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0章 终结

杂乱不平的洞窟一开始限制了毒牙的活动,他无法快速攻击,只能不断地朝黑牛喷出暗绿色的毒液。

毒液砸落在地上、石块上,烫出一个又一个的坑,发出阵阵腐臭味。大黑牛灵巧地在乱石之间奔跑跳跃,闪避着来自于毒牙的的攻击,很快便逼近了毒牙。

他故意绕着毒牙打转,因为身体太长,毒牙移动稍显迟缓,几次都扑了空。

黑牛趁毒牙不备,一双牛角快速地刺向了毒牙挺立着的身体。

虽然毒牙及时躲开,但还是被擦伤了,几片黑色的蛇鳞从毒牙身上剥脱下来。毒牙也因这伤而愤怒起来了。

它的活动开始剧烈起来,原来它一点都不迟缓,虽然身躯庞大,却非常灵活地转身追逐黑牛,尾巴快速扫过乱石,石块被打飞,洞窟内随即腾起巨大的烟尘,地面上与石壁上被砸出一个又一个的坑,大大小小的石块从各处落下来,洞窟内很快便弥漫起了浓厚的烟尘。

烟尘之中陈曦隐约看到黑牛的影子不停闪过,毒牙来回追逐着它,在不停喷出毒液的同时不断地打飞石块。

烟尘愈加厚重,陈曦的眼睛迷了土,毒液虽未伤到陈曦,但毒液发出的刺激性气味却在不停催残他的眼睛与鼻腔,他的又涩又痛,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只是被刺激的一个劲儿流眼泪,眼泪和着泥土糊在眼睛周围,只有在黑牛过毒牙忽然掠过他眼前的时候,他才能看到那两个巨物的一部分。

他仿佛身处混浊的池塘,周围的一切,包括空气,都因为毒牙与黑牛的活动而振动,陈曦感到越来越憋闷了。

但黑牛与毒牙的争斗似乎才刚刚开始,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山崩地裂般摇动着,不停有石块碎裂的声音传来,也不时有石块向他砸来,他站在花蔓萝三人的前面,尽力护着他们不被击中。

黑牛的吼声与毒牙的嘶嘶声混在一起,然后是猛烈的碰撞声,像是两面大鼓狠狠地撞在了一起,沉闷有力地撼动着他的内脏,紧接着强烈的恶心感就从胃里冲了出来,陈曦吐出了一大口苦咸的液体。

还未站稳,便又是猛烈的碰撞声,灰苍苍的视线里里,他隐约看到巨大的蛇影与牛的身影碰撞在一起,那两个影子巨大无比,像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两个生物,充满了奇幻且诡异的压迫感。

陈曦勉强贴着石壁,他脚下的地在抖个不停,那是来自于黑牛四蹄所传来的震颤。

有那么一会儿陈曦感觉毒牙似乎腾空而起,飞越到了洞窟的上方,但似乎又有一道光追了过去,他眼花缭乱,越来越分不清眼前的影子到底来自于谁。

接着,陈曦就听到了哀鸣声,那是来自于野兽的绝望的嘶吼,带着死亡的绝望直击心底。

陈曦心中一惊,他的第一反应是阿牛受了重伤。

他勉强睁开刺痛的双眼,看到烟尘中有巨大的影子跌落下来,还有一条蠕动着的蛇影。

他听到黑牛的蹄子砸在地面上的声音,它们都跌落在了陈曦面前,毒牙的鳞片已经破烂不堪,它的头部被狠狠地踩在了大黑牛的双蹄之下。

黑牛也浑身是伤,他双眼通红,似乎要喷出火来,他粗重地喘着气,鼻孔喷出的气息甚至吹散了周围的烟尘。

“你这样……能得到什么好处?!”毒牙嘶哑着声音对黑牛说道,“你放开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上面……也不会知道。”

谁知黑牛加重了力量,毒牙的身体瘫在地上,只能用力地甩动头部,妄图挣脱束缚。

“我还要谢谢他把我封进这里……你骗不了我,我在这等了几百年……就为了彻底把你了结,你害了太多人……不该再活着。”

“我死了......你也不会活着......上面不会放过你的......”

“死亡对我来说没什么可恐惧的,你吓不倒我。”黑牛说道。

“那如果是她呢......你女儿......她等了你那么久,才见了没多久,你就要抛下她离开,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残忍?”毒牙眯起双眼,忽然换了一种语气,那声音听起来蛊惑力十足,听起来非常善解人意。

“你想想她,你不心疼她吗?你这么不珍惜自己,丢下她一个人,难道就不觉得残忍吗?”

黑牛粗哑着声音说道。

看起来似乎是黑牛占了上风,但很快情况就变了。

毒牙的尾巴似乎变成了另一个头,他的尾巴高高竖起,在空中来回甩动,接着便朝黑牛砸了过来。

陈曦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身体先一步反应过来,一把拽住了正在面前吐弄的毒牙的信子,捡起一块大石便砸了上去。

手腕粗细的信子被砸成两截,流出了黑色的血。毒牙嘶吼着喷出了一口毒液,它的尾巴没有落下,忽然疯了似地胡乱摔打着,它的尾巴抽打在石壁上,到处都是石头碎裂的声音,一层层的石块从石壁上剥脱下来。

陈曦只觉得一阵头晕,仿佛天地都在旋转,肚子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地疼痛,他低下头去看到自己的腹部在冒烟,他砸伤毒牙的时候,毒牙也朝他吐出了毒液。

他扶着头跌坐在地上,眼睛忽然模糊起来,胸口开始发紧,心跳越来越快,他的耳边也只听得到自己粗重的喘息……

他隐约看见大黑牛忽然放开了毒牙,接着高高的跃起,然后又重重地砸下。

毒牙的吼声被生生截断,大黑牛踩烂了它的头骨,它甩动的长尾也从半空砸下,然后再也没了动静。

一缕银辉自头顶洒了下来,洞窟高不可攀的穹顶上不知何时已裂开了了一个缺口,圆月嵌在其中,就像一只正在凝视的眼睛。

洞窟内堆满了乱石,不时还有石块落下,腾起细细的烟尘。

陈曦连忙回头看,还好……花蔓萝他们并没有被砸中……

“我们该怎么出去……”陈曦自语似地对黑牛说道。

烧灼似的疼痛从腹部一阵阵传来,就像是贴在了滚烫的铁板之上。

黑牛闻了闻毒牙,似乎是在确认它已死亡,然后松开自己双蹄朝陈曦走来。

它在陈曦面前低下头,轻轻拱了拱陈曦。

它这么一拱,陈曦忽然就重心不稳地向后倒了下去。

陈曦的腹部是一片碗口大小的伤口,伤口周围的衣服都被毒液烧烂,焦黑的伤口正不断地向外渗血,这景象让陈曦一阵头皮发麻。

黑牛忽然伸出舌头舔舐陈曦的伤口,陈曦知道,但他却感觉不到黑牛的舔舐。

不过烧灼的疼痛倒是越来越轻了,陈曦的视线也渐渐清晰起来,心跳似乎也没那么快了。

他这才明白过来,黑牛是在帮他。

陈曦又坐了起来,他忽然伸出手去,想要拍拍黑牛的脑袋。

但在接触到黑牛的那一瞬间,熟悉的感觉忽然回来了。

那是驱灵时的感觉,有无数的小手正在触碰陈曦的手心。

莫非……他的能力恢复了?

现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些手穿过了他的手心,沿着他的胳膊一路向上。穿过他的腋下,最终来到了他左侧的胸腔。

黑牛漆黑的双眼看着他,使人沉沦,陈曦讨厌这种感觉,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洞窟穹顶的巨石砸落下来,一切都归于平静。

所有的一切,就这样结束了。不会再有什么以后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呓语惊醒梦中人呓语惊醒梦中人诺兰夫人|悬疑这些都是自己曾经做过的梦,跟神秘学无关,零零碎碎记录了有两年,仍在记录之中,有些跟现实串成了可以写下的故事,有些跟现实交汇成无法分别的沉浸.黑暗的光明的真挚的的荒唐的压抑的释放的、真的假的,信到不敢再信不信到无法克制去信,却都是人生.
  • 时空的驾崩时空的驾崩輞小溪|悬疑3000年时!人们在灭亡时,领会到了死亡的降临!才知道人生下来就是一种错,在这个世界上只是把自己罪孽慢慢加重!人类活着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的开始!!!
  •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我当导游的那几年南甸尹氏|悬疑我是一个导游,带的却是历史上的古人君王,他们重返人间,只为了却遗憾。大禹,黄河水喝了真会拉肚子,纣王啊,请别叫小姐,要叫公主。。。
  • 维吉亚纪事维吉亚纪事波德兰茨伯爵|悬疑领主们的阴谋,教廷的挣扎,骑士团的战争,大国君主的野心,交织在这边称为维吉亚的国度。吟游诗人歌唱着,歌唱那在乱世中奔走呼告的虔诚教士,歌唱那在战乱中顽强努力的百姓,歌唱那为了荣耀互相残杀的贵族,歌唱那为拯救维吉亚而复活的古老祭祀团,歌唱着那永恒的爱情。这是一片没有矮人,没有精灵,没有魔法,没有高贵的骑士精神,骄傲的公主,没有冒险与宝藏的“真实”中世纪。以主之名,NomineDomini.
  • 这个故事不恐怖这个故事不恐怖末曲|悬疑怎么说呢,这部小说我把自己想好的片段组织成一个一个短小的故事,虽然说是恐怖故事,但其实也有感情的一部分,所以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但却更多融入了真挚的感情,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昨日再现昨日再现平行先生|悬疑徐家当主被离奇谋杀,是仇家所为还是财产的争夺?错综复杂的案件接踪而至,侦探和警方携手调查。当徐家所隐瞒的真相一件一件浮出水面之时,爱与阴谋的篇章拉开了序幕。这是个关于爱,关于家庭的故事。
  • 笔记人笔记人木濯灼|悬疑邻校杀人,教官迷案,靶场尸身。。。。。。警校生一一,慢半拍的性格,记录快手,以她旁观者的视角,记录讲述悬疑案件,温暖细腻的透析人性。
  • 疯人院,疯人怨疯人院,疯人怨帅刀四|悬疑我来到这家黑心的疯人院后,我突然可以看到鬼了。
  • 死亡的预知与梦境死亡的预知与梦境张曦Zlex|悬疑主角拥有预知死亡的能力,并且能在梦境之中再现死者死亡的过程,带着这样的能力,他遇见了……
  • 这只狐狸有点六这只狐狸有点六日林走|悬疑鬼人泪,血煞尸,奇异鬼墓,有人跟我一起探险嘛,我有点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