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凌霄谣

第6章

翌日。

沈家大宅内,一位面目俊美束着玉冠,穿着黑袍的男子坐在棋盘前,执着一手好棋,执一颗黑棋子,落入棋盘,使得白棋子困在了棋局之中。

那男子用着修长的手摸着脖子上一条浅痕,“嘶!”的一声,男子的脸上笑了笑,根本看不出他心底的事儿。

男子起身,拂了拂袖子,走到了暗室之中,坐在了桌案前,抽开了桌案上的抽屉,一个锦盒,男子将锦盒打开,一枚玉坠躺在了锦盒之中,男子将玉坠拿起放在手中,抚摸着玉坠的背面,一个许字刻在了玉坠的背面,在男子看来那是多讽刺的一个字。

……

“小祖宗唉!您可千万别给我惹事唉!好好的大门不走竟然非要爬狗洞,让西楼知道了,我肯定会被西楼责骂的,说我带坏了你!”一个长相讨人喜欢,穿着广袖袍的男孩对着他对面正想不开要爬狗洞的女娃娃说着。

“哼!淳叔叔,你可真是蠢叔叔,我干这事怎会给我哥知道呢!给他知道了不就是找死吗?只有你不说我不说,我们偷偷溜出去,我先溜了!”说着那娇小的十多岁的女娃娃爬着狗洞正要露面了呢,就被人给揪了起来!

那女娃娃一转头,天呐!是她哥!沈西楼,那女娃娃一把捂住自己的脸,嘴里念叨着:“我不是朱鸾,我不是朱鸾!哥哥不要让我抄书哇!”

沈西楼转身就把沈朱鸾揪走,对着朱鸾旁边的男孩说了一句:“等会儿再找你算账!你也给我跟书房去!”

那穿着广袖袍的男孩一脸委屈,嘴里说着:“哎呦喂,我怎么这么倒霉啊!”那男孩跟着揪着沈朱鸾的沈西楼走,一路上低着头闷闷不乐的。

那沈西楼就是今早的执棋之人,亦是昨日的那人。

……

后宫,后慈殿,忻芃阁。

今日闻人霄大好,身子舒爽的很,便早早的到了厢房去找许姒。闻人霄刚一踏入厢房,便看见许姒坐在梳妆台前,无神的盯着铜镜。

“许姐姐!……许姐姐!”闻人霄叫了一遍许姒,见她没答应,便用手拍了拍许姒的肩上。

许姒惊的一下转头,看见是闻人霄便也放心了。

闻人霄看着许姒的脸上有着厚厚的黑眼圈,便问道:“怎么了,许姐姐,昨晚没睡好?”

“没事的!阿霄许姐姐只是在想,想个事儿。”许姒似乎不想多说,只是找了个理由敷衍了过去。

闻人霄见许姒不想说什么,便也不好多问,便让沉影拿着铜盆去打了盆热水来,闻人霄拿起毛巾拧了拧热水,替许姒轻轻的擦了擦脸,又将毛巾递给许姒。

许姒那种还有着热气的毛巾,整个人也神清气爽起来,对着闻人霄笑了笑,便起来了。

许姒的脸上有种柔情,一点也不像是武将之后,多的是书香气息。许姒温儒的笑了笑,对着闻人霄说:“好了,阿霄去吃早饭吧!让许姐姐梳洗一番。”

“好……那我等许姐姐一起来吃。”闻人霄轻轻扯着许姒的衣袖,好似撒娇的说。

“好,都依我们阿霄!”许姒拗不过闻人霄,便答应了闻人霄。

待闻人霄走出厢房后,许姒梳洗时在想着昨晚那人,整理时也想着,出了门也想着。

那个人到底是谁,他和许家到底有什么源原,他想要怎么样,那个男子与我是什么关系。

许姒走到了闻人霄的屋子里头,正见着沉影在布着菜,便走近了沉影身边,打开食盒,端出了早点,起身,走近了内屋,往闻人霄那儿走去了。

那时闻人霄正坐在梳妆台前,铜镜应着她的脸。

闻人霄从铜镜之中看见了许姒的身影,便起身,转过了头去,看向了许姒,嘴里说着:“许姐姐,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忧心忡忡的。”

许姒牵起闻人霄的手,柔情似水的的笑了笑,似乎不打算告诉闻人霄,便说着:“这几日,女学招了许多新生,正在安顿这批新生。”

“那好,许姐姐,我们去吃早点吧!”闻人霄见许姒不想说什么,便扯着她的手走到了内屋外,坐到了小木桌旁,那时沉影已经布好了菜,静静的等着闻人霄和许姒出来。

闻人霄便叫沉影出了门,自己端起小碗,从炖锅中舀了碗小米粥递给了许姒……

沈府,书房外。

那位被沈朱鸾叫作淳叔叔的广袖袍男孩,站在沈府的书房外,双袖往臂膀上绑着,手中顶着一盆水,口中念着家规:“不可带着朱鸾乱跑,不可带着朱鸾出府,不可让朱鸾有危险……”

那就是沈朱鸾和沈西楼的小叔叔,沈淳,小字宁德,却只是比沈朱鸾那九岁的娃娃大了五岁,然而沈西楼比沈宁德大了整整六岁,虽然沈宁德辈分大,却也逃不了沈西楼的责罚。

这沈府可真是有意思,家规也都围着这沈府家的小姑娘,沈朱鸾。

沈府书房内。

沈西楼把娇小的沈朱鸾抱在腿上,用手轻轻的排着她的背部,给了沈朱鸾一种安抚的感觉,沈西楼嘴里说着:“小朱鸾要是想出府逛逛,可以叫上哥哥一起去,千万可别再去爬那狗洞了。”

“啊!哥哥,我不能和小叔叔一起出去吗?小叔叔现在还在外面站着呢!”小朱鸾用头蹭着沈西楼的胸膛,暗示着什么。

沈西楼只是微微一笑嘴里便说着:“宁德那小子是个不靠谱的人,小朱鸾要想出府,便叫上哥哥,你是想吃蜜糖呢?还是冰糖葫芦呢?哥哥都买给我们小朱鸾。”说着沈西楼便往沈朱鸾的鼻子上勾了一下,宠溺的看着沈朱鸾。

“那……那小叔叔还在外面呢!”朱鸾弱弱的声音说着。

“他呀!今天不好好看着小朱鸾,差点让小朱鸾飞了出去,他便要罚。”沈西楼一脸正经的说着。

“朱鸾知道错了……”小朱鸾便从沈西楼的腿上起了来,自己默默的走到书房的墙角那儿去,面壁。小朱鸾的表情委屈的不行。

“唉!”沈西楼长叹一声气儿,他沈西楼可真是拿他的小朱鸾没办法,只能让沈宁德回了房,然后向着沈朱鸾说道:“去把女戒背了,我明天检查。”

之后沈西楼便挥了长袖,离开了书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