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5章 中了毒

淳于越长臂一伸,将孩子妻子搂在怀中。

两人都心知肚明,所谓的“快了”是个沉重的话题。

神器在这两年该出来的都出来了,有正道的也有邪道的人被认主。

不过能被神器认主的,也并非那等自私自利阴险之辈。

……

堰江城。

堰江城上有淡淡的乌云笼罩,诡异非常。

随着踏入城门,一股压抑的气息使人呼吸困难。

几月前还是繁华拥挤的街道,如今死气沉沉。

稀稀落落的几个行人,无一不是瘦骨嶙峋、无精打采,面带死气。

“主子,属下打听,这里是雪融之后就开始这样的。”

“刚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受寒,后来生病的人越来越多,根本找不到病症所在,没多久人就瘦的不成样子,虽然没有死人,但大部分如今都丧失了行动能力……”只能等死。

凡水汇报。

淳于越扫视一圈,不禁皱眉。

如果是以往,他一定会以为是瘟疫,如今有前世模糊的记忆,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

是魔气所致!

凡水见自家主子在堰江城中的高楼之上迎风而立。

风吹起他的墨发,披风被吹的呼呼作响,只见他从袖中掏出一颗圆珠子……

豁然就是在海城得到的腾蛇眼瞳。

淳于越通过腾蛇瞳看到了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城中丝丝缕缕的黑色魔气飘荡。

海城的生物是仙魔时期遗留的,它们眼中的世界跟人类肉眼看到的有所不同。

“那是什么地方?”他指向黑气浓郁一处问。

“主子,是仁和医馆。”凡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仁和医馆?有点耳熟……”

凡水提醒:“主子去年经过此处,小神医曾出手帮过这家医馆。”

是那个江大夫?

淳于越记起当时江大夫的不孝子烂赌,导致医馆没有银钱支付采药人,江夫人还带了家传宝去当铺。

“主子,可是那里有什么不对?”凡水知道自家主子不会无缘无故问起,遂问。

淳于越回头离开,没有回答,凡水看着他下楼的背影,也猜出了答案,他回头望了一眼仁和医馆的方向,也跟着转身下楼。

走进仁和医馆能感觉浑身压抑的难受,闷的人呼吸困难。

这里是魔气最重的地方。

医馆里被人翻的乱七八糟,许多药材散落在地上。

看到这样的画面,众人心中暗道不好。

凡水立即带人进去走了一圈,出来的时候面色有些凝重。

“主子,我们来晚了……”

“江大夫一家被害了,按尸体僵硬程度来看,死亡时间也就一天左右,他们的住处也很明显被人翻找过。”

翻找?

那些人是要找什么东西?

跟魔气有关?

凡水继续说道:“江大夫在鄢江城的声望还是挺高的,除了有个不省心的儿子,也没有什么仇家。”

淳于越听闻,沉默半响,吩咐道:“去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可疑的人进城。”

……

凡水带着人离开,不到一个时辰就回来了。

“好几个人都说、前两天有生人在打听什么东西,什么胎的,那些人也说不清楚。”

淳于越蹙眉沉思好一会,方问:“你可还记得当时江夫人手中那个传家宝?”

凡水倒吸一口凉气:“主子,你是说那些人在找的就是那个像死胎的东西?”

“嗯。”

“这么说来、江大夫一家被人杀害也是由那件东西引起的?”凡水。

何止!

此次魔气作乱,与那个死胎定脱不了干系。

淳于越心说。

只是有些话不好说出来。

“你跑一趟北都城,去佛光寺找住持,将此处情况告知他。”

说完又想到什么,说道:“再找夫人取一样东西,提起楼兰,她会知道本王的意思。”

“她若问起本王,告诉她一切都好,让她放心。”

凡水嘴角抽抽,低头应:“是。”

主子啊,您这离开才多久啊?夫人不在,你还继续撒狗粮,有考虑过狗的感受吗?

……

几日后,堰江城中心广场上,几位高僧打坐诵经,敲击木鱼的声音声声传入人的耳中,众人的神台瞬感清明。

本被乌云遮住的阳光洒落,洒照在领首高僧身前的那一尊佛像身上,佛像隐隐泛着白光。

这一诵经就是三个时辰,持续了七天。

人们的身体情况愈渐好转,城中人气也在慢慢恢复。

……

北都城。

轻掣远远的看着那抹身影在鱼池边发呆。

他知道她最近发生的事,知道她的不开心,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远远的看着,默默的陪着她。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远处,三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思各异。

轻驰看着那两人,忍不住叹息。

轻风看了一眼身边的轻驰,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啧啧!你说金铃这丫头怎么想的?明明回头就能看到更好的,非要吊死在书呆子那棵歪脖子树上……”轻驰砸吧嘴。

轻雷沉默的看着轻驰许久,问:“多久没有去看大夫了?”

“什么?”

轻驰没理解,怎么跳话题了?

“你被轻掣下毒了,赶紧去看看吧。”说完也没管他什么反应,也离开了。

留下轻驰风中凌乱。

下毒?

什么毒?

轻掣那家伙为什么要给我下毒?好像我最近没得罪他啊!

想不通。

默默的运行内功,也没感觉到身体哪里不适啊,脉象也是正常的……

离开的轻雷心中默默说道:中了一种叫二的毒。

而金铃陷入自己的思绪中,也没留意到身后的人。

与那书呆子相识两年了,她以为他会是她的归宿……

相爱的人里总会出现一个第三者,叫我妈不同意。

没想到这么狗血的“我妈看中我表妹做我媳妇”这种事情会被她遇上罢了。

金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难受是有的,更多的是凉。

心有点凉!

表妹那么柔弱温柔,配书生正好……

是这样的吧?

自己从小就被培养成杀手,手上沾着太多人命,怎么配的上高洁如玉的他呢……

“唉!”她轻叹口气,手中的石子弹落水中,激起层层涟漪,内心却随着涟漪渐渐沉寂。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腹黑王爷装呆萌:寞寞者上钩腹黑王爷装呆萌:寞寞者上钩璀音墨予|古言乔寞寞这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只是办个身份证,就被车撞死,死了也就算了,穿越又是神马子?穿越也就算了,她还偏要替她妹嫁给一个傻王爷!她要逃婚!她要农民起义!结果只是徒劳,成婚那天就被呆萌王爷给萌化了心...可傻子也能成才啊!她嫁入那四个月都不到,那王爷就会舌吻了!!是她教得好啊~刷的吗得!她好像只加他琴棋书画来着!?
  • 大宫女大宫女月明华屋|古言身为一名低贱宫女,出头并不容易,爱情于她,更是水中的月,镜中的花。然而,从孤儿到进宫,从最低贱的粗役宫女到最高尚宫,从最高尚宫到母仪天下的一国之后,宫女柔止展开了传奇的一生……
  • 逆天绝宠:冥皇的魔妃逆天绝宠:冥皇的魔妃燕未央|古言她是二十五世纪的特工首领,嗜血狠辣,杀伐果断,手段通天。她是魔域废物三小姐,从小筋脉寸断,心智不全,是个十足的痴女。当灵魂转换,痴女便魔女,昔日的欺辱百倍换来,废物?废物也是你们惹不起的,废物也能让你们哭爹喊娘。当一层层神秘的身份揭开她该何去何从?当一件件阴谋展现的时候,她该如何应对?他是世人皆惧怕的毒王,腹黑如墨,冷漠如冰,杀人不眨眼,可是却独独对她宠溺无边,为她保驾护航。当魔女遇上毒王,携手大杀四方,横扫千军万马,众生尽匐脚下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美女杀手抢王爷美女杀手抢王爷花田错|古言一个被爱伤透的弱女子,竟然穿越到古代,成为了黑夜集团的第一女杀手。在师兄的帮助下,成功地恢复到了以前的功力。第一个保护对象竟然是元朝的英俊王爷,一个看似一无是处的人。一同下江南,竟遇到了那个女子上辈子生死相许的浩气山庄掌门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云舒云舒羊咩咩9|古言云舒前世识人不清,最终害人害己,落得一个被大火埋葬的下场。而今生她狠戾、强硬。誓要将前世所糟的罪都还回去,让那些暗害她的人通通得到应有的报应。某狼:乖,我陪你狠戾、强硬、干坏事。云舒:嗯......最后厚颜求点击、收藏、推荐票......
  • 江山不抵相思半江山不抵相思半蚀白|古言21世纪天才化妆师一朝穿越到花轿,偏偏就嫁了个相貌倾国却虐待成瘾的三皇子!大婚一月侧妃进门,反了天了!本王妃要休夫!休夫! 精彩片段: 休书计划第二记:火烧厨房,气死君逸胤,顺带拿到休书!行动开始! 古倾韵娇小的身影在膳房四处转悠,终于在柴房找到了大量的油!娇小的身影明显提不动一大桶油,只得找个盆,一盆一盆的四处泼油。最后,缓缓的走出了膳房,手中的火棒在空中抛出了华丽的弧度。 “biu~~~咣当!哗!” 配合着古倾韵的声音,膳房稳稳当当的着火了,火势极大,完全控制不住!而站在角落的君逸胤早已洞晓了古倾韵的想法。邪魅一笑,出口道:“就算爱妃把整个冥王府烧了,也无碍!本王还有别院!”
  • 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梧桐树|古言宋初原本以为夫君登基之日,也会是自己母仪天下的时候,没想到却是自己的死期,喝下毒酒原只为留孩子一命,却连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没能做到。再次睁眼的时候已回到十年前,面对白莲花姐姐和伪善渣男,宋初冷笑,既然想利用她得到想要的一切,那她偏偏不如他们所愿,上一世失去的,这一辈子,她要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 古代生活记事古代生活记事青青青青青|古言都说人生就是由一道道的选择题组成,你的每一个选择都有可能改变你的人生轨迹。 啊,那我这个做事不过大脑的人怎么办!!! 哎,既如此就只能顺心而为啦。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 天赐良姬天赐良姬王秩美|古言紫灵,是狐狸和人的结合,她和母亲一直被道士太虚追杀。为了保全她,母亲用最后一滴血使得她穿越到了一个异时空,并且使得她脸上有块红印,成为丑女。绝世的容颜,只有在得到心爱的人的一滴泪才能恢复,在一起后才能成为真正的人。在那个称为庆林的国度,她邂逅了美貌的皇上穆清扬以及看似傻乎乎的王爷穆清逸,并且认识了侠客井唐和一些形形色色的人。这世间,人和狐能够相恋吗?这世间,善良和邪恶可以并存吗?这世间,是不是有了爱情,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淡化?从相遇的那一刻,缘分之轮早已经转动,早已经把他们绑在一起。从此,她为了他,愿意舍弃一切。从此,他除了她,啥都不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独步九天:逆天神偷妃独步九天:逆天神偷妃湫小祥|古言她,允家二小姐,长相奇丑无比,更是被人陷害成为淮封国的公敌,她,二十一世纪天才神偷,因为偷一个戒指而穿越到允家二小姐身上,从此,开启逆天模式。他,是北渊国最著名的王爷,杀人如麻,冷漠无情,不近女色,却唯独缠上了她……从此,一个腹黑vs更腹黑的道路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