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5章 坦诚言

“父皇可有话说?”昱玄低沉的说道。

李德茂露出一抹嗤笑,“杂家劝二皇子还是安心的去吧,陛下他老人家,正忙于和太子议事呢,可还真是难得会想起你。”

昱玄皱了皱眉,转过了身。

沈云清不善的看了眼李德茂,捧高踩低的家伙。

李德茂转瞬便冷了脸色,对着昱玄的背影啐了一口。

“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丧家犬而已。”

沈云清欲转身,昱玄一把拉住了他,回眸看了眼那李德茂。

李德茂无惧的看着昱玄,他就是要好好嘲讽这个高高在上的“王爷”,谁叫他平日里没少给自己脸色看。

沈云清掀帘,昱玄便上了马车。

人失势,连着马车也破旧的很,都不知道撑不撑的到义州。

眼看着那一辆马车和几人几骑离去,李德茂也正了正自己的身子,这更深露重的,都快冷死他了。

“回宫。”说完,便上了那华丽的马车,朝城内行去。

都兰站在窗口,看着不知名的远方。

“小姐,夜深了。”

都兰再次看了眼天边的明月,好巧,又是十五,那个人已经在路上了吧。

“嗯,我要睡了,你也休息吧。”

都兰回身来到床边,安雅连忙过去关上了窗户。

都兰回头间,猛地发现那银坠动了位置,立刻伸出手,里面果然被塞了东西。

都兰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唇角那不经意浮现的笑容。

都兰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有消息便是好事。

安雅走出后,连忙打开了纸条。

都兰从未如此认真的看着纸条上面的内容,久久的攥在手里。

都兰倏地站起身,定定的看着门口,似是做了某种决定。

“你想好了?”蓝芝严肃的看着都兰。

“珏璃自知对不起姐妹...”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都兰垂目,“珏璃不想被这一方之地牵绊束缚。”

“何故把自己说的如此难堪,那你当时为何要来?”

“受人恩惠,不忍拒绝。”

“好一个受人恩惠,不忍拒绝,那如今离去又是为何?”

“受人恩惠,不忍牵连。”

蓝芝轻笑,“我幽梦间,我蓝芝,就那么没有担待,还怕你的牵连?”

都兰抬头定定的看着蓝芝,“蓝芝姐,我身不由已。”

“可是因为逸王?”

都兰明显顿了一下,点了点头,不再敢看蓝芝。

“你和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救过我...”

“救你的人真的是他?”

“嗯。”都兰点头,“来京我本不愿,途中变故,父亲更是离我而去,我本以无生意,想随父亲而去,是他拦下了我。”

“他说,‘早知便不该救你,废人一个,浪费。’”

“我何尝不知道自己是个废人,这些年拖累家人,哪怕到最后,家人也是因为所累,而丢了性命。”

“他说,他救的人,命就是他的,死生不由我,便让人带我来了这个地方。”

“让你来这里的可是那个总跟在逸王身后的男人?”

“嗯,那日逸王来这里,我也见过他。”

蓝芝了然,看来,自己背后的人真的是他。

可他,为什么却对珏璃没有隐瞒身份,而对自己。

或许境况不同吧,当年,那逸王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哪里像今日般地位,做事自是要小心谨慎些为妙,看来逸王很信任她,甚至不惜用她来暗示身份给自己。

但她应该不知道自己和逸王的关系,所以今日才会如实和自己开口。

蓝芝甚至有些庆幸,幸好是他。

“你打算如何?”

“珏璃打算一同西去,如果能够照顾他,也算是报答。”说着,脸上有了些许的红色。

“你...”蓝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原来,珏璃是心仪那个人。

“你走可以,但是要亲自和那几个人说,我不会替你说出口的。”

“珏璃明白,珏璃还是要谢过蓝芝姐。”

蓝芝挥了挥手,不愿多语,都兰便起身拜过。

都兰首先想到的便是青芙,很快,都兰便从青芙的屋子里面出来。

青芙站到门口,“你去吧,其他人,我会说。”

“谢谢你!”

“希望你比我运气好一点。”青芙的嘴角一抹苦涩的微笑。

“嗯!”

....

“小姐。”

“我们现在就走。”

两人来的匆匆轻囊简装,走的时候亦是如此。

都兰站在幽梦间的门口,抬头看了眼楼上,她虽然在这里不过数月,却得到了最真挚的情谊。

是她欺骗在先,入今又突然离去,希望对几人也是好事。

“小姐,我们要去哪儿?”

“跟我来。”

......

“太子爷,外面有两个姑娘求见,说是幽梦间的珏璃姑娘。”

邸修然看向了太子,她怎么会来?

“带过来吧。”转头对邸修然说道,“你先回去。”

“是。”

邸修然离去的路上正好和都兰相遇。

“见过邸先生。”

邸修然恭敬行礼,“没想到在这儿会遇到你。”

“珏璃路过,便顺道叨扰拜访,实在太过唐突。”

“不会,太子好客,珏璃姑娘安心,太子正等在里面,改日幽梦间再见。”

“好。”

说完,便错身离去。

行至门口,邸修然看到了等在门房的安雅,他知道,那是她的婢女。

刚转身欲走,视线却不经意的看到了安雅的手中。

行囊?哪怕再小,它也一定是个包裹,断不是什么手帕之类。

邸修然蹙了蹙眉,到底是怎么回事。

“珏璃见过太子。”

“珏璃今日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珏璃是来告辞的。”

昱瓒看着都兰,不知道她所谓何意。

“珏璃感谢太子这些日子对珏璃的照顾,此行离去,不知归期,特来和太子告别,还望太子原谅珏璃的冒失,请自珍重。”

“你要去哪儿?”

都兰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义州。”

“你那里可有亲眷?”

“不曾。”

昱瓒的手指微动,他最不希望成真的事,果然还是发生了。

她,是为了他。昱玄。

“可需要配备马车,可以送你过去。”

都兰摇头,“早晚都会到的,不急于一时。”

同类热门
  • 雪绒劫:尊宠逃跑小主子雪绒劫:尊宠逃跑小主子奈良小鹿|古言初醒时,她忘却了一切,但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命运的齿轮就开始转动,他,帝都第一尊者,傲视天下,唯有她是他的劫,是他的牵挂和心动,她大大咧咧的喜欢微笑,对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笑容,但是只有面对他的时候才会漏出两瓣小虎牙,因为她对他说过:我不管逃到哪儿都知道你一定在我身边,因为我的心跳便是你所在之处。请看尊主怎么宠溺追到喜欢逃跑的小主子!
  • 榻上欢:王爷在上妾在下榻上欢:王爷在上妾在下南之枝|古言身为武警,林言同志乃是表率!为了国家为了党,为了正义更为了世界和平!她不惜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与恶势力斗争,不幸已身徇职却大难不死的穿越了…还穿成了当朝四王爷的小妾,好吧,小妾就小妾,至少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偏偏原主仇家太多,为了保住自己这条脆弱易折的小命,她厚颜无耻的抱上四王爷的大腿爬上四王爷的床!软塌上,两天赤裸的身体抵死缠绵,翻来滚去,四王爷猛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灼热的呼吸时不时吹拂在她微红的脸颊上,邪邪地笑道:“乖,下次就让你在上边…”
  • 流香随影流香随影潇潇一沙鸥|古言流香,随影,花家的正牌小姐和贴身丫鬟,十八年来,如影相随,情同姐妹,可谁知,十八年前,老天早已在她们身上下了一道咒,谪出,庶出,本就是一道无法跨越的屏障……天意,人意,有谁能猜得透?又有谁,能违抗命运的安排……香水世家之花府和林府,上辈人积下的恩怨情仇,让后辈的年轻人,要怎么演绎这炼狱与人间……
  • 茹梦令茹梦令月清璇|古言“待我重生涅槃之时,屠尽天下叛我之狗!”重活一世,虐渣男虐白莲花是凶猛嫡女的必杀技!她要将那些曾欺她、辱她、叛她、伤她之人统统踩在脚下!因为在她孟慧茹的字典里,没有一死百了,只有生不如死!不想无意中却招来了披着一本正经外皮的腹黑狡猾狼!某女风中凌乱:杀千刀的,你要是再逼我嫁给你,小心我一刀下去,你就断子绝孙!某狼邪魅狷狂:心肝肝的,你要是再不肯嫁给我,小心我一扑下去,你就直接当娘!
  • 帝宠六宫:本宫是宠妃帝宠六宫:本宫是宠妃帝妤九琴|古言她墨媣凊一朝太傅嫡长女。一朝入宫等待她的会是一世恩宠还是等不完的阴谋诡计?一朝为妃太傅府又是新的面容。什么姨娘?竟不把母亲放在眼里,谁知庶弟庶妹接连出生。欺负我墨媣凊的人那就试试看!什么皇后的陷害?姨娘的不满?她墨媣凊通通不放在眼里。
  • 风平浪静的塘村风平浪静的塘村韶十一|古言风平浪静的生活因为一次迷路引起阵阵涟漪,正在为自己懵懂的小心思发愁的少年少女们不得不面对生死时,会做出什么选择?是为自己,还是为喜欢的那个人争取亦或者牺牲。 主宰者的游戏,棋子的挣扎,当命运被决定,谁还会选择风平浪静? 她还记得那年夏天,大家最后的欢声笑语。
  • 毒妃至尊毒妃至尊季拂衣|古言【原书名《冷帝绝宠:毒妃,不好撩》】 一句话简介:为你血染天下,但求一世长安。 苏九黎:我爱你,即便等上千年万年,也甘之如饴。 寒夜柒:我爱你,即便失去所有记忆,也一见倾心。
  • 歌尽桃花风雪夜歌尽桃花风雪夜白酒寻欢|古言重重威逼之下,阮歌尽女扮男装,以一己之力维护父亲的基业。什么?她捡回来的小男仆竟敢嫌弃自己心狠手辣!阮歌尽的马鞭毫不客气的甩到他身上。他恨透了她,却在日日夜夜的相处中忘记了来时的目的。十年后,竹隐坞下,他扬手展扇,让她回归正道,阮歌尽邪邪一笑,”我身处劣势,怎能不攻于心计?““你用过最好的计谋,就是夺走了我的心。”而阮歌尽的身边,站着一人,雪肌玉颜,青衫随风扬起。她挽着那生得比女子还要艳丽几分的男人,冷漠的说,太晚了。世间至苦,得不到,放不下,忘不了。他们如何抉择?
  • 穿越之爆笑王妃穿越之爆笑王妃花开花雾|古言冰心琪摇摇头说道:"你说......你喜欢我?其实...我一开始...其实我也......唉,跟你说了吧,其实我也挺喜欢我自己的""........"众人无语
  • 妃常穿越:皇妃武媚娘妃常穿越:皇妃武媚娘晓春夕月.CS|古言别人穿越都是官家小姐,可她穿越偏偏确是个尼姑。好了安心做尼姑,不问世事吧,忽然却来了皇上。温泉池边,她疑惑问他,“你谁啊。”“媚娘,我是李治,你不记得我了?”他眉头深锁,眉宇含情道。顿时如雷轰顶。李治,李治…咋这么熟呢,等等,武媚娘,那不就是武…则天!不行,不行,想要躲开宿命的追随,奈何却扭不过作者,哈哈!好了进宫就进宫,刚好去见见鼎鼎大名的王皇后和萧淑妃,来个化敌为友,三人一桌刚好斗地主!只是事不如人算,后事如何…敬请期待!唐朝各路帅哥粉墨登场!(谢谢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