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凌霄谣

第7章

许久过后,许姒也离开了闻人霄的屋内,她没回屋内,只是去了太后的寝殿。

红砖砌起的辉煌,岁月给予的荣华,最终也是这座宫殿的历程,而坐拥着宫殿的主人该何去何从。

许姒由女使牵扶着,修长的玉手轻轻搭在女使手上,慢慢移步,脚底如盛开着的玉莲般优雅,进了寝殿的厅内,只见太后坐在小圆桌之中,正和身旁的永宁侯王大娘子谈笑着风生。

王大娘子眼尖的看见了许姒由女使扶了进来,眉眼似开了花般的,便说道:“哎!遥娘来了!”

太后听着王大娘子的声音抬头一瞧,便也欣喜的说:“许家女娃娃来了!”

许姒从女使的手上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整了仪态。双手合拢,身体微微向前弯,说道:“太后娘娘万福金安,王大娘子安好。”

“好好好,瑛言快快入座啊!”太后娘娘向许姒说着,柔和的向许姒挥了挥手,示意她快入座。王大娘子也到了一盏茶水递给了许姒,许姒接过了茶碗,微微的向王大娘子示意,坐了下来,抿了口茶水。

……

他们三人谈了许久,各种的表情都浮现在脸上过。

“那就劳烦王大娘子了!”许姒起身,朝王大娘子叩拜了下去,王大娘子自然是受了惊,立马蹲下去扶许姒,“遥娘可千万别这样,吾可是会折寿的。”

“阿霄日后就靠姨母照拂了!”许姒顺着王大娘子的手起了来,再向着坐着的太后,与身旁的王大娘子告了别,就离去了。

“谢氏夫人,这件事,还需要多久。”太后起身,转过身子过去,背对着王大娘子,说着。

“明玉我会尽快安排了的,请娘娘再给臣妾半年的时间。”王大娘子低着头恭敬的和太后说着。

“也养了那明娘子十一年了,谢氏夫人怕是下不了手了吧。”太后说着的话力度逐渐变大,威慑力加强了,挥一宽袖。

王大娘子听着,立马跪了下去,苦笑的说着:“姑姑,您说笑了,吾始终记得吾姓慕,姑姑让我做的事,江屿怎会违抗,那明玉也只是我与侯爷为娘娘埋的一颗棋子,随时为了明昭公主以及闻人小娘子而做的牺牲罢了。”

十六年前。

那时明昭公主与王大娘子年纪相仿,那时王大娘子原名慕江屿,是明昭公主母族的一个旁支的嫡女,慕江屿那时叫太后一声姑姑。那时太后正为明昭公主寻觅夫婿,那时选中的正是闻人大人,在那个时候闻人大人和少年慕江屿情意正浓,可太后一句女子一生要为母族而付出一切给打发了,在偏僻的庄子里整整生活了两年,回帝都时,明昭已嫁与闻人大人,可慕江屿也从未怨恨过,还是听从慕府的安排,更名改姓,人称小王娘子,幕府安排了王大娘子与永宁侯的相知相爱,在永宁侯和王大娘子成亲的第三年,便抱养了一个女娃娃,便是现在的永宁侯府嫡女小谢娘子,小谢娘子自小身体柔弱,以至于,她的样貌,闺名都无从而知。以至于小谢娘子的存在,王大娘子与永宁侯都心知杜明。

如今正是小谢娘子该为其效力的时机。

……

许姒自从离开了太后的后慈殿,就在这偌大的宫廷绕着。

在她不知不觉之中,绕到了一座荒废的宫殿,这宫殿规格极大,很难不让人们想这宫殿曾辉煌的模样。

许姒苦笑着,麻木的心情让她走进了这座伟大的宫殿,望去是一个空旷的院子,院子里还有几棵败落的合欢树,几经风吹雨打,也只是难看了些的活着。许姒向前走了几步,就快要进入那破旧的寝殿,她望了望屹立在殿前的两座石兽,便顺着坐在了殿前的台阶上。伸手用指尖去触碰了石兽,去感受它的那沧桑,许姒伸回了手,便把手轻轻搭在了台阶上。

许姒放下手时便感觉石块有些松动,便用力摇了摇手,许姒感觉不对劲儿,疑心较重的她,便把石块挪了开,挪开时便看见了一个木盒!

许姒立马把木盒拿了出来,放在了腿上,打开木盒时,发现了两封信,和一块玉印。

玉印上刻着闻人煣,先皇后的名讳,这玉印是证明先皇后闻人煣身份的玉印。许姒紧张的把玉印塞在自己的内袖之中,随着拆开了一封信。

信中写到:

芳鉴:

遥娘,吾早料到吾命不久矣,遥娘汝可曾记得六年前,闻人家频繁进入中宫,那时吾极少见人,对外统称吾得了重病,那是因为,六年前吾诞下一名皇子,吾深知官家不会让我有机会诞下龙嗣,索性偷摸着,在孩子不足七月的时候,吾迫不得已催产,生下的皇子由沉心娘子和吾的兄长带出了宫去。几个月前我曾与沉心娘子通过信,得知官家想把闻人家赶尽杀绝,为此,吾写此信告知遥娘,望遥娘替吾这残败身子来护着吾的这小皇子。

在读的时候许姒的脸上划过了泪水,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冰冷而绝望的笑了笑。

“难怪自几年前娘娘的身子骨便柔弱不堪,如今闻人家已经没了,我该怎么去找沉心姑姑……该怎么去找小皇子……”许姒抽咽着,喘着哭腔的说着,拿着帕子在脸上抹着泪水,说着的时候便把那封信给收好。

拿出另一封信,另一封信与许姒读的那封并不同,在信封上写着“阿霄亲启”,许姒便知道那不是自己的,便收了起来,放入木盒中,带了出去。

许姒浑浑噩噩的回了忻芃阁,深知当今并不是让闻人霄知道这件事,给她这封信的时机,许姒便想替闻人霄保存下来,待适当时机是再相还与闻人霄。

……

许姒入了忻芃阁的厢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只手撑着额头,真想那样岁月静好,许姒在哪里思绪着。

突然厢房外有些动静,许姒抬头,望着门外闻人霄正与沉影这几个丫头嬉闹着,嘴角不禁上扬,看着也是赏心悦目的,心绪自是好了些。

“真想阿霄一直都那样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