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短篇脑洞有毒

第53章 曾经养过的植物&动物

我身边总有一堆顽强又脆弱的植物或者动物。

?

表姐在宿舍里养了一颗自由生长的植物。

之所以说是它是自由生长出来的,除了洗衣服的水浇灌一下,平时没理过,偶尔剪一下枝……

额……

吃肥皂水长大的吗?

我的天,这个就太优秀了!

是怎的活下来的?

?

小时候,养过一盆菊花。

那个菊花特香。

一旦开花,每天早上都是被菊花的香味弄醒的,醒的比闹钟还准。

额,因为闹钟滴答滴的声音太吵,电池经常被我拆了。

后来,我离开了家去读初中,菊花很努力的自由活了三年。

可是在我要去读高中的那个暑假,彻底枯萎了。

从那以后,我就只能每年在花市里看菊花。

?

每年都蹲在菊花摊前,每年都被拒绝购买。

因为说不吉利……

被老姐强行拖走……

其实,说买也是说说而已,买回来,也不是我的那盆菊花。

我闻过了,都不是我菊花的那个味道。

?

还有家里唯一长出来的仙人掌果的仙人掌。

因为被我和姐姐养得太肥了,阳台不安全,妈妈就把它丢到家楼下的姨婆的鸡舍了。

以为会被母鸡都吃饭掉,没想到它活得比在家里还好。

但是它也没活多久,就因为台风天高空落物,砸死了。

?

福祸相依?

?

迷你的仙人掌——多肉们。

每年的新年去花市,我们都会买花,看到了好看的多肉就买了。

但是他们呢,都活不过一个月。

后来问了,浇水太多了……

然后,次年,又买了。

结果,是水少了,枯死了……

还有,放阳台被老鼠啃的……

怕被老鼠啃,放书架顶上,被猫咪……偷走了。

。。。

我觉得多肉不适合我们。

?

想到我的外号,仙人掌。

额,我觉得,这是我唯一能养活的仙人掌了。

毕竟,也不能养不活哇!

?

平房下面,有两颗木瓜树。

真心想为那两颗木瓜树掬一把伤心泪。

原本只有一颗,后面表弟埋了一茬种子,就多长了一颗出来,而且长势喜人,用不到几年就长得老树还好。

可惜了,广东台风太多,我在的那个小县城也靠海,所以在一次台风中,被摧毁了,直接断了,救不回来。

那两颗树的木瓜是真的好吃,比外边还甜,童年的周末都是去木瓜树下看有没有成熟的木瓜。

不知道是不是自然成熟的原因?

?

灾难面前,一视同仁?

?

记忆里的两颗石榴树。

一颗是从小陪伴我长大的外婆家的石榴树。

每年暑假回家都会围着石榴树打转,因为外婆老了,无法亲自摘石榴,所以我会去帮外婆摘石榴。

但是在伴随着外婆离去,一场法事后,石榴也被砍掉了。

老屋,现在我也进不去了。

外婆家,我也三年没回去了。

还有一颗是平房下面和木瓜树一起长大的石榴树。

因为虫害,也不得不砍掉了。

?

两颗石榴树。

第一颗被砍掉的,是我八岁以前的记忆。第二颗被砍掉的,是我八岁到十七岁之间的记忆。

八岁前,我待在外婆家,八岁后,我来到了父母身边生活。但是在十七岁那年,我离开了,来到了顺德读高中。

回去的时候,也就再也看不见两颗石榴树了。

因为等我回去的时候,也已经都枯萎了。

?

小鸡仔。

从小对毛绒绒的东西没有抗拒。

因为小鸡仔黄澄澄的特别可爱,而且软乎乎的,所以特别喜欢抱着它们玩。

据老姐说,我小时候因为和表弟待在鸡窝里玩小鸡,大人一个不留意,我两吧小鸡仔都摸挂了……

那是外婆好不容易孵出来的,委屈得外婆打电话给在县城的老妈投诉。

然而,我没有这段记忆……

所以,老姐谈的说的时候,我只能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话。

我就记得,小时候没事就去鸡窝看小鸡小鸭……

手感很不错……

?

麻麻拒绝我在家里养一切毛绒绒的动物。

狗狗不行,猫猫不行。

小鸡仔,小鸭仔,小鹅仔也不行。

然后龙猫(鼠类)也不行……

她说,养我已经很难了。

???

不,我明明很好养啊!!!

?

我家每年都有小乌龟蛋,但是小乌龟都活不久。

不是冬天到了,冬眠冷死的。

就是被老鼠吃掉了。

或者?被猫咪吓死的……

?

小兔子。

姐姐小时候,养过小兔子,但是后来有段时间姐姐回奶奶家了,回来的时候兔子不见了。

额,因为兔子生病了。

麻麻就把兔子宰了,做成了兔肉。

姐姐说,她知道的那个时候一边哭一边吃,吃到最后,睡着了。

然后,她再也没养过兔子了。

现在我就知道,为啥小时候不让我养兔子了。

?

养过一只萤火虫,只活了一晚上。

你们见过萤火虫海嘛?

野生的那种!

小时候在村里的阿公的大芒果树下等外婆来接我回家的时候,就看见过。

但是在城市里,就再也没见过,所以在发现萤火虫的时候,我和老姐一晚上没睡。

两个小脑袋就盯着被杯子罩住的萤火虫,不敢睡,就怕它蹭我们睡着,跑了。

最后实在撑不住太困了,就磕在床头柜,疼睡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我俩还很伤心,一边刷牙一边哭。。。

从那以后,我遇到萤火虫也不去捉了。

妄想着,我不困住它,它就可以不死。

?

生死有定数。

谁也无法阻止生命的诞生,也无法阻止它们的离去。

?

我企图干洐过。

但是最后都只能观望着。

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