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8章 教训

“好啊,既然你不承认,我也没有办法,不过,你刚刚可是说过了,让我十招,不知道这个,还做不做数呢?”

“作数,再来!”

乐笙俨然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

“别说我欺负你,现在你可以收回剩下的九招。”

“不,”他正义凛然的回绝了水无念。“说好了十招就是十招,来吧!”

闻言,水无念怂了耸肩,十分的无奈,这可不是她不给乐笙机会,她已经说过了可以收回,他还是拒绝了,那接下来怎么样,可是怪不得她了。

“既然这样,那就速战速决吧!”

说完,水无念脚下一动,这一次,乐笙可是清清楚楚的看清了水无念的动作。

“呵,原来如此。”

他的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痞笑。

“水无念,这次看的一清二楚!”

说着,乐笙举起手,试图抵挡水无念的一记飞腿。

“哦,是么,”水无念半信半疑的笑了,“你确定你真的看清楚了么?”

“嘁,都不过是我玩剩下的。”

“是么?”

谈话间,水无念的腿击已然轻松被乐笙挡下,可是还没等乐笙得意起来,水无念已经做出了动作。

在自己腿击被乐笙接住的一刹那,水无念半是惊喜,半是好奇,惊喜的是这小子竟然能接住她的腿击,好奇的是这小子没有用一点灵力还能接住。要知道,虽然这一击虽然力量不重,不过近百斤的力道而已,可是就连龙灵晨那条丑不拉几小黑虫,也不敢轻易去接。

不过,这次,水无念可不打算一招一招的来。

不再去思考其他的事情,水无念勾过腿,顺势空翻到了乐笙的背后,双手也不闲着,一手勾住了他的手臂,一手拉着他的头发,把某个人摔成了狗啃泥。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还没有等乐笙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水无念已经拉起了乐笙的手,把他当做娃娃一样甩来甩去,硬生生的把乐某人摔到了怀疑人生。

最后一击,水无念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招式,直接把乐笙扔到了地上,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

“怎么样,还打么?”

她蹲在地上,耐心的等待着乐笙的回答。

“不,再……来……”

乐笙仍旧不死心的回答。

“喂,再来,我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不用……我可以……”

“可以,可以你个大头鬼啊!”

她翻了个白眼,纤细的手指搭在了乐笙的手腕上。

“灵力四溢,轻微骨裂,腕骨脱臼,肋骨第四根断裂错位,你确定带伤和我打?”

说到这里,就连水无念自己都有点奇怪,自己怎么下了这么狠的手,明明自己都已经控制力道了,竟然还会这样。

至于乐笙,心中更是十分委屈。

“呜呜呜,为啥子我打不过你啊!!!!”

他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水无念。

“你真的是个废物么,或者说,你真的是水家的那个废物小姐么?”

不得不说,乐笙的一番话,很显然说出了一群人的心声。不用一个个去问,光看他们那种惊恐加见鬼了的神色,就已经足够说明了问题。毕竟,乐笙也算是一个真真正正靠自己的实力登顶三星灵帝的人,可是水无念,竟然轻而易举的把他打的还不了手,这要是说出去,谁会相信乐笙被一个传说中废的彻底的废物小姐打败了!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而水无念在听了乐笙的问题后,嘴角的狡黠更加的明显了。

“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样?”

“如果你是,那么我们这些被世人成为天才的家伙,都可以上吊去了。”

“嗯。上吊?”水无念慢悠悠的说到,脑海中试着幻想了一下众人上吊的景象……

“算了吧算了吧,”她急忙摆了摆手,“我可不希望还得帮你们收拾烂摊子。”

“这么说你不是?”

乐笙的眼中突然燃起一丝希望,而水无念也是任重道远的拍了拍某人的肩膀。

“孩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她笑眯眯的回答。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

“师兄,我认输。”

说罢,乐笙认命的就要站起来走下台去。

“喂,这么走了?”

水无念好以暇籁的看着他。

“是不是该履行诺言了。”

一瞬间,台下高石青明显看见,乐笙的脸上满是懊恼的神色。

“喂,这么多人在呢,给点面子行不行?”

乐笙回过头满脸的苦笑。

“不行,”水无念想也不想的回绝了他,“刚刚可是说好的,快点!”

乐笙别过头,不去看水无念。

“看来你还没有受够教训啊,既然这样,那我……”

“水无念,你得意什么,我表哥不过让着你而已,你不要太过分了!”

高石青抢先一步回答。

“再说,不就是句姑奶奶么,我替他喊了。”

“姑奶奶,姑奶奶,姑奶奶,姑奶奶……”

“你听够了么,听不够,小爷再给你多喊几遍!”

说着说着,高石青更加的激动了。

水无念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哈,看不出来你们关系还不错啊!”

“那是,咳咳……”

乐笙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却不经意拍到了自己断裂的肋骨,忍不住咳了出来。

“我表弟,可是世界上最贴心的表弟了,任凭别人用世间的一切来同我换,我也是绝对不能换的!”

“嗯,”水无念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很维护你。”

乐笙看了一眼高石青的方向,随即转身作揖。

“姑奶奶!”

他高声喊到。

“既然是我们兄弟打赌输了,就要实现赌约,让我表弟来代替我说出这种话,我做不到。

还有,姑奶奶,刚刚是我表弟失礼了,实在抱歉。”

说着,乐笙的腰弯的更深了些。

“念儿。”

台下,水凤兰轻声呼喊。

“不过都是小孩子的玩笑,不用放在心上。”

说着,她微微一笑。虽然说这高家的小少爷脾气性格是顽劣了些,倒也是一个好苗子,为人处世从不会避讳什么,直来直去的性子,虽然有不少人心生怨恨,但是喜欢这直爽性子的人也大有人在。至于是不是因为他家中势力,这一点就只有那些人自己知道了。

只是,虽然水凤兰这样说,但是水无念并不想轻易地放过某人。

“知道为什么水家在别人面前总是矮人一头么?”

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蹲在擂台上俯视着水家姐弟。

“所谓敬人者,人恒敬之,爱人者,人恒爱之,就以今天这件事情举个例子,这个小子大言不惭口出狂言,说什么他若是水凝霜的子嗣连活在写个世界上的勇气都没有,可是作为当事人的你呢,忍气吞声,你以为这样他们就能得过且过?

呵,不去实话告诉你,根本就不可能。

你永远也不知道人类有多么的无聊,他们可以揪着你一件芝麻大小的事情一直不放,然后无限放大,可能原本你也只不过是换了一件和平时不一样的衣服,多和异性说了几句话,他们就会以为你要出去招花惹草,不守妇道。

这就好比你把九十九件事做的完美无缺天衣无缝,可是当你滴一百件事搞砸了,他们只会记得你第一百件事败的有多惨。”

“人,真的是一种很无聊的生物……”

“念念……”

“呵,好意思说让别人尊敬你,你这种废物,值得别人尊敬么……”

高石青不服气的大喊,却被乐笙狠狠地捂住了嘴巴。

“阿青,你……”

倏然,高石青挣脱了乐笙的禁锢,直冲着水无念大喊大叫。

“水无念,你不过是一个废物,我表哥看你可怜让着你,你还得寸进尺了?怎么,不让我说水凤兰?我偏要说,水凝霜是个耻辱,她的女儿也是个耻辱败类,天赋好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一个从下等位面来的下等人,她这一辈子,也不过如此,哈哈……”

高石青怒极反笑,本来还算是阳光俊朗的面容,这时却十分的狰狞。座位席上,君无离眸子里寒光闪烁,若不是有上官秋明几个人压着,怕是这时高石青早已经身首异处。而台下的气氛此时也并没有多轻松。

同样的,水家姐弟听到高石青这一番言辞之后,更是暴跳如雷,偏偏念念不为所动,还笑着拦下了他们两个。

水无念跳下了台,嘴角的笑容再次扬起,似乎和之前一样,但是任凭谁都能看得出,那一双实地的瞳子里隐藏不住的凛冽杀意。

她缓缓的走到高石青面前,直接掐着他的脖子举起来按在了高高的擂台墙上。

“阿青!”

见状,乐笙急忙上前,试图救下自己的表弟,可是本来就打不过水无念的他,又怎么可能在水无念手中救下人。至于周围的人,哪里肯上前,虽然水无念是个废物,但是依照现在的状况来看,她很有可能成了武修,否则,乐笙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在她手中能吃亏。再者,少一个人和他们竞争三位院长的爱徒之位,他们求之不得,水无念动了高家的小少爷,高家的人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水家,这样一举两得,还能看热闹的事情,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参与。

洞悉众人心中所想,水无念嘴角的邪笑更加可怖。

“怎么样?”她微微挑了挑眉,“是不是很好奇,刚刚还和你称兄道弟的这群人,为什么一个都不来帮你……哦!不对,是除了你的表哥没有一个人帮你。”

“你……放开……我……”

“呵,”她冷冰冰的笑了笑,“放开你,你觉得,我会放开你么!”

“咳……水无念……我知道我表弟他……让你很生气,但是,你有什么冲我来……不要对我表弟动手,都是因为我我表弟才一时气急才……”

“吵死了!”

水无念无情的打断了乐笙充满了恐惧和担忧的话语。

“放心,我暂时还不想要了你表弟的命,他的命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她头也不回的回答。

“不过,小少爷,作为当事人的你,感觉如何?”

“明明是家族继承者之一,却没有人帮你,任你是生是死,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嗯?”

“我……不会信你……”

高石青艰难的说到,双手紧紧的捏着水无念的手,脸色涨红,似乎下一刻就会窒息而亡。

“我说都没有说,你怎么就这么快回绝我。”

她笑得更加开心,贴近了他的耳边轻声说到。

“人啊,真的很无聊,死了一个人他们求之不得,多了一个人,他们怨天载地,显然你就属于前者,对他们来说,你的死,可以毁了那个遭人唾弃的水家,还能少一个人和他们竞争,这样的好事,他们怎么可能搞砸。

对了,刚刚看你的眼神,是不是喜欢你表哥,却怕他嫌你恶心,从来都不敢说啊……”

“你胡说我没有……”

“没有什么?”水无念故作不解,“不喜欢你表哥?可是为什么在我说出了他的状况之后,你的眼睛里,都是满满的担忧,和说不出口的暧昧呢?”

说着,水无念慢慢离开了他的耳边,嘴角的邪笑,在高石青看来,更多的还是嘲讽。

“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

他放弃了挣扎,眼神涣散,口中念念有词,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见此,水无念也不好说些什么了,慢慢的松开了手。乐笙也急忙上前,仔细查看高石青的身上有没有什么严重的伤。

“阿青,你没事吧?”

乐笙十分担忧,但是回应他的依旧是高石青不明所以的呢喃。

“不要以为你隐藏的很好,再好的伪装,也会有破绽,见不得他受伤,这就是你最大的破绽。”

水无念收起了自己邪气的笑容,冷冷的表情,漫不经心的态度,似乎引出了别人心魔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水无念,我是输给了你,但是不代表,你可以随便动阿青!”

“动他?”水无念回过头,睥睨着他,“他这种连自己内心都不敢直视的废物,也配我来动手?”

“水无念,你……”

“我什么!”水无念的语气此时也明显多了几分恼怒,“你的表弟,出言不逊,辱我家姐,此为不尊,作为学院弟子,无视师长,说好听点是口吐芬芳,说不好听点,放着德高望重的院长面前诋毁他人,此为不敬,这样不尊不敬的人,我把他剁碎了喂狗,都怕脏了狗的肠胃。”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与执事先生的恋爱笔记与执事先生的恋爱笔记離歡|古言他腹黑、神秘,这样的执事兼青梅竹马实在是令她无法自拔。這一場大野狼與小紅帽的戀愛,执事先生与贵族小姐越矩的爱情,會如何發展?与执事先生的恋爱笔记,该如何谱写?
  • 时轮之星时轮之星樱花港|古言一次意想不到的穿越,一次机缘巧合的爱情,最后到底谁会胜出?
  • 后宫斗之棋逢对手后宫斗之棋逢对手青黛素颜在江西|古言岸琪面若芙蓉之貌,似牡花之盛开。贤蕙如兰蕙皇后,却惨遭奸妃洪桃之毒手,再有嚣张跋戾之菊妃暗中使计,害死纯良之女腊妃,原来刁蛮如艳妃也变为冰冷性情,本份如莺妃祸及伤残,唯有一枚暗棋(女主岸琪),在宫中如昙花盛开,脱泥藻而涤世。蓝颜神兽饕餮拥帝王之血,抗争魔教,巧被岸琪相救,免一时之难。后宫风起云涌,她是否能够洞若观火,乾坤在握?她让世人知道,一个柔弱的闺阁女子,不止知风月,也知乾坤!
  • 测试作品一测试作品一bwkpjq|古言不要在内容简介中泄露你的QQ,以免被他人冒用请先选择标签,
  • 倾世之恋:陌上待与君同归倾世之恋:陌上待与君同归但为君兮|古言她,跟随父亲远贬岭南五年,终遇赦还京,历尽坎坷仍不改坚毅心性 他,本与她结缔鸳盟,却为前程违背本心,过尽千帆后方知她实乃毕生所爱 她与他,是天定的缘,是一世的纠葛,一世的痛与爱
  • 人间自有丞相在人间自有丞相在阴阳相面|古言其实文章很简单,没有什么大的起伏,就是丞相夫妻的日常生活。宠文he1v1。“我宠你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妻子,而是我爱你。”“说,你是不是想要纳妾了。”某女伤心哭泣。“……”“你不说话,难道想要休了我。”伤心~“是我的错,终究是高估了你。”文章文风不定,不定时更新,但不会弃坑,欢迎入坑受骗。
  • 悍妻当家悍妻当家梦中说梦|古言小竹现身说法告诉你,男人可以有多渣!你在家怀孕生孩砸,他在外跟小三那啥啥;你在堂上伺候他老妈,他在你屋里和丫鬟么么哒!你以为步步忍让就有富贵荣华?他叫你净身出户从此天下虽大无以为家!遇上这样的男人,甩了他还是踢了他?你已决然转身远走天涯,他却又换一副嘴脸邀你卿卿我我花前月下!小竹傲娇转身:覆水难收,滚你丫!
  • 妃要出墙,王爷靠边站妃要出墙,王爷靠边站陌路的鱼|古言她,来自异界一缕孤魂,惨死在挚爱之人的手下,一朝穿越,灵魂重生。命运被她改变,朝代为她颠覆,只为得红颜一笑。将心摘下,双手奉上,她却不屑一顾。
  • 风起云涌呆萌傻妃风起云涌呆萌傻妃泫宝|古言一朝穿越,原本冰山变萝莉?双重性格?萝莉只是伪装,冷!冷!冷!看女主用卖萌打造幸福人生and一片天下
  • 废柴五小姐太张狂废柴五小姐太张狂潇之殇|古言她,宇文雨,菲灵国第一大修仙家族,宇文家庶出小姐,因出生测出是十灵根,被视为废材。母亲意外死亡。直至10岁时被嫡出姐姐殴打致死,当她再次醒来,已不再是那懦弱无能的灵魂,取而代之的是21世纪的杀手至尊“红心女王”。她,杀手界至尊“红心女王”,从小被杀手组织培养,因不受控制却离奇穿越,穿越到了被打死的废柴小姐身上。还多了个随身空间?!前世,她活得太累,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当灵魂的再次结合,融合了魔和妖血脉的她又将创造出怎样的神话!什么?!你想嫁给皇帝,皇帝位置给我我都不要。什么?!你把神帝器当成祖宗供着,这种东西我都送给乞丐了。不要说我你狂,我比你更狂。【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