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奉支

“若不是奉支尚衰,岂容这些宵小之徒在人界作乱!”

主位上的中年男子忿忿说完,痛心疾首地一锤桌面,桌上佳肴碗筷一阵叮当晃撞。

“仙界自古有承天府,后化有奉崇两支,两支职责同为惩处奸猾作恶之仙,只不过奉支主在主持人世正道,崇支主在维系仙界道义,负责的区界不同罢了。自奉支遭灾折损后,屡屡有奸邪妄图趁机灭尽我奉支,而谁知本是同根的崇支竟是些冷血小人,袖手旁观隔岸观火!我奉支实属是雪上加霜,千年来恢复艰难……”

“想必在座各位也有所耳闻,不久前奉支新订的人界仙律已是再一次受奸邪所迫让步修改,这千年间仙道在人界施法的自由被一步步放宽,使得邪魔妖道在人界的活动愈加频繁,像这种纵妖邪道近百年间也是愈发猖獗,不知新律颁布后奸邪又将如何造孽……这群纵妖邪道!恶意操纵些散落人界的无害低灵法器伤人害人,当真是可憎!”

桌前另外三人听着也是捶胸顿足,面上颇有悲愤郁怒之色。

“我等虽是奉支旁支,但既属奉支,哪怕再力薄势微,也定不会对此些奸邪坐视不管!”

沉重地叹出一口气,中年男子转而看向慕红叶与慕沉夜,眼神缓和了些,面显慈祥道,“有劳两位仙道小友了,告知了我等这恶意纵妖一案,我这就派人去查,定要将纵妖者皆绳之以法。”

慕沉夜和善一笑,作揖有礼道,“有劳不敢,多谢陈前辈肯出手相助铲奸除恶。”

陈前辈,便是这一身正气的中年男子,刚刚与他们出示了奉支统一的青铜错银方牌,表明他的身份是仙界奉支旁支下的北山陈氏一族的陈三长老。

“小友客气了,锄奸铲恶本就是我等职责。”陈长老拱手笑了笑。

句句是心系天下,嫉恶如仇。

只是一丝细不可查的红线正悄然缠着他脑后的一根发丝幽幽飘动……

慕红叶:……

这厮绝对有问题!追踪红线都缠上他了!小夜子你是瞎吗!

而且还以仙道称呼,说明他是御派的人,御天一派向来偏激狂妄无事生非……这就更可疑了!

慕红叶憋屈得直暗瞪慕沉夜,而慕沉夜视若无睹,笑得依旧是如沐春风。

慕红叶:好气。要炸。

她本来一进来看见这群人就想直接动手,这陈长老不过就是个金丹,其他三个落座的也不过筑基,剩余弟子模样的人修为就更是弱得可怜,这要是动起手来她可是丝毫没在怕的。谁知蠢蠢欲动的时候偏偏被慕沉夜捉手腕捉了个正着,手腕被他捉拿在手中,她要是一动力,他便是首当其冲,这下子弄得她不敢轻举妄动。

“……也罢,”慕红叶心下碎碎念开导自己,“先不动手说上个两句也不是不行,所谓先行缓兵之策,打他个措手不及。”

而谁能想慕沉夜竟和这厮和颜悦色地聊起来了!

还越聊越开心!

此时两人还笑嘻嘻地你一言我一语地对聊……慕红叶烦躁不耐地在心里直翻白眼。

十几分钟前——

三人一路追着红线,不久便望见了一栋富丽堂皇的酒店。

这酒店第一眼看去便让人觉得有古怪——十数层的楼,整栋不多不少地被笼罩在了一个特定结界里,明明营业着,门口的侍者却专门负责回绝顾客,不让任何人入内。

设有特定的结界,说明里面有仙,还是有点来头的。

不过有结界,这倒是不用他们自己费心了,只是门口有人拦着,尚不清楚是凡人还是仙者。

“管他是什么,本尊作个结界拍晕他便是,”慕红叶盯着那侍者眼眸微亮,跃跃欲试道,“不知那巫仙下手轻重,还是本尊去……”一副便蓄势待发的模样。

然而还没等她说完,慕沉夜微微蹙眉,轻轻捉下她手腕拉住了她,“师姐,不可鲁莽。”

“这?这就鲁莽了?”慕红叶错愕得瞧他一眼,干干巴巴地道。

这小夜子怎么好像胆子更小了,完了完了,她就知道,她就不该让他跟过来,这下她更束手束脚了可怎得了……

慕红叶觉得不行,抬眼想同他再讲讲理,却见慕沉夜正温柔地看着她,笑而不语。

慕红叶被他这笑一噎,一时不觉产生了莫名的负罪感。小夜子虽然看起来是性子过于谨慎小心需要被教育一下,但这恐怕实则是因为他太过心善慈悲,见不得她寻衅滋事打打杀杀的。

慕红叶深以为然而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然而在她无奈时,没有看到她心善的小夜子转眸看向巫仙的身影,黑眸里的笑意一寸寸冷凝,冰冷得没有余温。

便让那巫仙下手又如何。

他不在意侍者死活,只有他的师姐……

他还没接着想下去,只觉身侧的慕红叶打了个激灵。

“那巫仙要是搞不好把人杀了怎么办!”她猛然惊道,就想强行甩开慕沉夜,“不行不行,还得本尊——”

“师姐,你看。”慕沉夜拉住她,轻声安抚道。

只见先于他们的巫仙已至楼前,身法却丝毫未顿,甚至还提了速,身子一俯,这架势是直接冲去门口,打算从门口单刀直入……仿佛根本没看见门口有人。

慕红叶:!

慕红叶:南陵巫仙凶横如斯!

只是没想到门口的侍者竟不是凡人,只见他眼神一凌,瞬间一个临时结界设出,下一秒一把亮银长刀已唤出在手疾如闪电地劈斩了上去,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道刀光刺目,气势惊人,劈斩之处隐有虎啸风驰之声。

刀是好刀,刀法是好刀法。

可惜他对上的是巫仙。

即便看到如此杀招,巫仙身法速度也未减分毫,就那么视若无物地正冲进了眩目的错乱刀光中。

眼看就要被劈成碎块时,却只见突然巫仙的身上像受到了数道无形的击打似的,刹那间身子竟扭曲成了一个个诡异残影,险险擦着道道刀斩就那么避了过去。

声势骇人的刀光杀阵在巫仙面前竟仿若形同虚设,通行无阻。

而还没等人想明白她是怎么扭曲身体做成非人能及的形状时——侍者头颅已歪,人刀倒地。

巫仙的身影闪入门中消失不见。

“……”慕红叶看得两眼发直,不觉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能在刀光剑影中穿梭这么简单自如的……可能也就只有南陵巫仙了。

手无寸铁,简截了当,恐怖如斯。

“她……是给了那人一手刀?”慕红叶光目瞪口呆在巫仙那些诡异的身体形状上了,都没看清她最后是怎么动的手。

不过看着似乎没有赶尽杀绝,那侍者只是被打昏了,还吊着一口气。

“嗯,”慕沉夜眸色阴晴不定,缓而伸来手轻遮在她的眼上,放柔了声音哄道,“吓着师姐了。”

慕红叶乍听一愣,顿了下才回过味来,感觉出了不对劲,一把拨开他的手,起火道,“说谁被吓着了?你也当本尊三岁小孩——”

而还没说完,她顿住了口——只见那昏迷的侍者已经不见了。

一眨眼功夫,人悄无声息的,没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九淮|幻情抓鬼被雷劈结果一朝穿越,她成了废材七小姐,不想正好砸中绝世美男,奈何邪王太凶猛。 什么?她是废物?看老娘天雷咒劈死你! “王爷,王妃说她要去浪了。” “那就把浪的地方铲平了。”
  • 重生之倾世绝恋:将魂归来重生之倾世绝恋:将魂归来逆罂|幻情血染的南京城,被沸腾了的心,该如何平息我这数十万英灵的煞气,我华夏的同胞啊,吾将与你们在地府聚首,共讨这侵略者的恶行,必将撕其肉,喝其血,拆其骨,以祭我千疮百孔的身躯!!!两世为人,她君妩涯都为这家国天下而活,未曾负过天下分毫,却唯独负了自己的韶华,负了他!如今异空重活,几世沉浮,当国仇家恨终得报时,她的心却为何空了?
  • 惊蛇惊蛇袁慧芳|幻情百年成人,万年为仙,而我绿幺竟然不能为人为仙,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问世诀,渡世,俨然是妖蛇界炙手可热之物,有其在手,可谓无往不利,一统蛇界,可是我会选择那份历经千辛万苦的爱情,还是唾手可得的天路?“你的确是死不足惜,但是我却不能不孝,父蛇他放心不下你,生前竟以死相挟,也罢,就当是我绿北上一世欠了你,今生便要一次偿清,下一世你休要来找我了。”话说陵迁没有立下天蛇君后,三界戏传媚颜亡故,陵迁对其情深意重,不惜虚空后位。近一年,又传出陵迁天蛇君欲立天蛇界泛冉仙蛇为后。一个偶然,我是绿幺,又非绿幺。
  • 异世梦魇之龙图腾异世梦魇之龙图腾樱的洛|幻情有人说:“南柯一梦而已,似是而非,仅仅是感觉真实罢了!洛洛你不用这么在意!”但那异常奇幻的场景和真实的触感,那一个不断出现在梦境中的同一个人,那一张张看着她或微笑或凝重或死灰般盯着她的脸,那不时出现的奇怪形状的像图腾一样的标志,让她渐渐觉醒:在那不为人知的另一个世界,冥冥中一种熟悉的声音呼唤着自己......所有故事,亦真亦幻,如世如梦,若你相信或有前世或有今生,那境象,那人那事,便是真实......
  • 终末的黑夜之旅终末的黑夜之旅Kid狼|幻情我遇见了她——独存于世的魔女,一个特别的存在。固有的安静,一贯如此的冷漠,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在我被深深吸引住的同时,我想以我的视角来讲述她的故事,她迷茫着,在她的漫漫人生旅途中一步一步向救赎前行,这个特别的魔女的故事。这是我和她对这个世界的秘密。
  • 我的前世星辰之约我的前世星辰之约四叶是幸运草|幻情异神公主陈星辰因为贪玩而掉入凡间失去了一切记忆,却爱上了一位不能爱的人,最后因为他含泪自杀,当她醒来之时知道自己只是在历劫,可是她却忘记了和他在一起的一切,而她却收到了他的告白…
  • 稀有元素稀有元素郝友|幻情当代都市青年的爱情故事和奇幻遭遇。以艺术家主人公的所见所闻引出人生百味的故事。
  • 妃卿莫属:邪帝爱冷妃妃卿莫属:邪帝爱冷妃千山万雪|幻情【爽文,男强女强,包月文】她是古武家主,一朝重生,光芒万丈,翱翔九天。他是神秘强者,后台强硬,权倾天下,绝世无双。强强对上,激情碰撞。是你吃了我,还是我吃了你?是臣服于他身下,被动承受;还是翻身压倒,掌握主权。高手过招,瞬息万变。风云涌动,且看这天下,谁与争锋!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 一念执着,一念成魔一念执着,一念成魔勺姤|幻情饶是过了许多年,白未也没有想明白,让她等了一生的,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是……痴情绝尘俏神仙?他眉目间尽是温柔,搂着怀中的女子竟是无比小心翼翼,似是怕一用力她就会碎一般。还是……野心勃勃的幕后博弈者?他将她抱在怀里,足尖轻点一跃而起,全然不顾身后黑压压的俯身跪拜的众人。她不禁回首,见他们都虔诚地对他垂下自己的头颅。那是一种崇敬,发自骨子里的绝对臣服。又或者是……“卿落?”“我在。”
  • 凰逆九天:废材小姐太嚣张凰逆九天:废材小姐太嚣张木子李雅涵|幻情一朝穿越,二度面临死亡,洛锦玉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走起了修真的道路。 “一个废物还想参加选拔,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被族人嘲笑,那又如何,你说我是废物我就是了吗?我倒要让你们看看我这个废物是怎么崛起的。 拜得超级强者为师,修得最顶级的斗气功法,只用了一年的时间洛锦玉就成功摆脱废材之名。 我要成神,谁人敢阻,人挡杀人,神挡杀神,不站在这世界的顶端誓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