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盛世医华

第66章 努力

“如意,你怎么会想到做这个的?”从陈老太爷的书房出来,陈梨忍不住上前问道。

“表姐,现在就我和母亲两个人,我不能不考虑生计。”如意知道陈梨是关心她的意思。

“唉,表妹你想的太多了。不是有祖母,还有我爹他们在吗?家里再怎么样也不会少了你和姑妈的开销的。”陈梨对于如意的做法,还是很不解。

“表姐,话不是这么说的。确实我什么也不做,也不愁吃不愁穿。可是这不是长远之计。我不能永远依附于你们过日子。就好像表姐你若是不学医,也一样可以嫁人过日子,可是到底还是不一样的。”如意说道。

她这么说,陈梨表示完全可以理解了。

确实是如此。她不学医也一样可以嫁人,日子也可以过下去。只是,那样的话,她的人生肯定是另一种境况了。

“而且,我得罪了安乐侯府,还不知道会给你们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呢!我不能什么都不做的等着他们。”如意想的还有更多。

听她提起得罪安乐侯府的事情,陈梨想到自己母亲梁氏分析的情况,便说道:“我娘说了,安乐侯府的人要报复,应该早就会动手了。不可能等到现在的。而且那个长安郡主性子最是高傲,她即使要报复也决计不会假手他人的!”

那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有人拿了鸡毛当令箭,知道了如意跟长安郡主的矛盾之后,故意找了这样的借口,想逼着赵长华毁了如意,也顺便逼着陈氏跟他和离!

有这样企图的人,除了那个赵长华带回来的杜氏,似乎不做第二个人想。

之前如意在赵家拿到了掌家权,她又被夏老太太的规矩绑着,处处受到制肘,可不就是挖空心思地要毁了如意才行么?

只是,杜氏不过是赵长华带回来的一个外室,连妾室的身份之前都没有得到陈氏的认可。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能量呢?

而且,看赵长华的样子,分明是已经又抱上了一条大粗腿的样子了。不然,他怎么舍得放弃跟陈家的合作?怎么舍得陈氏的那些陪嫁?

不过说起来陪嫁,为了能够带回如意,陈氏当时就放弃了两个陪嫁的铺子。而跟她带回来的东西比起来,那两个铺子的收益显然占了她的陪嫁的大头。况且,夏老太太那里,还留下了陈氏陪嫁中的好几件珍品。

这样仔细想起来,赵长华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损失。

那天原本她以为赵长华会公布杜氏的来历,可是到后来陈氏的身体明显撑不住了,她的心思也都放在了陈氏的身上。

“嗯,不管是不是长安郡主报复,这件事,总是跟安乐侯府的人脱离不了关系。”如意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她要设法把杜氏的身份打听清楚。不然像现在这个样子,分明是敌暗我明。

“对,这是肯定的。不过现在你已经回来了,祖父肯定会护着你的。就算安乐侯府,也不能这样不依不饶吧?”陈梨说道。

如今陈氏病重和离,如意跟着陈氏回来,分明是已经算是寄人篱下了。那个长安郡主,有再大的气也该消了吧?

“这可不一定。我觉得,就算她知道了我的处境,可能也不过是暂时让她消气而已。”对于长安郡主的嚣张跋扈,前世如意也有过一些耳闻。不过当时那些苦主都跟她没有关系,她最多也就是听一下,摇头叹息一下罢了。

如今是她被人借着她的名头在折腾,所以到底会被折腾成什么样,按照她上一世那样的性子,还真的很难说。

所以目前提升实力就是她的当务之急。

“表姐,没事的话,我要回去了。母亲该给她翻身了。我也要赶紧回去把今天外祖父给的书读起来了。”如意觉得自己现在时间宝贵,一刻也舍不得浪费。

“嗯,行!我跟你一起过去。我今天还没有见过姑母呢!如意,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就是了!”陈梨听如意这样说,也赶紧加快了脚步。

“好的。表姐,我不会跟你客气的。现在暂时我那里还不需要什么,外祖母都给我安排好了。她老人家又在那边坐镇,我们没有什么事情。”如意回答的坦诚。

她们两个快步回到了陈氏的惠风院,正碰见一脸愁容的二舅舅陈致中。

“二舅舅!”

“二叔!”

如意和陈梨一起跟他行礼,他抬眼看了她们一下,对她们摆摆手,就又走了出去。

“二伯这是怎么了?”陈梨满脸狐疑。

如意却心知必然是为了那一味救命药的缘故。不由心情登时沉重了起来。

看二舅舅的情形,那一味药,他八成并没有找到。

没有那一味药,母亲的病就没有办法康复。

陈家是世代相传的医药世家,对于药材的来源和去路,肯定比一般的人家都要了解的清楚。现在通过自己的人脉都找不到,可想而知那一味药的稀罕。

她没有心情回复陈梨,只是对她轻声说道:“表姐,我先看看母亲!”

她说着便走进了陈氏的内室。陈氏依旧昏睡。陈老太太坐在陈氏榻边,脸上也是难掩疲惫和愁绪。

“外祖母,您累了吧?累了就去休息一下吧!母亲这里有我,您放心吧。”如意有些心疼地跟她说道。

陈老太太看到她,对她一点头,然后说道:“没事,我还好。如意,来,陪你母亲坐坐吧!”

如意顺从地在陈氏身边坐下来,跟陈老太太说道:“我来读书给母亲听吧!她应该喜欢听我读书的。”

陈老太太慈爱地看着她:“你这孩子。一大早的,去被你外祖父塞了一肚子学问还没有塞够?”

如意笑笑,取出医书,就轻声读了起来。

陈梨进来之后,跟陈老太太打过了招呼,就静静地站在一旁,听如意读书。

表妹读书认真的劲头跟自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她自认为自己已经够努力了,可是跟她比起来,似乎还是差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