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实老凌的婚事

第178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もう六時過ぎです。どうしてまだ来ていませんか?”(已经六点多了。为什么还没来?)竹内教授左手将烟蒂往烟灰缸一碾,接着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嘟哝了一句,摸起餐桌上放着的手机,没等按键,便拿着起身走向政寿司餐厅(本店)门口。这家位于小樽花园被当地人称为“小樽寿司屋通”寿司店一条街的寿司店可了得,有着70余年最悠久的历史,被誉为日本第一寿司店。

谁料,刚推开店门,竹内教授就跟闷头赶上来的铃木给堵在门口,两人差点儿撞在一起,没等相互躲让,就听见店外凌翎用汉语喊道:

“嗨~~竹内教授!”

“哈哈~~可把你们给盼来了。”听到喊声,竹内脸上由惊转喜,绕开铃木向左边十米开外跟凌四海并肩走来的凌翎招手喊叫着快步走下门口台阶。

“竹内教授,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辛苦了!”凌翎喊着快步迎上来。

“竹内教授,我先向您介绍一下。”来到店门前,凌翎赶忙拉过凌四海,向竹内介绍道,“呵呵,这位就是凌四海。”

“噢~~凌四海君好!欢迎,欢迎!感谢赏光!”竹内即刻躬身双手握紧凌四海的双手,随即抬头托了下半框金丝眼镜说道。

“哦~~您好!竹内教授,承蒙邀请,万分荣幸!”凌四海同样躬身双手握住竹内的双手道。

“彼此,彼此......”竹内重复着彼此再次躬身,且腰的弯度一再降低,直至接近九十度,才止声,他那退守周边异常浓厚的黑发将早就秃顶的头皮映衬的分外光亮,犹如一只晃眼刺目的白炽灯,让俯瞰着的凌四海很不自在,于是赶忙蹲下身子将其扶起来,咋好意思让长辈对晚辈施以如此大礼。

“嘿嘿嘿......”谁料,不等凌四海将竹内扶起,铃木的笑声响起了,此刻他正抱着胳膊依旧站在门口笑得浑身哆嗦呢。

“哟~~铃木君呀!快过来!”仿佛才发现铃木,凌翎喊叫着跑上台阶拽起他的胳膊一起走向竹内,可还没走下台阶就听竹内喊道:

“噢~~你就是铃木君呀!哈哈哈......”竹内喊着抢前一步主动跟铃木握手,随即两人仰头大笑起来。

“俺俩刚才在门口差点儿‘撞车’呢!”铃木双手摇晃着竹内的手望着旁边有点儿疑惑的凌翎与凌四海道。

“可不是嘛,两人一进一出,匆匆忙忙的,差点儿撞了个满怀呢,呵呵。”竹内松开铃木的手,转身对凌翎和凌四海解释道。

“那我就不用再介绍了吧,竹内教授。”凌翎瞥了一眼铃木对竹内道。

“嗯~~再介绍就多余了,他的情况已在掌握中,呵呵。”竹内拍拍铃木的胳膊对凌翎道。

“那好吧。不过,我得隆重地向他俩介绍一下您,竹内教授。”凌翎答应着对竹内道。

“嗨~~俺那配得上隆重呀,不过老古董一个。”竹内摇摇头谦卑地道。

“嗨~~这年头,顶数老古董最值钱,弄不好就是国宝级的呢,必须隆重推出,让咱开开眼,哈哈哈。”铃木随即戏虐道。

“不错,铃木你可说道点子上啦。”凌翎对铃木说着,将目光转向竹内字正腔圆地介绍道,“竹内教授,东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导,著名历史学家和文物鉴定专家。不过,他还有一个头衔,想必大家更感兴趣。”

“啥?”铃木与凌四海几乎同时问道。

“汉学家。”凌翎大声道。

“嗯~~这个我已经料到。”凌四海瞥了一眼竹内道。

“我也是,呵呵。”铃木即刻附和道。

“嘻嘻嘻,我明白了,指定是他那一口流利的汉语......“凌翎望着竹内随即笑道,不等说完,竹内即大笑了起来。

“竹内跟我在一起时通常都说汉语,说的不是一般的流利,俺常常都说不过他呢,一肚子中国典故、成语、歇后语、方言啥的,对了,他还会说山东话呢!地道的济南味,呵呵。”凌翎望着满脸堆笑的竹内接着道。

“——真的!哎~~竹内教授,整两句嘛?”铃木一听瞪起眼来,双手抓住竹内的胳膊道。

“你瞅瞅你,捞着个煎饼就木个够,就弄么好吃么!”

竹内毫不犹豫地拽出了蛮像那么回事儿生硬憨直的济南话,那土得掉渣的味儿当场秒杀了三个“听众”,笑得一塌糊涂。

小樽弥漫在一片灯海中,星星频频频眨巴着眼睛,天地辉映着的政寿司店门前,除一个人影像木桩子一样呆立不动外,其他三个跟小过年似的欢蹦乱跳,弄得墙上,地上,树上,像投影一样到处都是快乐的影子,要不是一声如天籁般温馨甜美的“リマイン”(日语,提醒的意思),这个投影不知还有放多久。

“竹内教授!竹内教授!”

“哎~~”

“都准备好了耶,请问,现在可以上菜了吗?”

“......啊!?——噢~~可以,可以,上吧!”

“哎~~我说,诸位,今儿,咱干嘛来了?”

“——哈(喝)酒呀!”竹内活音刚落,凌四海与铃木相视一笑,随即又是几乎同声喊道,这俩老兄,今儿配合的也忒默契了。

随后,三个爷们笑着相拥拾阶而上。

“哎~~凌翎呢?”走上台阶,没等被门口摆出恭请姿势的甜美女服务员迎进去,凌四海环顾了下四周道。

“えっと、彼女はもう入っています。”(嗯,她已经进去了)女服务员告之凌四海。

“そうですか?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是吗,非常感谢)”凌四海向服务员弓身致谢,随即对身边的铃木笑道,“呵呵~~这服务员也太敏感了吧,我敢断定他听不懂中国话。”

“那不一定,如今日本餐厅服务员会讲汉语的并不稀罕,尤其是像小樽这样的旅游旺地,近年来光顾日本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铃木说着揽着凌四海的胳膊一起迈进屋内。

“即使她不懂汉语,但仅凭你的眼神儿、表情、动作或现场情况,她也能猜出个大概,大致能判断出你需要什么;要知道凡是在这种比较出名的涉外旅游餐厅做服务员的人都是经过专门培训的,不少是旅游专业的毕业生呢,大都有着过硬的专业本领,善于对顾客察言观色,有着极高的敏感度、服务意识和水平呢。”竹内进门后立即抢在凌四海和铃木前头边走边道。

“嚯嚯~~真不愧是教授,话说的都很专业,呵呵。”铃木在竹内身后赞叹道。

“嘿嘿~~咋样,山外有山,遇着高人了吧你。”凌四海轻蔑地看着自诩为超级导游的铃木讥笑道。

“哎~~凌翎!”铃木瞥了一眼凌四海没理会,直接将话题转移到前面七八米远角落里的一张四人座餐桌上正在跟服务员一起摆弄盘碗的凌翎。

“呵呵,原来提前跑这儿忙乎开了。”凌四海顺势望着凌翎暗自说道。

“哇~~竹内教授呀,你这搞得也忒奢侈了吧,国宴都没这排场那!”来到餐桌前,铃木看着指定提前摆好的令人眼花缭乱五颜六色满桌丰盛的菜肴感叹道。

“呵呵,没啥,没啥,桌子太小,只能整这么多,不成敬意,请多包涵!”竹内走上前抱起双手望着餐桌谦恭地对大家道。

“竹内教授,您太客气了!弄这么多,还要多多包涵呀,多少是个多呀!你非要撑破了大家的肚皮才算数呀,嘻嘻嘻......“凌翎拿起一片餐巾纸擦了把脸,望着眼下的菜肴对竹内教授说着憋不住笑了,当听见凌四海与铃木的笑声后,又对他俩道。“你俩今儿可得放开肚皮吃哟,千万别辜负了竹内教授的盛情呀。”

“嗯......这个嘛,尽力吧。”铃木看着似乎越来越多堆成小山的满桌子菜肴,感受到了压力,犹豫了下勉强应道。

“竹内教授,这都齐了,那咱开始?”凌四海兴奋地逛了一下午街,不管精力还是体力恐怕都有些透支,应该是饿了,更何况这么多诱人的菜肴,憋不住道。

“呵呵,早就该开始了,实在抱歉,拖了这么久,你看现在都快七点了呢。”铃木走到桌前着看了手表,随即向大家摆摆手招呼大家落座,“都快坐吧,哎~~铃木你别往那凑了,咱俩坐一起呢。”见铃木要坐对面,竹内教授迅疾将其拉到自己身边,随后让凌四海与凌翎坐对面,把铃木让到靠墙的椅子上,可还没等大家落座,忽听铃木大喊一声,“——且慢!”

“咋了?”大家即刻将目光转向铃木问道。

“......”铃木没吱声,而是伸出右手,张开五指,在餐桌上方画着圈儿比划着,随后收拢五指,像变戏法一样弹出食指,指点着满桌菜肴用吟诗的口吻道,“遍插——茱萸,少一人!”

“——啥!?”大家相互看着一时没反应过来。

“遍插茱萸少一人那!”铃木仰头重复道。

“啥意思?别玩虚的,铃木,直说吧!”凌四海隔着餐桌拿手在铃木眼前摇晃着道。

“就是嘛,不要那么含蓄吗,嘻嘻嘻。”凌翎附和道。

“厉害!铃木中国文学造诣蛮深的嘛,居然连唐代大诗人王维的诗句都用上了!佩服佩服呀!呵呵呵。“竹内怕怕铃木胳膊夸赞道,眼里透出好奇的目光。

“哈哈~~明白啦!”凌四海忽然双手一拍笑道。

“明白啥?”竹内问道,眼里转而透出期盼的目光。

“少的那一人呀,俺晓得是谁啦!呵呵。”凌四海对竹内说着又将目光转向对面正得意笑着的铃木道,“你呀你,也太能拽词了,其实吧......呵呵,俺早就注意到了,只是没你那么性急罢了,嗨~~也忒沉不住气了你!“

“到底啥人嘛,快坦白,别卖关子啦!”凌翎拍了下凌四海的胳膊着急道。

“怎么?坦白吧你。”凌四海盯着铃木道。

“——白酒先生呗!”铃木即刻喊道。

“哈哈哈......”大家顿时哄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