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三国之大汉重生

第124章 志才病,鲜卑亡

北方的捷报频频传来,西方的赵云大军也已集结完毕,黄忠大军估计年前是出不了征了,人手粮草都还在筹备之中。

十月,秋的凉爽已尽数退却,早晚的风吹在身上已经有了丝丝寒意。

州府衙门内的议事厅内,刘琦和荀彧正在翻看战报。

“报,府外有使者求见!”突然有侍卫来报。

“哦?使者?谁的使者?”刘琦放下手中的战报,与荀彧对视了一眼。

“来人说是曹司空的使者,说与将军和荀大人有故,有要事相求!”侍卫回道。

曹操的使者不说是天子来使,看来是有私事啊,来人是谁呢?

“让他进来吧!”刘琦道,荀彧赶紧将桌上的战报收起来,这可是军事机密。

“诺!”

“攸参见骠骑将军!”来人一进来便向刘琦行一大礼。

不待刘琦回话,又向荀彧行了一礼:“侄儿拜见叔父!”

“公达?!”刘琦、荀彧俩人一同吃惊道,这可是曹操手下第一谋主,是什么事让他亲自北上并州?

“公达,你怎么会到晋阳?”荀彧问道。毕竟是自己一家人,而且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比自己大七岁,但不防碍两人的感情。

荀攸又向二人行礼道:“攸此番前来不为公事,为司空大人的私事而来,也算是为我自己的私事而来,肯请骠骑将军出手相助!”

“哦?公达但说无妨,即是私事,且不管曹司空如何,仅凭你我师出同门,琦必不会推辞,更何况有文若在,你还怕我不答应嘛?”刘琦见荀攸面色凝重,用比较轻松的语气说道。

“二位的故人有疾,命在旦夕,还望将军能遣神医相救!”荀攸道。

“故人?”刘琦有点蒙,什么故人跟他和荀彧都有关系,还让曹操以私人身份求助?而且荀攸个人也表显得比较紧张。

“是志才!他已重病多日,早已卧床不起。司空遍寻中原名医,不得救治,听闻豫州有三大名医,不知将军可否让其往许都一行,救一救志才?攸在此代表司空、代表志才谢过将军!”说着荀攸又是一礼。

说实话,从理智的角度来讲,对于未来最强大的竞争对手的重要谋士,刘琦肯定是不想救的。况且其军事谋略还不在郭嘉之下,若他在,日后两军对垒,胜负难料。但是,从私人感情上来说,那还必须得救,自己还好说,毕竟只相处一年不到的时间;问题荀彧、郭嘉与他感情深厚啊!这要是见死不救,这俩大神会不会对自己有意见?再从政治的高度来看,自己不派人去的话就会显得心胸狭隘,而且表明了有点怕曹操嘛,生怕人家多了个谋士似的。

“文若,你看谁去合适?”只好把球踢给荀彧了,谁让你是我的第一谋主呢?

“三夫人肯定是不合适的,她还要照顾大夫人呢。至于仲景、元化两位先生,也只能去一位呀,这么大的学院还有医馆需要照看。还是让公达与我一同去医学院找二位先生商议一番再决定吧,不知道病症,我们也不好冒然决定吧!”荀彧考虑事情就是周道。并州上下把刘琦的妻室按进门先后排了个号,蔡琰为大夫人,貂蝉为二夫人,张宁为三夫人,吕绮玲为四夫人。

最后,经过二人对荀攸所述病情综合分析,决定张机带上两名尽得华佗真传的弟子前去许都,为戏忠治疗。

刘琦让郑弘带百名神刀卫相随,护送张机南下,并再三叮嘱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张机安全。

二人没有留荀攸,任由他风尘仆仆地随众人返回许都。救人如救火,拖延不得。

并州一切顺利,可北边的战场却出现了变故。

徐晃大军一路追杀素利治下大小部落,一直没遇到太大阻碍。一月时间,沿着大鲜卑山往北推进了一千余里,一日马程以内所有鲜卑族人全部肃清,牛羊马匹可以留下,人不能留。

谁知素利在抵抗不利节节败退的情况下接受了轲比能的示好,两部集中整合,集大军三万余在黄岗梁山下设伏,并以一个小部落三千余老弱为代价引徐晃上钩。

徐晃只领了两千骑兵追击,最后遇伏,被困于山中。郭嘉得知后,一面率一万五千大军支援,一面派探马向关羽求援。

十月末的北方草原,天气已经变得寒冷起来,白天还好,夜间已降至零度以下。徐晃补困山中,粮草补给溃乏,不得已,只好杀马充饥。郭嘉亲率大军昼夜行军,到达黄岗梁山下时,徐晃已被困三日,两千将士只余五百人。

郭嘉率军夜袭了鲜卑大营,徐晃趁机冲下山岗,归于大营。

鲜卑大军在轲比能和素利的指挥下接连与并州军连战数日,相持不下。因为他们已经不能再退了,越往北温度越低,牛羊已经无法觅到草食了。天寒地冻的严冬一直要持续到来年三月,族人如何存活成了大问题。现在的问题不是能不能强大,而是能不能活下去了。就算进不了长城,他们也必须让族人更靠近长城。那么,他们唯一的退路就是击败眼前这支汉军。

领五千骑兵快速北上的关羽在离战场还有三百里路的时候又接到郭嘉的书信,准确的来说是一个计谋。

郭嘉分析了战场情况,建议关羽往西绕行一百里,从敌军后方发起冲击,两军前后夹击,一战可定!因为这已经是整个鲜卑能拿出的最后的全部实力了。此战若胜,百年内草原再无鲜卑。

关羽从郭嘉之计,率五千骑士往西绕行百里。

寒风刮过,旌旗呼呼作响。战马和勇士呼出白色的气体,鲜卑的三万人马已不足两万,徐晃大军的一万五千将士也只剩下万人出头。生死之战,毫无退路可言,全都是硬碰硬的交锋。这一回轲比能也没有退缩,论战斗力他鲜卑将士比不过汉军,但好在人多,就算二比一的损伤,他相信胜利的还是他自己。至少能给族人争得一线生机。

“咚!咚!咚!……”

“呜……呜呜……”

战鼓擂、号角响,双方没有试探,已经交战多日,一上来就是硬扛硬的正面冲杀。马蹄声声,振人心弦。

激烈的交战持续了一个时辰后,鲜卑后方突出一支强悍的兵马。

关羽的五千大军及时赶到,浇灭了轲比能和素利的所有希望。

徐晃和轲比能军都已是疲惫之师,这时候关羽的生力军加入却大大的鼓舞了并州军士气,而给鲜卑带来了绝望的压力。此消彼涨,鲜卑越战越胆寒,而并州军却越战越勇。轲比能手执弯刀亲自上阵,迎战关羽,他想保留草原勇士最后的尊严。

寒光闪过,人头落地!关羽可不仅仅是一名合格的统帅,他的综合武力此时应该排在典韦之上,独缺一匹好马而已。只是做统帅多年,已经很久没有亲自上阵杀敌过了。

轲比能纵横草原的一生就此划上了句号。

素利被徐晃一斧拍于马下,被跟进的士卒斩于乱军之中。

主将身死,无路可退的鲜卑勇士发动了最后的冲锋。值得敬佩,但不代表要放过!

杀!毫无人性的屠杀!

浇灭了鲜卑人活下去的希望。

这个曾经辉煌的民族,至此与草原挥手道别,成为历史!