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4章

“我什么也看不见,放心吧。”凌帝说道。

言笙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摔得腰痛脚痛的,她也没力气挣扎了,巧妙的转移了话题,“煮面你关火了没?”

“关了。”凌帝笑了起来,把她放在了旁边,也不看她,伸手把浴袍拿过来就盖在了她的身上。

“笑什么?”

“你觉不觉得刚才我们像一对夫妻?老婆在问老公关火了没?”凌帝问。

言笙白眼,转身抢了花洒就往脸上喷水。

“我像你大爷。”

“好了,大爷,别闹了,待会感冒了。”凌帝笑道,抢了她的花洒,关了水。“能自己冲干净了么?”

“不然呢?”言笙没好气的说。

“我可以帮你啊。”凌帝大方的说道。

“出去。”言笙冷声说道。

“好吧,有事叫我。”凌帝听话的就出去了。

凌帝在外面等了一下,言笙就洗好穿着浴袍出来了。

她这身材穿着浴袍,配上一头湿湿的短发,真是说不出是美极了还是帅呆了。

她就好像是画家笔下的漫画男主角似的,俊美,二次元。

“言笙。”

“嗯?”

“你有留过长头发么?”

“没有”

“不打算试试新发现?”

“你想表达什么?”言笙斜眼。

“你的头发比我还短呢。”凌帝说道。

“想说我比你还帅?”言笙挑眉。

“嗯……差一点,没我帅。”凌帝自信的说。

言笙率性的耸耸肩,她一直都是男装打扮,也混迹酒吧,所以很多举动都比较男性化了。

没有那些千金大小姐的姿态,连普通女人的温柔姿态她都没有,帅气小姐姐,她已经在酒吧里以帅气出名了。

所以她之前才会怀疑,凌帝是不是喜欢男的,把她当男人了。

因为误会她性别的人,还挺多的。

她一直都以为,像她这样的男人似的女人,是不会被男人真正的喜欢的。

“你衣服湿了,吹风机吹干了再回去吧。”言笙说,就去拿吹风机出来给他了。

“……嗯,好。”凌帝笑了起来,她喜欢的人,果然是个心软的。

凌帝拿吹风机在一旁吹自己的衣服。

言笙吃了一碗面,还有不少。

他煮的是两个人份的。

凌帝吹干了衣服,言笙把剩下的面,连带着锅给他端过去。

“这是你的,吃完在走。”

“你就吃这么点吗?我煮了好多的,你可以多吃点。”

“不吃了,会胖。”言笙摇头,走到电脑桌面前去,开了电脑,自己玩起来了。

凌帝一边吃一边看她在干什么。

凌帝视力超级好,瞥了一眼就看见她桌面上的一个聊天软件的图标。

“言笙,你平常用什么聊天软件?”凌帝故意问。

一提聊天软件,言笙有点心虚,自己桌面上的聊天软件也就这么一个。

她是怀疑了什么么?

“我不怎么上聊天软件的,有些就是装系统的时候自带的软件,我用电脑都是做曲,看电影而已,不爱聊天。”

“你喜欢看什么电影?我们改天一起看电影怎么样?”凌帝问。

“除了鬼片都可以。”

“你怕看鬼片?”

“只是不喜欢。”

“那我们看鬼片吧。”

“不看。”

“……”

凌帝吃完了面,在想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要怎么死赖在她家过夜呢?

他是不想回家一个人睡。

但是又不能让她讨厌,凌帝想了想,就把碗筷放桌面,然后靠着沙发,就在这里假装吃饱了睡着了好了。

言笙一时半会也没察觉,过了一会儿,感觉太安静了,才发现不对劲,回头一看,沙发上的凌帝已经睡着了。

言笙起身走过来,推了推她,说道:“别在这睡。”

凌帝不动。

“喂。”

凌帝还是不动。

言笙叉腰,在想自己能不能有力气把他搬上床去。

凌帝看起来,比她高大健壮太多了。

她这会儿,腰还不好。

言笙犹豫了一下,就坐在旁边伸手推他。

“醒醒。”

可是推了好一会儿,凌帝都没反应。

好像睡得很沉。

言笙坐在旁边看着他的脸,这个男人长得是挺好。

这种颜值,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喜欢。

他明明可以在很多女人中间选,为什么非要来缠着她?

言笙好久没动作,凌帝以为她不理他了,偷偷睁开眼一点,看见言笙还坐在旁边,就赶紧闭上了眼睛。

言笙发现了猫腻,也没马上揭穿,他想装睡赖着不走是吧?

言笙起来拿起了手机,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凌氏集团总裁的照片,不知道能换多少钱?”

言笙伸手解开了凌帝的衬衫纽扣,还故意一颗一颗慢慢的解开。

言笙盯着凌帝的眼,看他能装多久。

解开了他的衬衫,她又动手解开他的皮带。

凌帝还能闭着眼装。

言笙看了他的身材一眼,这男人身材还真好。

言笙拿起了手机,特地开了快门按键音。

生怕凌帝不知道。

咔擦!

言笙拍了一张照片,凌帝还不舍得动一下。

言笙心想,难道是这个程度的,他都不害臊?

那就来点更刺激的照片好了。

言笙刚动手抓着他的裤头,手腕突然就被抓住了。

“你确定要这样吗?”凌帝微微睁开眼睛,邪魅的问道。

“终于舍得醒了?可以回家了。”言笙挑眉。

“你都把我脱成这样了,叫我回家?”凌帝似笑非笑的说。

“没错,你可以滚了。”言笙不稀罕看他好身材的瞥了一眼,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女人。

这点美色,她还淡定得住。

“哎,我真失败。”凌帝撇撇,自己起来整理好衣服,说道,“我走了,你不要想我,不过我一定会想你的。”

凌帝笑着朝她抛了个媚眼,很撩人,然后就潇洒的走了。

可是一走出门,他整个脸都沉下来了,他还真是失败,追个女人这么久都没一点进展!

*

之后几天,言笙休息,晚上也不用去酒吧。

平常怎么生活,她还是怎么生活,只是以前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这几天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凌帝在没有出现过,没有找借口给她发信息,也没有找借口给她打电话。

言笙出去逛超市,看见狗粮特价,就拿一包起来看。

本想放进购物车的,可是想想,她也没理由去看。

又把狗粮放回架子上了。

言笙提着一些速冻水饺就从超市里出来。

才走到了小区门口,就看见有个人站在那。

那个人是她真的不想看见的人。

言笙转身就走开,可是还是被那人看见了。

“言笙!”

男人喊了一声就跑了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果然住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了。”

“有事吗?”言笙问。

“干嘛这么冷漠?看见我,你都没有一点喜悦的吗?好歹我们一起长大的啊。”男人笑了起来,笑容却有点轻浮和轻蔑。

“别说这么让我恶心的话了,你有事也好,没事也好,我都不想知道,别挡路。”

“干嘛呢?这么久不见了,你就这样和我说话,好歹我也是你哥哥啊。”

“我没你这种哥哥,我们没有关系,我只是你家领养的小孩,不要给我添亲戚,我是孤儿。”言笙说道,转身就走进小区去。

言煜跟着言笙走进了小区,就是一副今天缠定她了的样子。

“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住在这,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有事。”

“我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也要知道。”言煜跟着言笙进了电梯上了楼。

言笙到了家门口,开门进去就关门。

言煜伸手拦住,用力的挤了进去。

“你还真狠心。”

“我狠心?”言笙冷笑,“不想我拿刀砍你,你就自己走。”

“砍我我也要把话说完。”言煜说道,把门给关了起来。

言笙把东西放进了冰箱,才说:“有什么就快说吧。”

“听说你在酒吧唱歌?赚了不少钱吧?爸妈老了身体不好了,你是不是该给点钱孝敬爸妈?”言煜问道,拿起了她放在沙发上的吉她。

言笙过来把吉她抢走,不爽的说:“不要碰我的东西,那样的人,我并不打算孝敬。”

“你可真够没良心的,要不是我爸妈养你,你现在都不知道死在哪,你翅膀硬了就不管爸妈了?”

“我倒宁愿我死了。”言笙冷声说道,把吉他放进了架子上。

“叛逆期早就过了吧,你还不能原谅爸妈当年这么做吗?”

“不要和我提当年,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也不会原谅你,你现在站在我面前好像没事人一样说这些话,你真的不觉得良心会痛吗?”言笙转身看着言煜,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恨意,她的眼神冰冷得好像要把言煜给冻死。

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她早就杀了她全家了。

可惜她没有这么不清醒,知道什么事情不能做。

“这有什么啊?一点小事,你这么耿耿于怀做什么?在说了,你也没少一块肉啊。”言煜不以为然的坏笑道。“在说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这么多年不肯回家,爸妈还是很想你的,叫我来找你,就想让你回家,他们想看看你。”

“不回。”言笙干脆的回答。

“不回也行,给点钱就好,你在酒吧不还是台柱子吗?应该钱不少,拿个三五万来孝敬孝敬爸妈就好了。”言煜笑道。

“一分钱都没有。”

“需要我自己动手找吗?”言煜问道。

“其实。”言笙走到言煜面前,双手握了握拳头,抬起下巴有些高傲的说,“我想打你很久了,今天你都送上门了,不打真对不起自己。”

言煜哼笑。

“打我?你以为你……啊!”

言煜的话还没说完,言笙一拳头已经揍过去了。

“我不好意打长辈,你爸妈的拳头,就你承着吧。”言笙冷笑,抓着言煜就一顿揍。

言煜开始被揍了几拳头就有点懵,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也来劲的和言笙打了起来。

“你以为只有你会打架吗?”

两个人在客厅里扭打在了一起,言笙被言煜扑在了茶几上,言笙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就往言煜肩膀上刺了进去。

“啊!”

言笙在酒吧混了这么几年,她可真不是当年那个柔弱的女子了。

*

凌氏集团这几天都沉浸在低气压里。

大老板天天开会天天加班,仿佛一天要做完一个月的事情。

忙得大家焦头烂额,连上厕所都要用跑的。

凌小香一个实习生都感觉到了要忙死的节奏。

他以为是真的有什么大项目所以这么忙,可是接连几天观察下来才发现。

原来只是他大哥心情不好啊!

凌小香扶着自己的脑门走进了凌帝的办公室。

“大哥,我都要转晕了,你还不晕啊?要不回家好好睡个觉?”

凌帝不理他,看着资料翻着一页一页的,很认真的样子。

“大哥,是不是嫂子不搭理你了?”凌小香问道。

凌帝深呼吸,把文件关起来。

被他说到痛处了。

“大哥,嫂子真不搭理你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吗?”凌小香八卦的问。

“他好像真的不喜欢我。”凌帝说道。

“这样……感情真的勉强不了,大哥,要不……你换一个?”

凌帝瞥了他一眼,喜欢的人能说换就换得了的吗?

“那你要放弃了吗?”凌小香问。

“我的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两个字,只是我还没想好应该怎么做。”

“大哥,努力啊,你行的!”

“有什么招?”凌帝问。

他感觉他自己已经很努力了。

“嗯……大哥,一见钟情办不到的话,就日久生情呗,总在她面前出现,时间长了,你就融入她的生活了,在她的记忆里了,她会习惯有你在的日子,你不在了的话,她会想念你的,只要她开始想你,就证明她心里有你了。”凌小香说。

“那我怎么知道她想不想我?”

“我看嫂子这性子应该不会主动说想你的人,但是你这几天不是没找她吗?要是你现在去找她,她没有马上拒绝你,应该就是开心见到你了。”

“这么简单?”凌帝有点怀疑。

言笙那性子冷淡得很,就连害羞都是默默的样子。

上一章第383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总裁的契约恋人总裁的契约恋人云敖|现言这将会是一场怎样轰轰烈烈的爱情较量呢?如果谁先认真,谁便输了。
  • 再现:我的复仇娇妻再现:我的复仇娇妻也可舞剑吹箫|现言明哲一夜未归家,回家竟然带着一个女人回来,一看就是个狐狸精,呸真是不要脸。白若柳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得来的不是丈夫挽回,切实离婚协议书,签就签!家破人穷,凑足三万块钱去整容。摇身一变成为好莱坞明星。重新出招,揍渣男,寻真爱。我才是最幸福的人。
  • 信念公寓信念公寓蓝若悠|现言一个龙蛇聚集、鱼木混杂的地方,各色不同的经历,各自拥有的梦想,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而这些人之间,又会发生些什么呢?就带着这样的好奇,开始走进他们的生活吧。
  • 腹黑总裁恋上傻白甜腹黑总裁恋上傻白甜殇情和愚蠢|现言前一秒,苏小爱还和顾念琛开心的在一起,可下一秒“对不起,先生,我认识你吗?”“不认识我没有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我的。”顾念琛爱苏小爱如命,可是苏小爱却因为一个误会和顾念琛的幸福擦肩而过。这究竟是一个什么爱情故事呢?
  • 我遇见了你,王俊凯我遇见了你,王俊凯雪希蝶|现言此文为娱乐文,纯属娱乐,不要误会,我也是小螃蟹,大家不要误会。谢谢配合
  • 云少的私有宝贝云少的私有宝贝清音随琴|现言沈雅颜从来没有想过这么有一天,她留给青梅竹马的第一次被人设计玷污了清白,第二天醒来和那个自认为最崇拜的男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大床上。身旁的男人在她心中是神的存在,云中集团的总裁,云氏家族的当家人,对于这样的男人沈雅颜多少有点儿畏惧,哪怕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和睦相处四年,但现在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让她觉得恍如一梦。他是她死去姐姐的未婚夫,所以,平常的时候为了尊重都唤他一声‘姐夫’,其实这种关系压根不着边。豪华的总统套房,两人紧紧相拥。他冰冷得如同一蹲雕塑,她温顺得如同一只小绵羊。【片段】:“那个,姐夫?我们真是遭人算计的?”某女吓得浑身发抖,诺诺的问身旁的男人。外面的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出去必死无疑。“嗯!”一个字算是作答,男人的面色不变,拥着她身子的手紧了紧,外面的记者似乎根本与他无关。“那你一定要找出那个人,千刀万剐!”女人愤恨的咬牙,头一次在男人面前露出凶狠的模样。“……”男人听后嘴角猛的一抽,不给予回应,搂着她的身子的手更紧了几分,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千刀万剐?这个女人还真狠心!“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女人懊恼的挠头,小脸上还带着情事后的潮红。“我会娶你!”男人铁青着脸承诺。女人并不领情,一把拽住男人的胳膊,好言好语的哄着,“不行,姐夫,您一向神通广大,一定要帮我找出那个人!”“该死的,我说了我会娶你!”云墨辰从来没有这般煞费苦心的得到过一个女人,并承诺娶她,这个女人竟然不识好歹的拒绝?!他云墨辰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拱手让人!他宠她入骨,爱她成殇。她心里藏着竹马,他狠毒的拔除,让她心里只容得下他一人。身份的悬殊,她逃,他追,他绑,不容她有任何机会逃出他的五指山。
  • 总裁爹地不好当0a总裁爹地不好当0a惜暖暖|现言新书已发、《有你温暖这寒夜》 带着三月的未完成,在四月奔跑起来,即使道路泥泞,也会收获遍野的烂漫。 在安珞筱心里的某个小屋子里,住着她的唯一。只是心里没有路,他出不来。过去,他是她的唯一,将来她也会是他的唯一。 接上部《一胎二宝:总裁爹地不好当》
  • 慕沐:秋已逝,冬未至慕沐:秋已逝,冬未至洛夜雪|现言沐可儿领着缩小版的慕容墨轩站在他的面前,”大叔,请你让开!“慕容墨轩一动不动,”老婆,别闹了,好不好?“”谁是你老婆!“”你不是我老婆,为什么要带着我儿子!“”我......“沐可儿语塞。”啊!“一个天翻地转,被慕容墨轩扛在肩上。”喂!放我下来,我不认识你!“后面小版的慕容墨轩冲着沐可儿喊:”妈妈,爸爸,我想要个小妹妹!“
  • 丫头,可不可以不坚强丫头,可不可以不坚强慕夏逝颜|现言对于墨凌轩,诺颜说不上是熟不熟悉。不熟呢?他又是自己好朋友的哥哥,熟呢?两人似乎还没有到那个地步。但是某天醒来的诺颜,发现他们两个在一个被窝里,现在不熟都要变得不得不熟了。
  • 一生为你守候一生为你守候雅雅yaya1234|现言黑白的人生,因为守候一个人变得多彩,也因为守候一个人有了血的颜色,是幸还是不幸?冷暖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