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占卜 点球成金官方

第1149章 家被封

刘夫人最吃的就是这套,当年刘天乾就是这样把刘夫人吸引的,刘夫人清楚的记得那一年,她初见刘天乾的时候,自己的衣服刮破了,他从身边过去,素不相识,他就把自己的袍子脱下来给了自己。
  这一刻她的心暖了,随着刘天乾上了马车:“看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其实现在的刘夫人虽然面上还是很强势,可是内心却没那么足的底气了,谁让自己儿孙也不争气呢。
  刘天乾一听刘夫人这个语气就知道她还是信自己的,在马车里,刘天乾把刘夫人拥在怀里:“其实我不想提以前不是骗你,只是以前的事情太痛心了,我不愿回忆。”
  “天乾,我……”刘夫人想说你要是为难就不说,可是事情到了现在,她想知道。
  “与你有什么不好说的,不过是怕说了之后你徒增烦恼,三十多年前,我是有妻儿的,吴氏是我的第一个妻子,还有一对儿女。她平时爱嚼舌头这些小毛病我都可以不理,可是我娘卧床之时,他竟然对我娘下毒手,要不然我娘也不能去的那么早,我没办法才休妻的。”刘天乾说完满脸的痛苦,手紧紧的握着刘夫人的手。
  刘夫人也不是好糊弄的:“那为什么连孩子都跟着吴氏,而不是你?”
  “因为当时如果我带走孩子,吴氏就要吊死,并且当初我一个大男人,没办法带着两个孩子,所以我把家里的房子土地都给她了,我什么都没要,所以你见到我的时候我才是一无所有。”刘天乾说的真切,他自己都要相信了,当初他之所以走的那么彻底,不过是不想留后患。
  “还是不对,她们为什么不要你送去的东西,都给送回来了,并且他们过得好像很富裕了,为什么现在才来找你?”刘夫人的脑子转的飞快,她怎么也是有个当过县令的爹,不是轻易就能上当的人。
  “哎,这不是老了么?就是希望老了能入回咱们刘家的祖坟,年纪大了后悔了。”刘天乾摇着头道。
  “可是那东西我认识,有咱么家拿出去的,你怎么解释?”刘夫人句句问到了点子上。
  “我不认她吴氏,可是我得孩子我得认啊,不能光明正大的认,可是总的给些东西补偿吧。”刘天乾假话说的多了,倒是不漏破绽。
  刘夫人抬起头,看着刘天乾的眼睛,她觉得刘天乾没有骗自己:“真是可怜你了,遇见那样的女人,但是人家不领情,你就别理他们了,既然有休书,以后咱们还和以前一样好么?”
  “可是我不能阻止她来找我啊,但是梦莲你放心,在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那个吴氏不过是父母定下的,我根本没对她动过情。”刘天乾说的信誓旦旦。
  刘夫人终于放下了一大部分戒心:“我今天差点被她们演的戏骗了,这人以后再来咱们家,别怪我不客气。”其实刘夫人心里还是有不安,只是她自己都不想去相信。
  刘天乾没有在说话,他心里想着怎么能让吴氏不去他们家,但是自己还得拿住他们,因为女婿家里现在不光有银子,还有人脉,不过自己也只能一点点的去争取,因为吴氏那边的防御心太重了。
  玄妙儿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挑起这么大的矛盾之后,刘天乾这么几句花言巧语就把家里那位骗住了,他们以为怎么也要闹上一段的,看来这刘天乾确实是不简单的,也是如果没这个本事,当年怎么评一个人,就能娶了县令的女儿。
  接下来的一阵,刘天乾仍旧去刘辉的铺子,不过不多说什么,就去坐一会,因为他也有所担心,觉得这事慢慢来会更好。
  刘辉那是铺子,不能赶他走了,所以也就由着他,只是不让他去后院,不过也都不搭理他,还都防着他。
  玄妙儿算着日子,花继业是不是应该快回来了呢?要不然是不是千醉公子该来了?可是最近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天玄妙儿心里不踏实,去了趟千府,可是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因为听千管家说,前天还收到了千醉公子的飞鸽传书呢,他一直是保持着三天给千府一个信息的习惯,这也是一种安全信号。
  玄妙儿知道对方没事,心也放下了,晚回来没什么,千万别出事就行,这几天怎么心慌呢。
  今年冬天的雪下的比去年要大很多,今年路两旁堆积的雪都没过了膝盖,而山坡阴面的雪都有半米深了,所以玄妙儿也很少出去,甚至连回河湾村的次数也减少了很多。
  每天她最多的就是站在铺子门口,看着花继业会来的方向,可是又过了几天,仍旧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又过了几天,她实在忍不住又打算去千府问问,可是没等她去呢,千寻来了。
  玄妙儿看见千寻的脸色时候,就觉得不对:“千寻,是不是公子出什么事了?”
  千寻双手抱拳:“回小姐,三天前我和公子去圣火山庄,回来时候遭糟到追杀,我们在城外被敌人冲散开了,但是公子一直没回来。”
  “什么?你为什么不与他在一起,为什么你们回来了,只有他没回来?”玄妙儿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双手拉着千寻的胳膊边晃边问。
  千寻低着头脸色苍白:“小姐,是属下的错,如果找不到公子,属下愿意已死谢罪。”说着跪在地上。
  玄妙儿忽然觉得自己的双手有些潮湿,拿到眼前看的时候吓了一跳,自己的双手都是血,再看千寻的袖子都被血浸透了,他脸色苍白,可见是受了重伤。
  “你受伤了?”玄妙儿对自己刚才的不冷静自责的问,我让千落去拿药包扎。
  “小姐,我的伤没事,我来只是问问小姐,在你们河湾村东边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么?我们的人在那附近找到了公子的面具,可是却没找到公子。”千寻现在只想找到千醉公子。
  玄妙儿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很想静下心去想,可是浑身不停的发抖,她真的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千寻站起来:“小姐,我还得继续去找公子,找不到我一定用命去谢罪,小姐要是想起来什么,一定去给千府送信。”说完转身出去了。
  玄妙儿仍旧僵硬的站在那,直到千落扶着她:“小姐,你没事吧,你先坐一会。”
  这时候玄妙儿才缓过神来,忍不住眼泪往下落:“千落,你说他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公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千落不是安慰玄妙儿,也是自己这样希望的。
  “千落扶我回房,让我静一下。”玄妙儿知道自己需要冷静,可是现在她真的腿发抖,特别是双手上的鲜血告诉她,他现在真的很危险,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