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无限复活的我

第406章 拟造

泷晨脱出险境的同时,另外一边的战况同样激烈。

混沌空间内,大量如墨般的物质炸裂开来,两道人影随之被弹飞出去。

狂龙滚落数圈之后,一个翻身打挺,重新站起,但他此时气喘如牛,满身大汗,身上还有多处伤势,一看就知道,他的状态好不到哪里去。

同样,旁边的青啸钦也好不到哪里。

反观正在朝他们缓步踱来的李泽锴,则是气定神闲,游刃有余,哪有半分不敌的样子。

“真是活见鬼了,怎么干不掉他?”狂龙低声暗骂道。

青啸钦微微摇头,表情极其凝重。

原本按照青啸钦的预计,以他们两个加起来可以媲美一个军团的恐怖战力,不出一分钟就能把李泽锴就能把收拾掉。然而,事实却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无论任由他们怎么攻击,即便是身处在这个由他制造的混沌空间里,李泽锴都毫无损伤。

活见鬼了,这话还真的是说得很贴切。

当然,青啸钦是不相信鬼神一说,李泽锴之所以安然无恙,很有可能是与他的异能相关。

直到现在,李泽锴似乎都没有展现出自身实力,一直都用拳脚功夫来应对他们的攻势,这才会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

但就算是一边倒的局面,青啸钦两人依然没能从李泽锴身上讨到任何的好处。

“我说过,你们打不过我。”李泽锴冷笑一声,他张开双手,门户大开,一副“你打任你打,我巍然不动”的架势,继续说道:“无论你们怎么努力都只是白费力气罢了。”

“这可不好说。”青啸钦沉声道“你的异能,我差不多也看明白了。”

“哦?”李泽锴的目光看向他:“看明白了?”

“刚才我们全部的攻击落到你身上的瞬间,全部就被某种特殊的力量给移走了。”青啸钦目光如炬,直勾勾地盯着他:“我猜想没错的话,你的异能应该是某种可以是物理层面上的全部攻击无效化。”

“这种异能,真的有吗?”旁边的狂龙听到他的解释,有些难以置信。

攻击无效化的异能,听起来就天荒夜谈,这种听起来就很无敌的异能,世界上真的会有这种异能存在吗?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曾想,李泽锴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突然笑了起来,并且由冷笑变成了不可遏制的狂笑。

青啸钦看着他,神情冷漠。

“哼,猜到了。”半响以后,李泽锴止住了笑声,脸上是不可一世的猖狂,用着一种满是挑衅的语气反问回去:“那又怎么样,现在的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没有多少能量,维持异能的时间也只剩下一分二十三秒。时间一过,你们根本就拿我没辙。”

说到这儿,他横臂一指,用盖棺定论的口吻说道:“你们…已经是风中残烛,只有等死这一条路可走了。”

“真够猖狂的。”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狂龙已经深深的感到愤懑不满,不料,旁边的青啸钦却出了让他大跌眼镜的话。

“确实很猖狂。”青啸钦停顿了片刻,又道:“不过他确实是有猖狂的资本。”

“喂,你?”狂龙被他这突然转变的态度弄得一愣,开口想说些什么,话刚到嘴边,又被李泽锴给打断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是求饶了吗?”李泽锴饶有兴致地看着青啸钦:“如果你现在想要求饶的话,跪下来,喊本大爷一声中护法,再把那个碍事的家伙干掉,这样我就留你一条命继续苟且下去。”

他口中所指的“碍事家伙”自然就是狂龙了。

他向来就看不惯狂龙,巴不得将其杀之后快,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

听到李泽楷的一番言论后,青啸钦陷入了沉思,似乎…真的是在考虑值不值得答应他。

“青首领,你不会真的想要答应他吧?”狂龙霎时就有点慌神了,二对一都干不死李泽锴,更甭提一打二了,青啸钦一旦立场转变,他今天必死无疑。

“放心吧,虽然他的话挺有道理,但是这家伙是敌人,谁知道他会不会出尔反尔,放心好了,我还不至于失心疯听信他的话。”青啸钦的一席话让狂龙暗暗松了一口气,却同时让李泽锴的脸色阴沉起来。

“行啊,给脸不要脸。本来我还想着要留你一条狗命,谁想到你给脸不要脸,既然这样,也就怪不得我了!”说罢,李泽锴便施身前冲,悍不畏死的朝两人直奔而来。

如果说,之前青啸钦、狂龙二人看到此情此景,脑海里大概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明明实力远不如我们,仍然丝毫不惧的冲了过来,到底该说这家伙是英勇无畏呢?还是脑子有坑?

但现在,他们看到李泽锴径直的冲了过来,不但没有丝毫的轻视,还不由得紧张起来。

“一起上,用最强的招对付他。”青啸钦低喝了一句,手掌中开始凝聚光华。

狂龙不敢怠慢,催生异能,通体的伤势快速愈合的同时,他也释放出最强一击。

只见他整条被幽黑鳞片所覆盖的右臂再次壮大了一倍,足有碗口大小的五根手指低垂在地面,荡出一圈圈的黑色涟漪。他每踏出一步,地面都随之晃动一下。

直视着犹如山岳般大小的狂龙迎面冲到身前,已经被对方的影子笼罩住的李泽锴却是嘴角一撇,不屑一顾。

这种只懂得使用蛮力的莽夫,终究是没有什么用的。

“来吧!”李泽锴凛然不惧,一声低喝,选择了与狂龙正面硬碰硬。

嘭——

不出意外,他被狂龙一拳打到向后飞去,以头碰地之后又连续翻了十几个滚,仍然没有把身上那股强大的动能消退。

而仓促之中,他看到了一束光线从狂龙的肩膀射出…不,不对,是在肩膀的正上方。

青啸钦!

当他意识到这是来自青啸钦的攻击时,这道足够手臂粗的实质化光线已然精准无误的在他的面门上炸开了花。

受此影响,李泽锴又向后滚出了将近三四十米的距离,之后才算是停了下来。

“成功了吗?”狂龙微微喘着气,语气有些不太肯定。刚才那一拳是他目前能拿出手的最强攻击手段了,如果这都不能奏效的话…那他也。

他这番话既是叩问自己,也是想要听一听青啸钦的意见。

可狂龙等了半天仍听不到青啸钦答复,侧头一看,却发现后者看着趴在地上的李泽锴,依旧眉头紧锁。

这个不好的兆头让他意识到某些不太好的事情。

果不其然,就在两秒钟之后,那猖狂无边的笑声又再次在他们耳边响起。

“哈哈哈哈哈哈,真有够疼的呢。”李泽锴爬了起来,装模作样地拍了衣袖——尽管他根本就没有沾上灰尘。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我怕是已经死了好几回了啊。”李泽锴满脸玩味地看着变了脸色的两人,开口说道:“真可惜啊,你们没有机会了。”

诚如他说的那般,青啸钦的异能,现在只剩下二十秒不到。

似是要印证李泽楷的话一般,青啸钦倏地喷出一口鲜血,单膝跪在地,神情极其痛苦地捂着胸口,嘴角还要黏着血液的唾沫不断往下滴落。

周围的环境也再次发生了改变。

目力可见的黑白两色都在快速褪去,就像是被水稀释的墨汁一般,逐渐失去了形态,环境被取而代之,那只容得下三人并排坐的解说室又一次重现。

这,就证明了一件事。

青啸钦的异能,到极限了。

在短暂诧异了两秒之后,猛然间意识到这一点的狂龙,表情异常精彩,他脸上的表情极其生动的诠释了什么叫“心如死灰”。

“好了,跟你们该死的人生告别吧。”李泽锴手里多了一个灰色的圆柱状玩意,其中一端的顶部有一个红色的按钮。

混沌空间失效之后,绑在他腰间的微型炸药自然是能用了。

现在,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铲除两人了。

然——

噗的一声细响。

李泽锴整个人都僵住了,脸上的得意之色也随即绷住。

“怎么…回事?”

他后知后觉的低下头,视线艰难地移动到自己的胸口前,先是看到了五根手指,再随着手指的末端延伸,看到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掌,以及没入他体内的手腕。

“这怎么可能?”李泽锴在问自己,也在问另外一个人。

谁?

青啸钦!

“怎么不可能?”青啸钦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但,另一个如假包换的青啸钦却又真实的站在李泽锴面前。

“谁告诉你,我的混沌空间只能维持几分钟?”

听他这么一说,李泽锴心里就是一惊,但接下来的话,才是真正让他心灰意冷。

“你的情报…似乎做得不太足够。”站在他面前的青啸钦,冷声道:“只知道我的异能是混沌空间,却不清楚它真正的特性和使用的技巧。”

“战斗中你多次对对手的轻敌和大意,还有把自身的情报泄露,这都必然导致了你的落败,你以为刚才那所谓的‘最强一击’真的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全部战斗力了吗?”

“当多年的间谍却连敌人的心理活动都不懂得思考,还透露出一股子的肆意妄为,而且你的实力并没有予以你这份嚣张的资本。不得不说,你这个当间谍的人,很失败”

“闭嘴!”李泽锴这时已经是处于一种恼羞成怒,愤怒交加的情况。

刚才他就是一时大意,关闭了自己的异能,不料被青啸钦一手捅了心窝。

只要他再小心一些,再小心一些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过也不要紧,有着攻击无效化的异能庇护,炸弹被引爆,他一样能够存活下来。

至于这两个人,还是一样得死!

想到这儿,李泽锴又露出了那病态式的笑容。

不料,青啸钦还有话没说完。

“哦,对了。还有一点,你似乎忘了,我好心提醒你一句。”

“混沌空间可以制造任何场景,包括…解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