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幻情门主娇妻不可欺

第65章 065:好心被雷劈

“啊呸!呸!呸!”

这一跤摔得蓝伶珊满脸满嘴的泥沙,碍于衣着不便,她一下子还未能从地上爬起。

蓝伶珊维持着摔跤时俯趴在地的姿势,望着国师府的马车在她面前越驰越远,内心受到一万点的伤害。

呜呜呜……国师大人竟然没等她上马车就打道回府了!她不就是没收他的赠礼而已嘛,他不会真这么小气抛下她吧……

事实证明,她的男神就是这么小气!这下让她一个人如何回国师府?

拍卖场外人群涌动,人们围着场周边叫卖、交谈,吵杂无章,却因蓝伶珊摔跤趴下这幕刹那间安静了几秒,又恢复了热闹。

人们根本就没认出摔趴在地上的人儿,是华盛国嫡长公主殿下。

呜呜呜……盛景大陆的人看见人家摔倒了都不会过来搀扶一下下的吗!真是群没公德心的人呐……

阎修贤才步出拍卖场的出口,就瞥见一个小小的人儿大字形趴在地上呜呜哭咽,于心不忍向前对她伸出援手,“姑娘,你没事吧?”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不就是拍卖场内与她家国师大人争拍灵器之人的嗓音嘛!那道极富有磁性好听到酥软的声调……

蓝伶珊顺着伸到她面前那只修长的手,抬头望向它的主人。

好一个俊俏的美男子!一袭蓝衫衬托出他白皙的肌肤,发冠高竖,露出饱满的额庭,剑眉朗目,风度翩翩。让蓝伶珊脑海内闪过“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奇特的是他的模样竟有几分与国师大人相似!

“姑娘?”阎修贤伸出另一只手在蓝伶珊面前晃了晃。

这小姑娘怎么就盯着他瞧呆了?虽然他知道自己长得不赖,但也不用一直盯着他瞧个不停好吧!

“姑什么娘!我跟你很熟吗?”蓝伶珊拍开俊俏男子的手,缓缓从地上爬起,将在国师大人那受的气全撒在他的身上,没好气地朝他吼道,“走开,我自己会起来!”

这小白脸刚才在拍卖场内和她男神竞价,竞不过还装作谦谦君子假意让出整套灵器,脸皮贼厚了。一般臭不要脸的人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阎修贤瞪着白皙的手侧被打红了一片,哑然失声。

他貌似跟面前这位灰头土脸的姑娘没什么深仇大怨才是,好心想要搀扶下可怜兮兮摔趴在地上的她,还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了!

蓝伶珊将身上的尘土拍去,抬头一看,发现那名俊俏的男子依然愣愣地盯着她瞧,不由得啐了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

“你这叫女人?恐怕还未及笄吧!身为女子,你竟如此粗鄙,难怪摔倒了也无人愿意伸出援手!”

阎修贤打量起面前搓衣板身材的少女,对她的行为举止不耻。看她穿着明显就是皇族贵胄,举止却连一般的大家闺秀都比不上,半点女子该有的教养都没有,他实在不应该对她报以善心。

“我粗不粗鄙关你屁事!你管得着吗!别人不愿意扶我,我不会自己起来吗?要你在假好心!”蓝伶珊原本被男神抛下就很不爽,没想到还遇到位对她说教的小白脸,火气冲冲就上来了。

或许他是真的好心想要搀扶她,但是不好意思,由于方才他与国师大人在拍卖场内一轮竞价,她就把他划分到敌对阵营。

别以为长得帅她就不怼应他,看小白脸的年纪也就二十上下,按灵魂年龄来算,她可是比他大了整整十八岁有余,管什么及笄不及笄的。再者,她性格可不是粗鄙,而是叫做真性情。他不懂得欣赏就算了!

“你……”阎修贤一手指着蓝伶珊被气得说不上话。

简直是歪曲事理!

他那哪是假好心?明明就是发自内心的善意才对她伸出援手想要拉她一把好吗!

好好好,竟然不关他事,他又何必与一个粗俗的少女计较,就当做好心被雷劈了!

阎修贤气愤地甩下手,扭头就想走,不经意瞥见一辆奢华的马车由大路折返,正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前来。

“我就知道国师大人肯定不会那么狠心抛下我!”蓝伶珊自然也看见了折返的马车,惊喜得手舞足蹈地大叫。

国师?那岂不是他的大哥!阎修贤深深地睨了马车一眼,目前暂时是不能让阎修珏得知他已到达下层大陆一事,他还是先行回避较好。

阎修贤别有深意地瞥了脸如花猫满是尘土的少女一眼,身影转瞬闪灭。

“上来。”

马车停靠在蓝伶珊身旁,阎修珏撩起车辇窗口的挂帘,对她说道。

蓝伶珊得了国师大人的恩准,看都不看身后之人一眼就屁颠屁颠的跨上了马车,正襟危坐在车厢的软席上,完全忘了适才与俊俏男子的争执。

车厢内,那五支造型奢华范金,镶嵌着五颗不同色彩灵石的魔法权杖,正躺在矮桌上。

“收下?”阎修珏瘫着一张俊脸,再次对她询问一遍。

他一刻钟前才收拾了内心奇特的情绪,想到蓝伶珊方才摔的那跤确实疼,若就此扔下她回府怕有不妥,才隐匿起浑身冰冷的气息,让小厮赶车返回拍卖场出口处。

“收!当然要收下啦!这五件灵器可是你赠予我的,我定会好好爱惜。”蓝伶珊哪还管得着什么原则不原则的问题,即使权杖再贵重也得收着,深怕因为这点小事,男神大人这移动空调动不动就给她适放冷气。

故此,她还献媚地对阎修珏说道:“国师大人您破费了,小女子无以为报,回府后必常到临水阁伺候您,端茶递水打扫卫生什么的小事就通通交给我好了!”

又可以借些名头到临水阁去叨扰男神大人了!她就不信整天朝夕相处的,阎修珏会对她没有一丢丢的好感。

阎修珏瞧见蓝伶珊迅速将权杖收进了空间,还狗腿献媚地说道一番话,心情也好了不少,身上的寒气自动褪去,“你若是一早便收下,何须摔那一跤。”

听国师大人如此一说,蓝伶珊明显得知他就是故意不等她上车,才导致自己摔了一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