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5章 废太子

已经夜深,都兰才拖着沉重的步子回了幽梦间。

“你回来了?”甫一到三楼,便传来了声音。

都兰抬头便看到了站在那里的青芙,扯出一抹笑容,点了点头。

青芙跟着都兰进了屋子,两人在桌边坐下。

“发生什么事?你看起来很不好。”

“连你都看出来了吗?”都兰无力道。

“到底怎么回事,在长公主可是发生了什么。”

都兰缓缓抬起头,视线朦胧的看着青芙,“恐怕再不会有太子了。”

青芙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以后,太子怕是不会再来了。”

“为什么?你到底想说的是什么意思!”青芙追问。

“我累了,想要休息了。”都兰推拒着。

“好,我等你。”青芙起身。

一滴湿润从面颊滑落,都兰掩面伏在床上,她,是如何落到今日这番田地,害人害己。

那个对她百般包容的人,是自己亲手把他推离,她对昱瓒并非眷恋,但却决不忍伤害,她二人同病相怜,心有灵犀,昱瓒的离去,她那份若有若无的依靠,便真的没有了。

终究是她对不起他。

第二日,太子被废离京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畿,一时间,太子在长公主生辰宴,行为不检的消息甚嚣尘上。

“这事和你有关对不对,这就是你昨晚失神的原因。”青芙找到都兰。

“可还有其他消息。”都兰已经恢复了精神,不似昨日那般。

“皇帝股念旧情,仍封了郡王,不日便会去北临郡。”

北临郡,那等苦寒之地,不知他可否适应,不过那地倒是和金赤近的很,不知将来可否有缘再见。

青芙见都兰又失神,便继续问道,“可牵扯到你?”

都兰摇了摇头,“我没事。”

他知道,昨日那番举动一斤表明,他会最后一次护自己周全,想到那个他从未收回的玉盘,都兰的心里便越发的不是滋味。

“那就好。”青芙松了口气,“人走了便走了,又有多少可以追忆,京畿这个地方,多少人的繁华梦,多少人的英雄冢。”

“我也不曾想,昨日会是我们的最后一面。”

“你不去送他?”

都兰摇头,已经没有意义了。

“这样也好,无谓的牵连,也实属没有必要。”

“那你呢?何时走?”都兰问道。

“快了,就这几日吧。”

两人便不再言语,心思各异的在想着什么。

几日后,都兰站在门口,看着青芙上了马车,丝丝在一旁小声的哭着,只有蓝芝没有下楼,看来心里还是别扭着。

“哎,这说走便走了,日子怎么过的这么快。”觅烟也是满是踌躇道。

“是啊。”诗璇也应道。

谁能想到,这短短几日,竟发生了这么多事,太子被废,贬黜北临,太子府也早已经人去楼空。

青芙也终于到了离行的日子,这个端午,终究不会是个团圆的节日了。

“行了,都回去吧。”觅烟说道,便带头先上了楼。

诗璇和丝丝也互相搀扶着上了楼,只有都兰还望着早没有了踪影的街道。

青芙跨出去了,何时才能轮到自己。

那个人又给他来了消息,催促着自己。

柳纤芸因为长公主的关系,此次并没有受到波及,如若以往,已经下了婚旨的姑娘,哪怕是没有过门,出了这档子事,也是要随着夫家走的。

借着机会,柳纤芸的婚事算是彻底黄了,都兰自是知道这本就是她的目的所在,所以当初她要利用自己算计太子,哪怕自己再不愿,也终归还是选择了就范。

原因无它,谁让这都是昱玄的意愿,她,不得不如此。

对昱瓒愧疚的心,久久不能平复,哪怕她知道他根本不怪他,所以才更让她难以释怀。

手指放在胸口玉珏的位置,摩挲了些许,为今,只有今早解决这里的事情,她才有可能再见昱瓒一眼,对他说声抱歉,希望到时候为时不晚。

“人已经走了?”

“是,属下亲眼所见。只有一匹马车,两个随行。”

“哼,算他走的干净。”昱昭心道,我便要你干干净净的走,也让你尝尝,何为贫苦的滋味!

“郡主那边呢?”

“郡主几日不曾出府,说是长公主今日身体抱恙,郡主一直都在照料。”

“哼,那个女人,到手的鸭子都跑了,能不病倒就怪了,怪只怪,她有个好女儿!”

“人处理的怎么样了?”

“王爷放心,所有那日接触过药物的人,都已经处理掉了。”

“本王这个表妹,有胆无谋,还得为兄为她周全。”

昱昭无聊的收拢了折扇,“走,随本王出去走走。”

“三皇子来了。”蓝芝看着都兰。

他,他又来做什么?对昱昭,都兰总是觉得看不透,心里自是同蓝芝一样,对他充满着戒备。

“我知道了,这便下楼。”

“你......要小心。”

“嗯。”都兰回以一笑,她知道蓝芝担心她。

都兰推门进了房间,正看到昱昭看着棋盘,似是在研究什么。

“殿下好兴致。”

昱昭回头看着来人,露出一抹微笑,“坐吧。”

“是。”都兰视线看向了棋盘。

“这是?”

“方才无意在这屋子里看到了一本棋谱,便试了试。”

“王爷觉得如何?”都兰一边送过茶,一边随意的问道。

“尚可。”昱昭接过了茶,低头啜饮一口,便放了下来,视线也不在看向那棋谱,而是转向了自己对面的都兰。

“不知珏璃姑娘,近来可好?”

都兰洗茶的手一顿,“尚好。”

昱昭叹息,“皇兄这一走,本王便真成了孤家寡人。”言语间尽是失落。

“一切皆是注定,王爷莫要太过难过。”

“是啊。”昱昭应道,“不过本王此次前来,是专门有话对你说。”

“王爷请讲。”都兰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目光清明的看着昱昭,等着他的下文。

“呵呵。”昱昭轻笑,“珏璃姑娘倒真是让本王有些刮目相看。”

“王爷谬赞。”都兰才不会接他的话。

“本王的这两个哥哥,可都和你颇有渊源,不知这等处境,珏璃姑娘作何感想?”

说完,昱昭定定的看着都兰,似是要从她的表情中,找出意思破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师父爱吃小公主师父爱吃小公主张小导|古言【荐文】桑的《帝王妾》男女主都霸气http://novel.hongxiu.com/a/537868/丈夫无情将她休离,还曾亲手喂她吃无子草,不让她的怀有身孕。她委身为妓,乔装细作,只为了给那个男人最沉重的报复。-。-。-。-他是她的恩人。在危机四伏的深宫里,教她能睥睨天下的本领他是她的师父。他教她对命残忍无情。亲手杀了奶娘、举钗毁了倾世容颜,为接近他要毁掉的人,她不惜扮成戏子曲意逢迎、婉转承欢他冷静地将她磨成手中最锋利的剑,而她竟甘愿被他掌握一朝真相揭开,他的恩、他的爱、他的欺骗,竟只是为了她身上那方玉这般残忍……铁桶般缜密的围剿,她抱着求死之心一刀刺向他温热心口……同刻,数支利箭洞穿她的四肢,她站也不能,却笑得开怀“师父,你给的,我如数奉还。”但这又是谁?“娘子,我热”精壮的身体透着可疑的粉红,他羞赧地扯开她的衣襟,手指所划之处,惊起一片颤栗她低叹,终是勾住他的脖颈,倾身吻了过去唇齿相依时,是谁反客为主,爱海沉沦*几年不见后…第一个小萝卜头冷着脸将他拒之门外:“想见我娘亲,先去整整容吧!”第二个小萝卜头搓着手作市侩状:“看一眼一百两黄金,买断半个时辰可以给你打个八八折。”第三个瓷人儿似的小菇凉捧着腮作花痴状:“帅大叔,我以后也会像娘亲那么美,不如你把聘礼留给我吖~”他揽住面带惊惶的她,贴紧了温言软语:“莞尔,你没还我的,可还有这个孩子?”ㄟ(``)(``)ㄟ喂,还没收文呐去哪~
  • 子歌纪子歌纪陌路闻笛|古言中州列国战悠悠,烽火未平多事秋。高氏阳帝定天下,一缕芳魂无尽愁。三十年前,始料未及的相遇,时光流转,爱恨交叠。三十年后,命运无常的翻覆,命格中人,紧紧相系。启真镜,青鸾报,巫蛊术,且看子歌步步为营,兴亡天下。山河犹在,斯人已殁,红颜未老恩先断。家门何处,前事皆空,他日重逢不言中。人生若只如初见,江山美人不相侵。只为君心。
  • 贺新婚一贺新婚一周悛|古言相传这人死后便是踏上了黄泉路,黄泉路前有条忘川河,河上有座奈何桥,桥旁立着记载人前世今生的三生石。路过三生石的人总会停下来看看,不过看了又如何,过桥之后,望乡台上孟婆递给你一碗孟婆汤,便是再念念不忘的人,刻骨铭心的事也都成了过眼的云烟。只是,凡事都有变数,总有些人温存着执念,宁可做鬼,都不接那碗孟婆汤了却此生。一个两个还可,愈发的多起来,阎罗殿终是留不下这些鬼,又不能放任着去凡间。只好一个一个的还愿,没了牵挂,也就都转世轮回去了。不过这愿还多了,也发现了些门道。执念深的无非是挂念这人世间的爱恨情仇......
  • 清欢墨清欢墨顾思墨|古言“祁墨哥哥,我想吃糖葫芦” “好,我给你买” “祁墨哥哥,我想出去玩” “好,我带你去” “祁墨哥哥,我想去百里桃林” “好,我陪你去” “祁墨哥哥,父亲说我该嫁人了” “好,我娶你”
  • 嫡女重生之魅惑天下嫡女重生之魅惑天下墨九兮|古言这是一个全能女主和全能男主之间互相拌嘴,互相傲娇,顺便带一小包子的故事。某片段:“臭小子,你能不能不跟老子抢媳妇儿。”某男一脸威胁和诱拐。“臭爹爹,你为什么要跟我抢娘亲?”某包子一脸嫌弃。“臭小子,你床垫地下的一千两银票不想要了?”某男危险地笑。“就让你一晚上。”某包子纠结。“臭小子,以后你私房钱我不告诉你娘,以后别抢我媳妇儿。”某男幼稚脸。“不行。”某包子托腮。“那我七你一?”“你一我一!”“不行,你三天我一天!”“成交!”某男心情很好,某包子也笑眯眯地。某女疑惑的看了看哥俩好的父子俩,本来想带他们一块儿去的,看他俩不吵了,嗯,那我一个人去。后来某男和某包子欲哭无泪。┗(T﹏T)┛
  • 神尊追妃:腹黑雪神驾到神尊追妃:腹黑雪神驾到雨小文|古言1v1霸道独宠文。新书《倾世医妃:腹黑王爷要反扑》读者群:515131744神尊大人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你,什么叫做“霸道暖男追天下第一腹黑女,犹隔千山万水,况且大堆灵兽在雪神周围‘保驾护航’。”“你必须给我一个答案!”神尊捏紧拳头。“喏,这就是。”雪神把隔在他们之间的小包子丢进他的怀里。“神尊爹爹欺负我!”小包子嘟起小嘴,朝着雪神抱怨。“那你就欺负回去。”雪神翻了个身,不去管他们。然后小包子在神尊大人的怀里一劲儿折腾,他只是微笑地看着怀里的小人儿。“没事,多来欺负欺负爹爹吧。”这时候神尊大人特别豪爽。“你玩够了,现在来邀请你娘亲吧。”果然这句是重点!
  • 江山为聘冷帝诱萌妃江山为聘冷帝诱萌妃冷纸月|古言搞什么?穿越?能在狗血点?如女主所愿人称废物先天就没有一点玄力,身体中毒?还碰到了一个爱戴面具的男人,面瘫吗?啧去掉面具后,某女的鼻血四溅啊!混蛋!你这阴魂不散的家伙!哎哟,本王的爱妃脾气真大!“滚!谁是你爱妃了!!”某男一脸委屈“都被你吃干抹净了,不负责?”“………………”“叶灵儿你以为本王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她再次坠下崖,莫名失忆了。想不到被隐居这里的神秘男子救下,又嫁给了他。后来,记忆恢复。她对他说;“我不会回去!”他坚决的说;“那我留在这!”江山拱手让出没完大概内容会是这样,可能以后还会改。
  • 梦回记忆深处梦回记忆深处执碎一梦|古言那年,桃花树下的一眼,便注定了他的劫,乃至他三生三世陷入此劫,不得安生。那年,她调皮喜玩,扭伤了脚踝在桃花树下歇息,是他救了她,从此她对他念念不忘。
  • 宫绣宫绣阿翠菌|古言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十九年华,她翩翩而来,宝帐三千所,为尔一朝容。默然颙望,十度春红,摇辔静风尘绝,但惧秋尘起,盛爱逐衰蓬,君恩歇薄,只有魂萦梦绕心被锁牢,念念不相忘。大邵建立历任两帝,前朝后宫纷争不断,这段故事便是从第三任皇帝登基以后展开的。王府里原有四位王妃,便是皇上登基后的皇后,元妃,庄妃,宣嫔。以及新进宫的萧合,吕毓书,向凝,穆苓,柳星因,软玉······给这个后宫添上怎样的颜色。步步惊心之余,更有一朝迷案徐徐展开,而她进宫究竟是为何,除了皇上,原来一切都是谋划,只是当她知道她爱的是皇上时,皇上却与她渐行渐远·······林花谢了春红,这十年终究是太匆匆。
  • 天降媚妃,皇上你走开天降媚妃,皇上你走开乖怪咖萌宝|古言“皇上,娘娘把鲤鱼池的鱼烤了”那女的胆子挺大的嘛“随她去,她吃饱了吗?”侍卫汗颜中>_<???“报,皇上,娘娘被带走了!”“走!去把媚儿带回来”“皇上,娘娘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