你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买。” 我头一次不那么冷漠,半开玩笑般跟他说:“我想吃米。” 在北方吃面食吃多了,我想吃米、南方的米。我想回家、回南方、回中学……想到快哭了。后来我终于明白,我这突如其来的情绪,原来是想他了。 他说:“嗯,那寒假回来,我就带你去吃米!各种各样的!” 不凑巧的是,他失约了,并且再也没机会补上了。 然后,我就再也不想吃米了。 从那以后,春节成了我最讨厌的节日,2月成了我最讨厌的月份,下雪成了我最讨厌的天气,米成了我最讨厌的食物。 我想,我大概对谁都可以温柔以待,却唯独没办法善待自己了。 我终于确定了一直以来的想法:我的余是多余的余,不是鱼塘的鱼,而郴故渊的渊,真的是深渊的渊。 他走了,却将我这一条多余的鱼,监禁在深渊里……再也游不出来了。
  • 蓝田日暖玉生嫣蓝田日暖玉生嫣荆棘女王|短篇天黑了 像再也不会亮一样 是啊,苏景嫣的天空已经黑了,唯一闪耀的星星也消失了。 再也亮不起来了。 苏景嫣回首这一生,如同笑话一般。 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学习,再怎么乖巧懂事,不要你的父母始终不要你 以为抓住了光,到头来喜欢的竟然是渣男中的渣男 以为还有一人陪伴,可那人恶心透了自己 还有…蓝湛…那个说喜欢自己的人,她真的好想问问,她有什么值得喜欢的
  • 躁郁的日期躁郁的日期余音有决.|短篇微信通讯录那一栏的小人上,标记着由红色包裹着的数字提示着,点开,有几条新的被添加好友记录。故事,由哪里开始便从哪里结束。
  • 阴阳师的杀生石阴阳师的杀生石万年|短篇我拨了电话给哲人。视讯画面中闪耀着美女图案,不停搔首弄姿恳求我稍后等待接通,半分钟后,美女一脸哀求地说:“不好意思,对方目前没有接通。请稍后再拨。”
  • 电竞大神是初恋电竞大神是初恋花落青青|短篇给喜欢的人打电话会说什么? —— 她醉了,坐在地上不肯走 他俯下身哄她边想把她抱起来 “地上凉,我们起来好不好” ——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我不睡,我要打电话” 他拗不过,只能宠宠溺到:“那你打,打完要听话!” —— 他:“你要给谁打电话?” 她:“男人!我的男人!” 他:“你要找他干什么?” 她:“我要告诉他,我好想他!” —— 他已打算离开。 脚步迈出,却听到—— 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 北沫娇憨的说:“韩子羡……我好想你啊……”
  • 慕尼黑的1988慕尼黑的1988沙漠大番茄|短篇30年,忙忙碌碌,碌碌无为。 我用生活的点滴来记录人间的悲欢, 我用情感的绮丽来描述人生的离合。
  • 生活拾珠生活拾珠琼花观|短篇这是一本散文集。是作者生活的积累、体验和灵光闪现。不求受人追捧,但愿能引起共鸣。
  • 黎明之翼永恒黎明之翼永恒凌风雪落尘|短篇星历3389年,人类文明进入高度机械化的社会,机器取代人类承包了大部分危险的工作。但这个高度机械化的社会能源即将枯竭,幸运的是人类在地底深处发现了一种新型能源,结构与金刚石类似,但燃烧时可以释放大量高温,爆发出紫色的火焰,人们称它为紫炎晶。因为紫炎晶的发现,一场资源掠夺的战争拉开序幕!
  • 白杨树青草滩白杨树青草滩试遣愚哀|短篇该文以偏远落后的小山村为故事背景,讲述了那些跟不上现代文明的小人物,他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