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6章 前

金子把人身上的钱财都扒拉下来,然后把他们的的外衣撕——切了,弄成几段绳子把人绑了,嘴巴也塞了,然后再粗鲁地塞桌子底下。顺便加重了药的量。

四天……差不多了。

管~他~谁~是~谁~

我还是先跑路吧,鬼知道那个臭蘑菇把什么故事融进来了,这么不尊重我家五代才研创成功的作品!

对了,系统BUG ……

啧啧,要是你们没有修复好就不要怪我了!

等等,这本身就是我家的,我想怎么玩好像都没事。

就这样了,这两天先试一下。

金子想开了,心情也自然好了。

这几个月下来,她已经努力适应这里了,但发现自己想要的根本不是这些,或许她应该选择最初的那个想法。把菜端出去有收拾了一下,嘱咐下人不要进来,金子也就放心地去收拾行李了。

“啪啪啪啪啪——!!!”

“好——!!!”

一舞落下,萧华的舞得到如雷般的掌声,叫好声也连绵不断。

“把面纱摘下来!让我们见一见美人啊!”不知人群中谁喊了这么一声。

“摘下来——!”

“摘下来——!”

几乎所有人都在起哄,萧华冷冷地垂眸下台了,也不管这些人。

“别走啊!我们给钱都不让我们看一下美女的吗?”又是一群人围上去,还有人爬上台,想拉萧华。

萧华皱眉,冷冷的眸子里带着厌恶。

“美人,不给我看一眼……就别走!”这人似乎喝醉了酒,脸颊通红,步伐虚浮,也不知是怎么爬上来的。萧华心底暗暗翻个白眼,绕道走开。

“我让你别走!”那醉汉一把拉住萧华细小的手腕,萧华下意识想挣脱,没想到这时——

“刷——”

“不得无礼!”一白衣少年翩然落下,剑鞘一挑,那醉汉立即飞了出去,然后抱着萧华细瘦的腰转身转了几个圈。

身后的人、事如走马观灯一般离去,唯有眼前面若冠玉的少年,用那清澈的眼睛望着自己,再无他人。

“姑娘可受惊?”终于停了下来,少年便担心地问道。声音细腻温尔,实属好听。

萧华自然记得要用女声发音,“没、没事……谢、谢谢。”被一个小屁孩(萧华觉得的,其实比萧华大)救……其实好像根本不需要他出手,我自己就可以,不管子么说,想想还是挺丢脸的。

“放手。”一个极尽寒冷的声音冷不丁的出现在一旁。

萧华被吓了一跳,而少年赶紧收回萧华腰间的手,连声道歉,低头道歉,“是在下冒犯了,望姑娘海涵。”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不用如此。”萧华觉得没什么。

“谢姑娘宽容。”少年轻抿嘴唇,清澈的眸子里是真诚的笑意,似春日里的微风,暖暖的,很柔,能吹进人心里……

萧华只是淡淡地把视线转向桐桐,只见他正看着那少年,与少年清澈的眸子不一样,他的眼眸漆黑如墨,阴郁且偏执……

萧华皱眉,莫名觉得不喜。

“多谢。”萧华敷衍地抬手道谢就要走。

“等一下!”少年叫住他。

“何事?”萧华冷淡地问。

少年脸色微红,白净的脸上多了些俏丽,“敢问姑娘……名字?”

萧华直接转身,用清脆的女声装13地说了一句,“终是陌路何须问。”然后下去了。

少年愣了一下,然后失望地耷拉下脑袋,“我其实是想问那舞的名字……那个人……”他轻咬嘴唇,终是不语。

桐桐早就下去了。

反正今天的表演是结束了。客人该吃的吃,该走的走。

所有事弄完后,众人……除了蓝乜程和沈虞,都被莫逸珵叫来聚着,人齐了,然后就是听他说书。

众人:“……”

金子摆手,“我太累了,我要去睡觉。”

“你什么都没干你累什么?”换装回来的萧华翻了个白眼。

金子反驳,“谁说我什么都没干的,我也有帮忙的好伐!”

“是!大多肯定是你家无心帮你的吧?”萧华还不知道她?

“是又怎样?有本事你也找个海螺姑娘啊!”金子嘲笑。

“你——”

“海螺姑娘是什么?”宋赐问。其他人也投来好奇的目光。

“贤惠的姐姐。”金子毫无压力地解释,萧华冲她翻了个白眼。金子看见了,对他报以微笑。

“……”坐在一旁把一切看在眼里的桐桐画起了画。

“我是让你们来听我说书的,不是来看你们两个吵架的。”莫逸珵开口,拿出惊堂木,“好,现在我和你们讲一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话说祝家……”

半个时辰后,一干人已经趴在桌上一副生无可恋的姿态。

金子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莫逸珵的说书就是照着话本一字不落地读了一篇,那叫一个畅通无阻,没有一点停顿,没有一点语气波澜,比白开水还要白开水。

没有什么表演力你说什么书!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柳川羌|古言林舒重生在了同名同姓的村妇身上,睁眼面对的就是三餐不继的窘境。 至于丈夫生死不明,孩子不是自己的,这些都不在林舒的考虑范围之内,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找到吃的,填饱自己的肚子。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前世不过用来消遣的游戏竟然也随着而来。 且看林舒如何求得生存,带着两个包子找到自己亲爹。
  • 我到远古来修仙我到远古来修仙雨修儿|古言请问一下,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被雷一劈回到解放前的感觉?而且...还是被劈到了远古!看着一只只剑齿虎从她身边走过,她表示她一堂堂的现代修仙界天才,还能怕了不成?佛挡杀佛,神挡杀神!不管是豺狼虎豹还是阴谋诡计,在她面前都是纸老虎!!(本文纯属虚构背景,非真实远古时期现状)
  • 狐仙王妃:我是人类狐仙王妃:我是人类贵娇仔|古言一位普通的宅女,一场意外,被穿到了一位狐妖的身上,这可能是一只最弱的狐妖,就算再弱在人间也是超人般的存在,可是她却被一位奇葩王爷抢亲,本来想安安静静过日子的她却无辜被卷进斗争当中,面对这位没权没势的王爷她只能依靠自己解决那些问题,她要如何面对这尴尬的身份,又如何在这个时代生存呢。
  • 邪皇盛宠:妖孽毒妃邪皇盛宠:妖孽毒妃飞小鱼123|古言“丫头,你请本王看了一场如此精彩好戏,本王也送你一样礼物如何?”“什么礼物?”“以身相许……”
  • 家柔家柔夏江|古言家柔从小被父亲送到静女山,她以为自己被抛弃了,父女间有很深的隔阂,十五岁时被父亲接回家。这时父亲的好友季伯父来信邀约,家柔就随父亲一块去了洛阳赴约,在花园里偶遇路过的二公子和三公子,并听到父亲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将自己许配给季伯父的某个儿子,家柔内心伤感,被抛弃的感觉忽现。家柔试图寻找借口返回静女山,但总是被父亲一一化解。随着和季家两位公子的交往,家柔对温文尔雅的二公子渐生情愫,此时她没有意识到三公子也已对她心生爱慕。苗疆巫师童古也来到了洛阳,打断了进行着的三角恋,十年前家柔被送走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 血色彼岸:花开时节待君归血色彼岸:花开时节待君归宫小曦|古言三生三世的追随,是否,终究神女无心?最后一世,亦是最后的机会。他和她又将何去何从?有人说:“或许,爱你的人很多。但,能不留余地,宁负苍天不负你的,不过一个宫离殇!”
  • 废材嫡女要逆天废材嫡女要逆天倩影凤兮|古言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意外穿越到一个未知的国度什么还是个刚被退婚还是个不能不能修炼的废材,……老天要不要这么玩我…这个国家叫天启国,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但是她偏偏她是个苦逼的不能修炼的,不过那是以前的风灵了,最多从零开始了,反正她以前也是一步步来的,好在那个渣男把婚退了也省了她好多是,这个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男人是想干嘛,就是姐姐我倾国倾城你也不能这样,我们不熟好不好,我们不熟,女人,你睡了本王还说我们不熟,你这是打算不负责吗……
  • 九曲神图之郡主归来九曲神图之郡主归来慕静儿|古言重生太子遗孤,开始了保护至亲的皇权争斗,本是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君,一朝战死后,改头换面成了帝师,而且还入了敌人阵营,是相爱相杀。还是互相帮助?得九曲神图得天下,是真是假?当重生女遇上穿越男,谁强谁弱?
  • 箜斩箜斩繁魈无影|古言缘更。看到缘更这两个字你们害怕了吗哈哈哈。
  • 寻泪回之此心予君寻泪回之此心予君月芷然|古言你可知,情字难解。若你知,情不由衷。方才是,此心予君。此书乃为动画《宋代足球小将》续集,CP风玉,半喜半悲,大抵是遵从了宋代时期的社会状况,古风很浓,没有原剧中的蹴鞠大赛描写,有的只是感情戏。写的不好之处,请多多包涵,也请诸位看官指出洒家的不足之处。多谢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