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重生苏铭

第30章 披着佛皮的张大爷

“大民,这都中午了你两人去哪?”苏奶奶一看儿子阴沉着脸急匆匆往外走,儿媳妇也紧追这脸色不好往外追的样子,就觉得不好,一把赶紧拉儿子问道。

“娘,我,娘你放开,我没事!”苏大民阴沉着脸,张张嘴,从嗓子里生硬的挤出字来。

“娘,俺两人没事,帮我看一会铭铭,稍等会俺两人就回来了。”杨芳赶紧把闺女交给婆婆,看婆婆手上一松,拉上丈夫就走。

苏大民不用媳妇拉动,母亲手一松就疾步向前,拽着后面紧跟的媳妇,两人一眼不发,苏大民恨的眼睛都红了,杨芳也难过到极致,忍不住的一直掉眼泪,一掉就赶紧偷偷擦掉,硬生生的哭红了双眼。

“嘭—”

苏大民一脚踹开了许家的大门,许圆的父母听到动静,干净走到了院子,许圆爹火大的看着窗进家门来着不善的量两人上去就要去拽苏大民,却见苏大民在一脚就踹倒了许圆爹,挥着两只拳头不停的砸在许圆爹的身上,要不是这狗日的闺女,他家闺女根本不会遇到这种烂事。

越想越气,手越发狠了。

“啊——”

两个女人的尖叫,杨芳被丈夫的动作一惊,忘了哭泣,“别打了,你打他有啥用,赶紧跟他说清,商量下咋办。”

“我日你娘的,你想打就打,你想停就停?”苏大民手上一顿,许圆爹得到机会一改劣势,将苏大民压在身下狠狠的打,边打变骂骂咧咧的。

“芳子,这儿到底咋回事,你们不说一声,到俺家来打人,也太欺负人了。俺好好在家,咋招你们了”许圆妈气愤地推了一下杨芳。

“哎!大民够了”

“够啥了,她闺女自己跟那个狗日的黏糊不清被欺负就算了,还连累我闺女差点被欺负就是不行。啊呸,我没打死这个狗日哩就是这狗日的赚了。”苏大民此时又占了上风,一股子的火气源源不断的力量让他再一次将许愿爹掐在身下揍,许圆爹早就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眼冒金星的。鼻子嘴角都有血出来。

“你刷啥!你他娘的吃屎了,俺闺女才多大放啥屁哩你!”听见自己姑娘被这么说,许圆爹脑子嗡的就是一正轰鸣,气极了,一股火气上头,突然有了力气,翻身将苏大民掐在身下。

“够了,小声点。你是不是想闹哩全村都知道才甘心昂,那还跑这打他干啥,直接去隔壁把那个杂种打死算了。”苏妈气氛的红肿着眼睛吼着喝止住了两人。

苏大民像是被抽取了全身的力气,两手捂住脸,眼泪巴巴的流出来,许圆爹不明所以松了手,苏大民起身,头埋在膝盖上,蹲在地上,两手捂住脑袋,再没了言语。

“怎么了,到底怎么了这是?”许家夫妻二人觉得不对,心头涌出不好的预感,还是和自己闺女有关的,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和恐惧。

“你个你闺女检查检查吧,看有没有被…”苏妈看着面前许家夫妻一脸茫然和有点害怕的表情,这一刻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但还是要说,这现在已经不单单是他们家闺女的事,自己女儿也被牵连其中了。苏妈狠狠心终于再次开口“破了身子,不是个女孩了,你们看看吧。”

“呵,你他娘说啥,俺闺女才多大,不是自己闺女就不当人看了啊?”许愿爹一把扯过苏大民的头发,把苏大民的脸强行拽着面向自己,却见苏大民的脸上鼻涕泪痕糊了一脸,一脸死了爹的表情,这心才真的沉了下去,觉得不对,放下人就去找自己闺女,许圆妈也意识到了不对,在想到闺女现在所处的地方,平日里和那人极亲近的样子脸色煞白,跌跌撞撞的就往外跑,许愿爹显然也突然想到了什么,追着许圆妈就出去。

苏妈苏爸两人擦擦眼泪起身跟了出去,许家到张家的距离不是很远,三两分钟的路程,但两人却觉得此时在没走过比这条路更长的路了。

许家夫妻,一路到了张家,却见张家大门紧闭的样子顿时心更加不安了。

许圆爹亮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顺道提了手上的菜刀,顺着门的缝隙,一下一下的,终于将大门给撬开了,悄悄的推开大门,走了进去,顺着大门,直奔后面的小屋。

事实上一进小屋,几人就听到了异样的声音,而在场的人都是结过婚的,有过不一样的经历,一听就知道不对,许圆妈再也忍不住凑过去,顺着窗户朝里面望去。

许圆妈眼睛瞪大,嘴巴长大,惊恐的失去了言语,反应过来就是从许圆爹手里夺过了刀,推门就砍人。

虽然已经近六十的年龄身子骨够硬朗的张从军听到动静,觉察不对一个咕噜的从床上翻下来,抓这衣服就从小门逃脱出去,并锁上了这道小门。许圆夫妻两人很是幸运,跑过去的时候正好没什么人,而苏家夫妻就没那么幸运了,等两人墨迹完在跟过去便是正午了,这会人正多的时候,两人神色凄凉被路人看个正着,虽然有些奇怪,却也没问什么,怕大民家出啥事都不好直接打听,纷纷私下里打听看出了什么事情。

等苏家夫妻二人进去就看到,许圆爹一个劲的踹门,许愿妈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给女儿穿好了衣服,许圆小小的人一脸蒙的被吓的脸上瑟缩在许愿妈妈的怀里瑟瑟发抖。

“许圆…”见此,杨芳和丈夫面面相窥显然都猜到了,虽然早觉得可能是这样,但真的发生了还是震惊,忍不住的震惊悲愤和说不尽的惋惜。对这个连累自己女孩子的小女孩,同样的年龄,遭遇这样的事情,忍不住为她担心。

“啪——”

许圆妈妈一下子跪在苏家夫妻面前“求求你们了,圆圆还这么小,她不能被人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许妈一边说,一边给苏家夫妻磕头,鼻涕眼泪了一脸。

“你起来啊,你不求我们,我们也不会往外说什么啊!”苏妈把许圆妈妈扶了起来。

苏大民走过去和许圆爸爸一起用力,踹开了隔间的小门,却看后院的大门大敞开着,那张从军肯定早早的从小门跑了。

“那狗日的张个弥勒佛脸,一直脾气好好哩,见个小孩都亲哩不行,乡里间的哪想到他是个这个杂种生哩不干人事。”许圆爹靠墙蹲在地上,双手抓着脑袋,头发快给自己揪秃了。

苏大民也蹲在了地上,揪着头发,难受的不行,起身,不行,找不着爹,他儿在哪还能不知道。苏大民这一起身,许圆爹显然也意识到什么跟着起身,两人一起,直奔下个目的地。

抱歉,近几天比较忙的,本来说的昨天更新,昨天也没能过来,蕾的文不会坑的,更新不够快请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