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凌霄谣

第4章

午后。

和风微醺,爽朗的风拂着大地。

终是王大娘子赢了茶令,那敏安郡主的凤尾簪落入的王大娘子手中。

一簪换一簪她倒也不亏。

这一个午后三人其乐融融,也个自打着个自的心思眼儿。

太后也是开心,带着一群女使们回了正殿。

王大娘子则是乘着轿子回了安乐街的永宁侯府。

闻人霄却在那梅林坐了两个时辰,至天暗时,才一人绕回了忻芃阁。

待闻人霄到忻芃阁门口是就看见沉影在屋门前张望着,沉影看到闻人霄的身影。

便立刻跑到了闻人霄的身旁,嘴里说着:“姑娘也真是的,与太后娘娘王大娘子赏梅后,也不派人回个话,让奴担忧了呢!也不敢去禀告太后怕扰了太后,姑娘可别这样了!”

沉影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手抹了抹眼睛,不知为何着泪水来的太急,想控制也控制不住。

闻人霄看着沉影在自己面前哇哇大哭起来,自己也是吓到了,立马用手抹掉了沉影眼旁的泪水,把她一把拥住:“沉影,好了不哭了,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沉影才弱了哭腔,一把把闻人霄拉进了屋内,替闻人霄梳洗后,入了床才退了出去。

日升,新的一天绽放着新的朝气。

沉影匆匆的跑进屋内,把闻人霄唤醒。

“姑娘,快醒醒,今日许家女公子要来咱们这忻芃阁,快醒醒啊!姑娘!”沉影咱在床榻前,对着沉睡的闻人霄唤着。

闻人霄迷迷糊糊的听见沉影唤她,便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啊!”

“姑娘,寅时了!快起来,不然就来不及了!”沉影着着急急的说着。

“寅时!不行我得在睡会儿!”闻人霄死死的守着她的床榻,死也不离开。

沉影硬生生的把正在床榻上睡得正香的闻人霄扯了起来,替她洁面梳洗,挽了个发髻,套了件衣裳,再穿了件褙子,就侯着了。

闻人霄一直晕晕乎乎的,没什么精神似的,眼都要睁不开了,也没怎么在意穿的什么,挽的什么的,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在床上重重的睡去。

直直等到了辰时,闻人霄整个人很是乏力,重重的倒了下去。

令整个后慈殿都躁乱了起来,待闻人霄张开眼时,床上坐着一个束着玉冠的女子,那女子神情温雅如水一般的柔情,举止文雅。

“许姐姐,你来了!”闻人霄扯着嗓子对面前那女子说着,闻人霄脸上露出了依赖的表情。

许姒便握住了闻人霄的手,手心的温度在传递着,许姒笑了笑,便道:“在这宫中定要照料好自己的身体,怎能一下的就病倒了?”

“许姐姐,无事,定是昨日受了风寒,才使得今个儿如此不爽利。”闻人霄卧在了床上,双眼直直盯着许姒的说着。

这时沉影端着汤药走了进来,行了行礼,便走到了床榻前。许姒起身,端起了汤药,沉影便退到了一旁。许姒端着汤药用汤勺舀了一勺在嘴前吹了吹,便递到了闻人霄的嘴边说:“乖,阿霄快把药喝了。”

闻人霄摇了摇头说道:“许姐姐,你是知道的阿霄最厌烦喝这难以下咽的药了。”

许姒听到这儿,便有几分无奈,从衣袖内衬中拿出了一个纸包着的东西,便把它给拆开说道:“知道阿霄爱吃蜜嘴坊里的橘子软糖了,今天徐姐姐路过淮沿街就帮阿霄买了一包,阿霄快把药喝了,这软糖就是你的了。”

许姒拿起一个软糖放在了闻人霄的手上,再拿起汤勺舀给了她。

……

“好了,阿霄你刚服完要就休息会儿,我先去拜访太后娘娘去了。”许姒把空碗递给了沉影,便起身,拂了拂袖子,便离去了。

许姒走后,沉影便靠近了床榻,蹲了下来说:“姑娘,那许家女公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那女公子待姑娘你极好!”

“她呀!也许是这个世上我最懂我心的人吧!好了沉影,吃糖吧!”闻人霄说着,眼神里充满了回忆和对许姒的依偎。

回忆。

“及长,深沉有雅量,尤明礼仪。”教养嬷嬷尖锐的声入了两个少女的耳中。

那时闻人霄也只是龆龀年岁,在另一旁端坐的一个少女比闻人霄年长五岁,那时许姒正值金钗之年。

闻人霄从小就淘气,整天就知道惹事,把一向疼爱她的父亲给惹急了,就把她送到中宫,由闻人皇后教养,那时在皇后身边一同教养的也就是少年许姒。

闻人霄在闻人皇后身边呆了一年之久,归去时是个窈窕幼女,原来时那顽皮劲儿也只有许姒和教养嬷嬷知道了。

“坐有坐相,站有站相,霄姑娘自觉点把手伸出来。”教养嬷嬷的声音让闻人霄颤抖了,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闻人霄也只能把有伸出来,教养嬷嬷拿着戒尺朝闻人霄手心挥去,“啪!”的一声,整个厅堂都安静的说不出话,闻人霄也只能强忍着疼,咬着嘴唇。

在一旁的许姒站在了旁边,差点要走了上去,也只能忍着,看着闻人霄受罚,眼中无光亮,黯黯的看着教养嬷嬷。

回到了厢房,闻人霄坐在小圆桌前吃着糕点,就看见许姒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闻人霄这时竟然打趣起来的说:“许姐姐也不怕教养嬷嬷把姐姐逮着,那嬷嬷的戒尺十分的疼呢!”

“阿霄你竟然还有空打趣我,把手伸出来,让姐姐看看。”许姒进来在闻人霄面前说。

闻人霄把手伸了出来,许姒抚摸着闻人霄的双手,一条红印还在手心之中,许姒来回的抚摸着,用嘴吹着气,呼向那被戒尺打到红印的手,嘴里说着:“还疼吗?”

闻人霄眼神慌张起来,左看看右看看,随口说了一句“嬷嬷打的一点都不疼,只是看着红了点。”便把手给伸了回去。

“你啊!这个骗人精,怎能不疼呢?”许姒心疼的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纸包一边打开,嘴里说着:“这是橘子软糖,阿霄尝一尝!”

许姒的嘴角洋溢着带着女性角色的微笑,温润如玉般的笑容,使闻人霄一辈子也不能忘怀。

……

闻人霄拿着软糖,放到嘴里,含着糖释放出的滋味,甜滋滋的,很让想逃脱的感觉,这软糖实在是很甜……

闻人霄吃着吃着竟然把眼泪吃了出来,也想把之前如蜜的记忆都嚼碎了,闻人霄把眼泪一抹,把其余的软糖给了沉影便又倒了下去。

梦中,她记起来了之前那些消闲愉快的生活,她想起了父亲的尊严,姑母的体面温情……

她愿,不再醒来!

但梦终究是梦,会到她醒来的那一刻的。

“我真的想回到四年前!稚气的孩童,无需去顾虑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