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翌日。

沈家大宅内,一位面目俊美束着玉冠,穿着黑袍的男子坐在棋盘前,执着一手好棋,执一颗黑棋子,落入棋盘,使得白棋子困在了棋局之中。

那男子用着修长的手摸着脖子上一条浅痕,“嘶!”的一声,男子的脸上笑了笑,根本看不出他心底的事儿。

男子起身,拂了拂袖子,走到了暗室之中,坐在了桌案前,抽开了桌案上的抽屉,一个锦盒,男子将锦盒打开,一枚玉坠躺在了锦盒之中,男子将玉坠拿起放在手中,抚摸着玉坠的背面,一个许字刻在了玉坠的背面,在男子看来那是多讽刺的一个字。

……

“小祖宗唉!您可千万别给我惹事唉!好好的大门不走竟然非要爬狗洞,让西楼知道了,我肯定会被西楼责骂的,说我带坏了你!”一个长相讨人喜欢,穿着广袖袍的男孩对着他对面正想不开要爬狗洞的女娃娃说着。

“哼!淳叔叔,你可真是蠢叔叔,我干这事怎会给我哥知道呢!给他知道了不就是找死吗?只有你不说我不说,我们偷偷溜出去,我先溜了!”说着那娇小的十多岁的女娃娃爬着狗洞正要露面了呢,就被人给揪了起来!

那女娃娃一转头,天呐!是她哥!沈西楼,那女娃娃一把捂住自己的脸,嘴里念叨着:“我不是朱鸾,我不是朱鸾!哥哥不要让我抄书哇!”

沈西楼转身就把沈朱鸾揪走,对着朱鸾旁边的男孩说了一句:“等会儿再找你算账!你也给我跟书房去!”

那穿着广袖袍的男孩一脸委屈,嘴里说着:“哎呦喂,我怎么这么倒霉啊!”那男孩跟着揪着沈朱鸾的沈西楼走,一路上低着头闷闷不乐的。

那沈西楼就是今早的执棋之人,亦是昨日的那人。

……

后宫,后慈殿,忻芃阁。

今日闻人霄大好,身子舒爽的很,便早早的到了厢房去找许姒。闻人霄刚一踏入厢房,便看见许姒坐在梳妆台前,无神的盯着铜镜。

“许姐姐!……许姐姐!”闻人霄叫了一遍许姒,见她没答应,便用手拍了拍许姒的肩上。

许姒惊的一下转头,看见是闻人霄便也放心了。

闻人霄看着许姒的脸上有着厚厚的黑眼圈,便问道:“怎么了,许姐姐,昨晚没睡好?”

“没事的!阿霄许姐姐只是在想,想个事儿。”许姒似乎不想多说,只是找了个理由敷衍了过去。

闻人霄见许姒不想说什么,便也不好多问,便让沉影拿着铜盆去打了盆热水来,闻人霄拿起毛巾拧了拧热水,替许姒轻轻的擦了擦脸,又将毛巾递给许姒。

许姒那种还有着热气的毛巾,整个人也神清气爽起来,对着闻人霄笑了笑,便起来了。

许姒的脸上有种柔情,一点也不像是武将之后,多的是书香气息。许姒温儒的笑了笑,对着闻人霄说:“好了,阿霄去吃早饭吧!让许姐姐梳洗一番。”

“好……那我等许姐姐一起来吃。”闻人霄轻轻扯着许姒的衣袖,好似撒娇的说。

“好,都依我们阿霄!”许姒拗不过闻人霄,便答应了闻人霄。

待闻人霄走出厢房后,许姒梳洗时在想着昨晚那人,整理时也想着,出了门也想着。

那个人到底是谁,他和许家到底有什么源原,他想要怎么样,那个男子与我是什么关系。

许姒走到了闻人霄的屋子里头,正见着沉影在布着菜,便走近了沉影身边,打开食盒,端出了早点,起身,走近了内屋,往闻人霄那儿走去了。

那时闻人霄正坐在梳妆台前,铜镜应着她的脸。

闻人霄从铜镜之中看见了许姒的身影,便起身,转过了头去,看向了许姒,嘴里说着:“许姐姐,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忧心忡忡的。”

许姒牵起闻人霄的手,柔情似水的的笑了笑,似乎不打算告诉闻人霄,便说着:“这几日,女学招了许多新生,正在安顿这批新生。”

“那好,许姐姐,我们去吃早点吧!”闻人霄见许姒不想说什么,便扯着她的手走到了内屋外,坐到了小木桌旁,那时沉影已经布好了菜,静静的等着闻人霄和许姒出来。

闻人霄便叫沉影出了门,自己端起小碗,从炖锅中舀了碗小米粥递给了许姒……

沈府,书房外。

那位被沈朱鸾叫作淳叔叔的广袖袍男孩,站在沈府的书房外,双袖往臂膀上绑着,手中顶着一盆水,口中念着家规:“不可带着朱鸾乱跑,不可带着朱鸾出府,不可让朱鸾有危险……”

那就是沈朱鸾和沈西楼的小叔叔,沈淳,小字宁德,却只是比沈朱鸾那九岁的娃娃大了五岁,然而沈西楼比沈宁德大了整整六岁,虽然沈宁德辈分大,却也逃不了沈西楼的责罚。

这沈府可真是有意思,家规也都围着这沈府家的小姑娘,沈朱鸾。

沈府书房内。

沈西楼把娇小的沈朱鸾抱在腿上,用手轻轻的排着她的背部,给了沈朱鸾一种安抚的感觉,沈西楼嘴里说着:“小朱鸾要是想出府逛逛,可以叫上哥哥一起去,千万可别再去爬那狗洞了。”

“啊!哥哥,我不能和小叔叔一起出去吗?小叔叔现在还在外面站着呢!”小朱鸾用头蹭着沈西楼的胸膛,暗示着什么。

沈西楼只是微微一笑嘴里便说着:“宁德那小子是个不靠谱的人,小朱鸾要想出府,便叫上哥哥,你是想吃蜜糖呢?还是冰糖葫芦呢?哥哥都买给我们小朱鸾。”说着沈西楼便往沈朱鸾的鼻子上勾了一下,宠溺的看着沈朱鸾。

“那……那小叔叔还在外面呢!”朱鸾弱弱的声音说着。

“他呀!今天不好好看着小朱鸾,差点让小朱鸾飞了出去,他便要罚。”沈西楼一脸正经的说着。

“朱鸾知道错了……”小朱鸾便从沈西楼的腿上起了来,自己默默的走到书房的墙角那儿去,面壁。小朱鸾的表情委屈的不行。

“唉!”沈西楼长叹一声气儿,他沈西楼可真是拿他的小朱鸾没办法,只能让沈宁德回了房,然后向着沈朱鸾说道:“去把女戒背了,我明天检查。”

之后沈西楼便挥了长袖,离开了书房。

……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同类热门
  • 盛世独宠:权妃倾天下盛世独宠:权妃倾天下青枝画眉|古言她是名门闺秀,却夹杂在两个权势滔天的男人之间,也成了红颜祸水。一朝兵变,她不仅失去心爱之人,也失去了自己。她成了他股掌间的玩物,他百般柔情相待,她视若无睹。直到她将剑亲自刺穿他的身体时,方才得知原来他待自己的情意,未曾有半分虚假……
  • 妖孽王爷溺宠倾城妃妖孽王爷溺宠倾城妃顾朝歌|古言妖孽腹黑的他,羁傲不训,权倾天下,连身为皇帝的哥哥都要让他三分。而她,21世纪穿越而来成为了将军府的嫡出小姐,却迫于无奈女扮男装示人。当他遇上她,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片段一:“你,你,你是女的!!?”某男瞪大了眼睛很不可思议。“啪!”“流氓!你个无耻的王八蛋!”片段二“六哥,你怎么能让她这么放肆呢!”“你想怎样,我的女人我来罩,有意见?”“……”某女很无良的翻了个大白眼。
  • 三世重生:幻想曲三世重生:幻想曲会飞的喵喵|古言三次的生命,三次的背叛,一次亲人,一次挚友,一次爱人。再一次重生,令她从开始的善良,变成了冷血。但她的脸上却是挂着笑,而且是无时无刻的笑。曾经的那个善良的她已然不见,她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也不敢再相信任何人……
  • 一朝为妃一朝为妃一昧相思2010|古言她自幼被母亲嫌弃,生性良薄还处处与人为敌,兖州城内人人喊打的刻薄红颜。他是第一个对她微笑的董熠表哥,却与同胞的妹妹寄柔订下婚约。她想托付终生的男人苏宁安,却只想卷了她的银子与他人私奔。她为爱所伤却越挫越勇,直至遇见改变她命运的李鈭谦。一场错认的恩情,妹妹飞上枝头成为鈭谦的宠妃,她却迫嫁年老富商填房,沦为克死文府父子的扫帚星。她是他妻子的姐姐,他是她妹妹的夫婿,彼时再见相隔银河万里。她见过他对妹妹的百般宠爱,在文府争斗中失利败北,被撵出府门。本以为就此了结残生,终抵不过命运的捉弄,以寡妇身份迎入宫内,一朝为妃立于君侧。她受尽他人嘲笑,成为偏安一方的冷宫娘娘,他却帝宠突降,将她卷入步步惊心的宫闱争斗之中!
  • 冥王追妻:娘亲快跑爹爹加油冥王追妻:娘亲快跑爹爹加油冥王宠姬陌陌|古言她是特工陌颜朵因为一次出任务的途中不幸被雷电击中重生在了异世大陆灵越国被传丑女废材恶毒女的柔弱女子陌颜朵身上,因为表妹和太子的关系丢在了黑森林;他是灵越国战无不胜的高冷王爷——冥王溟凡烙,因为一次追杀中被下了强烈的媚药,强忍逃命路过黑森林见到了残败不堪的陌颜朵,诱惑之下终于忍不住。四年之后,她不再是她,她有疼爱她的爹爹和一双可爱的子女。“娘亲抱抱!”等等!!怎么回事?!“娘亲快跑啊!爹爹来追你了!”
  • 棠笑风生棠笑风生渺渺云栈|古言她是百姓嘴中口口相传的好官,是叛臣奸佞心中闻风丧胆的存在。 她以女子之身踏入朝堂,踏入那不见硝烟的战场。 一手搅动波云诡谲,一手揽起清正之光。 这一路她披荆斩棘,无所畏惧。 直面黑暗,秉心火之明;迎接汹潮,用大义抵挡。 这一程路遥马亡,而他牵起她的手,轻说: “阿棠,我一直在你身旁。”
  • 凡尘往事过眼云烟凡尘往事过眼云烟执笔看浮尘|古言你爱我吗?爱。那为何这般伤我?我想要这天下,就没得选择。好,我助你得这天下。事后给我一纸休书可好。好。浮尘往事,过眼云烟,到头来,注定是空又何必执念呢。
  • 清溪以南傍乔木清溪以南傍乔木逸晞|古言凌南木原本安逸的生活被选秀,被权势争夺搅的乱七八糟,直到她遇到清溪。 清溪原本孤儿一个,在寺院长大之后四处游学,直到遇见她,让他第一次有了想要安定的心。 两人本以为寻找到真正的爱情,却被其中层层叠叠,错综复杂的事件一次又一次的考验,分离,重逢再到分离,他们能否找到最初的彼此? 两个人,如何才能克服其中重重阻碍,走到一起呢? “你可以提任何要求,只要我能办到!只要你开心!” “那……你放过我吧……” “……只这一点,我不接受。” …… …… “你说,权势真的那么重要吗?” “木儿,我们逃走,去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
  • 风烟破风烟破凌清玄|古言自幼武艺高群,后又掌握无人能破的幻术,却似命运拐角,遇见了你,兜兜转转,今生一世看几世轮回,为心头挚爱,破糜烟探天鉴,却不曾想过几世的情已褪去,负着一个情去追寻
  • 越世倾城越世倾城紫砂湖雨炫|古言现代杀手穿越古代,遇上冷漠王爷又会产生什么故事呢?本书为你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