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4章

吕宁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千山一句话给打开了,他想告诉千山,自己很幸福,可是不等他开口,心头突然只剩下了疼痛,好像有东西要硬生生将自己的心肺扯动。

千山见吕宁神色有异,知道她是毒发了,她赶紧起身去叫苏冰,却不想吕宁已经拉住了她的手。

“他们都没有办法的,来了也是白白慌乱一场。”

“可是你吐血了。”看着吕宁嘴角溢出的血,千山眼中漫出了泪水,虽然她一遍遍告诉自己,没关系,可是看着这最真实的从身体里涌出的色泽,她的心慌乱如麻。

“有你陪着,死我不畏惧的。”吕宁轻声一叹,就使劲将千山拽到了的自己的身边。

千山担忧吕宁的身体,她不敢乱动,乖巧地依偎在吕宁的怀中。

两人轻声地说起过往,那些啼笑皆非的往事让他们脸上都漫着幸福的笑容,好像生死都已经和他们无关。

喜宴结束后,苏冰已经微醺,她握着君泽天的手,轻声说:“咱们回宫继续喝好不好?”

苏冰说话的时候,媚眼如丝,君泽天看着已经心猿意马,自然点头答应,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苏冰的任性。

比如此时,他们就坐在采薇宫的房顶上,房脊上摆了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有一个酒壶,两个精致的玉杯,苏冰半眯着眼睛看着君泽天,身上青衣随风而动,说不出的恣意风流。

和苏冰的无所顾忌相比,君泽天则一直在担忧,担忧苏冰会跌落下去。

“君泽天,这样的好风好月,你却胆战心惊的,真是辜负了美景。”苏冰自然看出了君泽天的紧张,忍不住嗔怪道。

君泽天却不说话,只是安静看着苏冰,眼中全是温柔缠绵。

“君泽天,你这幅样子,让我觉得自己像极了京默,你又不老,非要装出一副父亲的样子,真是……”

苏冰讨厌死了君泽天现在的一本正经,像个老顽固,尤其是他看自己的眼神,好像阅尽千帆的样子,让她没缘由地觉得挫败。

君泽天还是没有说话,苏冰心头微堵,觉得自己拼尽全力出招,最后却落到了棉花上。

“君泽天,你就不能像千山一样,勇敢一点,如果有一天,我也身重剧毒,朝不保夕,想想你今日隐忍克制,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苏冰被君泽天淡漠的样子逼急了,终于亮出了真刀真枪,她今天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和君泽天在一起,不达目的,她是绝不罢休的。

她要逼着君泽天放弃自己的坚持,可是她的话刚说完,君泽天已经伸手揽住了她的腰,他在她带着酒意的红唇上辗转流连,很很吮吻,好像要见苏冰都融进自己的骨血。

苏冰得意地抱住君泽天,缓缓回应,身体也跟着叫嚣沸腾,她紧紧抱住君泽天的腰,好像在大海中抱住了救命的浮木。

就在苏冰以为自己要得逞的时候,君泽天的动作却停止了,他狠狠地叹了口气,满目忧伤地看着苏冰,保证一般地说道:“苏冰,你放心,咱们不会有那一天,我不会允许那一天发生的,这样的事情,你想到不要想会发生,不会,不会。”

君泽天说完,继续吻住了苏冰的唇,好像只要他和苏冰这样的亲近,苏冰就再也不会离开自己。

苏冰嘴角含笑点头,心底却是一片苦涩,她对自己身上的毒依然无处下手,自己预料的这一天,可能很快就会到来。

只是这样的事情,煎熬她一人就够了,她怎么舍得让君泽天心疼。

今天只是一个简单的试探,他就已经丧失了理智。

苏冰温柔地抚上君泽天的脸,而君泽天也终于结束了自己霸道的吻,他深情地看着苏冰。

许久,才说了一声:”你喝醉了,我带你下去,早点歇着。“

苏冰看着君泽天,没再说话,但是她很清楚,今天,自己失败了。

“苏冰,我们会有长久的未来,咱们可以慢慢来,不着急的。”

君泽天的安慰如刀一般切割着苏冰的心,他们真的还有长久的未来吗?连这朝朝暮暮都没有,他们的未来又在何方?

即使她信心满足,都依然想贪心地守住属于他们的朝朝暮暮怎么办?

君泽天说完话就将苏冰从房顶上带来下来,将苏冰放下之后他逃一样地离开。

他能用理智克制住自己的心意,却没办法隐没身体的冲动,他疯了一样的想和苏冰在一起,即使他明明知道不可以。

他怕,如果自己不逃,就会沦陷。

苏冰,是他生命中的一场瘟疫,也是他逃脱不了的宿命。

苏冰看着君泽天的背影在自己的眼中消失,她努力控制着眼中的泪水不落下来。

但是心底,她还是慌了,怕了。

她可以再任何人面前坚强,但是面对君泽天,她却情不自禁地软弱。

她没有告诉君泽天的除了自己中毒的事情,还有就是吕宁身上的毒,她已经心中有数。

可儿的狠毒,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在他们接受的程度之外。

所以即使软弱,她都明白,前面,还有大仗要打,容不得她儿女情长,容不得她犹豫退缩。

都说物以类聚,所以在短暂的悲伤和失落之后,苏冰振作了起来,而和吕宁共度了一个无望的洞房花烛后,千山就进宫了。

只是前山没想到的会遇到可儿,看着可儿带着面纱,娇俏温柔地站在御花园中,笑意浅浅地看向自己,千山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忍住,她忍得自己要爆炸了。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顾虑太多,她真想杀了这个女人,永绝后患。

“恭喜千山姑娘喜得佳婿,我都后悔昨天没去喝杯喜酒了。”可儿的样子好像真的为千山高兴,尤其是眸子里的真诚,绝对能将不知情的人欺骗。

“幸亏如贵妃没去,不然我会控制不住在酒杯中下毒,那到时候好端端的喜宴闹出人命,可不大吉利,所以我得谢谢你没有去喝喜酒。”千山早就知道可儿的真面目,也不愿意和她虚与委蛇,说出的话让可儿都变了脸色。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也是希望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我是真心的。”

千山的话好像伤害了可儿一样,她委屈地眼睛里都蓄满了泪水,她轻声细语地说着,那话语听着真诚,却让人毛骨悚然。

“你还真敢说,你那真心都淬了毒,你难道没发现你真心对待的人全死了。”

即使没有吕宁的事千山都讨厌极了可儿,而吕宁现在身上的毒,即使苏冰不说她也可以肯定是可儿的手笔,所以说出的话毫不留情。

“可儿,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白莲花了,有话就痛快开口,没话就赶紧让路。”

千山的话说完,可儿好像变脸一般,脸上的笑容就散了,之前满是委屈的眸子里也瞬间盛满了寒意,她笑着对千山说:“不知道千山姑娘对我送你们的洞房花烛是否满意?”

“你料定了我不会杀你是吧?”千山真的快要忍不住了,她真想马上杀了面前这个虚伪狠毒的女人。

“我可以成全你们,但是我有条件。”可儿好像感觉不到千山的怒意一般,很平静地说话,那悠闲地语气,好像是在说着谁家的家长里短。

千山盯着可儿看了很久,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不能中了可儿的算计,可是她终究还是抵抗不住可儿话语的诱惑。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可儿清楚,千山是在等她的条件。

可儿听到君泽天声音的时候神色一怔,猛地就回过头去重新戴上了面纱,等她回过头来的时候君泽天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师兄,好多天没见你了,你……”可儿妩媚地笑着走向君泽天,却没想到君泽天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走到了双胞胎的面前,他俯身看了下两个孩子,确认他们无恙之后就一手牵着一个准备离开。

“以后不许再和陌生人接触。”君泽天有些恼怒地对双胞胎说道。

知道了双胞胎和可儿在一起,他不管不顾地就赶了过来,他掩饰不住心底的慌乱,他不敢想如果孩子真的有个万一,自己和苏冰要怎么办。

好在,双胞胎还好,心放下之后,他忍不住指责两个孩子。

他很清楚两个孩子的本事,他们能站到可儿的面前,肯定是想办法甩开了保护他们的飞龙卫。

“父皇,她不是陌生人,她是母妃。”京默却全然不管君泽天此刻的担忧,很认真地说道。

君泽天看着面前认真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个所谓的母妃。

他很清楚,两个孩子此刻是在试探,他们一直在说父皇和妈妈离婚了,他们貌似无心的话语,其实一直都在试探着他们的态度,而今天,他们将矛头对准了他的妃子们。

“你们俩人只有父皇和妈妈,没有母妃。”君泽天知道孩子们在等什么答案,而这个答案显然也是他愿意给他们的。

只是一直亦步亦趋地跟在君泽天身后的可儿,在听了他的话之后,脸上努力维持的笑容都僵住了。

“漂亮姐姐,你可能做不了我们的母妃了,我父皇说我们没有母妃,不过我父皇和妈妈离婚了,只要你医好了自己脸,你还是有机会的,你要加油。”京默在得到了君泽天肯定的答复之后,突然回头很认真地对可儿说道。

可儿的脸色变了又变,如果不是君泽天在自己面前,她要伪装自己的贤良淑德,她真想马上就撕碎了这两个孩子。

可恶,真是可恶至极,和他们的母亲苏冰一样,都该死。

“师兄,你是因为我的脸才不喜欢我的是不是?我只是过敏了,过几天就会好了,你不用担心,他们是你的孩子,我不会伤害他们的……”可儿对着君泽天的背影轻声地说着,可是君泽天却好像连听都没听,只是慈爱地牵着两个孩子的手快速离去,好像躲避瘟疫一般。

他来去匆匆,连看可儿一眼都不曾,好像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背景。

看着君泽天离开,可儿突然伸手抓住了一朵开得灿烂的红色菊花,她紧紧捏在手中,等她终于展开手的时候,那花已经血肉一般萎顿在她的手心里,鲜红的花枝好像浓稠的血。

“去告诉宋云礼,马上把人给我送过来,不然我跟他没完。”可儿突然转身,对着身后的侍女高喊,她狰狞的面容像极了深夜游荡的厉鬼。

而成功将双胞胎带离可儿的君泽天面色也没好到哪里去,尤其是听到重楼

说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的时候。

“以后,不许和那个女人接触,不然打屁股。”君泽天此刻才终于明白了,孩子是要宽严相济的,之前自己一直想弥补两个孩子,所以对他们很是纵容,却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

“父皇,那个女人存了坏心,我们只是想去探探究竟,我们还小,她不会防备。”重楼一反之前在可儿面前的呆样,很认真地给君泽天分析道。

京默只是笑着看着重楼,看他一本正经的将母亲的话搬来说服父亲。

“你们还小,父皇会保护好你们的。”君泽天以近乎不敢听下去了,这样懂事的孩子让他很心疼,如果不是自己这个父亲太无能,他的孩子完全不用在小小年纪就这样懂事。

“可是父皇,我们也要保护妈妈。”京默和重楼在听了君泽天的话之后都有些感动,心有灵犀一般地同时开口。

君泽天看着两个懂事的孩子不由得呆住,只是再懂事也不过是个孩子,他决定找苏冰谈谈,他们不能让孩子再涉险。

只是等他带着两个孩子到采薇宫的时候,采薇宫一片静谧,只有凌贵太妃呆呆地坐在大殿的椅子上,眼睛直直的看着苏冰安置病人的房间门口,连君泽天走进来她都没有察觉。

“如果担心你可以进去看看的。”因为双胞胎刚刚涉险,君泽天还惊魂未定,所以看着失魂落魄的凌贵太妃,他有些感同身受。

凌贵太妃抬头看了眼君泽天,不住地摇头,她不敢看,她怕自己会心疼,她在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只要在这里等着,规儿就会活蹦乱跳地走出来。

她耳边只响着之前苏冰对自己说的话,她有办法让规儿像正常的孩子一样。

上一章第513章
下一章第515章
同类热门
  • 冷酷王爷的冷情王妃冷酷王爷的冷情王妃莫黎殇|古言她本是21世纪的一枚杀手,在做任务时没有挂掉的她,却在一次睡梦中魂穿到了轩辕王朝将军府有名的草包小姐身体里。从此,她便成了她。 本想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忘记自己的身份重新悠闲地生活,可是在一次暗杀中,她有另了要变强大的决心,于是她开始暗暗的发展自己的势力。 实力弱小的她面对暗杀,虽然知道是谁,却不能为自己讨个公道。面对赐婚,她无法反抗国家这个庞然大物,所以她只有忍。忍到自己足够强大的那天。 本想在自己强大之后就离开他,可等到哪一天真的到来之后,她却发现自己的心里已经住进了那个冷酷的他。明白了自己的心后的她决定要守护这份属于自己的幸福。 他,轩辕王朝的翌王爷,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琉璃阁阁主,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本视女人如无物的他,在一次街上遇到女扮男装的她时,被她的才华和身上那种独有的气质所吸引,不知不觉中被她偷了心。 从此他宠她,无论时间、地点。他护她,无论是非对错。
  • 清河婆娑清河婆娑梵言公子|古言易都西楼宿扶怀 长安侯府晏归暮 金凌球玉扇窗 一枝梅花秀芬芳 洛阳城里霜似雪 孤傲寒窗人未绝 那便是…… 来也成空去也成空
  • 帝心蛊,多情误帝心蛊,多情误送你一颗小橘子|古言她为爱背出豪门,叛离家族,只想与爱人平安相守一世;他为爱相争权势,只为还她尊贵荣宠;她要的,他没有给,他给的,她不想要;她的爱尽了,只守半生回忆;他的爱未尽,留下一生遗憾。阿诚,这人世艰难,你如何留我一人。希音,痛彻心扉,我也舍不下你。
  • 家有悍妻妾身有礼了家有悍妻妾身有礼了枫火岚烟|古言“臭狗妖,你这厮莫不是想背着我养小三!” “没有。” “你妈妈的,胆儿挺肥啊,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 “你能不能不要出口便是骂人?” “哟呵~现在翅膀硬了是吧?你不知道这是我口头禅吗?老娘现在可是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你可是不服!” “……” 戏剧学院大三学生桂若兰因一次意外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然后凭着自己的机智聪明与三皇子秦容若以及一系列正邪两道的人物之间发生了些啼笑皆非的故事与纠缠。 有欢笑,有泪水,有感动,也有阴谋诡计,但这世间唯有真挚与真情才是万古流芳的东西。 东风吹,战鼓擂,我是桂桂我怕谁!
  • 花香雪花香雪小猫千里|古言白王城无上尊贵的纯血公主,神秘的叫许愿的男人。在我对你倾下全心的时候,我才明白一句话,伤害你最深的就是你最信任的人。黑云压城城欲摧,黑龙关上,许灵鸢一身黑色龙袍手里提着锋利的金色刀,注视着关下,那个绝代风华的男子。我把敌人当爱人,引狼入室,我活该…许愿,很多很多年后我都再也没有见到你这种人了,剑眉斜飞,写尽风流。你贪我不言语,贪我寡恩复仇的心,贪我死水波澜拖沓的感情。而我爱你,爱你不知悔,爱你不消弥,爱你卷走我分割我毁灭我的瘾,你我终惶惶遇,你止于此,我止于你。许灵鸢,沧海桑田了。曾经,你在三月的春里酿着桃花酒,多情的花儿染红你的袖,我提着幽幽的愁,来找你讨杯酒。许灵鸢,我真的爱了你很多年。
  • 萌妻抱腿:修罗帝君追债路萌妻抱腿:修罗帝君追债路染尘倾华|古言妈蛋,寒逸逸觉得她真的很倒霉,一出门就莫名其妙的欠了债,欠债就算了,还是欠了一个帅哥的债,帅哥也就算了,而且还是一个心胸狭窄、小肚鸡肠的帅哥,小肚鸡肠也就算了,但是,有谁能告诉她,为何欠个债她就跑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呵呵哒,你猜对了,那地方就是古代,穿越到古代也就算了,可这里居然是个不知名的朝代,这让她学了那么多的历史干什么用呢?等等,那个比女生还漂亮的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这货的智商变低了(俗称智障),哎,算了,同是天涯沦落人,带上这家伙一起闯江湖,路上顺便欺负一下这家伙,报他坑她的仇。可是,没人告诉她,为啥这家伙智商变高后会不断欺负她呀。
  • 邪妃至上邪妃至上慕水天寒|古言“帝小九,要不要考虑嫁给我。” “瑶瑶……” “啊?” “你要不要考虑这样皮上天的后果是什么?” “……” 王牌特工,金牌律师。 一朝惨死,异世重生。 凤眸初睁,韶颜倾城。 废材无能,弱不禁风? 一路成长,炼药锻器,驯兽御灵。 前世死因迷雾重重,抽丝剥茧寻回记忆。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且看她,不……他们一袭白衣走天下。 “等你万年,最后你还是我的。” “我是你的?” “我是你的。” “唔……这个可以有。” (集n种风格于一身的甜宠1V1,前期小尴尬——乱,后期很浪漫——甜。不喜欢的小可耐点xx,作者萌新,不接受人身攻击。) 【前方高甜,狗粮来袭!!】
  • 逃跑千年的诅咒女王逃跑千年的诅咒女王胡杨淋|古言乌黑的鲜血从七窍流出,身体发出乌红的光芒,映红了半边天。徐淋雨盯着三丈远处爬向自己的白凤明华,眼中全是死寂“白凤明华……我诅咒你……生生世世都不得善终,永生永世……都得不到真爱”一大口鲜血从徐淋雨口中喷出,仿佛耗尽了她所有的光和热。白凤明华哭喊着拖着自己破败的身体向着她的女孩爬去“不要,淋雨快停下来,我爱的一直都是你,从未改变,一切都是误会,我可以解释清楚的,我可以说清楚的,我可以的,快停下来……淋雨……淋雨”离徐淋雨的身体还有最后一丈,也只能看着她的身体华为星星点点,飞向了天空。刹那之间,白昼突然黑下来了,一轮大大的月亮仿佛为了迎接这一场盛宴。后世一直流传那一场灵魂献祭,天黑了三天三夜。
  • 画娘子画娘子瑶鱼儿|古言她是临摹世家的唯一传承者,拥有绝佳临摹的天赋,引起了各方势力的忌伺,在被追杀与争夺下,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不断逃亡与隐藏。冥冥中却遇上了他,诡计多端,狡猾奸诈,无利不往的商人。究竟是倒霉还是异性相吸?“怎么又是你?我都打扮成乞丐这样子了,姑奶奶放过我吧。”“你最近缺德的事做多了吧?运势这么低。来人啊,此人乃赫兰家族大少爷,要杀要剐冲他来,不用客气。”“怎么不冲你去?”“因为你是男子汉大丈夫,男子汉就应该有所担当。”“担当?”“赫兰钥在此处!打!”“荀宓,我跟你没完!”
  • 弃妃有喜:王爷,宠上天弃妃有喜:王爷,宠上天顾言言|古言前世,她为了所谓的爱人害死了自己全家,辜负了深情的王爷,最后死于非命。今朝重生,虐渣男,揍女配,过上了开挂的人生,哪知道前世宠自己如命的王爷却厌恶自己!这种违反自然规则的事情怎么允许!于是,征服美男王爷,成为她走向人生巅峰的附加条件。谁说女子不如男,泡王爷、冲锋陷阵、权谋游戏……玩转天下无敌手!“王妃,大事不好,王爷今晚要惩罚您跪搓衣板。”某女雄赳赳气昂昂:“没关系,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