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300英雄次元战争

第308章 第二百六十五话 天差地别

次元战争,其实就是Ruler为了打败Beast而打造的圣杯仪式,参与者都采用了三次元玩家的复制人,就是希望在不伤及任何人的情况下做出圣杯。说难听点,其实就像是在培养蛊毒一样,白林等人都不过是里面的一只毒虫。

终归而言,Ruler要击败的敌人只有Beast,Beast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站在好人这边,所以吉尔伽美什说Ruler是在守护世界而战,也没有错,只是Ruler从不认为区区召唤师可以动摇Beast,所以从来都不说,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确实是在保护召唤师。

为什么她们一开始不把这一切告诉各位召唤师,为什么不联手百万召唤师一起对抗Beast,答案也很简单,不只是因为绝大多数召唤师起不到作用(实力悬殊),要是哪天你被告知是个复制人,多半会骂对方是个中二蛇精病然后去做自己的事(老实说,白林和段名义还真会这么做),不然就会认为“反正自己不是本人,怎么样都无所谓”于是就自暴自弃,这样联手基本没戏。

至于Ruler组建七人众的目的,虽然吉尔伽美什来不及说,但白林已经猜到了。

基德曾经说过,因为是仿制的圣杯仪式,需要极大数量的召唤师死去才能打造圣杯,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得去死,Ruler选出了七个不用参战的人担当七人众,也就意味着这场圣杯战争可以幸存的人数不止一个,往好的方向去想,说不定其实可以留下很多幸存者。因此,结合吉尔伽美什的真相言论,白林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七人众才不是Ruler的拥护者,才不是她们的走狗,才不是顶级VIP玩家,他们是从预留的幸存者中选出来对抗Beast的士兵!

至于为什么只选了七个人,多半是因为300的正规比赛上一方最多只能上场七个人,死守规则的Ruler应该不会随心所欲地扩增兵力。

没有解答的疑点还是太多了,比方说Ruler随手就能修改游戏程序,要创造一个连世界级魔法都无法实现的奇迹,在她手上就是动手指的简单事,为什么还要执着于圣杯这种小东西?

吉尔伽美什为什么忽敌忽友,白林总觉得他一直在隐瞒着什么。现在想想看,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特别是这场人质游戏的规则过于简单,银这种外来者不可能被吉尔伽美什看上,更不可能作为这场游戏的唯一挑战者,白林与银打完一局就结束了,与其说是游戏不如说是一段推进剧情的过场动画,按理来说吉尔伽美什应该会让白林挑战很多强大到变态的对手,说不定还会用灵核转生再造出几个剑制队的故友来刁难白林,越是让人心理崩溃的游戏,他越喜欢,可他什么都没做,就像是专门把真相和雨轩送给白林似的,太奇怪了。

还有很多事情没有问出来,就出现了突发事件,白林也只好放弃了。

虽然不知道基德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又是在什么时候配合天壤队进来的,他又打算做什么,说句不厚道的话,白林统统没兴趣,只要把雨轩救回来,这个全是神仙的战场就不需要他留下来了,能得到真相也是以外的收获,不能再奢求更多了。

嗞——轰——!

就像是要阻止白林逃走,一道雷暴从空中落下,小奏马上推开了白林,吟唱技能——

【Distortion(扭曲力场)】

凡是依靠惯性移动的物体都会偏离轨道,小奏将雷电转移到其他方向上,再交叉双手,二话不说就做出了要发动大招的架势。

白林回想起当初狂三的分身被全部秒杀的画面,赶紧提醒其他人:

“快把耳朵盖上!”

看到白林这边所有人都盖住了耳朵,小奏加大了魔力输出,吟唱技能——

【Howling(高频咆哮)】

轰————!!!!!!

摆成音叉状的双手刃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那是一种无用任何字法形容的声音,纯粹的音波能量就像无形的风暴冲击波,将室内的桌椅摆设全部轰得粉碎。

而恶雨轩那边还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当感到危险的时候,她们的大脑已经被音波冲击了。

白林这边就算用投影的耳塞堵住了耳朵,也还能感受到微微的头痛和眩晕,看来有青影担当小奏的召唤师,让她的战斗力又提升了一个楼层。

当小奏的手刃停止了振动,白林赶紧拉着她朝塔外跑去,所有人都默契地配合白林逃走。

恶雨轩确确实实受到了音波的冲击,身为喰种的她才仅仅只是七窍流血,大脑受到的损坏还不足以让她倒下。奇儿也是一样,半机械的Berserker体质早已不能与常人相提并论,巨大的音波反而刺激了她的狂暴化。可她们受到的损伤也不算小,不给一点时间应该是站不起来的。

如果白林愿意留下来战斗,一定能永绝这两个后患,但这可不是解怨的好时机,后排还有两个随时可能杀过来的七人众成员堀彦和黑刀夜,白林不能轻举妄动,只能把撤退放在第一位。

嗖——!

就在白林这么想的时候,黑刀夜已经拔刀了,一道绿色的刀光急速冲刺而来。

白林上次已经亲眼见识过这一刀的威力了,若不是Ruler的防御系统,黑刀夜不需要吹灰之力就能斩开这座城市,白林自傲的防御技能【Law Aias(炽天覆七重圆环)】也就只有七层城墙的防御力,压根拦不住。所以他选择逃避,刚才黑刀夜没有堵住耳朵,虽然小奏可能还没击破他的魔力保护层,但音波的物理冲击力应该也会对他造成些许影响,攻击命中率会下降一些。

桐人从斩击的侧面躲过,用影光G4与黑刀夜的大黑刀互相抗衡,他知道状态不全的自己撑不了太久,但他还是愿意留下来拖延几秒。

白林躲开了斩击吗,刚想叫桐人回来,却在无意中瞟到了——坐在沙发上玩魔方的堀彦不见了。

此时,小奏的身后传来了恐怖的声音:

“刚才发出噪音的人是你吧?”

所有人一回过头,堀彦已经站在小奏的身后了!

连小奏和桐人都没法反应的速度?!

更可怕的是,堀彦刚才也没有遮住耳朵,完全承受了音波的冲击力,但他完完全全没有一点伤痕!

堀彦的手上端着一个散架的魔方,已经不能玩了,也就是说小奏的大招对他来说只是噪音而已,真正让他生气的理由是魔方坏掉了。

他站在众人的退路上,明明个子和白林等人相差无几,但他的身形宛如一尊魔神的黑影,身后似乎绽放着无数的黑暗,战争的魔力光芒都被他阻拦在外。用白林的话来说,这就是人类可以认知的“宇宙中的极致黑暗”吧。

善雨轩粉碎了两颗宝石,直接使出最大魔力的输出,发动技能——

【召唤师技能·潜能激发】!

【焰剑·冬河】!

轰轰轰轰!!

近百道魔力射线与威力极高的热射线一起发射,不留情面地直接轰炸堀彦的正脸,就算是军队也能瞬间摧毁的火力,万年冰晶也能融化的超高温。

可是完全没有效果!

咚!!!

堀彦连聚集魔力都不需要,一拳捶地,不分敌我地震飞了房间内的所有人。

他再化身成为一团黑影,已经不知道他是瞬间移动还是快速移动了,等看清的时候,堀彦一手掐住了雨轩的脖子,举着她说:

“你是想干什么啊?给我搓澡吗?那水温也太凉了点吧!”

“对女生出手也太卑鄙了吧?!把她放下!”

铛!

樱满集朝着堀彦的脖子斩下一刀,可是就连足以称为“对生命宝具”的剪刀型虚空也完全无效,这把剪刀连机械生命体都能斩杀,砍在堀彦的身上却像是用普通剪刀劈在钻石上。

堀彦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被砍了一刀的堀彦好像很不在意,慢慢加大了手上的力度,雨轩的脸色马上变得青紫,她能听见骨头的吱嘎声,喉咙里只能发出痛苦的吟声。

黑刀夜却说:

“别动那个女人,英雄王不是交代过了,除了那女人其他人都可以随便处置吗?”

“切,我只是玩玩,真要杀她的话,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哈,你是叫雨轩吧,你快死掉的样子真好看,不过你不是我的女人,随意我就不能在这里看你死掉的样子了,很可惜呀。”

堀彦甩开雨轩,白林赶紧跑过去接住她,再丢出一枚手里剑,发动卡卡西的英雄能力——

【水遁术】!

立刻召出一层水墙,拦在堀彦的面前。

白林再做出结印动作,发动忍术——

【炎遁·豪火球】!

一团火焰贯穿了轻薄的水幕,轰在堀彦的身上。

小奏和雨轩的输出都无效,白林当然也不会妄想能伤到他,只是想用水流和火焰结合形成水蒸气墙壁,干扰他的视野,尽可能多地争取逃跑时间。

樱满集也很配合他,取出复制机型虚空,在身边制造出一大群可动的人偶分身,无论是谁都无法看穿真身在哪。小奏跟在他们的队尾,提供【Distortion(扭曲力场)】的防御屏障为他们抵挡远程攻击。

可是堀彦连动都没动,甚至不需要瞄准,释放一阵黑色的能量风暴把白林他们全部吹飞,气墙和人偶形同虚设,白林他们又被吹飞了。

连续翻滚了几圈,白林才找回平衡,从地板上站起来,就看见桐人也被打飞过来的画面。

“抱歉,Master,我还是太弱了……”

“没事,你能和七人众单挑这么久,也算厉害了,明明你的职阶还是对你最不利的Archer。”

白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对手,任何攻击都无效,而他们不费力就能随时杀死白林这边的任何人,除了在新宿遇到的吉尔伽美什,曾经的任何敌人都不曾有过这么大的差距。桐傲天也被白林的劣质魔力牵连了,没法发挥一半以上的才能,他的战败是理所当然,能活下来就已经万幸了。

这就是SSS级吗?

现在才站起来的奇儿发出了笑声,对白林说:

“现在知道了吧?曾经的同伴变成了把你拖入险境的敌人,不管你怎么哭怎么叫,都不会有人帮你!你除了被敌人饶命,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不管这两位七人众会不会杀你,你这辈子都要带着耻辱活下去吧?这样一想,不杀掉你也不错呢,但想要我还是不可能的,名义的仇恨我可不会就这么算了!就算你能活下来,我也会亲自打烂你的手脚!我要让你亲眼看着其他人的惨样!和你有关的任何人我都不会放过!我要你这个叛徒永远记住自己的无能,还有你的忘恩负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恶雨轩的伤口全部自愈了,喰种的食欲渐渐变得旺盛,她舔弄着自己的手指,粘稠的唾液粘连在指间,粉嫩的嘴唇间发出了妩媚的声音:

“没事的哦,白林,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至于其他人嘛……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就把他们做成每天的餐点,一口一口喂你吃下去吧,这也算是永远在一起的方式,我很温柔不是吗?就算你都有我了,我还能允许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这可不是每个男人都有的待遇哦。现在就过来的话,还能留下你的一部分身体哦。”

黑刀夜拖着漆黑的大刀,一脸严肃地说:

“你是叫白林吧?上次斩杀你的工作本来是我的初次任务,但是你被救走了,所以除了差点切开这座城市,我没有留下任何战绩。这次我要弥补过失,本来我应该杀掉你这个被Beast感染了邪恶的敌人,但我还是个不熟悉人际关系的新人,我就按照那边两个人(奇儿、恶雨轩)的意见,留你一口气,砍掉手脚就罢。”

堀彦没说什么,脸上只是浮现了一个即将踩死蟑螂的开心表情,除了雨轩和白林,他应该不会放过任何人。

刀刃与地板摩擦的声音,沉重的脚步声,在这里回响着。

黑刀夜和堀彦两个人慢慢走过来,每一步发出的声音都触动着白林的心跳,好像他们的视线都能紧紧拽着白林的心脏。

堀彦举起了左手,白林马上也抬起左手准备展开【Law Aias(炽天覆七重圆环)】,他知道基本是不可能挡住的,但只要能给其他人拖延时间就行。

可堀彦的这个太守动作并不是攻击姿态,而是表示“停下”的意思。

黑刀夜疑惑地问:

“怎么了?”

“未来还是重演了啊。”

“什么?”

“不,那个时候你还没加入我们,你应该不知道开会时发生的事。”

堀彦一转过头,看见了两个赶来这里的支援者——

头上有三个@形发圈的金发美少年,因为他现在已经拥有了不小的地位,索性把紫色的服装换成了霸气侧漏的纯黑色,相比在新宿遇见他的样子,精神面貌成熟了许多。

七人众成员【Gang Star】召唤师鲁诺巴纳。

“听说已经开战了,但我不适合打群架,所以找帮手花了一点时间,抱歉来迟了,堀彦前辈。”

至于他说的那位帮手,看到那个人来到了这里,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特别是白林,虽然在开战前就知道那个人会加入战局,但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出现。

她就是号称“命运の恶魔”的恐怖存在,召唤师蕾米。

她的头上戴着白蓬蓬的帽子,穿着华丽的白色连衣裙,纯正的西洋式装扮,这就是她的灵衣形态。她有着紫色的西洋式卷发,吸血鬼标志性的尖牙和红眼,虽然只有矮小的萝莉体型,背后的小翅膀甚至有点可爱,但身为人类天敌的她却比高大百倍的巨人还要可怕,无不散发着“领主”的威严气质。现在有三个七人众成员站在她的面前,可她还是不屑用正眼看他们,一直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似乎是在表示,这些为Ruler打工的低等生物都没有资格与她正视。

七人众就够难对付了,这下又冒出了战斗力未知的怪物蕾米,简直就是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