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章 坦诚言

“父皇可有话说?”昱玄低沉的说道。

李德茂露出一抹嗤笑,“杂家劝二皇子还是安心的去吧,陛下他老人家,正忙于和太子议事呢,可还真是难得会想起你。”

昱玄皱了皱眉,转过了身。

沈云清不善的看了眼李德茂,捧高踩低的家伙。

李德茂转瞬便冷了脸色,对着昱玄的背影啐了一口。

“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丧家犬而已。”

沈云清欲转身,昱玄一把拉住了他,回眸看了眼那李德茂。

李德茂无惧的看着昱玄,他就是要好好嘲讽这个高高在上的“王爷”,谁叫他平日里没少给自己脸色看。

沈云清掀帘,昱玄便上了马车。

人失势,连着马车也破旧的很,都不知道撑不撑的到义州。

眼看着那一辆马车和几人几骑离去,李德茂也正了正自己的身子,这更深露重的,都快冷死他了。

“回宫。”说完,便上了那华丽的马车,朝城内行去。

都兰站在窗口,看着不知名的远方。

“小姐,夜深了。”

都兰再次看了眼天边的明月,好巧,又是十五,那个人已经在路上了吧。

“嗯,我要睡了,你也休息吧。”

都兰回身来到床边,安雅连忙过去关上了窗户。

都兰回头间,猛地发现那银坠动了位置,立刻伸出手,里面果然被塞了东西。

都兰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唇角那不经意浮现的笑容。

都兰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有消息便是好事。

安雅走出后,连忙打开了纸条。

都兰从未如此认真的看着纸条上面的内容,久久的攥在手里。

都兰倏地站起身,定定的看着门口,似是做了某种决定。

“你想好了?”蓝芝严肃的看着都兰。

“珏璃自知对不起姐妹...”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都兰垂目,“珏璃不想被这一方之地牵绊束缚。”

“何故把自己说的如此难堪,那你当时为何要来?”

“受人恩惠,不忍拒绝。”

“好一个受人恩惠,不忍拒绝,那如今离去又是为何?”

“受人恩惠,不忍牵连。”

蓝芝轻笑,“我幽梦间,我蓝芝,就那么没有担待,还怕你的牵连?”

都兰抬头定定的看着蓝芝,“蓝芝姐,我身不由已。”

“可是因为逸王?”

都兰明显顿了一下,点了点头,不再敢看蓝芝。

“你和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救过我...”

“救你的人真的是他?”

“嗯。”都兰点头,“来京我本不愿,途中变故,父亲更是离我而去,我本以无生意,想随父亲而去,是他拦下了我。”

“他说,‘早知便不该救你,废人一个,浪费。’”

“我何尝不知道自己是个废人,这些年拖累家人,哪怕到最后,家人也是因为所累,而丢了性命。”

“他说,他救的人,命就是他的,死生不由我,便让人带我来了这个地方。”

“让你来这里的可是那个总跟在逸王身后的男人?”

“嗯,那日逸王来这里,我也见过他。”

蓝芝了然,看来,自己背后的人真的是他。

可他,为什么却对珏璃没有隐瞒身份,而对自己。

或许境况不同吧,当年,那逸王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哪里像今日般地位,做事自是要小心谨慎些为妙,看来逸王很信任她,甚至不惜用她来暗示身份给自己。

但她应该不知道自己和逸王的关系,所以今日才会如实和自己开口。

蓝芝甚至有些庆幸,幸好是他。

“你打算如何?”

“珏璃打算一同西去,如果能够照顾他,也算是报答。”说着,脸上有了些许的红色。

“你...”蓝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原来,珏璃是心仪那个人。

“你走可以,但是要亲自和那几个人说,我不会替你说出口的。”

“珏璃明白,珏璃还是要谢过蓝芝姐。”

蓝芝挥了挥手,不愿多语,都兰便起身拜过。

都兰首先想到的便是青芙,很快,都兰便从青芙的屋子里面出来。

青芙站到门口,“你去吧,其他人,我会说。”

“谢谢你!”

“希望你比我运气好一点。”青芙的嘴角一抹苦涩的微笑。

“嗯!”

....

“小姐。”

“我们现在就走。”

两人来的匆匆轻囊简装,走的时候亦是如此。

都兰站在幽梦间的门口,抬头看了眼楼上,她虽然在这里不过数月,却得到了最真挚的情谊。

是她欺骗在先,入今又突然离去,希望对几人也是好事。

“小姐,我们要去哪儿?”

“跟我来。”

......

“太子爷,外面有两个姑娘求见,说是幽梦间的珏璃姑娘。”

邸修然看向了太子,她怎么会来?

“带过来吧。”转头对邸修然说道,“你先回去。”

“是。”

邸修然离去的路上正好和都兰相遇。

“见过邸先生。”

邸修然恭敬行礼,“没想到在这儿会遇到你。”

“珏璃路过,便顺道叨扰拜访,实在太过唐突。”

“不会,太子好客,珏璃姑娘安心,太子正等在里面,改日幽梦间再见。”

“好。”

说完,便错身离去。

行至门口,邸修然看到了等在门房的安雅,他知道,那是她的婢女。

刚转身欲走,视线却不经意的看到了安雅的手中。

行囊?哪怕再小,它也一定是个包裹,断不是什么手帕之类。

邸修然蹙了蹙眉,到底是怎么回事。

“珏璃见过太子。”

“珏璃今日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珏璃是来告辞的。”

昱瓒看着都兰,不知道她所谓何意。

“珏璃感谢太子这些日子对珏璃的照顾,此行离去,不知归期,特来和太子告别,还望太子原谅珏璃的冒失,请自珍重。”

“你要去哪儿?”

都兰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义州。”

“你那里可有亲眷?”

“不曾。”

昱瓒的手指微动,他最不希望成真的事,果然还是发生了。

她,是为了他。昱玄。

“可需要配备马车,可以送你过去。”

都兰摇头,“早晚都会到的,不急于一时。”

同类热门
  • 玄凤衔红玉玄凤衔红玉凯特夫人|古言她,国色天香,她,从小心有所属,却被选入宫中,宫中那些明争暗斗,让她从一位单纯的小女孩变成会玩心计的女人。竟然上天夺走了她的真爱,至少对她有一些眷顾吧,为何连她的两个孩子都要夺走呢?为何在她最狼狈,最恶心的时候,让她的真爱出现呢?为何让多个男人对她产生情愫呢?为了复仇她从新回到深宫中,以另一个身份活着,放弃了那些为了她可以牺牲性命的男子,这一切都值得么?她不知道……
  • 邪王追妻:太后不好惹邪王追妻:太后不好惹晚来天欲雪|古言穿越了,穿成太后!太后好啊,整个王朝地位最高的女人,连皇帝都得敬着她。不必宅斗、宫斗,不用担心婚事,没有糟心婆婆、小姑、妯娌和花心夫君。天!多完美的米虫生活。但是!这世上不只一个王朝,她倒霉催的成了亡国太后,从此为自己的小命疲于奔波。旁边还有一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吃掉她的死色胚。她以为自己找到了可以白首一生的良人,到头来却赔了身心,被他狠狠丢掉。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只为保护他心爱的女人。“司凤晟,你没有心吗?”“有,可那不是给你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妖妃惊华:绝色邪君宠妻无度妖妃惊华:绝色邪君宠妻无度九街苏白|古言北境有女,纨绔无知,不学无术。却于某日,脱胎换骨!抱大腿,进檀华,闯秘境,夺灵宝,创神阁……五境闻之变色,风云再起!——在此期间,此女幽幽叹息:“什么都有了唯独缺个床伴。”一男子渐步走进,望着此女:“你观本座够资格否?”此女看他一眼:“恐撑不过一个时辰,不妥。”男子淡淡一笑,一把将此女丢之床上:“夫人不妨试试,看看撑不撑的过一个时辰。”“……”之后此女未下的了床。
  • 把你的命运交给我把你的命运交给我陈龚可儿|古言一个失败的穿越者在于,她不能像其他穿越者一样享受掌握别人命运的乐趣,因为早有人洞悉了这一切...在黑夜的笼罩下一个女孩蜷缩在屋的一角,房间之外,电视响着夹杂着父亲的鼾声……静谧的夜晚,窗外星星正亮,女孩留着一头长发抬头睁着水润的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梦境初现,在烟云袅袅之中,再深不见底的的夜空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呻吟,痛苦,绝望,无助。“帮帮我,啊额,求求你,救救我,呜呜呜…”女孩回望了下与父亲间隔的门,淡淡的说“我该如何帮你?”女人说“只需把你的命运交给我”“那好吧”女孩的回答随着一声噼里啪啦雷电的将女孩惊醒。摸了摸眼角残留的泪珠,女孩笑了,唯美又难见深意……
  • 陶然共忘机之沈默沈星陶然共忘机之沈默沈星陶陶然共忘机|古言一条主线贯穿,但主线剧情不多,多的是师徒田园隐居日常,掺杂一点朝堂,一点江湖。每条支线的出场人物都对剧情有支持作用。
  • 看见那个宦官了吗,我的看见那个宦官了吗,我的江如灿|古言她拿起一根树枝,一遍一遍在沙上刻画着他的名字,唇边泛起淡淡的笑意。“花枝,干嘛呢?”姜终古坐到了他身边,极为惬意地靠在她身上。“没干嘛啊……”她爱答不理,手下还是极为认真的继续描绘,继续加深那名字的印记。姜终古阴翳的目光扫过那个让她念念不忘的名字,陆明染……“我决定了,我嫁给你。”她一把将沙子挥洒而开,侧身抱紧姜终古。他并没有表态,只是心疼到抽搐。
  • 冷面将军的娇妻冷面将军的娇妻似水微蓝|古言这是一个狡猾的小狐狸女主VS腹黑将军的爱情故事。结局1对1。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跳坑。她,赵安然,外表贤良,端庄温厚,实则腹黑,狡诈如狐。酷爱扮猪吃老虎,是永定侯府的嫡出大小姐,本来与王府世子指腹为婚,却被府里的姨娘设计嫁给素有克妻之名的冷面将军。他,玉子恒,廉亲王府风流世子,因被侯府姨娘的误导,放弃了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才知道错过了本应该珍惜的缘分,却抵不过心底的情丝蔓延。失去了还能找得回来吗?他,萧启凡,被继母设计背上了克妻之名的冷面少年将军,只因那一眼,从此便失了心,动了情,甘愿为他的然儿撑起一片天空。其实他要的不多,有她的爱,此生足矣。他,独孤一剑,冷血刺客被安然救了之后,甘愿守护她一生一世。他,朱千二,玉泉山庄的少庄主,女主的蓝颜色知己。商业合作者。精彩抢先看:◆“小姐,宋姨娘竟然四处诋毁您的名誉,把您说得刁蛮任性不识好歹,二小姐的缺点全放到您身上,太可气了!”忠心的丫头春儿义愤填膺。“那又如何?”赵安然只是淡然浅笑,她只想潇洒恣意地活,旁人的流言蜚语,不过是耳旁轻风。不就是想抢指腹为婚的廉亲王世子吗?她还不稀罕呢,还没成婚府里小妾通房一大把,这样的风流世子,谁爱要谁要。庶妹想抢,赶紧打包带走……◆“然儿,只要你嫁给我,绝不收通房,不纳小妾,不抬平妻,明天我就请旨赐婚可否?”萧启凡紧张的望着面前的白衣女子。◆“然妹,为什么不告诉我当初救我的是你?明知道你二妹冒名顶替,你却……,我们可是从小指腹为婚的,难道一开始你就不想嫁给我!”◆“嘘,姐姐,别出声,我把独孤师傅给我的小青放到爹爹的抽屉里,谁让他不让我们和娘亲睡,让我的小青咬臭爹爹!”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包子,竟然没有发现他们的臭爹爹正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 重生魔妃倾天下重生魔妃倾天下相约不忘初心|古言相府嫡女冷倾玥,未嫁先休,一朝穿越,风华再现,她本不再相信爱情,却恍然记起那个爱她如命的男人,罢了,为了他即使再爱一次又何妨。和腹黑王爷强强联手,前有丞相爹爹和美貌娘亲,后有皇后姐姐,当今圣上是她的姐夫,这不,最大的后台还没出现呢,谁人不知紫月皇城里人人惧怕的冥王百里魅影,皇上的亲弟弟,那个如神一样的男人,才是冷倾玥最大的后盾。既然选择放手是错误,那就让他一生一世守护着她吧。精彩片段:影卫:王爷,今天苏御史的小姐嘲笑了王妃.王爷头也没有抬道:她这么爱笑就去笑迎楼卖笑吧.(影卫抽搐,御史的千金去卖笑)影卫:王爷,花将军的嫡小姐要与王妃比武.王爷漫不经心道:她这么爱打打杀杀,让她去边关守城吧(影卫面瘫,一国将军的千金当卫兵?)影卫:王爷,今天邻国公主说王妃啥都不会,要和王妃决战.王爷神闲气定道:去告诉她,王妃没时间,她要想比就让竹儿和书儿去.影卫.可人家是公主.王爷想了想,对,不能让那两个小丫鬟去,不然玥儿会不高兴的.王爷风轻云淡的说,那去笑迎楼找两个跟她比.影卫昏倒,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王妃已经答应了.哦,那本王就勉为其难的去看看戏吧,顺便给玥儿加加油。
  • 冷女穿越遇见他冷女穿越遇见他旖旎伶.QD|古言冷冷眼神,冰一样的表情,但却美的动人心魂,此生以为自己真的就这样冰冷的,找不到温暖,不会遇到知心知意的那个人,没想到穿越后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他。带着两个孩子意外的穿越,遇见的人就是对的吗?幸福会向她招手吗?她能勇敢的选择幸福并抓住吗?一个温暖如春风,一个暴躁冷酷,一个冲动多情。。。遇见一个又一个的他,哪个才是女主的归宿呢?两个天才孩子用他们最纯真的真情感动了她,相伴的真情不能舍弃彼此的心意渗入骨髓。他一次次的付出,他一次次的伤害,他一次次的无言,有惊天的秘密,有倾乱天下的影响。身世之谜?我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是欺骗还是真爱?是伤害还是相爱?遇见的他到底你爱谁?
  • 替嫁丑妃之王爷晚上见替嫁丑妃之王爷晚上见阿蘅呀|古言古往今来,自己把自己玩死,将自己炸成灰的,怕是只有华国医学博士凤轻舞一人了。 只是,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个父亲不疼庶母不爱,声名狼藉人人喊打的废物丑女?庶母伪善庶姐恶毒家中一群豺狼虎豹,且看她凤轻舞一根银针在手如何惩治渣渣! 什么?未婚夫要退亲?求之不得!你哪来的回哪去吧。 什么?!要她嫁给那个传说中吃人不吐骨头的变态九王爷?她现在收拾东西跑路还来得及吗? 只是……自己眼前这个粘人的巨婴,真的是传说中那个变态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