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繁华落幕,染上的是无尽的灰沉,朱门记载着这天朝的荣光,无数人的怨恨却被这朱色给盖了过去,风平浪静。

深宫之中最为繁华的宫殿,那处是万千女子所向往的地方!中宫!

皎翎殿。

一个柔软的身影在轻曼的窗纱之内,梳着华贵的发髻,别了几只簪子在了头上,慵懒的躺在贵妃榻之上,拉近,一张妩媚多姿的面孔展现在眼前,那女子穿着一身正红的轻衫,眼神傲慢的看着一切。

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小女使的身影从殿外跑了进来,那女使的身型看似眼熟。

“湛泸拜见绫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湛泸下跪,对贵妃榻上的女子行了礼。

榻上女子没有出声,湛泸依旧跪着。

“身板挺直,双膝向内,礼不得体。”榻上的女子显然有些微怒。

“是,奴婢知错。”湛泸被吓得哆嗦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人人都知道,这当今绫后娘娘是先皇后宫中的掌灯出身,最为看重的就是礼仪,认为对她不敬之人是看不上她的出身,这也是她被戳的最多的脊梁骨。

“今日找我,后慈殿出事了?”皇后无常的问着底下的湛泸,眼神一刻也未离开过湛泸。

“娘娘,今日英德公府家女公子来了后慈殿。”湛泸低着头,对着榻上的皇后说。

“哦?瑛言来了,来找闻人家的那个孤女?”绫后漠然的说着,手中拿着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

“是,娘娘。”湛泸小心翼翼的应了句。

“好,知道了,退下吧!”绫后起身,站了起来,转过身去,背对着湛泸的说着。

湛泸缓缓的退了下去。

绫后闭上了双眼,脑海中浮现了几年前的情景,那时她还不是皇帝身边的女人,只是一个小小的掌灯,每天憧憬着明天,却让她遇见了那个把她推进深渊的男人!让她每天的日子过得黯淡。

绫后在脑海中一直都听得见一个男子的声音。

“南绫,想知道安河南氏当年被没门的因果吗?”

“按我说的做!”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那个男子的声音还在回荡在绫后的脑海中……

绫后回来回神,却本是飞扬的一个人,却又叹了口气,低声,整个人都变得颓废起来。

“呵!原来仇恨真的会蒙蔽住自己的双眼,我已经报复了闻人一族,为何又要置她于死地呢!放过她,算是应了闻人煣那段日子的照拂。”绫后苦笑的说着,世人皆知她安绫乃祸国殃民的妖孽,惑乱宫廷,却不知安河南氏有女,温儒和善,她没错,她是被逼的!

……

后慈殿。

许姒拜访过了太后,便到了忻芃阁,进了闻人霄的屋内。

许姒一进门,便看见闻人霄在走动。许姒站在门边,闻人霄站在小桌边,两人相视一笑,谁也不说话,也不破坏着氛围。

许姒往闻人霄那儿走去,许姒牵起了闻人霄的手,眉眼柔情的对着闻人霄说:“阿霄,许姐姐我,定会让你过得坦荡,再等等,再等等……有把握的时候再开始!”

闻人霄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她,眼中却没有什么色彩,黯然失色。

“听我的,现在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为重要!我会尽力保你安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许姒再次拿出了恳切的语气,和闻人霄说,脸上露出了很具有说服力的笑容,之中夹杂着安稳。

……

许姒唤了沉影过来,让沉影好生照料闻人霄,自己边匆匆的往后慈殿外走去,路过了最争奇斗艳的后花园,绕了条小路,便到了皎翎殿门前,没错,就是绫后的皎翎殿。

许姒从内衫袖中拿出了一枚玉佩,便交给了殿外的女使,那女使会意,便把玉佩递还给了许姒,便走在许姒前头,为许姒引路,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厅堂,那女使使唤了个小黄门,去请了娘娘出来。

厅内,那女使递了盏茶水给了许姒,便退下了。

过来半盏茶的时间,绫后便被贴身女使阿芽扶着来到了厅内。

“真不知道今天吹的是什么风,把许家的女公子吹来了我皎翎殿!”绫后用着打趣而熟络的语气和许姒说。

“臣女许氏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许姒双手对齐,微微鞠躬,对着绫后行了个礼。

这功勋之后定是与那些浆洗的女使不同,况且这许家女公子也是曾受过金册受封的御典官位。行半礼也是合适。

“好了,瑛言过来尝尝御膳房今日做的银耳羹,爽口的很。”绫后温柔的对着许姒说着,便拉着许姒的手,坐在了小木桌旁。

女使阿芽从另一个女使手中的食盒拎了过来,端了一盅银耳羹出来,再拿出了一对玉碗和一对勺儿,阿芽舀了出银耳羹,端给了绫后和许家女公子。

“娘娘,今日……”许姒说着,却被绫后打断了。“好了,先尝尝银耳羹,你今日来为了何事,我心里清楚。”绫后端起一碗银耳羹,拿起了勺儿舀了一勺,往许姒嘴边喂去,许姒喝了那勺甜汤,之后绫后放下碗勺,便拿起了丝帕,为许姒擦了擦嘴便起身了。

“瑛言,我没想到,你竟连我也不相信,我怎会去诓害一个小丫头片子,你竟连我也不放心。”绫后背对着许姒,蹙紧了没头,叹这气儿的说着。好似一个娇艳的妇人在与丈夫置气似的。

“娘娘……”许姒想说什么,却又被绫后打断了,绫后说:“瑛言,在私底下,还是唤我绫儿姐姐吧!毕竟唤了进十多年了,一下子也不习惯了。”

“绫儿姐姐,你想错了,瑛言还是信你的。”许姒听着绫后无孔不入的话,也想起了往日的情分,也不好多说了什么,便也住了嘴,见好就收了,端起了银耳羹,舀着汤勺儿,却也始终喝不下去。

……

各怀心思,始终难以释然。

……

后慈殿,忻芃阁。

也是到了日落,闻人霄的身子也算爽利了些,就是有点鼻塞,使得一个下午都重重的鼻音,也惹得沉影和那一帮丫头们笑了一个下午。

许姒回到了忻芃阁,看望了闻人霄就回了厢房,梳洗一番,刚刚把油灯给灭了,就听到了窗边有点动静,便惊的防备了起来,慢步走到了榻的边上,拿出了枕头下的一把小匕首,一双如修长而白皙的玉手紧张的握着那匕首。突然!房门也有了小动静,许姒立马转变了方向,正对着房门,但突然窗户被打开了,一个身影闯了进来!

许姒又惊的转头手中的匕首落了地,却被那闯进来的男子扼住了脖子,许姒也不慌张,没有大喊大叫,只是想获取更多的氧气,拼命的互相着。

突然一阵低声的男声传入了许姒的耳边。

“不愧是英德公府的后人,镇定自如啊呵!”从许姒后背男子传来的声音。

“你是谁!”许姒问男子,那男子定不简单,定是有备而来。“你知道吗?许致远欠得我好多东西,如今也只能找他的掌上明珠来还了!呵!”男子边说边手摸着许姒脖子上挂的玉坠,那枚刻着许字的玉坠。

男子不屑的笑了笑,他放开了许姒,转头背对着许姒,“你很好奇我来到目的……”

还没等男子把话说完,许姒立马捡起了地上的小匕首,拔出了鞘,往男子脖子方向刺去,但只是微微划了道口子,许姒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男子摸着自己的伤口,只是笑了笑。一直说着:“不愧是许致远的女儿!”

……

许姒靠着墙,拿着匕首做出自卫的架势,愣愣的看着男子。

那男子一步一步的靠近许姒,几乎脸要贴着许姒一般,喘着气的说着:“下次可别把匕首刺歪了,因为我不会给你机会了!”

男子话音刚落,就转身越过窗户,走了。

许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怎么难看也只有自己能看……

许姒惊魂未定,一夜无眠。

闻人霄倒是睡得安稳自在。

……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同类热门
  • 我不是太子啊我不是太子啊椰汁菠萝|古言林晓珞穿越成了太子,要哭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太子啊!她竟然变成了男人?! 她一个如花大姑娘,成了帅气的皇位继承人,这可让她如何是好啊? 那就只能……每天欣赏自己的颜值,每天享受自己的地位啊!! 可是后来有一天她发现,原来……她不是太子啊!
  • 这个杀手不正经这个杀手不正经冰糖|古言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有着妇产科硕士学位和杀手双重身份的范添添在一次事故中穿越到乾朝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身上,范添添偶然间捡到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年,后来发现他竟然是被乾皇谋朝篡位杀了双亲的前大雍朝太子赵骁。两个孤苦无依的少年,从此在乱世中求生存。几年的时间,范添添凭借自己的智慧和见识,不仅为赵骁挣下巨额的财富、更为赵骁训练出一支被人闻之色变的“影子”暗卫队和一个叫做“十三香”的遍布全国的情报网络。朝代更迭,各地政权佣兵自重,范添添同赵骁带领手下占领汉中,揭竿起义,打出复国的大旗。五年时间,数十场征战,赵骁从一个舞勺之年的少年成长为一个霸道的王者,而范添添却始终是他心中最在意也是最重要的人。
  • 古风小榭古风小榭Evil宸|古言古风文笔,灵感汇聚,红尘往事,眉眼传情。现代小言,泉涌灵犀,世间百态,语落无声。
  • 批马甲打小怪神马都是浮云批马甲打小怪神马都是浮云葱娘马甲|古言咩哈哈~
  • 废材逆天:第一狂妃戏邪王废材逆天:第一狂妃戏邪王书1妍|古言她,21世纪的金牌特工,同时有着活死人肉白骨的医术。不料,遭奸人所害,一朝穿越,成为洛府人人唾弃的洛七小姐。废材,她若是废材,那他人不就是蠢材?你家有王器?对不起,她家神器一大堆。什么,你家有三品丹药,抱歉她家五品丹药堆成山。你家有灵宠,她家有神兽。笑话,说她花痴,天下第一美男跟在后,连节操都不要了。她狂,她傲,她破坏,他就跟在她身后擦屁股。她戏他,他腹黑,看狂傲与腹黑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更新慢,见谅]
  • 影卫血狼影卫血狼睡不醒的心情|古言这个世界最不值钱的就是命,最廉价的就是爱,多少人打着爱的旗号去伤害别人。我内心疯狂的想要全世界都毁灭,直到遇见你......你是我的救赎,我黑暗世界里的光明,我愿用我所有换你一生顺遂。
  • 悠悠竹林香悠悠竹林香竹楼阁主|古言悠然一朝穿越、变成有疼爱自己的父母和兄姐的大美妞儿、还有灵泉空间、修仙法宝、奈何家境贫寒、无妨、家里的钱我来赚、家里的饭我来做、家里的困难我来解决!为什么追我的都是魅惑众生的男妖精?还要和我双修……
  • 妃倾天下之红颜祸水妃倾天下之红颜祸水米粒亚曦|古言如果我有选择,我定不会生在帝王家;如果我有选择,我定不会介入蒙古;如果我有选择,我定不会成为梅宫之主。我的一生,本来就该平静。可是生在帝王家,又怎会有世外桃源般的平静呢?对不起,我的一生对不起太多人。花落之前,希望你能陪我去看一看,陪我去回忆此生的日子,不是美好,是苦涩。
  • 穿越奇情:落魄皇子高能妃穿越奇情:落魄皇子高能妃伊闹闹o|古言“不!不!不!我不要穿越!我马上就要嫁给高富帅了,老天爷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一朝穿越,即将嫁与良人的地质学女教授成了有名绣娘的女儿,却在战场上遇见了遭亲兄弟暗害的落魄皇子。她身怀绝世武功,她有着现代人的高能大脑,她怀着赤诚钟情之心,却被迫卷入各国纷争。他武艺超群,他智谋卓略,他心怀大义,却偏生不得父皇喜爱。他的家国一日日变小,她便找来千万黄金以充兵力;他只身涉险独闯修罗,她便出手相助与他并肩。“兄弟?那是何物!规矩?莫要与我论规矩!你暮云朝,此生若是胆敢再有半点挣脱我的念头,纵是黄泉碧落,我也绝不会放过你!我南宫未昌,定护你一生,守你一世。”当她来到异世,身处战场。一个眼神,便是万年。
  • 天降神祇:财神大人万万岁天降神祇:财神大人万万岁羲姀|古言天地应财运而生的顾岚,上辈子归位渡劫之时,挂了。 重生一世,顾岚成了个声名狼藉,任人欺负的瞎子。 堂堂财神爷怎么受得了这么个窝囊气!? 财神最需要的是啥?名气啊,信徒啊! 看我如何将一手烂牌,打的大放异彩! 闲来无事的顾岚,随手雕了几个小人儿,放言:数量有限,重金拍卖,黄金万两起步。 “呵呵,又是什么哗众取宠的手段!老子不买,不信!” 一个月后: 财神大大,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