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3章 魔羯天天

冥河之边,界碑过处,随着越接近幽冥地府,危险也就接近一分!

秦升一脸的严肃,身上紫炎骤开,化作一道紫光,手中魔刀已经出现,“给我停下!”随着秦升怒吼一声,只见两人也知道秦升已经追来!

“喝!”雄一声怒吼,只见声如狂狮,拳头一握,巨大的冲击瞬间释放,秦升不明两人能力,不敢硬拼,于是魔刀一横,刀身与拳劲先撞,秦升退了回来!

随着秦升空中一个空翻,卸力落地,“这个家伙的力道,还有他的声音,应该就是在祭坛听到的!”秦升一招试探,便知道了雄的力量,绝非一个弱者!

只见雄和沉鱼两人落地,看着一声紫炎的秦升,对视一眼,战斗一触即发!雄的背后背着一个兵器,只见包裹起来,似乎是一件长兵,应该就是战刃无疑!

“一身紫炎!手执黑色魔刀,看来你就是魔宫少主秦升了?”开口的正是雄,雄虽和秦升并未谋面,但是两人都清楚,不论是实力,还是名声,都早已经传遍三界,秦升也不多说,一伸刀!

“雄?放下战刃!我们就此离去,如若开战,生死有命!”秦升知道,雄不可能轻易的交出战刃,但是拖延时间,只会等来援兵,所以秦升明知道不可能,还是去用威严来试探一下!

“哈哈哈……”只见雄开口大笑!“我该说你胆识过人呢?还是不知天高地厚?身处逆境,竟然还口出狂言,不用说我们两个人,就是我一个人,与你一战,胜的定然是我!”雄的声音戛然而止,双眼怒瞪秦升,犹如狂狮看到猎物一般。

秦升却看着雄背后的战刃,生怕一眼不看,丢了一般!“现在已经身处冥界门口,对方随时都有援兵赶到,别说是战刃了,就连我自己都恐怕难以全身而退!如果开战,以一敌二,虽说不至于占上风,但是也绝不会败!”秦升想到这里,手中的魔刀也握紧了几分!秦升正在盘算,却见眉头一皱!“好像哪里不对劲?刚才我追赶过来之时,吴非和瓶儿已经开战,现在却动静全无,而且四周有灵力环绕,不妙!”秦升脑袋之中瞬间警惕了几分,右手握着帝皇,左手之上,鬼火瞬间出现!

只见鬼火一出,瞬间犹如地狱一般,阴森恐怖的气息油然而生!随着人间炼狱的灼烧,绿光冲天,四周如同扭曲了起来一般,随着灼烧,空间都发生了变化,现出原貌之后,一个女子出现在了秦升的面前!

女子一声红色战衣,头发三七分,偏右高马尾扎起,落在了右肩之上,左右两侧长发落在脸颊,水汪汪的大眼睛,上身战甲露肩露脐,下身短裤战靴,腰腿有两块红布装饰挂件,左肩右手腕各有护腕,红布装饰也挂在上面,整个人看起来犹如火焰一般热情的红色,面容姣好,嘴唇艳红,看着却只有十五六岁一般,天真无邪!正是摩羯座斗士,天天!

“魔族秦升!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识破我的幻境!以术破阵!我这幻之境也不过困了你三分钟不到!”随着天天挥手,只见法杖在手,一边是斜刃,犹如弯月,一面犹如星星一般!随着一转,背负身后!

“十二星座斗士,个个能力出类拔萃,秦升领教了,魔幻之能的摩羯座天天!就是你了吧?”秦升心里虽急,但是天天主动挑战,秦升也只能应战了!

“哼哼,这话,倒是有点带高帽子了!十二星座能力的确都是异能者之中的佼佼者,但是我比起其他斗士,还都是逊色了许多!困了你才三分钟,真是有些惭愧呢!”天天的心中也在盘算!自己的实力,虽说战斗力不及其他人,但是论幻术能力,还是首屈一指,但是自己和秦升初次战斗,还是出其不意,竟然还是被秦升破解了,天天虽然心中不服,但是却有不得不小心应对,秦升的名声,实力,可都是最强的!

“既然知道我的来意!你若是执意拦我!我便只能从你的尸体之上趟过去!”秦升知道,时间已经不多,双眼坚定,杀意已决!狠话一出,气场随之变化,霸气无比。

“哈哈哈!”天天不怒反笑,“你还真是有些托大呢!我虽力量不及你,但是我也不是随便就能被打败的!不用多言,动手吧!”天天衣服之上,红布无风自起,身上散发着红色光芒,瞬间将周围笼罩了起来!

秦升众人都展开了战斗,但是天恒和泰安去斗的难分难解!

“额啊!”随着两人怒吼连连,兵器的不断的碰撞,天恒双刀亦分亦合!

泰安的巨斧虎虎生威,两人战势正酣,又一次撞在了一起,两人怒目相对,虽说天恒比泰安低了将近一头,但是力道上,天恒却是不遑多让!

两人均属于力量型的,用力相克,却是谁也不动半分,但是,倘若谁在此时动了一分,便是弱了一分!

天恒不退半步,因为其背负了整个队伍的命运,若是自己倒下,其余的队友,便更是危险了几分!天恒想到这里,顿时身上银光变化,瞬间金光暴起!“呀!哈!”随着天恒一声怒吼,

“咣!”刀刃与斧头相撞再次相斥,天恒怒吼,泰安怒喝!两人气势恢宏,声音洪亮,一击之下,两人瞬间双腿没入沙土之中,两人相持不下,天恒虽在水中,但是犹如辟水珠的能力,流下的汗水,瞬间消散在了周围!

天恒明显感到持久的高强度战斗,让自己都有些汗流浃背的柑橘!“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再不能速战速决,就没办法支援老大他们了!恐怕他们面临的,是比我更加艰巨的战斗!”天恒越想越急,手上用力一推,却见与泰安不相上下,自己加大力道,泰安斯咧着嘴,巨斧也变得更重几分,丝毫前进不得!“我去你大爷的!”天恒恼羞成怒,一跃而起,一头与泰安撞了上去!

“啊!”泰安只感到眼前一黑,脑袋如同被大锤砸了一般!顿时泰安拔出沙土中的双腿,连连后退几步,摇头晃脑,手中的巨斧也摇摆不定!只感到头昏眼花,眼前一阵阵发黑!于是摇摇脑袋,定了定睛,看着天恒,怒目圆瞪,气的不可方言,天恒冷哼一声,挠挠自己的头巾!

“小雨说的没错,关键时刻,还是脑袋管用啊!”天恒却不知道小雨说的动动脑袋,并非这个意思!天恒此时一挥虎魄,瞬间金光泛起,天恒正欲乘胜追击,白虎随之油然而生,金光渡过,虎啸一声,金虎已经现形!

泰安刚稳住脚步,却见金光万丈,一声呼啸,金虎瞬间下来,随着一声惨叫,瞬间爆裂开来,金虎巨大的冲击,都撞在了泰安的身上!轰!一声爆炸的声音传来,只见天恒双臂护在身前,整个人被巨大的冲击逼退了许多,天恒长叹一口气,终于,是结束了!

就当天恒准备离开之时,却见身后瞬间泛起了金光,天恒一愣,手中的虎魄开始颤抖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还没有打倒泰安!

天恒一击致命,是胜是负尚且不知。但是小雨和左对战,水下不比陆地,但是小雨的灵力并没有什么变化,随着小雨手势连催,只见藤蔓在水下,犹如一条条水蛇一般,灵活自如,左缠右绕。

阿左虽然在水中行动自如,面对藤蔓也只能来回穿梭,来回之间,被藤蔓追了上来,却见阿左左手放光,随着挥斩,顿时藤蔓纷纷断裂,小雨自是看在眼中!

“可恶!完全找不到这家伙的弱点,藤蔓虽然坚韧,但是在他的眼里,和水草没什么分别,就算近身,也在举手只见,全部断裂,这样下去,迟早会落入被动之中!”小雨正在分心的时候,却见阿左已经脱离了藤蔓,瞬间冲着自己而来!“来的正好!”小雨也不躲避,手中的木灵棍瞬间出现,但是下一秒,小雨发现,拿木灵棍格挡,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就在这时候,阿左已经冲了上来,左手似乎化作了一只蟹钳,小雨躲避已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挡下,却见木灵棍一声脆响,“咔嚓”一声,瞬间断裂!小雨的左胸感到一重,两人带断掉的木灵棍瞬间向后飞去,小雨双手握着两节的木灵棍,双眼却始终难以相信!

自己的灵力凝聚,形成的木灵棍,竟然如此脆弱不堪一击!但是木灵棍的硬度堪比钢铁,但是却又轻巧无比!自己也是伸手就来,挥手便去的兵器,方便无比!

就在这时,小雨嘴一张,只见鲜血溢了出来,胸口的血迹渐渐映了出来!在水中犹如绽放的红花,向着四周散去!

而不远处的维罗双手舞动,沙土连挥穿梭,白却始终置身事外,左穿右插,看似十分被动!而维罗的脸上,却是严肃无比!一脸的凝重,十分认真!

这十二星座的能力,本来就是各有所长!自然大意不得,但是维罗万万没想到,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却让自己束手无策,看似压制,但是只有维罗清楚,对方根本无视自己的攻击,这样下去,只是白白消耗自己的灵力而已!

就在这时,维罗听到了小雨的惨叫声传来,回头望了一眼,“这个蠢货……”维罗微微咬牙,心中一急,手中却是迟缓了一下,白双手一伸,对准了维罗!

“就是这里!有破绽!”白双手白皙如葱,两个拇指相互掺着,十指张开,对着维罗,只见中央灵力汇聚了起来,对准的正是维罗的额头!“这个时候分心,注定你会失败!白羊!一击!”随着白的一声怒喝,却是听到羊咩一声!

白光降临,犹如白羊的犄角一般,冲着维罗而来,维罗微微咬牙,似乎早就知道,对方会趁着这个间隙来攻击自己,于是手指联动!

原来维罗早有计划,趁着白蓄力之时,沙土暗中运动,纷纷冲着白袭去,似乎想要趁着白不动的一刻,将其控制起来!

白看着维罗的动作,微微一笑!“一切,尽在掌握!”白整个人旋转一圈,瞬间在水下,犹如跳着芭蕾一般,旋转而起,带起了一股水流!导致沙土瞬间乱了轨道!随之脱离了沙土的包围!于是对着维罗说道!“没想到故意漏出破绽,让我攻击,然后趁机捕捉我!不过,没抓到我,还要承受一击!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吧!”白羊一击一击重来,维罗微微咬牙!

只见沙土纷纷暴起,随着一声轰动,维罗的沙土瞬间被击散,维罗只感到身边的沙土瞬间都被挤压一般,瞬间散了开来,就连遮挡的沙土,都瞬间如同负重一般,落在了地上,维罗看着散落的沙土,额头竟然渐渐裂了开来,维罗伸手崔动灵力,将破裂散落的沙土蓑衣修复!

“这个,不用你操心!”维罗手过之处,沙土蓑衣完好如初,维罗的心中却在诧异!“这十二星座的能力各不相同,但是这个白究竟是什么能力?看情况,刚才施展的应该是自己的强力杀招,但是面对防御极强的自己,却还是无关痛痒,她的能力,究竟是什么?”维罗思想了半天,还是没有结果,忽然想起,白躲避自己的攻击,了如指掌的攻击方式,就连自己下套,白都可以全身而退,似乎是未卜先知的能力!

“不用想了!再想下去,那个小朋友,可就要死了!”随着白的声音传来,打断维罗的思绪,维罗这才发现,小雨与左相斗,不过几个回合,小雨便受了伤!但是要让小雨和白对阵,明白的裸送!

“白痴!没死的就吭个声!”维罗虽然没有再看小雨,但是他知道,在水下战斗,和岸上完全不同,小雨吃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小雨听到维罗的声音传来,瞬间扭头大骂!“我靠,真TM疼啊!你个死面瘫,骂谁白痴呢?”小雨吐槽完,看着自己的胸口,虽为深创,但是血流了却是不少,胸口一滩血迹,还真是吓人!“这么盼着我死啊?我还偏不死,气死你,气死你!不过,你打个女生,半天都赢不了真是墨迹死了!”小雨一脸的不满,却见维罗冷哼一声!

“没死就太遗憾了!不过,你的血迹比想象之中更加恶心啊!”维罗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却是明白,两人话语之中有着无尽的火药味,传了出来!

“我呸!等下让你看到对面的血液,更加恶心十倍百倍,本大爷的欧型血,才是最美的血液!”小雨说着把断成两节的木灵棍对着,于是灵力随着手掌抚摸,便恢复了原状,小雨木灵棍一插地,指着漂浮在水中的阿左说道!“王八蛋,给我滚下来受死!等下,看爷爷不玩死你丫的!”小雨说着,身上绿色的光芒环绕,脚下的轮环阵旋转开来!三品上级轮环阵泛着光芒在水中照亮一片。

同类热门
  • 仙魔修真仙魔修真帅帅大魔王|玄幻修真界,一个资质废材到极点的少年,机缘巧合下,得到一块神格碎片,一位生命至高神的神格碎片!!带着神格碎片修真,两个字,牛B!!
  • 大唐狠人李阿彪大唐狠人李阿彪圆盘大佬粗|玄幻这是一本傻子写的书,没错,作者是个傻子。
  • 玄空苍天玄空苍天阿成啊|玄幻修真世界一个三流世界的废物一步步起来,后续穿越到一个地球的地方
  • 异界流氓军团异界流氓军团一路星辰|玄幻“单挑靠美女,上阵娘子军。”——死逗比刘宏的猥琐哲学。一道雷劈给屌丝统一异界的重大使命,啥都没有你在逗我呢!异能?嗯,反正这玩意儿是比魔法好使,没咒语不考验智商。没人?美人!你们召唤巨龙也太low了,看着不会吐吗?哥这里啥美女没有羡慕去吧!统一异界刘宏还有一个大麻烦……这么多人,婚礼怎么搞?
  • 仙修大陆仙修大陆陈卒|玄幻千亿万年以来,魔界为了开拓生存范围,开始攻击人族,仙界为了保护人类,不惜与数亿万的魔战争。仙界人手缺乏,投下大量功法授予人类修练,人类的悟性极高,虽然造就出了许多高手,但是因为人类的贪婪,不少的高手也因此而丧命。一位少年穿越来到了仙魔大陆,当他完全接收了原主人的灵魂意识後,发现自己的丹田已经复原了,於是他开始了他的修练道路。本书修练境界∶每一境界,都分为九品,以及小成、大成和圆满。淬骨─炼气─凝丹─浮虚─渡劫─元神─锻魂─仙者(魔体)─转世─破天。
  • 普宁大陆普宁大陆小帅03|玄幻这里是普宁大陆,这里有骑士.法师.召唤师..刺客,每个职业都有不同的称号,比如初骑士就是骑士中最低级的称号每个称号又分一至十的星级。而像他们陈家家主-------陈宇的爸爸陈羽就是骑士中排名第五的英雄骑士,他们陈家也是天北城数一数二的家族,唯有刺客王家和法师卢家能和他们陈家相争。骑士分为:初骑士.骑士.大骑士.神威骑士.天空骑士.大地骑士.骑士王.大骑士王.圣骑士.魔骑士。
  • 血月天辉血月天辉无恼无忧|玄幻重生异界的王阳并没有得到前世小说中那些主角的命运更是险些在参加学院活动中丧命。为了为死去的同学复仇而踏上的寻找真相的道路。帝都里的贵族,神圣教会里的神员,专找贵族麻烦的血月组织。随着线索的增多,王阳发现自己已经接触了一个非常恐怖的计划......
  • 废材二小姐,太受欢迎了废材二小姐,太受欢迎了愿你安好i|玄幻明明是的废材加傻子,为何如此受欢迎呢?只不过是换了个灵魂罢了。穿越到另个世界,看她如何降服整个世界,如何让他们死心塌地。他们不是很厉害么?为什么躺在地上的是他们?受伤的是他们?都是因为她!不,她想他们好好的活着。你们是骗我的,你们没事对吧,你们起来啊!!她的身边终究无一人,只剩她一人!为何要让我孤单的活着,你们不是说会陪我一辈子?骗子!!
  • 秋名山车神从不翻车秋名山车神从不翻车丧风|玄幻“要练成绝世神通,首先要把脸皮练得如铁似钢!皮厚、嘴甜、心眼儿黑,才是我辈修士处世之道!好勇斗狠一无是处,保住性命,活得比敌人更长久,只有这样,你们这群小剑人,才能够活到大展神威,笑傲九天的那一刻!”听着新手教练的训话,叶飞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天啊,请降下一道雷电把这奇葩剑宗劈了吧。
  • 尘幻世变尘幻世变幻尘变|玄幻恶魔侵袭,民不聊生,诅咒,瘟疫,病毒,阴谋四处横生,在这种忍无可忍的乱世下,终于有人站了出来,并引领世人走向了和平,然而事情却并非就此结束,可怕的人类领导者当初为了战胜恶魔所以不得不击溃了千元界的重境守卫,守卫崩溃,被永久封印的邪恶洪荒创世主却因此被释放了出来,他击伤了九位重镜看守者,逃出了千元界,企图再次让全界进入混沌之中,原来一切的一切竟是洪荒创世主亿年前种下的阴谋,阴谋得逞,却不料中途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尘飞也因此受到牵连,丧失了全部的能力,沦落成了一个废人!在这个小孩生出来满百天后就能感受天地灵气的世界,尘飞痛苦无比,他想就此死去,却被满身破败的女子救下,并在乱世中夺得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