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许久过后,许姒也离开了闻人霄的屋内,她没回屋内,只是去了太后的寝殿。

红砖砌起的辉煌,岁月给予的荣华,最终也是这座宫殿的历程,而坐拥着宫殿的主人该何去何从。

许姒由女使牵扶着,修长的玉手轻轻搭在女使手上,慢慢移步,脚底如盛开着的玉莲般优雅,进了寝殿的厅内,只见太后坐在小圆桌之中,正和身旁的永宁侯王大娘子谈笑着风生。

王大娘子眼尖的看见了许姒由女使扶了进来,眉眼似开了花般的,便说道:“哎!遥娘来了!”

太后听着王大娘子的声音抬头一瞧,便也欣喜的说:“许家女娃娃来了!”

许姒从女使的手上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整了仪态。双手合拢,身体微微向前弯,说道:“太后娘娘万福金安,王大娘子安好。”

“好好好,瑛言快快入座啊!”太后娘娘向许姒说着,柔和的向许姒挥了挥手,示意她快入座。王大娘子也到了一盏茶水递给了许姒,许姒接过了茶碗,微微的向王大娘子示意,坐了下来,抿了口茶水。

……

他们三人谈了许久,各种的表情都浮现在脸上过。

“那就劳烦王大娘子了!”许姒起身,朝王大娘子叩拜了下去,王大娘子自然是受了惊,立马蹲下去扶许姒,“遥娘可千万别这样,吾可是会折寿的。”

“阿霄日后就靠姨母照拂了!”许姒顺着王大娘子的手起了来,再向着坐着的太后,与身旁的王大娘子告了别,就离去了。

“谢氏夫人,这件事,还需要多久。”太后起身,转过身子过去,背对着王大娘子,说着。

“明玉我会尽快安排了的,请娘娘再给臣妾半年的时间。”王大娘子低着头恭敬的和太后说着。

“也养了那明娘子十一年了,谢氏夫人怕是下不了手了吧。”太后说着的话力度逐渐变大,威慑力加强了,挥一宽袖。

王大娘子听着,立马跪了下去,苦笑的说着:“姑姑,您说笑了,吾始终记得吾姓慕,姑姑让我做的事,江屿怎会违抗,那明玉也只是我与侯爷为娘娘埋的一颗棋子,随时为了明昭公主以及闻人小娘子而做的牺牲罢了。”

十六年前。

那时明昭公主与王大娘子年纪相仿,那时王大娘子原名慕江屿,是明昭公主母族的一个旁支的嫡女,慕江屿那时叫太后一声姑姑。那时太后正为明昭公主寻觅夫婿,那时选中的正是闻人大人,在那个时候闻人大人和少年慕江屿情意正浓,可太后一句女子一生要为母族而付出一切给打发了,在偏僻的庄子里整整生活了两年,回帝都时,明昭已嫁与闻人大人,可慕江屿也从未怨恨过,还是听从慕府的安排,更名改姓,人称小王娘子,幕府安排了王大娘子与永宁侯的相知相爱,在永宁侯和王大娘子成亲的第三年,便抱养了一个女娃娃,便是现在的永宁侯府嫡女小谢娘子,小谢娘子自小身体柔弱,以至于,她的样貌,闺名都无从而知。以至于小谢娘子的存在,王大娘子与永宁侯都心知杜明。

如今正是小谢娘子该为其效力的时机。

……

许姒自从离开了太后的后慈殿,就在这偌大的宫廷绕着。

在她不知不觉之中,绕到了一座荒废的宫殿,这宫殿规格极大,很难不让人们想这宫殿曾辉煌的模样。

许姒苦笑着,麻木的心情让她走进了这座伟大的宫殿,望去是一个空旷的院子,院子里还有几棵败落的合欢树,几经风吹雨打,也只是难看了些的活着。许姒向前走了几步,就快要进入那破旧的寝殿,她望了望屹立在殿前的两座石兽,便顺着坐在了殿前的台阶上。伸手用指尖去触碰了石兽,去感受它的那沧桑,许姒伸回了手,便把手轻轻搭在了台阶上。

许姒放下手时便感觉石块有些松动,便用力摇了摇手,许姒感觉不对劲儿,疑心较重的她,便把石块挪了开,挪开时便看见了一个木盒!

许姒立马把木盒拿了出来,放在了腿上,打开木盒时,发现了两封信,和一块玉印。

玉印上刻着闻人煣,先皇后的名讳,这玉印是证明先皇后闻人煣身份的玉印。许姒紧张的把玉印塞在自己的内袖之中,随着拆开了一封信。

信中写到:

芳鉴:

遥娘,吾早料到吾命不久矣,遥娘汝可曾记得六年前,闻人家频繁进入中宫,那时吾极少见人,对外统称吾得了重病,那是因为,六年前吾诞下一名皇子,吾深知官家不会让我有机会诞下龙嗣,索性偷摸着,在孩子不足七月的时候,吾迫不得已催产,生下的皇子由沉心娘子和吾的兄长带出了宫去。几个月前我曾与沉心娘子通过信,得知官家想把闻人家赶尽杀绝,为此,吾写此信告知遥娘,望遥娘替吾这残败身子来护着吾的这小皇子。

在读的时候许姒的脸上划过了泪水,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冰冷而绝望的笑了笑。

“难怪自几年前娘娘的身子骨便柔弱不堪,如今闻人家已经没了,我该怎么去找沉心姑姑……该怎么去找小皇子……”许姒抽咽着,喘着哭腔的说着,拿着帕子在脸上抹着泪水,说着的时候便把那封信给收好。

拿出另一封信,另一封信与许姒读的那封并不同,在信封上写着“阿霄亲启”,许姒便知道那不是自己的,便收了起来,放入木盒中,带了出去。

许姒浑浑噩噩的回了忻芃阁,深知当今并不是让闻人霄知道这件事,给她这封信的时机,许姒便想替闻人霄保存下来,待适当时机是再相还与闻人霄。

……

许姒入了忻芃阁的厢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只手撑着额头,真想那样岁月静好,许姒在哪里思绪着。

突然厢房外有些动静,许姒抬头,望着门外闻人霄正与沉影这几个丫头嬉闹着,嘴角不禁上扬,看着也是赏心悦目的,心绪自是好了些。

“真想阿霄一直都那样自在……”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烟花落未落烟花落未落千零千一|古言堆云叠鹤,漫不说这点点星火,点亮黑暗中的寂寞,那该错过的总是错过;我本该回到这里的,一场烟花落尽后仍有一场烟花燃起,可那,却再不是我的烟花。我的烟花,在那十年不长也不短的时间里,早早燃尽了----剩下的都是灰。
  • 特工狂妃:邪帝的心尖宠特工狂妃:邪帝的心尖宠翟木|古言她是前世的特工,今生的暗探,司南阁的弟子,天下人寻找的妖媚之星。 他是盘龙崖的的三当家,大旭世子,大燕皇子,一心辅佐九王爷,却被栽赃嫁祸,差点成为逆臣贼子。 “他们说,我是妖媚之星,天下大乱。” “那便逆了这天下!” 爱我者,我蚀骨燃香,为你焚情,欺我者,我医刀削骨,亦能夺命!
  • 娘娘又打翻了陛下的醋坛娘娘又打翻了陛下的醋坛槿年陌雪|古言一入宫门深似海,她本想偏安一隅,在这朱墙之内安度余生。 可事总与愿违,那位风姿无双的帝王,偏偏就认定了她,想方设法地要在她的余生中争一席之位。 “方才宴会上有人盯着你看!”皇帝陛下一不小心就打翻了醋坛。 “敬酒的时候看着对方,是礼节。”姜绾芸扶额,不想与这只醋坛争论。 “你敷衍朕?!”皇帝陛下一双凤目瞬间溢满委屈,“咱们说好的,你此生只爱朕一人!” 姜绾芸:“…” 外人皆以为瑜国的皇帝陛下高傲冷情、杀伐果断,只有姜绾芸知道,这家伙极易吃醋,且黏人爱撒娇! 新书《太子家有朵霸王花》已开始连载,欢迎跳坑,么么哒~ 读者群:631834240
  • 凤临天下:王妃你往哪里逃凤临天下:王妃你往哪里逃即墨涯|古言第一次相见,她撞进他的视线;第二次相见,她撞进他的脑海;第三次相见,她撞进了他的心。。。“月儿,闯进了本王的心,你以为还出的去么?!”
  • 清昕如斯清昕如斯时昕|古言沐昕妍,将军府大夫人从门外捡来的孩子,在将军府饱受欺凌,为了在这个世界生存建立势力冷血无情但当她遇到他她的冷血无情还会在吗?
  • 穿越之绝色梦影穿越之绝色梦影love梦|古言她因为一场车祸穿越到了古代。梦羽国,一个没有历史记载的国家,她从现代王者变成了天下第一庄的大小姐...他,是万人迷恋的王爷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魔他,是拥有势力的少爷还有他他他。他们都深深的爱着她...
  • 厨娘俏王妃:王爷,求放过厨娘俏王妃:王爷,求放过转轴拨弦|古言他是容国权势滔天的麟王殿下,她却只是一介小小厨娘。他智计无双、强势霸道;她机灵乖张、乐观豁达。一次乌龙,她与他一夜缠绵。“王爷,我们真的没见过!”“可我们睡过。”“你爱的不是我!”“我明明爱了你很多次。”“流氓!”“谢谢。”“禽兽!”“客气。”“快滚!”“求之不得。”麟王殿下言听计从,抱着她滚了一整宿,把她滚得直不起腰,下不了床。男女主身心双洁
  • 倾世云华:谁暖了夏倾世云华:谁暖了夏梓临|古言本是黑道上的至尊女魔头,却因一个小小的变故,而魂穿异世,没有玄力?看我突破大无极,成为世界的主宰!上古神兽是我的契约兽,神器在手后顾无忧。看我如何颠覆众观,成为女王。还有妖孽美男在侧,谁与我斗?(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病娇大佬的萌萌妻病娇大佬的萌萌妻茕嬅|古言病娇大佬×精神障碍武力极高小萌萌 风临王在漠北捡到了一个脏兮兮的小人儿 “她的眼睛很特别,脊椎骨的弧度很好。” “他长得真好看啊。” 这是他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 后来, 在尸骸遍地中,她在马上回眸,娇弱却不可侵犯:“同归?” 他仿佛看见了神明:“同归。” 再后来, 他看着桌上多出来的一盘烤肉。 “属下失职,竟让不明物出现而没有察觉,这就去扔掉!” 他心中暗骂手下愚蠢,却傲娇又别扭,抿着嘴,用冰冷的眼光看着他。 幸好被人阻止并将那人拉了出去。 既然已经送来了,那本王就屈尊吃了吧,不然显得不礼貌。于是,他吃光了已经冷掉的所有的肉。也不知风临王什么时候这么注重礼仪了。 再再后来, 坠入山崖时,他为她放弃生机,她为他陷入险境。 “你愿意嫁给我吗?” “不是仅仅的还算合眼,而是真正是共度一生。” “此生只娶你一人,疼你爱你宠你,护你一生,让你享一生太平荣誉。” “你可愿意?” 她终于明白自己心中酸甜的快要溢出来的是什么感觉了。 “我愿意。” “我愿意享你之爱,爱你之爱,伴你一生,共赴生死,共享荣耀。” 最后, 他们成为对方生命里不可替代的光。 大佬变得越来越甜甜甜,小娇花变得越来越萌萌萌,两个人越来越相爱爱爱。 本文小甜饼,欢迎入坑哦。
  • 宫心传之梨殇宫心传之梨殇木槿思黎|古言飞花流转,瑞雪映红颜香消如烟,玉石碾化前缘缘深缘浅,似水柔情如梦如幻花非薄颜,遥望明月星天落红依旧,东风已过境迁似缘非缘,梨落静庭泪阑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