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6章 联手而战

凤凰真火毫不留情的轰上了凌欢那把看起来不起眼的素剑,然而剑未断,火却诡异的消失了。

只有那把剑,依旧是那副简简单单的模样,仿佛没有蕴含着凌欢全身的冰寒神力,更没有轻而易举的消解了如假包换的凤凰真火。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辰羽的眼中出现了一种名为惊恐的情绪,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并不能确定。

于是停下了暂时的攻击,看着凌欢手中的剑,随后抬起头,冷声质问。

“这剑叫什么名字。”

漫不经心的一瞥,执剑的右手抬起,左手从剑身上的上古文字拂过,以无声的方式回答辰羽的问题。然而她本人却根本就没有搭理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辰煌,凤凰族的上神身上。

看清楚了上面的文字,辰羽的神情似乎是放松了,又似乎是有一丝失落,捏了一个法诀,眨眼间便出现在了辰煌的身边,看样子是要父子二人共同与人一战。

上古文字在神界已经不是必修课了,但每一个神兽部族的领导者和继承人依旧将此作为必学之艺。辰羽是凤凰族的继承人,自然是学过的,更是精通,自然也就能认出来剑身上的“天霜”二字。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在失落个什么锤子了。

景华再怎么惊才绝艳,再怎么聪慧强大,也只是一个年轻人,一个飞升不过两万年的上仙,硬抗辰煌含怒的奋力一剑,着实是不太容易。

凌欢不是坑队友,执剑而来,向前推刺,毫无威胁的一剑在和纯钧的气息交织之后,居然出现了一丝奇妙的交织,两股气息相辅相成,在毫无攻击的情况下出现了一丝凌厉的感觉,稳稳当当的挡住了明光剑。

看着辰煌和辰羽并肩而立,毫无血缘关系的两个人无处不在的透露出父子亲情,一时间心情再也无法凭借。

一个剥夺了他生父的身份,一个夺走了属于自己生父的关爱。情绪激荡之下,眼底的红色从浅淡变得凝实,像是魔性十足的双瞳,惨烈绝望,令人元神震颤。

交接之处的血腥渐渐散去,凌欢的帮助令景华不再需要进行血祭来抵挡辰煌的重击。

铮铮琴声自辰煌后方响起,磅礴的火焰凭空而起,围绕在景华与凌欢二人之间。

冰蓝色的眼中红光突然间被骤然增强的湛蓝所掩盖,凌欢没有捏法诀,也没有任何的手势,在被明光剑牵制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征兆的瞬发一道坚实的冰墙,将来势汹汹的火焰完全阻隔。

火焰可以被阻挡,九离琴声却无法被冰墙遮掩,带着法力的震荡之声不断传入两人的耳中,竟然有着扰乱人心的作用。

景华看了凌欢一眼,凌欢心领神会。

毫无预兆,纯钧撤出,只剩下一柄天霜剑,以一往无前的破天之势向前推刺,仿佛要做临死的反扑一击。

骤然失去一半阻力的明光剑不受控制的向前而去,还未等辰煌控制,天霜便到,有心算无心,居然让凌欢短暂的压制了辰煌一瞬间。

上神到底是上神,须臾就再次以自身的能力彻底压制住了凌欢,就像之前压制住景华一样,令她再无反抗之力。

同类热门
  • 川川城隍川川城隍小窗眠|幻情城隍爷:我无心娶妻 阿川:我无意婚嫁 曹判官:我押三月贡品能成 高小公子:成不了!阿川嫁我 阴阳司:阎王大大给我加俸禄! 阎王:这事儿有多深,你们哪里晓得。小王心里苦小王不说......
  • 冷艳尊者:魔君的倾城狂妃冷艳尊者:魔君的倾城狂妃蔷薇海岸|幻情顶级杀手,被人陷害。一朝穿越,废物附体。斗渣男,除贱女。神器很珍贵?对不起,我家奴婢当菜刀使!丹药很值钱?很抱歉,我把它当糖豆吃!神兽很难得?呵呵呵,我去家兽兽满山跑!金字塔的顶端,永远是她们的——猎凰!
  • 吾非良人:霸气邪王扛回家吾非良人:霸气邪王扛回家吾非兮|幻情“舜尚轩,你一直看着我干嘛,虽然本小姐花容月貌,闭月羞花……”某男翻了个白眼“白痴!”继续盯~“舜尚轩,你再看我!你再看我就把你吃掉”龚肖紫得意的看着他听到自己想听的某邪王瞬间高兴了,摆出一副任君采的模样“嘿嘿,我刚什么都没说,你随便看不要钱~“可是某男薄唇一动“晚了”这是一个穿越女征服傲娇邪王的故事……我行我素,世界上一切的条数想框住我?俩字没门!
  • 逆天归来:独宠妖孽狂妻逆天归来:独宠妖孽狂妻花容醉|幻情前世自曝,灵魂泯灭跌落下界,当封存的记忆解开,天下为之动荡。隔世重逢,他依旧邪魅狂狷,却心生怜悯,“小兮若,失去神力的你竟然如此弱小,如今我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不如把你拐回魔渊做我娘子可好,你弱,我强,你冷,我宠。”她复仇归来,他沉睡千年。“你若敢嫁别人,我便毁了完颜家族,毁了你的栖身之所。”他阴测测出现,吓得她捂住身体,面红耳赤,“轩辕凌天,你简直就是披着魔皮的禽兽,无赖,王八蛋。”“我怎么知道小兮若在洗澡,禽兽,无赖,王八蛋,你还缺了一个流氓。”“你……”兮若简直要吐血了,这个混蛋打不过,骂不过,还憋屈的被光了身子。
  • 血凰花开:星渊殿下的凤皇妃血凰花开:星渊殿下的凤皇妃深渊岁月|幻情她,无心无情,雍容清贵。他,心智如妖,身份成谜。她穷尽一生,只为那抹染遍黑暗的血红。他算计一世,只为那双柔碎岁月的七彩水眸。那开往深渊之地的血凰花是谁的执念?又是谁的牵绊?“十年之后呢?”“离开。”“我想一起走。”“理由。”他微眯双眼,倾身一吻。“够吗?”“找死。”“深渊,我的名字。”她微怔,没了动作。深渊.......····················“你可以解脱的。”她木讷道“我可不想便宜别人。”他强笑,嘴角渗血。····················“真不愧是染呢。”他冷然道。最是无情人。“我护你”她转身拥住他。刹那间天降万剑,而他完好无缺。“染。”他颤声叫道。你这笨蛋。
  • 徒徒,为师又饿了徒徒,为师又饿了万果之酱|幻情作为一名优秀的游戏编辑者,罗伊雀绝对不会接受BUG出现在自己的游戏中,然而有一天,玩家提出了一个超大的BUG——NPC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了!!而且有的NPC居然单膝下跪向玩家求婚?!还有那永远饥饿的师父父是什么鬼?!罗伊雀决定亲自检查BUG,却意外穿越入游戏中,而游戏中的BUG实在让人哭笑不得。唯一让罗伊雀满意的只有剧情的逗逼和男主们的颜值。快来以第一人称体验修仙,并与傲娇美男师父父一同结识更多的古风美男吧!“徒徒,为师又饿了。”
  • 邪王追妻倾城王妃邪王追妻倾城王妃李珍敏|幻情对,你是王爷!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是我潼小钰恃宠而骄,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欧阳瑾玉俊美的眼中带着邪魅的笑容,是啊!本王是王爷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是本王已经栽在你的手上了现在也只对你有兴趣,就是别的女人一丝不挂的站在本王面前,本王没提不起兴趣,你说怎么办,你是不是要补偿一下我。
  • 倾世如烟:凤起苍穹倾世如烟:凤起苍穹瑞瑞瑞君|幻情他是白痴王爷,一次意外让之前万众仰慕的他变成一个人人嘲笑的傻子。她是废材小姐,一次意外让之前懦弱无能的她变成一个人人害怕的妖孽。而命运就是这么巧合。初次遇见,他笑着在她耳边轻语:“越野的猫儿我就越有征服欲呢。”她心里愤怒,却明知,她不是他的对手。当一切真相慢慢浮出水面,白痴王爷?笑话!神兽神器在手哪里称得上是白痴?当她在他面前郑重地承诺时:“江山我陪你打!”他就知道,这一世终是败给她了。
  • 腹黑魔尊之全能小娇妻腹黑魔尊之全能小娇妻小离苏|幻情神位面之上 “你们勾搭神族,就是想把我拉下这个位置?!”身穿紫黑色的骨衣,阴沉的俯视看着四周 “…,没错,魔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做了多久这个位置,早该换人坐坐了!”四周众人皆知魔尊有一双紫黑色的眼睛,却从未见过,今天算是有幸见到同时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可能还*着 “哦!?是吗,那也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帝渊藐视一切道。 … “师傅,这个是什么啊?阿苏不懂” “这个啊!是月光草!” “哦哦,那师傅,阿苏可以摘下来吗?!” “嗯,可以,这个森林所有的都可以摘!” “嗯嗯,师傅,你真好!” 我真的…好吗?! ………
  • 凤傲天下,第一倾城狂妃凤傲天下,第一倾城狂妃苏柒璇|幻情她,是东幕国千家赫赫有名的废材七小姐;她,是二十二世纪的王牌特工,当她的魂魄进入到她的身体,看她如何斗白莲花,整恶姨娘,踢死渣男。不过,中途跳出来的这只腹黑货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