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13章 大结局

胡修炀闭上眼睛,清晰地感受到眼泪从眼尾滚落下去。

细腻的手指擦走他的眼泪,胡修炀的唇上,忽然多了一丝温热。那温热的触感还带着一些湿度,胡修炀睁开眼睛,垂眸看着踮着脚在亲吻他的女孩。

他用手捧住陆瑟的脑袋,低头,把额头抵在陆瑟的额头上。“阿瑟...”胡修炀试探地问道:“是你吗,阿瑟?”

听到这声阿瑟,陆瑟彻底心安。也不管现在场合对不对,也不管会不会被人看到,陆瑟现在只想做一件事——

紧紧地抱住他!

陆瑟抱住她的大叔,将头埋在他的肩上,泣不成声。

“是我,大叔,是我...”

胡修炀那颗死寂沉沉二十载的心脏,再次为一个人怦然心动。

他很难形容这一刻,自己的感受。

是开心吗?

还是悲伤吗?

全都说不上来。

那个像是春天里,从葡萄藤花架的缝隙中落下来的阳光一样温暖的女孩,被神再一次派到了他的身边。

因为她的到来,这二十年的等待与煎熬,全都不算什么。

他以为这辈子,自己生来就是赎罪的。

结果,他等来了自己的小太阳。

胡修炀紧紧地搂住陆瑟,就像是盲人必须握紧手里的拐杖,悬崖边的人死死地扣住悬崖峭壁上唯一的一颗树。

不能松开,松开了,他就会死。

啪——

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还碎了。

这动静惊动了陆瑟和胡修炀,两人同时分开,回头看着大门。门边,站着段佳佳和苏慧丽,苏慧丽面前碎了一个杯子。

苏慧丽假装镇定,对陆瑟说:“娇娇,你跟我过来。”

陆瑟抓住胡修炀的手,朝他眨了眨眼睛,这才跟着苏慧丽进屋。无论如何,没有任何人和事能再把他们分开。

胡修炀吸了一口气,不等人喊,就自己回了家。段佳佳眼珠子看着小舅舅从身旁走过来,她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陆瑟被苏慧丽关在了房间,她趴在窗口,试图听楼下的动静。她没有听到愤怒的骂声或是摔东西的声音,楼下安安静静的,就像是在开一场秘密会议。

三个小时候,门从外面被敲响了。

陆瑟打开门,看到屋外站着的胡修炀。

“大叔,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为难你?”陆瑟关心的,在乎的,全都是胡修炀。

胡修炀笑着抬起手,摸了摸陆瑟的脑袋。

“阿瑟。”

“嗯。”

胡修炀忽然问:“如果我们要离开京都,要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生活,只偶尔逢年过节回来一次。我们不能擅自回京都,你想家人了,只能等家人去看你。那样,你可愿意?”

名义上,胡修炀毕竟是盛家领养的小儿子。他跟盛天娇走到了一起,难免不会被人说闲话。

盛家又是雅正之家,出了这种事,自然丢脸。盛老爷子也气,但他太清楚自己这个小儿子是个什么性格了。

有些人,不爱则以,爱了就是一辈子。

他不可能跟小儿子真的断绝了关系。

考虑到盛天娇跟盛修炀之间毕竟没有血缘关系,老爷子最后还是心软了。只是老爷子也要脸,他只有一个要求,要他们搬出去。

出国也好,去其他城市也好,总之,不能让京都人知道他们是一对的事。

这是盛老爷子能做到的最大的退让。

陆瑟立马点头。

“只要是和你,哪里都可以。”

他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对他们来说,很多东西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胡修炀不再是那个身居高位,走钢索的危险人物。而她也不再是大明星。能活着,还能再续前缘,才是最重要的事。

以后,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爱人。

这样,也不赖。

见陆瑟愿意过那样的生活,胡修炀终于心定。“对不起,得让你跟我受苦了。”

陆瑟摇头,她握住胡修炀的手,对他说:“不会,现在出行也方便,住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当天中午那顿饭,是在沉默的气氛中吃完的。

初三下午,大姑姑一家走了,走的时候,大姑姑跟苏慧丽在房间谈心了许久。经过大姑姑的开导,苏慧丽也想开了。

一开始,女儿病危,多次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那时候,他们的愿望是只要孩子活着就好。

现在,孩子活下来了,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她犯了错,也不是致命的错误,终归是自己的女儿,还能一辈子不相往来?

余下的几天,盛家的气氛都有些尴尬。

初七一过,胡修炀便跟工作单位提出了离职申请,他的离职申请最终还是被批准了。一个月后,胡修炀跟陆瑟收拾好东西,离开了京都。

他们的第一站,是禹城。

陆瑟带着胡修炀去见了陆程。

在陆家,胡修炀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冷暴力。上至陆程,下至陆家的一个厨子,都把胡修炀当空气。对此,胡修炀也不敢有怨言。

陆瑟虽然心疼大叔,但也没有帮大叔说话。

她哥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谁也惹不起。

陆程那个气啊,气得简直想杀人。

看见妹妹重生,陆程别提多开心了。他想着妹妹重来一世,终于能摆脱胡修炀那个家伙了,正开心呢。结果呢?胡修炀还真是阴魂不散!

知道陆瑟跟胡修炀的事已经被盛家知道了,陆程便问陆瑟今后的打算。

陆瑟说:“我不打算继续演戏了,我演技也不行,也不喜欢那个圈子。”以前,是穷,演戏赚钱。现在没那个必要了,陆瑟就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你今后打算做什么?”

陆瑟说:“糕点师,我想去学做西式糕点。”陆瑟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享受创造出各种甜食的感觉。”

陆程说挺好。

“就在禹城住下吧。”陆程是舍不得让陆瑟去国外住的。知道陆瑟在顾虑什么,陆程直接告诉她:“你放心,这个禹城,还没有人敢惹我不快。”

所以,陆瑟可以放心大胆的留在禹城,谁敢说风言风语,陆程就弄谁。反正这拖油瓶,没少给他惹麻烦。

季微也说:“瑟丫头,就留在我们身边吧。”

陆瑟心动了。

她回头看了眼胡修炀。

胡修炀正在看一份关于胡修宇的报道,上面报道的是胡修宇最近在准备复出演戏的事。

和陆瑟一样,陆程是陆瑟的放不下,而胡修宇那家伙,也是胡修炀的放不下。胡不为和杨有为前两年双双去世了,他如果离开,那胡修宇就真的成是个小孤儿了。

胡修炀朝陆瑟笑着点点头,他说:“禹城挺好,就住这里吧。”

他们在这座城市相识相爱,也在这座城市生离死别。

兜兜转转,他们还是回到了这座城市。

胡修炀发现陆程在瞪自己,为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与安稳着想,胡修炀深吸了一口气,朝陆程和季微深深地一鞠躬,并说道:

“哥,嫂子,以后,要经常打扰你们了。”

陆程被胡修炀这声哥惊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瞎几把喊什么!我有那么老?你个老东西还敢占我便宜...”

“陆瑟,我跟你说,这种家伙你不要嫁!”

“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你给我说,哥给你介绍一箩筐。”

听到陆瑟最后那话,胡修炀也不乐意。“哥,我跟陆瑟是真心相爱,你不能做这种事。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不能这样对我们。”

“我说了,我不是你哥!你比老子还大啊老骨头!”

...

陆瑟和季微对视一眼,对未来鸡飞狗跳的生活,颇为期待。

全书大结局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豪门盛宠:BOSS,请躺好豪门盛宠:BOSS,请躺好三世忘川|现言十八岁生日夜,她潜了高冷男神——蓝尘修。婚前,他冷漠无情,拒她千里之外。婚后,他深情无限,唯她一人。“蓝惜月,我的快乐就是宠你,爱你,惯坏你···”
  • 傲娇公子家的呆萌老师傲娇公子家的呆萌老师秦商离若|现言舒墨不小心被迫当上了小肥羊,准备被献祭,舒墨大侠钢铁般的意志怎么可能屈服,正准备大刀阔斧的修理一顿的时候,怎料半路杀出个终极大BOSS,哎呀!暴躁兔子遇到装可怜的大灰狼,谁比谁更胜一筹?
  • 等待只为与你重逢等待只为与你重逢虫虫虫虫|现言如果相亲对象是自己大学校友,你会怎么处理?宁露的回答是直接不见。为啥?怕是认识的,见面尴尬;不合适的话连朋友都做不了了。所以,宁露果断表示拒见。但流年不利,她这次拒见的后果很严重,严重到她把自己的一辈子都赔进去了!
  • 井盖上的童话井盖上的童话林是|现言在每个人心中,前任是不可割舍的,现任更胜。对于孟千扬来说,当初恋遇上现任,前任遇上现任,那种锥心的痛更加表现得体无完肤,放手是他必须学会的技能。叶灼想,她永远也不想见他,可是啊!时间并不这样想,所以,云淡风轻是最好的状态。风过无痕,情过无悔。
  • 简单的守候简单的守候Ice叶子|现言一个治愈与莫名其妙的故事,或许够幸运只是在未来更需要努力。
  • 依人何处依人何处飞鱼的记忆|现言他俊逸非凡,她妩媚多情,在这浊恶混世想守护一份不染纤尘的恋情。然而,不是每段爱情都会有美好的未来。两情相悦不能走向婚姻殿堂!爱过、恨过,其实,不会很贪,要的不多,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情结:期许一个平平淡淡、陪伴走到最后的爱人!
  • 绊旅,爱你一千零一次绊旅,爱你一千零一次晨沐雁|现言爱你,无需多言,羁绊,千千万万,让我在回眸的一瞬间,望见你的笑颜。。。。。十二年前的债,终究要还!如今学有所成,看楚云茉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创军火王国,建商业帝国,将曾经的帐笔笔算清,只待尘埃落定!然而人生路上总是充满了变数,前方笑意融融的美男子正编织着一张柔情蜜网,只待楚小姐沦陷进这蜜网!!!
  • 花都开好了花都开好了雨中的桃子|现言在爱情里面没有谁对与谁错,只有适合与不适合,不适合而分开,这没有错。错就错在分手的时候,说一些可笑的分手理由。既然不爱了,就直接坦白出来,就算会痛,那也是一时。 可悲的子言在说了一大堆很伟大的话,到最后发现真相,她觉得自己说的话很可笑。 “子言,很对不起!” “没关系,我可以等,我会等你回来。” “你还年轻,我不想你浪费了这几年的青春,你可以选一个比我更好的。我事业无成,不值得你这样做。” “没关系的。” “我不想伤害你,我们还是分开吧。”
  • 白三少的契约前妻白三少的契约前妻云飞梦|现言一觉醒来,安心玉整个世界度变了,被一个恶魔大少纠缠不休,这二人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 tfboys爱你义无反顾tfboys爱你义无反顾白色誓约|现言六个人,三种爱情,谁是谁非,谁又无能为力……梦的起点,回归线,他能不能挽回自己心爱之人?杀母之仇,伤了人才知道是误会?她说爱他,他会不会承诺守护她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