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请把勇者召唤到正确的地方

第56章 五十三话 神社崩裂

“已经到此为止了吗?小鬼?”

樟不紧不慢地踩着台阶,向小惠的方向逐渐逼近。

脸上浮现出极其浮夸的笑容,仿佛能把小惠玩弄于股掌之间一样。

“这就是你最终逃命的地方吗?地方挑选的还真的挺别致呢。只不过,对你来讲,根本就无济于事呢!”

话音刚落,樟就召唤出数根藤蔓向小惠伸展而去。

小惠盯着即将扑来的藤蔓,绝望的心情让她无法动弹。

已经没有人会来救勇者先生了。

连自己也不会有人来救的。

很快自己,就会被这个逢魔所吞噬,失去一切,和其他被她吞噬的人一起,成为她傲首扬姿的力量吧。

这就是自己的命运。

但是……

即便落入深深的绝望之中,自己也不想就这样屈服。

脑海里还在不停回想着勇者先生对自己喊出的最后一句话,“快逃!”

小惠噙满眼泪,猛地挣扎着站起来,向神社里面跑去。

只要活下去的话,就一定还有机会!

“啊?”樟看着小惠逃窜的背影,不由得露出纳闷的表情,“居然还有力气逃跑吗?我看你还能跑到那里去?”

只不过,现在的小惠体力严重透支,即便挣扎着站起来,奔跑的速度也变得极其缓慢,很快就被藤蔓追了上来。

藤蔓就像是鞭子一样,猛地抽打在小惠的小腿上,顿时小惠狠狠地跪在了地上,无比刺痛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小惠咧了咧嘴皱了皱眉头。

“这点痛,对我来讲,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小惠如此激励着自己,缓缓爬起来,继续向前奔跑。

“哼,给我接着打!”

在樟的召唤下,其他的藤蔓也抽打在小惠身上,从四面八方向小惠抽打而去。

顿时,小惠的脸上、手臂、胸口和腿部,全被藤蔓打得鲜血横流。

“啊——”小惠终于忍不住剧痛,高声惨叫出来。

鲜血从伤口中渗透出来,沾满星离给她披的衣服上。

“对对,就是这样,高声惨叫吧!然后在浸满鲜血的绝望之中,死去吧!”

樟已经变得非常癫狂起来。

完全毫无人性。

不过樟本身就是逢魔,去期待逢魔能像人类那样互相理解,本身就是妄想的事情。

樟猛然挥起一根藤蔓,缠住小惠的脚,将其吊了起来,然后猛地向神社丢飞出去。

小惠的身体就这样撞开了神社的玄关大门,撞到神社里面的墙上,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鲜血已经沾满了地板。

小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樟挥出藤蔓撞开神社的窗户,将神社撕得破破烂烂。

“哈哈哈哈哈……”樟望着这片被自己亲手破坏的风景,不由得露出非常愉悦的笑容,“这里好像是被你们称之为神社的地方吧,在被我们逢魔包围的世界里,还在祈求神明会来解救你们吗?谁也不会来救你们的,你们认为能保护自身的最后净土,就像现在这样,被我们逢魔肆意破坏!”

四周的藤蔓开始破坏脚下的地板。

整个神社也开始失去平衡,四下晃动了起来。

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像,也因为这剧烈的晃动,飘落到小惠眼前。

小惠看到这幅画像,双眼顿时闪过一道白光,伸出手想要抓住这幅画像。

但是这个动作被樟看到眼里,提前被樟用藤蔓挑了起来,挂在眼前仔细观察。

“嗯?这是什么?”

眼前的这幅画像,画的是一个留着银色短发的少女,看起来还未经处事的样子,就像一头绵羊,乖乖等待着猎人的捕杀的一样。

除了那双红色的眼睛。

那双如血一般的瞳孔,预示着这幅画像的少女,身份并不平凡。

“那是……初代勇者的画像……快还给我!”

小惠挣扎着向樟爬去。

“吼?就是那个叫神崎未来的家伙吗?我也很清楚那家伙究竟和我们逢魔有什么关联。这家伙抛弃了你们,你们还把她奉为神明,期待她能保护你们吗?”

“你说什么?”听到樟的话后,小惠露出惊愕的表情,动作也僵在了原地。

“难不成你们还不知道吗?你们一直信任的初代勇者,舍弃了你们人类生活的这个世界,否则的话,我们这些被她驱逐的逢魔,也不会卷土重来。这就是被勇者舍弃的世界,这就是你们悲哀的命运啊!”

樟当着小惠的面,猛地将这幅画像撕成碎片,向四周洋洋洒洒散落出去。

而小惠惊愕地盯着这副绝景,眼角里噙满了泪珠。

“在这个被勇者舍弃的世界里生活的你们,也要把希望交给下一代来路不明的勇者吗?你们的命运,真的是悲哀啊!现在,就让我樟大人,来将悲哀的你吞食掉吧!”

樟挥起藤蔓,猛地向小惠砸去。

但是藤蔓勾到了上方的房梁,房梁被藤蔓砸断,顿时整座神社全然崩塌,碎石瓦砾全部向下面的小惠和樟身上砸了过来。

樟身为逢魔,自然不会被这种东西伤到,只不过,废墟落地溅起来的灰尘,一定程度上掩盖了自己的视野。

“咳咳咳……”樟不禁咳嗽了两下,从废墟里面爬出来,望着眼前这片碎石瓦砾堆积起来的残骸,“喂,这家伙不会被压扁了吧,那样的话,味道肯定会大打折扣的!”

樟挥起两条藤蔓扒开面前的废墟,试图把小惠的身体挖出来,但是一直挖穿到地面上,除了一滩鲜血之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那家伙失踪了。

自己的食粮,在那一瞬间,从自己眼前消失不见了。

“喂!你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樟急忙向四周扫视而去,但是完全找不到小惠的影子,有的也只有一个留着银色长发的身影。

“!”

那个身影就站在神社的后院当中,阴暗的月光照耀下,显得有些孤高阴凛。

“你这家伙是谁啊?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知为何,自己在盯着这个身影的时候,身体在不停地颤抖着。

仿佛,那个家伙本身就有一种能压迫自己的气场一样。

“呦,破坏得真是干净啊,看来,汝已经洗好了脖子,做好被人宰杀的觉悟了啊。”

那个身影,睁开双眼,露出血红双瞳的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陷入了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