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幻情女配大佬翻身日记

第452章 誓言

‘扑通!’一声,随后便是是苏青娆倒吸了一口凉气,慌忙想要伸手去捂刚刚撞到床榻的脚跟,还未触及,百原祉就已经先她一步,覆在了她的脚上,轻轻揉动起来,嘴角的笑却未曾淡去。

“既是要傻,不如趁这个机会就生个小猴子出来,省的以后再来辛苦。”

“咳……你在开玩笑吗……”看不清百原祉的神色,更猜测不到他到底是真是假,只有试探着问道,也好按捺住心中的悸动。

“不是。”百原祉抬起眼,那深邃的眸子鉴定异常,仿佛重拳砸落在心头,可还未等苏青娆从惊愕中找到声音,百原祉便已经松开了手,将刚擦拭完的毛巾摆在了一旁,轻笑出声来,“我骗你的,生孩子多累人啊,你一个女孩子,我可不想让你受苦。”

“噗……难不成这孩子还能让男人生不成?”既是知道是玩笑话,那股紧张感也跟着散去,有些好笑的拉起了百原祉,歪靠在他的肩上,享受这轻松愉悦的氛围。

“虽然男子不能,但这要个孩子总得是男子出力。”握住女子温暖的手,心中也随之涌起一股暖意,“如若我不出,你就不会累着不是?”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不对味,什么叫做出力?什么又叫做累着?她苏青娆虽然肉身年纪轻轻娇嫩的很,但这脑子却是犹如光速飙升,或许百原祉说的是正经话,可在苏青娆眼里却不是如此,抿了抿自己的小嘴,不由得嘿嘿两声,“为什么我会累着?坐享其成,难不成还会腰疼?”

“……”沉默半晌,百原祉脸上的笑意逐渐变得茫然,知道耳根通红,才只得干咳一声,掩去刚刚的失神,“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暗自傻笑,在这宁静的夜晚,看着百原祉挑灭了灯盏,便钻进了被窝中,被子有些冰凉,可脚似乎并不觉得。

饮下杯酒的朱唇,在灯火下泛着淡淡的光泽是,身体随之颤动了几下,似乎是有东西在体内窜动,或许会觉得难以忍受,又或许是极为挣扎排斥,摇摇欲坠的身子,脸上却是毫无表情,木然,呆滞,没有任何声息。

直到胸前出现一抹红色的烙印,在锁骨之下盘旋,犹如交织在一起的彼岸花,又如利刃堆积成的花苞,深深烙印在雪白的肌肤之上,再也无法抹去。

“青娆……”

男子的声音,紧随着那冲散的人群,由远及近,在这漫天飞舞的蝴蝶下,纵使伤痕累累,疲惫不堪,却也依旧不断前行。

一身青衣,早在乱战之下变得有些浑浊,鲜血侵染,带着股绝厉的味道,一步一步,似是心痛,又似是茫然。

他眼睁睁的看着她饮下了那杯酒,最终成了魔界的王后,亦或者说,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嫁于他人,而他,却是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

成了!

苏锦璃看着前方高台上的女子,笑容逐渐失控,欣喜,癫狂,直至扭曲。那异常狰狞的面孔,早就脱离了出尘仙子的气质,眼中得逞之后的狂热,让她成了这混乱之中唯一喜悦的人。

“苏青娆!不关你是生是死,你将永远遭他人唾弃!啊不……不是将,而是一直都是如此。”苏锦璃冷笑出声,被这吵闹声遮掩,却并不在乎,从腰间抽出自己的长剑,轻轻舞动,看着那纷飞的蝴蝶折射在寒刃上,竟觉得此时此刻,杀人也是这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回想以往种种,那女人的面孔,几乎都生生的刻画在了她的心中。历练,门派大比,夺家产,抢夺雷劫,大鉴会,再到孤迟国,无一不是她这个绊脚石,在她的大道上,犹如顽泥一般,杀不死,除不掉,还日日嚣张洋溢。

如果不是她,她的修为不会受到阻碍,如果不是她,白沐泽不会离开,如果不是她,她也绝不会名声败坏,受人白眼。

灵力聚集,耳畔已经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她在五灵派早已看腻了她,以后再也不见,还真是极为清净,或者说,就算在外面见到,想必她也是遭人唾骂的叛徒吧……

目光灼灼,眼中只有那高台上的红衣女子。该说什么好呢?烂泥终究扶不上墙,野鸡也终究变不成凤凰,她苏青娆就算再能折腾,时至今日,也是作到了尽头,有贵人又怎样,有人追随又怎样,到头来,不还是两手空空?

利剑抬起,因积蓄力量而寒光四溢惹人畏惧。这个世界里,只有受上天眷顾的人,才能笑到最后,而像苏青娆这样的,也不过就是上天抛弃的垃圾,再能发酵,也躲不过腐烂的结局,而她,才该是这方世界的主宰!

“苏锦璃!!”

时间仿若在这一刻缓慢下来,利剑脱手,白沐泽也恰好脱口而出,震惊,愤怒,毫无君子的模样,拼命的朝苏锦璃奔去。柳知翎寻声而望,银光在空中划过,刺穿了蝴蝶,却依旧挡不住那浩荡的剑气,硬生生的隔开了空气,泛起阵阵波纹,瞳孔急剧收缩,嘴唇微微动了动,三个字却是还未来得及脱口,便早已有人先他一步,在银剑略过的刹那,呐喊出声,威慑四方。

不过并不是他所预料的那样,不是那脑海中雀跃的女子,不是她,不是苏青娆,而是……

“林连殊!”

“林师兄!”

“林公子……”

“林……”

‘林连殊!不许动!’稚嫩的声音在林中显得格外清晰,躲在暗处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微微侧目,才看到那女娃娃喊的,是一条蟒蛇。本还以为这种花痴女应该看到了会害怕到哭才对,没想到竟然还有骂他的力气?

他想,骂他这件事,他会记得一辈子,日后定是要讨个说法的。

‘林师兄!今夜可是要守岁的,你不得表示表示嘛!’女子一脸娇俏,月色下十分动人,他一时间有些茫然,心也跟着漏了半拍,他不禁疑惑,没了灵力,不应该恨自己的吗?最好是恨到老死不相往来,也才好,不要扰乱他的心才是。

‘林师兄,谢谢你。’她的笑比哭还要难看,明明是被人栽赃嫁祸,却还不愿意反驳解释,懦弱!让他觉得恼怒,厌恶,却也心疼,尤其是看到她,所有的烦躁,都消失殆尽。

‘林师兄,好久不见。’

‘你想听什么?听我说我也爱你吗?说也没有什么用,不如让你眼见为实吧!’

‘按照你那个比喻,如果真有一天你先离我而去,等你投胎轮回,我可是一步也不会往前走的哦!’

‘那就一言为定,等你来追我咯!’

‘连殊,待会见。’

‘一切处理完,回到五灵派,我们就成亲。’

林连殊……

清晰的痛感,在心口蔓延开,又许是因为真的太过清醒了些,连血液的温度都能感觉得透彻,心脏似乎要停止跳动,身体也随之变得沉重,好不容易才踏上高台的脚步,在此刻渐渐远去,从她一身红裳的背影,再到像是要晴朗的天空,仰面倒下,毫无留恋。

现在好像可以放下那久久挥之不去的不安感了,但似乎还有放不下的,那就是她。

有些后悔,如果没有放她离开,再狠心些,似乎也不会这样懊恼,他们可以成亲,可以回五灵派,可以修炼成仙,亦可杀人放火,一路追随着,直到跑到她身边去。

啊……苏青娆,我后悔了。

你能不能朝我走一步,一步就好,真的,一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