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9章 发什么神经?

蓝晏之舍命陪兄弟,两人一起喝了十多瓶酒。

结果,他醉得一蹋糊涂,连妈都不认识了。

比他喝得还多的那个人,却还保持着清醒,蓝晏之趴在沙发上,醉眼朦胧的看着他离开。

想问他去哪里,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慕司寒叫了卫临过来,卫临扶着他上车。

慕司寒喝多了不会发酒疯,相反,他相当安静,不似平时的张狂傲然,喝醉了的他,卸去那层酷冷,反倒像个缺爱的孩子。

“慕少,回庄园吧?”

慕司寒靠在椅背上,眼敛微阖,五官沉静,不知是醉了还是清醒着,卫临等了许久,才听到他报了一个医院的名字。

到了医院,慕司寒没有让卫临扶,他迈着修长双腿,身躯有点踉跄的朝住院部走去。

到了小鬼所在的病房门口,他没有进去,站在玻璃窗前,朝里面看了看。

里面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只有小鬼和一个年纪较大的女人。

慕司寒重新回到了车里。

他点了根雪茄,抽了几口,让卫临开车到华东园小区。

走到六楼,站到他来过一次的公寓门口。

……

南栀发烧了,吃了药,头还是疼得不行。

怕传染给小楷,她晚上在公寓这边休息。

好不容易睡着,突然砰砰砰的敲门声传来。

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以为是隔壁家,仔细一听,是她住的公寓。

她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凌晨了。

谁这么晚了来敲她的门?

傅少修吗?

他查到她住的地方吗?还是他发现了什么?

南栀蹙了蹙眉,她从床下拿出一根木棍,拖着沉重的身子走到门口。

透过猫眼,朝门外看了一眼。

走廊里黑漆漆的,感应灯暗了下去,她什么都看不到。

但她能感觉到,外面站了个人。

气场相当强大的人。

那股熟悉的感觉,南栀似乎并不陌生。

是那个暴脾气的自大狂!

这么晚了,他来她公寓做什么?

就在南栀疑惑不已时,微信视频声突然响了起来。

南栀急急忙忙挂断视频,将手机调了静音,扔到鞋柜上。

没几秒,砰砰砰的敲门声又响起。

南栀看到对面的邻居打开了门,不满的大声嚷嚷,“有没有公德心,大半夜吵死个人啊!”

南栀想到那个男人的坏脾气,生怕他过去将邻居揍一顿,但她又不想跟他开门。

她头昏脑胀的,实在没精力应付他。

在她心中,他比十个傅少修还要难搞定。

“嚷什么嚷,不想死就滚回去睡!”邻居不满的骂骂咧咧,被男人一吼,顿时焉儿吧唧的关上了门。

南栀就没见过明明做错了事,却比谁都要理直气壮的人。

砰砰砰,又是几声踹门声。

“女人,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不然我踹开了。”

南栀隔着猫眼,见男人漆黑的眼睛里泛着红血丝,身上带着暗黑的戾气,她吓得双腿有些发软。

女人的第六感,让她觉得他现在很危险。

“我数到三。一,二——”

南栀冷着脸,一把将门推开,“慕少,你又在发什么疯?”

话音刚落,她就被男人直接推进了屋里。

……………………

同类热门
  • 相遇香格里拉相遇香格里拉文水草|现言初见时,韩笑21岁,在校大二学生,孙然24岁,已经工作一年,某国营企业小文员。香格里拉相遇,上演啼笑皆非的爆笑故事。一个月的打工旅行结束后,二人从此天各一方。但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四年后,韩笑厌倦了原来的工作,面试北京“不期而遇”旅行杂志的外拍摄影师,随着“咔嚓”的快门声,四年前的那一幕又重新上演。本以为从此再无纠葛的两个人,不想却又相遇,只是韩笑一开始并没有认出孙然。此时的孙然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有些落拓,有些不羁的懵懂少年了,现在的孙然多了些成熟男人的睿智冷静。现在,孙然是夏华企业销售部的经理。
  • 祝你幸福:乞爱祝你幸福:乞爱明思.CS|现言她是从小就被遗弃的孩子,她渴望能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平平淡淡的生活着。慕亚熙:我世界只有你一人的存在,可你的世界为什么不能我一人的存在?良承磊:我没有想到你的选择是他?任欢亭: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凉陌汝伤凉陌汝伤南月小生|现言颜朗:“从小你便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无论经过多少时光的离别它依旧牢牢的固再原地,我以为终于等到那一场盛世繁华,却不过是繁华过后最没落的离别。”凉陌:”你我这一生最美的梦啊,多少个分崩离析的泪水四溢的日子里我都在告诉自己”我还没有告诉你“你是我的生命。”
  • 纯情天后:医手总裁很放肆纯情天后:医手总裁很放肆小胖妞|现言她被迫掉入外科医生的爱情陷阱,从此,她原本很平淡的歌唱事业火速发展,她一跃成为娱乐圈的顶级纯情天后,某次,她发现某男是一个富可敌国的霸道总裁,并不是什么小医生,她去找某男理论,男人却说:“夫人,为夫演的戏如何?”“演你个大头鬼,你欺骗我,我们分手吧。”她欲要摔门而出,男人顿时跪了,“夫人,不要啊,我离开你一天都活不下去。”某男化身为医生总裁,成为了她的狗皮膏药,怎么都撵不走。
  •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喜你为疾:药石无医沫轩r|现言“你回来了。”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恩。”冰冷的声音响起,林轩径直走进了房间。…………………………………………“爱上我便是毁灭。”……………………………………………“我已经爱上你了,毁灭又如何?”萧然吼道。……………………………………………“然然,你是我的,说爱我。”男人一边占有着身下的女人一边说着。“心早就死了,死了的心又怎会爱别人呢?”
  • 假戏真做,呆萌甜妻不简单假戏真做,呆萌甜妻不简单叶小萄|现言遭遇男友和闺蜜背叛,醉酒后,她胆大包天地扑倒了冷酷总裁言昊天,酒醒后,却误把言总当成登徒子送进了警局。言昊天鹰眸紧紧盯着她,高大的身子缓缓走向她,站在她的面前,借助身高的优势,如同帝王一般俯视着她:“苏小姐,你口口声声说是我侵犯了你。那想必我们需要好好地验一下我身上的伤。你看如何?”为了保住工作,一纸十月契约,将苏小昕和言昊天捆绑在一起。可说好的私生活互不干涉,且双方不得有任何肌肤接触呢。当她被言昊天抵在墙上时,才发现自己早就掉进了这腹黑大尾巴狼的陷阱。可那又怎么样呢,以爱为名的陷阱,她跳的心甘情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王俊凯之梦回巴黎王俊凯之梦回巴黎秋音凉|现言他是我夜空中最亮的星♀她是我枫林中最红的叶♂他值得我痴心一生♀她值得我呵护一世♂我们一起♀梦回巴黎♂
  • 婚途末路:总裁老公太危险婚途末路:总裁老公太危险南知其|现言那年春寒,她被陌生男人蒙住眼睛,绑在阴冷地下室。数月后,丈夫找到她,看着她隆起的肚子,厌恶地问:“那个男人是谁?”容城第一家族蔺家大少蔺瑾谦坐拥亿万资产,却吃斋念佛,无人知道他隐婚多年,都说蔺先生心里住着一个女人,岁月深埋,无可取代。穆黎不禁冷笑,时隔五年,她依然忘不了分娩那天,蔺先生抱了一个女婴对她说:“是个死婴,正好,也省了我亲手掐死这个孽种。”为了完成母亲遗愿,她不得不重回婚姻的坟墓,却发现他身边多了一个可爱粉嫩的女孩儿。那小姑娘一见到她便伸手要抱抱,“妈妈,你来看我了?”蔺瑾谦却说:“她不是你妈妈,你会有新的妈妈。”一场绑架揭开了真相,过往千疮百孔,不忍直视……
  • 狼性老公:老婆,我错了狼性老公:老婆,我错了森系女孩|现言她,S城玩世不恭的季家大小姐他,S城风流成性的颜家大少当腹黑遇上腹黑,风流遇上风流,他们之间会差出怎样的火花呢?
  • 情迷巴黎夜情迷巴黎夜伯侨凌|现言傲娇美女留学生遇上霸道公子富二代,明明一朵白莲花却被三番五次地误会成“悦”人无数的按摩小姐?!你如果缺钱,那我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