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82章 佩诺的部署

良久一只手从雪地里探了出来,佩诺的身形有些狼狈的出现在雪地之上刚才的冰霜巨人自爆要不是他用盾牌抵挡住了攻击估计自己也要受伤,佩诺一个教廷信号弹发射到了空中。

远处正在蒙圈的佩诺士兵看到信号向着这边冲来,佩诺趁机从雪中把凯跟奎西斯给拽了出来凯感激的看着佩诺说道:“多谢教廷红衣大主教不知道怎么称呼?”

佩诺:“叫我佩诺就好,我看你不像是我们阿拉德帝国的人啊?”凯将经过说了一遍。

佩诺:“感情是帮我们挡刀了...”

凯靠在一颗树后说道:“我判断国王不是他们杀害的。”

佩诺惊讶的看着凯:“国王死了?什么时候?”

凯:“你不知道?”凯心想这里面有问题啊...

佩诺哈哈大笑说道:“我们刚从GBL教杀出就听到我的驻地被人平了,你能理解我的心情我直接带兵九准备杀回去就没有打探王国的近况。”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凯估计这个佩诺多半是一个莽夫...想想也是足智多谋手下还有兵权有几个人能放心让你在外面?

大队马蹄声传来,凯身体本能反应刚要动佩诺双手虚摁说道:“是我的部队。”凯这才继续靠在树上。

大队人马来到近前佩诺:“我们帝国的大将军奎西斯被雪埋了你们将他挖出来。”

手下士兵有条不紊的在雪中寻找着奎西斯,不一会儿奎西斯就被挖了出来,看到奎西斯的伤势让佩诺皱着眉头:“暗魔法!”

凯也严肃了下来:“看来对方捣毁你的驻地时候就想到了你要报复...”

佩诺心说之二可真是瞌睡了来枕头,自己正好借着奎西斯病重就在阿法利亚营地托住不走名义嘛治疗帝国将军够不够?

佩诺:“大将军跟凯将军都有伤在身不如就在阿法利亚营地休整一段时间在做打算?”

凯这次出来就是避免自己陷入王位的旋涡中,正好自己受伤就先不走只需派人送信一封说明情况自己这边好在做算计。

凯:“好,那就听从佩诺大主教安排了...不过我有一封信要写给我们国王不知道大主教能不能派人送回到我们帝国?”

佩诺笑着说道:“那当然没有问题!”就这样红衣大主教佩诺驻兵阿法利亚营地,奎西斯跟凯在此养伤...

冰冷女声骑马飞奔一会儿就追上了暗影二人,冰冷女声一把将另一个黑袍拽上自己的马说道:“我刚才碰到佩诺的士兵了。”

暗影脸色有些阴沉:“那我们的计划?”

冰冷女声:“估计是泡汤了,我回去如实禀报至于后续...那就等你伤势好了再说吧。”

.暗影不语:“也许这就是冲动的惩罚吧这个锅自己被顶了...”

三个月后时间回到现在,阿法利亚营地。

佩诺也是幸运,因为阿法利亚营地属于人类跟暗精灵混居交易地方所以双方都没有驻军,但是三个月之前的大爆炸让在营地生活的人不安起来,恰巧佩诺带着他的士兵到来安抚了生活在这里的两族人心,同样在这里也得到了修整跟补给。

士兵A:“主教大人有一堆教廷士兵向着暗黑城前去了!”

佩诺:“好的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士兵走后佩诺:“是你吧麦卡伦?”

同类热门
  • 缘起缘灭一场空缘起缘灭一场空哆啦A梦是我|短篇毛毛细雨中站着一个瘦弱的女孩,大大的双眼闪着星辰般的光芒,嘴角带着一抹微笑,一脸幸福的看向天空,双手微微伸到了身前,似乎想接住这些雨丝,邀请它们一同玩耍一般。 在教学楼里躲雨的人,都带着怪异、惊奇的目光看着那雨中的女孩,似乎不解女孩的这般行径,却也无人大声喊那女孩进来躲雨。只是人群里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不知在说些什么。 不一会儿,雨停了。在人们的注目里,那个浑身有些湿嗒嗒的女孩缓慢的走了进教学楼,只是脸上带着一抹与她那湿嗒嗒的形象不符的微笑,就像一只偷腥吃饱的猫儿一般。 。。。。。 “你呀!小丫头!真不知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傻呢?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哈哈哈,可快了呀!等我傻完了那就长大了呗!”
  • 槿花繁槿花繁朝暮长安|短篇“思渊,我们错就错在都为男子,下辈子我定当个女人,我等你来娶我” “雁回!放下!” “雁回,将来我为种一院子的木槿花可好?”“好,我等思渊哥哥” “小可爱,叫哥哥”“嗯……思渊哥哥!” 李思渊十五岁遇见十三岁的周雁回,那一看便再也移不开眼了…… “小可爱,槿花玉佩可是我娘要给自己儿媳的”
  • 高中化仙高中化仙雪人间|短篇山海大陆,有一所名为胜雪的高中。一次学校组织的新生春游,让这个名为梦年的十五岁少年,从忧郁自卑到一度风光,只因无意在这次旅行得到了远古剑仙遗留的神器,而后在这所高中多次立功,最后这位少年是否会在现代世界当着众人的面,转化成影,飞身成仙,过程又会有什么魔物和坏人……
  • 故事从哪里讲起故事从哪里讲起可乐终生|短篇记录逝去的校园生活,和现下的工作和生活。
  • 忘忧酒待人归忘忧酒待人归祭司WISH|短篇据说有一处名为忘忧的酒馆游离于空间时间之外,位于虚无,只每日亥时开门营业。 开门时,唯有被选中的一人能够进入,但就算被选中之人也不曾知道被选中的条件是什么。 只知一个故事一壶酒,而这壶酒被称为忘忧酒,传说可实现任何愿望,传说忘忧酒馆就是一个传说。 酒这东西,有人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更有人说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 不过,要我说,凡事皆可入酒,这万事万物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可都是上佳的酿酒材料。 无论是解忧还是浇愁,这些与我何干,我只是个生意人,利益至上。 你到了这里,便是愿与我做生意,说明你我有缘,忘忧酒馆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怎么样,说说你的故事,来换我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忘忧酒。
  • 北回归线的夏至北回归线的夏至静默思无|短篇生活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人,遇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他们做出了一系列乱七八糟的选择,目的却是为了获得一个不是乱七八糟的生活。我是这样,你或许也是。
  • 漫漫轻云露月光漫漫轻云露月光Y花烟|短篇新书:《你若微笑就是晴天》欢迎大家试读 已经要完结了哦! “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签个字吧!”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秦漫心凉了,十年的相处还是换来了这个结果……一场车祸让她回到了过去,这次秦漫再也不要重走以前的老路。 只是又遇到了他,两人却没能携手一生。 现实与梦境,到底什么才是真?
  • 初始爱各一方初始爱各一方阿阿阿阿追|短篇后来游丽丽提到了章羽扬,只是当时我在等的朋友恰巧赶到,于是我们匆匆分别没有再说下去。 朋友问我章羽扬是谁……
  • 可怜之人可恨之处可怜之人可恨之处王胖子爱吃肉|短篇我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撒下弥天大谎。用一句话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 孢子裹孢子裹欢喜二里二|短篇宋诗雯沉默着看着他,他不发一言。在一场暗恋的潮湿里,她的情愫不知何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