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66章 努力

“如意,你怎么会想到做这个的?”从陈老太爷的书房出来,陈梨忍不住上前问道。

“表姐,现在就我和母亲两个人,我不能不考虑生计。”如意知道陈梨是关心她的意思。

“唉,表妹你想的太多了。不是有祖母,还有我爹他们在吗?家里再怎么样也不会少了你和姑妈的开销的。”陈梨对于如意的做法,还是很不解。

“表姐,话不是这么说的。确实我什么也不做,也不愁吃不愁穿。可是这不是长远之计。我不能永远依附于你们过日子。就好像表姐你若是不学医,也一样可以嫁人过日子,可是到底还是不一样的。”如意说道。

她这么说,陈梨表示完全可以理解了。

确实是如此。她不学医也一样可以嫁人,日子也可以过下去。只是,那样的话,她的人生肯定是另一种境况了。

“而且,我得罪了安乐侯府,还不知道会给你们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呢!我不能什么都不做的等着他们。”如意想的还有更多。

听她提起得罪安乐侯府的事情,陈梨想到自己母亲梁氏分析的情况,便说道:“我娘说了,安乐侯府的人要报复,应该早就会动手了。不可能等到现在的。而且那个长安郡主性子最是高傲,她即使要报复也决计不会假手他人的!”

那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有人拿了鸡毛当令箭,知道了如意跟长安郡主的矛盾之后,故意找了这样的借口,想逼着赵长华毁了如意,也顺便逼着陈氏跟他和离!

有这样企图的人,除了那个赵长华带回来的杜氏,似乎不做第二个人想。

之前如意在赵家拿到了掌家权,她又被夏老太太的规矩绑着,处处受到制肘,可不就是挖空心思地要毁了如意才行么?

只是,杜氏不过是赵长华带回来的一个外室,连妾室的身份之前都没有得到陈氏的认可。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能量呢?

而且,看赵长华的样子,分明是已经又抱上了一条大粗腿的样子了。不然,他怎么舍得放弃跟陈家的合作?怎么舍得陈氏的那些陪嫁?

不过说起来陪嫁,为了能够带回如意,陈氏当时就放弃了两个陪嫁的铺子。而跟她带回来的东西比起来,那两个铺子的收益显然占了她的陪嫁的大头。况且,夏老太太那里,还留下了陈氏陪嫁中的好几件珍品。

这样仔细想起来,赵长华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损失。

那天原本她以为赵长华会公布杜氏的来历,可是到后来陈氏的身体明显撑不住了,她的心思也都放在了陈氏的身上。

“嗯,不管是不是长安郡主报复,这件事,总是跟安乐侯府的人脱离不了关系。”如意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她要设法把杜氏的身份打听清楚。不然像现在这个样子,分明是敌暗我明。

“对,这是肯定的。不过现在你已经回来了,祖父肯定会护着你的。就算安乐侯府,也不能这样不依不饶吧?”陈梨说道。

如今陈氏病重和离,如意跟着陈氏回来,分明是已经算是寄人篱下了。那个长安郡主,有再大的气也该消了吧?

“这可不一定。我觉得,就算她知道了我的处境,可能也不过是暂时让她消气而已。”对于长安郡主的嚣张跋扈,前世如意也有过一些耳闻。不过当时那些苦主都跟她没有关系,她最多也就是听一下,摇头叹息一下罢了。

如今是她被人借着她的名头在折腾,所以到底会被折腾成什么样,按照她上一世那样的性子,还真的很难说。

所以目前提升实力就是她的当务之急。

“表姐,没事的话,我要回去了。母亲该给她翻身了。我也要赶紧回去把今天外祖父给的书读起来了。”如意觉得自己现在时间宝贵,一刻也舍不得浪费。

“嗯,行!我跟你一起过去。我今天还没有见过姑母呢!如意,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就是了!”陈梨听如意这样说,也赶紧加快了脚步。

“好的。表姐,我不会跟你客气的。现在暂时我那里还不需要什么,外祖母都给我安排好了。她老人家又在那边坐镇,我们没有什么事情。”如意回答的坦诚。

她们两个快步回到了陈氏的惠风院,正碰见一脸愁容的二舅舅陈致中。

“二舅舅!”

“二叔!”

如意和陈梨一起跟他行礼,他抬眼看了她们一下,对她们摆摆手,就又走了出去。

“二伯这是怎么了?”陈梨满脸狐疑。

如意却心知必然是为了那一味救命药的缘故。不由心情登时沉重了起来。

看二舅舅的情形,那一味药,他八成并没有找到。

没有那一味药,母亲的病就没有办法康复。

陈家是世代相传的医药世家,对于药材的来源和去路,肯定比一般的人家都要了解的清楚。现在通过自己的人脉都找不到,可想而知那一味药的稀罕。

她没有心情回复陈梨,只是对她轻声说道:“表姐,我先看看母亲!”

她说着便走进了陈氏的内室。陈氏依旧昏睡。陈老太太坐在陈氏榻边,脸上也是难掩疲惫和愁绪。

“外祖母,您累了吧?累了就去休息一下吧!母亲这里有我,您放心吧。”如意有些心疼地跟她说道。

陈老太太看到她,对她一点头,然后说道:“没事,我还好。如意,来,陪你母亲坐坐吧!”

如意顺从地在陈氏身边坐下来,跟陈老太太说道:“我来读书给母亲听吧!她应该喜欢听我读书的。”

陈老太太慈爱地看着她:“你这孩子。一大早的,去被你外祖父塞了一肚子学问还没有塞够?”

如意笑笑,取出医书,就轻声读了起来。

陈梨进来之后,跟陈老太太打过了招呼,就静静地站在一旁,听如意读书。

表妹读书认真的劲头跟自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她自认为自己已经够努力了,可是跟她比起来,似乎还是差了一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花开七月天花开七月天墨鳦卿|古言一纸休书,与君恩断义绝;一方玉玺,与君擦肩相忘;一弯笑色,与君共走世间。十里埋伏,与卿生死相许;十里红妆,与卿琴瑟相好;十年蹉跎,与卿终成陌路。情本深,何怪缘分太浅;爱本痴,何怪红尘太美?千年贵族,静看百世覆灭;一家酒肆,闲观爱恨情仇。一场埋藏了二十年的恩怨,一场算计了两国家的阴谋,一次永生不再相见的爱恋,一次蔓延十里街道的红妆,静等繁华落尽,谁一夜青丝染霜华。又是谁放手一搏,只为与卿执手走世间。【若君不弃,卿定不离】酩酊一醉,前尘皆忘。
  • 未见青山怀扶苏未见青山怀扶苏余千秋|古言“……民间传说,昆仑有莲,百年得灵识,千年得人形,其貌清雅无双,眸似繁华流转,名曰:颜。”暖日乘风何处,寒酒醉怀扶苏。命格无双的青莲遇见乱世中步履维艰的扶苏。前世今生,谁错过惊世的真相。天命轮回,偏不信命。一子落错,便是满盘皆输。了悟轮回生灭,又孑然如初,了悟福德因果,又有始无终。裴颜:“这千万年岁月,无你,就是孤寂,这江川山河,无你,就不成风景,你什么时候回来,扶苏。”扶苏:“你要等我,哪怕山河破碎,草木几千度枯荣。”魏长风:“我是他如何,不是如何,都不过我心悦你。”陆南意:“我与她隔着长风深谷,近不得,退不舍。”
  • 嘿!拿下那个野土匪嘿!拿下那个野土匪一味相思|古言“你们抓错人啦!”“错不了!方圆百里就没有比你更彪悍的娘们儿了!”出嫁前夜,庞九被五花大绑地送上了山大王的身边……“抓我来干啥?”“压寨。”“您为老不尊还好意思对年轻人下手,可是我……我对您老着实下不去手啊。”庞九一脸的欲言又止,“真的不是嫌您又老又丑,纯属心理障碍!”山大王冷笑三声,动手揭下人皮面具:“现在还有障碍吗?”“这还有啥可说的?”山大王:“……”
  • 逆天嫡女:皇上,撩不撩逆天嫡女:皇上,撩不撩暮冬未眠|古言预言:素有一女,得天下,掌生死,祸人间。五年囚禁,换得今世重生得天下?看她如何统一七大国八大城。掌生死?前世债今生还,虐表妹,杀后母,龙有逆鳞,触之必死!祸人间?一段孽缘注定天不作美。搅乱尘土,缘归乱世,睡了皇帝生了娃。
  • 穿越之我成了海兰珠穿越之我成了海兰珠蓝色a妖妖|古言现代女医穿越到明末清初,逆袭皇太极的故事
  • 凰舞霓裳,凤倾心凰舞霓裳,凤倾心莫允暖|古言一舞动倾城!槿落园一曲《未醒》乱世天下!她是洛国莫楼继承人,却拥有祸世容颜,倾城绝代,红颜妖娆!祭天台上预言她是祸国妖姬,四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却皆为之倾倒!他是离穆国威震天下的帝王,却不顾全国反对毅然和她在一起并承诺不离不弃生死相随!他是洛国妖艳帝君,一颗心却甘愿为她停留,金戈铁马,乱世天下,哪怕强迫,也想留住她!他是离穆国放荡不羁的景王,逆兄叛国,只为得到她,哪怕她恨他,他也只淡淡一句“此情无计可消除”!他是离穆国赫赫大将军!一辈子默默守候她,站在身后爱她。他喜欢她所喜欢,恨她所恨,只为他在她眼中多停留一点!风乍起,当天下大乱,红颜流逝,容颜不复,你,还爱我吗?
  • 云若茉夏云若茉夏乔芷|古言翻墙?逃婚?没错,夏紫茉可不想嫁给一个从未谋面的人,几天后,某只小东西正在诺府享受她的幸福生活,说好的逃婚呢!某只:嘿嘿,有个这么好的相公,今生都不怕了!
  • 鱼美人!鱼美人!筱杏01|古言“我的曦儿,何时我们造出一小人玩玩”“臭不要脸,禽兽”“我的曦儿莫不喜禽兽般的我?”我们的鱼曦摇摇头,于是……“啊啊啊啊,轻一些,你个变态啊”纯笑原版,不喜勿喷
  • 夏至不语夏至不语贱贱的疯子李|古言一个人穿越太寂寞,多个人穿越才够好!两个人为了回到原来属于自己的世界,从此踏上了征途,当搞怪女碰上单纯的小男生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和爆笑故事?在这里穿越、言情、搞笑、捉鬼、修仙都应有尽有!没有你看不到的,只有你绝对想不到的!
  • 沫鱼三生沫鱼三生鱼熙子|古言向往沫鱼的情缘,蔷薇的固执,彼岸的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